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d6vi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ptt-2444-腿部掛件鑒賞-ty6h0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小說推薦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就在蚩尤准备杀了姬贼的当口,熊猫突然人形而立,直接就把没有防备的蚩尤给扔了下去。
蚩尤狠话都说了一半了,硬生生的给掐断了,瞪着眼,坐在地上,抬头看站平地站起还掐起腰来的熊猫。
这会的蚩尤,完全处于是懵逼的状态,到底,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再看姬贼,人也很懵逼,在赌咒发誓之后,他甚至都做好了死的觉悟。
然而事情出乎预料,熊猫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竟然站了起来,还给蚩尤扔下去了。
蚩尤呆呆的问熊猫:“你,你想干什么?”
熊猫自然是说不了话的,只是睁着豆豆眼看姬贼的方向。
这会的熊猫,眼眶周围还没有完全变黑,只是灰蒙蒙的,虽然比不上后世那般的萌,不过已经初具了国宝气势。
姬贼怔怔望着熊猫,不知道为什么,脑袋里竟然浮现出来了当初在天产郡的遗迹中,自己与它的母亲和年幼时候的它相处的画面。
一时间,竟然颇有一些温馨的感觉。
只是这份感觉持续了没有多久就给打断了。
被摔在地上的蚩尤愤怒的站了起来,手提着剑斧要重新骑在熊猫的身上。
接下来,神奇的事情发生了,一贯性格都是随波逐流,对蚩尤这个武力值逆天的男人不敢有半点反抗的熊猫竟然趴下去躲过了蚩尤的骑乘。
以至于,蚩尤脸上都写满了愕然。
这还不算,更神奇的事情来了,熊猫猛地转身,一把就抱住了蚩尤双腿。
蚩尤明显的脸红了:“别闹!现在办正事呢!”
熊猫抱紧了就是不撒手,姬贼更加的惊愕。
胖鸟懵逼脸转头问姬贼:“陛下,刚才您发的誓,这头黑白熊听懂了?”
姬贼也很茫然,正纳闷之际,山谷谷口传来了一声愤怒的咆哮。
姬贼,蚩尤都顺着声音看过去,就见到,应龙手持战锤快步冲来,跑来的时候口中还大喊:“陛下别怕!我来了!蚩尤,你有本事就跟我打!”
蚩尤先是愣了愣,随即满脸的狞笑:“我看你找死!”
说着,蚩尤就要去接战应龙,只是熊猫抱紧了蚩尤大腿不撒手,几次蚩尤都挪不动双腿。
蚩尤也是不舍得打,一人一熊矫情时,应龙已经到了跟前,举起战锤就抡。
应龙在联邦中实力是一个谜,几乎没人见过他出全力的时候。
虽说几次对阵蚩尤,可以蚩尤的本事,土山那个级别的都是被一招秒,更加体现不出来应龙的能耐了。
姬贼也担心应龙是不是蚩尤对手。
不过,这个疑惑很快就能解开了。
熊猫抱着蚩尤大腿不撒手,应龙到跟前举起战锤就往下劈。
虽然说腿上动作被禁锢住了,然而蚩尤却是一点都不慌张。
他和应龙打过,知道应龙的本事。
哪怕是,以现在自己腿上带着挂件的状态,应龙也是个弟弟。
果不其然,蚩尤准确无误的招架住了应龙的战锤,跟着反手一剑横扫出去,将应龙振飞。
借助蚩尤的巨力,应龙从蚩尤头顶越过,落地之后站在了姬贼身前,双目紧盯着蚩尤,头也不回道:“陛下,您没事吧?”
姬贼一眼瞥见了应龙颤抖的双手,不消说,就知道他和蚩尤刚才交手那一下,虎口处已经受了伤。
二人实力相差如此悬殊,应龙还来救自己,这份情谊,让姬贼感动。
“没,没事。”
姬贼说了一声,同时,恐惧的内心也稍有安定。
蚩尤提着剑斧向前走,行走的同时还不忘放狠话:“哼,你想陪姬贼死,那我就送你死!今天,你们谁都别想跑!”
