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yfse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封神之我要當昏君-561.疑點推薦-lw5gx

封神之我要當昏君
小說推薦封神之我要當昏君
商军的执行力不错,子受根本就没有指挥大军,从一开始,就将指挥权交给了敖烈,所以在他倒下喊出声的第一时间,敖烈没有半点拖泥带水,直接带着大军迅速撤退。
“姬发害朕”几个字三军将士都听到了,纣王生死不知,人心不稳,若是强行交战,必败无疑。
而且子受很清楚,虽然朝中臣子对他有很多误解,但在忠心方面没的说,肯定会以他的安危为重。
不多时,大军便回到了大营中,另一边大营中的鲁雄听闻后,连忙赶了过来。
鲁雄本以为纣王是带着大军去试探,毕竟放了几天狠话,嘲讽已经拉满,差不多可以攻关了,可他没想到,纣王竟会在与姬发会面的时候遭到暗算,昏迷不醒,登时心里便乱成了一锅粥。
此时的子受正处于闭着眼睛昏睡的状态,只是看起来精神饱满,面色红润,几乎没有什么病痛之色。
鲁雄面露异色,这似乎…是酣睡之相。
“陛下?陛下…”
鲁雄试探着喊了几句,或许是忠心感动天地,或是喊得太大声把人吵醒,总之一一直“昏迷”不醒的子受,在鲁雄喊声中,睁开了眼睛。
子受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张嘴想打个哈欠,忽然意识到自己正在假装被害,硬生生将哈欠憋了回去,憋得眼角溢出了些泪水。
他装出一副茫然的样子,环视四周,最后将目光落在鲁雄身上。
“老将军,你怎的在此?朕不是率军出征,与姬发一会探听虚实去了吗?你不好好守在营中,怎…”
子受扶额,看似头痛欲裂。
“陛下!陛下!”
侍卫左右的近卫匆忙上前,子受轻轻推手,示意他们退下,嘶着声音,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鲁雄犹豫着道:“陛下,末将本是在营中驻守,只是听说陛下在阵前遭小人暗害,昏迷不醒,便前来探问…..”
鲁雄这话还没说完,便见子受突然一阵猛烈的咳嗽。
“朕记起来了!姬发!姬发害朕啊!”
这咳嗽声,十分巨大,显得有些做作,而且是干咳,没有咳出任何东西,且子受依然是那么的红光满面,看不出任何病态。
鲁雄不禁心头一紧,症状不明显,不是普通的风寒,这般,只怕是出大问题了。
“陛下…”
子受抬手阻拦住鲁雄的话头,道:“老将军不必焦急,朕的身体,朕清楚,西征…”
鲁雄的表情焦急:“陛下有恙,还请先静养,西征之事,大可交由老臣。”
子受摇了摇头:“不妥,如今朕身体不适,能勉强言语,朕思来想去,这并非普通病症,多半是道术。”
“道术?”鲁雄瞪大了眼睛,他知道周军中有修道之人,但这些人并未出手,没有运用太过匪夷所思的手段,因而还不太能理解。
子受解释道:“正是,朕听闻,姬发东征时,曾会盟西方各路诸侯,有丁侯不愿,那姜子牙便画丁侯于黄纸之上,射了三箭,于是丁侯病倒,丁侯使人占卜,发现是周人所为,心中恐惧,便遣使者上告姬发,愿举国为臣虏,姜子牙这才拔去其箭,使者辞归,丁侯不治而愈,其余西路诸侯听说后,纷纷追随….”
其实这是太公金匮中的记载,也是赫赫有名的钉头七箭书的原型,子受随口编出来,目的就是让自己的病症看起来玄乎一些,必须普通医者看不好,能随自己演技发挥,这也是他特意去找姬发的原因,毕竟也没人能和姬发对质,就算姬发说自己啥都没干,也没人信啊!
鲁雄缓了片刻,消化完这句话中的信息后,道:“姬发会盟西路诸侯一事,老臣亦有听闻,周军久驻岐山,行军缓慢,其中也有震慑这些诸侯的意味,没想到,竟还有这等事,若陛下真是中此妖术,只怕还得遣快马去闻太师处,想想办法….”
“闻太师啊….”子受忽然有些想闻大爷,他觉得做得最正确的一件事就是把闻大爷拖在了南方,如果闻太师还在朝中,哪轮得到鲁雄,老头儿非得亲征,直到把自己弄上封神榜才罢休。
“不必叨扰太师,国师正在路上,不日便会抵达。”
估摸着时间,申公豹就快到了,这家伙肯定能配合好自己,子受顿了顿,道:“当务之急,还请老将军代朕掌军,朕中了道术一事,决不能被将士们知晓,如若不然,只怕西征无以为继。”
“遵命。”
鲁雄轻轻点头,他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还没开始打就中了招,若是传扬出去,人心惶惶,哪怕他们兵力再多,也无法形成有效战斗力。
望着鲁雄走出营帐的背影,子受微微一笑。
他的算盘打得很好,谣言,尤其是涉及道术这种未知的东西,越是捂着,越是瞒不住,再说了,全军都知道自己遇害,可具体是怎么遇害的,无人知晓,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肯定有不少人议论。
哪怕鲁雄将消息锁得再严也没用,有内鬼啊!
子受只要在近卫轮班的时候随口说几句,或是通过哪些舞姬、乐女之口,再让申公豹支支吾吾糊弄一阵,轻松就能将事件发酵扩大,将士们必然心生畏惧,到时候就可以名正言顺的退守穿云关,也不怕鲁雄等人不愿,再怎么不愿,也只能妥协,士气不振,只能退守。
敖烈却在鲁雄准备整军时,找了上来,问道:“老将军觉得,陛下这病,是否有些古怪?”
“古怪?”鲁雄愣了愣,皱眉道:“确实古怪的很,陛下这病,非同一般,乃是周营中的修道之人所为,为今之计,只有尽力瞒住消息,对外示以风寒,以免扰乱军心。”
敖烈摩挲着下巴,喃喃道:“不应该啊,何人敢对陛下出手?”
他是懂行的,不好糊弄,敖烈知道哪怕是圣人之尊,都不会轻易对纣王出手,这等因果业力,绝不是寻常修道之人能够受得起的。
“什么?”
敖烈微微低头:“老将军,你说陛下会不会是….装病?”
“装病?”鲁雄紧紧盯着敖烈,道:“李将军何出此言?”
“这……”
因果业力这种事,一时半会儿也解释不清,凡人也不适合知道,敖烈想了想,决定从另一侧入手,修道之人不可能对纣王出手,只剩下装病一个可能,那么纣王为什么要装病呢?
“老将军,陛下会不会是以装病诱敌?汜水关难攻,当下最好的办法,便是将周军从关中引出来,陛下定然知道这一点。”
鲁雄一连几个问题,让敖烈再度陷入思考之中,半晌后,他还是固执道:“我还是觉得有些问题,陛下定然有所安排,除了稳定军心外,还要多多留意陛下之后的动作,以免误事。”
“也好。”

About janegabriel janegabri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