j4se7笔下生花的小說 《大田園》-第五百四十四章 什麼事情最瘋狂相伴-3i3fo

大田園
小說推薦大田園
田小胖穿衣来到外面,只见疯狂麦克正蜷缩在墙根儿,浑身瑟瑟发抖。在他身后,站着黑杰克,伸手拍着他的肩膀,嘴里还招呼着:“麦克,是我,我是你最值得信赖的伙伴啊——”
“别拍我,我可受不了你那大熊掌啊!”麦克只剩下哀嚎了。
看到田小胖披着衣服出来,黑杰克也只能无奈地耸耸肩膀。然后,十分郑重地向田小胖行礼:“老大,我以后可以称呼您师父吗?”
田小胖眨巴眨巴眼睛:“你这是强行干扰麦克的脑电波,让他产生了幻觉?嗯,不错不错,这个,跟祝由术有点异曲同工之妙,等明天咱们俩再一起研究研究。”
看到田小胖没有反对,黑杰克立刻顺杆子往上爬:“还是师父慧眼如炬,麦克这个笨蛋,还真信了。你看人家火凤凰,就一点不上当。”
火凤凰就在大门外站着呢,一副看戏的模样,她的眼睛,能看破一切虚妄,这点小把戏,当然瞒不过她。
瞧着麦克被吓得屁滚尿流,她也觉得好笑。不过在内心深处,却也极为震撼:老大好厉害,随便点拨一下,黑杰克就顺利进化,还拜了师。可是,我已经有了师门,不经过师尊的允许,不能再拜师父啊,简直太纠结啦——
在心里,火凤凰也暗下决心:明天就去找白菁菁学习乐器。
听到田小胖的声音,麦克也连忙蹿起来,躲到田小胖的身后,仔细瞧瞧,哪里有什么黑熊,只有黑杰克,笑嘻嘻地望着他。看到他的目光望过来,还招招手。
“你捉弄我!”麦克气愤地冲上去,掐住黑杰克的脖子,来回推搡。不过呢,他也并没有使劲。
啪,脑瓜顶被拍了一巴掌,然后,他就听到老大的声音:“混蛋,你掐俺脖子干啥?”
这一下把麦克给拍醒了,揉揉眼睛,掐着的果然不是黑杰克,于是连忙松手:“老大,我真不是故意的啊,都是杰克用了障眼法,噢,该死的——”
麦克忽然想到了什么,内心无比震惊:他们三人组,黑杰克是大脑,组织策划什么的,他绝对服气。
可是要论起战力,绝对是个渣。可是现在呢,人家都不用动手,就把他耍得团团转。麦克意识到,现在他们两个,已经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了,黑杰克,已经把他甩没影了。
一时间,疯狂的麦克有点无法接受这种改变,耷拉着脑袋,内心无比失落。
“嗨,麦克,你也行的,师父吩咐你的事情,你尝试一下,也可以进化到另外一个层次。”黑杰克反过来安慰伙伴。
对呀!麦克立刻重拾信心,也恭恭敬敬地朝着田小胖行礼:“老大,我以后也叫您师父可以吗?”
“在俺们这里,拜师是要磕头滴,行了行了,你们两个老外就免了吧。”田小胖摆摆手,算是正式把这两个人也纳入门墙。
原本已经有了傅天山和伊万诺夫这两个弟子,现在,黑杰克就是三徒弟,麦克就是老四。
田小胖收徒弟比较特殊,不看年龄,傅天山年龄最小,反倒现在是大师兄。
“行了,你们也别打扰俺睡觉了,你们师娘还在屋里等着呢。”田小胖摆摆手,叫他们赶紧滚蛋。
三人组出了小胖子家,彼此交流一阵。火凤凰还好,准备学习乐器,毕竟有些抓手;麦克就犯了难:师父叫我做一些疯狂的事情,啥事才够疯狂呢?
这货愁得直薅头发,忽然间灵机一动,向黑杰克问道:“你说,师父现在干啥呢?”
黑杰克耸耸肩膀:“要不,叫火凤凰偷窥一下,她不是一直说要炼成透视眼吗?”
火凤凰白了两位同伴一下:“那还用说,师父——老大现在肯定跟爱人——不理你们了,两个猥琐的家伙!”
麦克哈哈大笑:“那我现在就要做一件疯狂的事情!”
说完,从沟边捡起来半截砖头子,就跑回田小胖家门外,手臂一扬,就听哗啦一声,玻璃直接被打碎一块。
“噢,狗屎!”黑杰克赶紧开溜,你小子自己作死,可别牵连我们。
很快,田小胖就气冲冲地从屋里跑出来,光着膀子,就穿着一件大裤衩子:“这谁呀,砸俺家玻璃,有啥事不能当面锣对面鼓的说啊——”
在农村,有这个不好的恶习:对村干部不满,就半夜偷摸砸人家玻璃。或者是把柴火垛给点了之类。
小胖子还纳闷呢:俺这人品杠杠滴,谁跑这砸俺家玻璃呢?
仔细一瞧,只见麦克在大门外地晃悠呢。田小胖气往上撞,直接从栅子窜出去,一脚踹在这货屁股上:“老四,你疯啦!”