说话功夫,蚩尤还去踹抱着自己大腿的熊猫。
熊猫照旧不撒手,蚩尤有些着急了,眼瞅着姬贼就在眼前而不能杀,蚩尤这个脾气,怕是早就爆了。
要不是和姬贼打的这么多战斗中熊猫表现良好,陪着自己好几次生死突围,蚩尤会跟它这么客气?还和颜悦色的哄熊猫下来?
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眼见蚩尤分心,应龙面露欢喜,暗叫一声机会来了,手持战锤冲将而来。
正好言哄劝熊猫的蚩尤闻声双眼一眯,哼了一声,横扫手中巨斧出去,只是一下,巨斧磕在了战锤之上,应龙怎么来的,就怎么飞回去的。
蚩尤就好像是一尊凶神,腿上挂着熊猫的情况下,依旧是无敌的存在。
甚至于,蚩尤还不忘得意大笑:“你这个本事只是送死,来吧,加入九黎联盟吧,我可以让你做我的兄弟。”
落地打滚复又站起来的应龙啐了一口,满脸的不屑:“就凭你?”
这一句话,惹怒了蚩尤:“混蛋!蚩尤大人给你的荣耀你不要,你以为,我真杀不了你么!就算是带着黑白熊,我也能三招杀了你!你这样的本事,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那我们呢!”
蚩尤话落下,身后忽然响起两个声音来。
熟悉声音入耳,蚩尤被吓得一愣,猛回头,就看到阿晃刑天冲锋而来,速度之快,快到了蚩尤都没有防备,甚至于,蚩尤都没有注意到二人是什么时候来的。
阿晃速度全开,高举金鞭砸对着蚩尤胸口砸过来。
蚩尤叫了一声不好,这会自己大腿被黑白熊抱着,速度受损,绝对躲不开的,当即,蚩尤连忙横起剑斧来阻挡。
然而,蚩尤却意想不到,那刑天一个加速到跟前,用干戚磕开了自己的剑斧,门户大开,阿晃一金鞭结结实实砸在了蚩尤胸口。
这一下子,饶是蚩尤这样的本事,也觉得胸口一阵拥堵,喉头更是翻滚不已。
蚩尤也是够硬,强行吞下涌到了喉头的鲜血,怒意迸发:“该死的混蛋!”
话说着,蚩尤一剑扫退了刑天,举起斧子就砍阿晃。
二人仗着身形灵巧躲过,蚩尤想要追击,可一来大腿上抱着熊猫行走不得,二来,应龙瞅准机会,悄无声息上来,高举战锤,对着蚩尤后背就是一锤子。
战锤面积并不大,只有烟盒大小,以点击面,蚩尤只是感觉自己后背被击中的位置都要碎了。
他没有铁甲庇体,这实打实的是真实伤害。
只是一下,蚩尤哇的一声,一口老血直接从口中喷出。
阿晃刑天又配合来攻,应龙在后挥舞战锤,受伤在前,三番夹击之下,蚩尤又先落在下风,一时间,竟然找不到重新夺回局势的机会。
他拼着受伤,怒吼一声,剑斧横扫将三人逼退,跟着将剑插在地上,举起左拳,猛地一拳打在熊猫眼眶之上:“给我放手!”
都这样了蚩尤还不想着杀熊猫,足可见他对这个曾经帮助自己不止一次突围的战友有多宠爱了。
嘭的一声,熊猫中招的右眼眶立竿见影的乌黑了一圈。
收到巨力的冲击,熊猫更是直接翻滚了出去,再也抱不住蚩尤的大腿。
阿晃刑天应龙三人见状叫了一声不好,蚩尤脱离了钳制,更加难打了。
三人赶忙重新夹击前来。
就在三人苦战蚩尤,熊猫在旁边找机会op,姬贼胖鸟看傻了的时候,冷不防的,空中一声鸣笛箭响。
嗖的一声,到底是胸口后背两次遭受重击,蚩尤的反应,比较巅峰状态下滑了许多,想要避开,谈何容易?

About janegabriel janegabri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