麦克还委屈呢:“师父,你叫我做些疯狂的事情,我琢磨着,砸师父家的玻璃,应该算是比较疯狂了吧?”
滚!田小胖又踹了两脚,早知道你这么缺心眼子,说啥也不能收这个徒弟啊。要是俺胆儿小的话,肯定被你给吓出毛病来不可——
打这儿起,村民就发现,那个金发碧眼的大帅哥麦克,他就疯了:
先是大白天的跳井,被打水的萨日根拎着扁担满村子撵;然后呢,又挑战倒霉熊,展开一场人熊大战,最后差点被倒霉熊给压死。
还有呢,进林子里,找野人掰手腕,结果呢,把胳膊整脱臼了;还把包大明白家的柴火垛给点了,他站在火堆里面,嘴里嚷嚷着要浴火重生……
总之,这货是花样作死,偏偏还跟星爷演的那个龙套似的,怎么死也死不了。
疯了,好好的一个小伙子,咋就疯了呢?村民有点想不明白,田小胖也有点头疼:这大伙整天到他家来告状,他也嫌烦啊。
因为,黑杰克和麦克,现在见到他都规规矩矩地叫师父,徒弟惹了祸,不找师父找谁啊?
这一大早的,包二懒就拉着麦克来告状:“小胖啊,管管你那徒弟行不?早上俺去放猪,你这徒弟非要强干俺那些老母猪,还念叨着什么,母猪赛貂蝉啥的,你说这家伙是不是病得不轻吧?”
田小胖也有点臊得慌,使劲抓着后脑勺。正这时候,外面传来娃子们的声音:“干爹,快出来,燕子都开会呢——”
出屋一瞧,好家伙,电线上边,一个挨一个的,落满了燕子,从村子西头,一直排到这边,难怪小娃子们说燕子开会呢。
这几天,燕子就逐渐开始聚集,这种情况,是它们要迁徙了。说起来,跟往年相比,这都有点晚了。现在,周围别的村子的燕子,早就往南飞了。
估计呢,黑瞎子屯的这些小燕子,是真舍不得走,所以又多留了差不多有十天左右的时间。
“小燕子要去南方过冬了,让咱们送它们一程。”田小胖心里也有些不舍,清晨醒来,房檐下没了小燕子叽叽喳喳的叫声,感觉还真少了点什么。
小娃子们就更加不舍了,小雪拉着小胖子的衣襟,眼泪都在眼圈里打转。旁边的小囡囡还得劝他:“等到来年,小燕子就又会飞回来的,这里才是它们的家——呜呜,俺也舍不得啊——”
有你这么劝人的嘛,自己先哭上了。
还是小丫懂事,招呼大家回屋取来乐器,很快,经典曲目“燕燕于飞”,就在小胖子家的院子里响起。
伴着乐声,燕子们都纷纷从电线上飞下来,绕着田小胖家盘旋。数量实在太多了,所以,天空中黑压压的,全是一只只伶俐的身影飞过。
其其格也手捧排箫,跟着娃子们一起忘情地吹奏着,这首曲目,她也早就学会了。但是此情此景,却又跟练习的时候大不相同,她觉得,自己整个人,似乎也都随着小燕子,在天空中一起飞翔。
同样想要飞翔的,还有跟在田小胖身后的麦克。这货仿佛也魔怔了,嘴里念念叨叨:“飞飞飞,飞向自由的天空,冲破一切束缚,飞飞飞——”
惊得同样看热闹的包二懒连忙离他远点,然后招呼田小胖:“小胖啊,你家老四好像又要犯病儿!”
大伙也都顾不得看天上的燕子,目光都向麦克望去,只见他站在地上,两个手臂平伸,还不停地上下舞动。
你这是胳膊,不是翅膀,还想飞,做梦吧——人们正琢磨着呢,就看到麦克的双脚竟然离开地面,整个人缓缓升空。
真飞起来啦!不少人都使劲揉着眼睛。
麦克越飞越高,渐渐超过了屋顶,在他身体周围,都是盘旋的小燕子,似乎也把他,当成了其中的一员。
“飞吧飞吧,跟着飞到南方,省得在这给俺闯祸,看着心烦。”田小胖摆摆手,麦克还真听师父的话,在空中调整了一下姿势,头部转向南方,整个身体张开,像游泳一样,在天空前进。
这家伙不是疯子,是超人——包二懒嘴里嘟囔一声。
包大明白也使劲眨巴着小眼睛:“这不会是传说中滴,那种白日升仙吧——等等俺,带着俺一起飞升涅,俺家的柴火垛,就不叫你赔涅——”
使劲蹦跶两下,也够不着,把包大明白急得,嚷嚷着要回家搬梯子。
田小胖嘴里虽然磨叨,但是心里却暗暗窃喜,他知道,这是麦克突破的征兆。这三人组要是晋级之后,那个计划就能早点实施喽。
望着悬浮在空中的麦克,小娃子们也都羡慕坏了,小囡囡也使劲扇呼着小胳膊:“俺也要飞——”
旁边的小胖墩则晃晃脑袋:“别做梦了,人是不能飞的。”
“那麦克叔叔怎么能飞?”
“你放心,他马上就得掉下来——”
话音刚落,麦克的身子猛的往下坠落,噗通一声,摔落到田小胖家的园子里……

About janegabriel janegabri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