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vjbt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祭煉山河-第1772章 又如何?閲讀-rv2gh

祭煉山河
小說推薦祭煉山河
妖月突然道:“秦宇,放他走。”
她如今,内心震动至极,因为她是妖月,大道涉及到天地之间月亮的存在。
所以,妖月可以清楚的,感受到骄阳的气息。
那种强大、寂灭,让妖月不敢冒犯半点。
一旦,被这种伟大的存在记住,后果只有毁灭。
国师道:“秦宗主,悬崖勒马还不算晚,那一族背后有通天之山,你不要自取灭亡。”
“交出你所执掌的天地气运,向那一族负荆请罪,或许还有生机!”
这一刻,他选择示好。
那一族背后,竟有骄阳的影子,哪怕只是一种可能,国师也不能冒险。
而陛下,也一定会认可,他现在的决定。
“哈哈哈哈!秦宇,任你机关算尽,手段惊天又如何!”洞庭之主大笑,“最后,还是要乖乖低头认输!”
他迈步过来,主动拱手,“族长,从今天开始,圣族将表明态度,彻底站到那一族身后,与你们联手共同进退。”
渔夫没有说话,他看着秦宇的眼神,露出惋惜之意。
秦宇不愧是,能够被那位选中的存在,居然能够夺走,那一族的天地气运之灵身份,将其逼入绝境。
只可惜,那一族实在恐怖,背后居然有如此靠山。
他只能低头、认输,否则必死无疑!
所有眼神,都集中到秦宇身上,他低着头沉默不语。
青神突然皱眉,她眼眸微微瞪大,露出震惊之意。
因为,秦宇表态了。
他抬头,看着那一族族长,抬起手中山河剑。
“那又如何?”
这就是秦宇的回答!
骄阳又怎样?
正如之前所言,今天他绝不可能后退,否则贪生求活又如何?像是一条狗吗?!
那他拼命修炼,一步步走到今天,找回了三二七,复仇之路终于走到最后一步……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
蝼蚁尚且偷生,何况是拥有着,惊天动地修为的大修行者。
可活着,不仅仅是为了活着。
忍辱偷生,委曲求全,把自己当成一条狗?这样的活着,秦宇不要。
他抬手,向前一握!
轰——
金色剑爆发,璀璨金光如大日,将那一族族长瞬间淹没,强行镇压。
他瞪大眼珠,满脸惊怒、难以置信,“秦宇,你一定会死,你身边所有人,都要陪葬!”
金光剑,本就是天地至宝,为气运之灵所持,是天地馈赠。
这一刻起,它归秦宇所有,自然受他掌控。
迈步向前,秦宇神色平静,抬手山河剑刺出,“你先死!”
噗——
山河剑贯穿金光,也将那一族族长,心脏撕裂!
这一刻,天地死寂。
金光中,那一族族长,像是一道影子,破碎消散。
倒不是真的,秦宇成为天地气运之灵后,便真的强大到了,可随手杀真皇的程度。
而是随着那一族,天地气运之灵的身份,被强行剥夺之后。身为族长,他承受到了最强烈的反噬,本就已经伤及到根本。
那一族,因天地气运之灵的标签,获得天地恩赐又或者称之为诅咒,可不死不灭近乎永生。
但这,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否则也就没有了“诅咒”一说。
这,才是那一族族长,今日死去的根本原因。
但无论如何,他死了。
这便代表着,那一族漫长岁月来,所有的野心、罪恶,悉数化为泡影。
等待他们的,将是命运的终结、淘汰!
秦宇沉默收剑,深吸口气,转过身来。
“走!”
渔夫毫不犹豫,伸手拉住洞庭之主。
唰——
两位上古遗民真皇,直接遁走。
那一族族长被杀,今日均衡局势已破,再继续留下来,便只有死路一条。
秦宇连那一族族长都敢杀、能杀,更何况是他们?!
国师深深看了一眼秦宇,拱手,“秦宗主杀伐果断,佩服!”
转身就走。
今日之局,已经被破了,而妖池内的封印,他并不感兴趣。
天诛的因果,实在太大太恐怖,大秦帝国上下,根本不愿沾染半点。
至于秦宇……他死定了,时间早晚而已,根本没有机会,成为大秦的心腹之患。
妖月摇头,道:“秦宇,你太冲动了,这件事妖族帮不了你。”
秦宇道:“放心,本宗杀的人,所有后果我一力承担。”他神色平静,“只不过,事情到了这一步,妖月你是否,还愿意继续履行你我之间的约定?”
妖月道:“当然,本座言而有信。”
回答的干脆,事实上妖月很清楚,妖池的秘密,今天之后必定传开。
继续保留下来,才是祸害之源,不如就此舍弃!
“那就好。”秦宇点头,“不过现在,我们并不赶时间,本宗想暂时修整一二。”
妖月道:“可以,什么时候开始,你说了算。”
“多谢。”
唰——
妖月一步迈出,直接消失不见。
吼——
低吼一声,体积巨大的亡灵天妖,伴随着“轰隆隆”巨响,钻入大地深处沉睡。
青神走过来,道:“秦宗主,请跟我来。”
秦宇拱手,“有劳。”
半个时辰后,天妖城一座府邸。
按照他的要求,除了秦宇之外,这里空无一妖。
嗡——
山河剑出现,无形剑息扩散,瞬间笼罩整座府邸。
秦宇深吸口气,沉声道:“白菲菲!”
没有回应。
秦宇面无表情,“不论你是否承认,自剑狱之后开始,你我便已经是不可分割……”
“闭嘴!你闭嘴!”白菲菲声嘶力竭的尖叫。
秦宇冷笑,“说与不说,都不能改变什么,但白菲菲你记住,如果我出事,你一定逃不掉!”
“秦宇!”
白菲菲尖叫,“你这个灾星,老娘好端端的,活了这么多年,就算被天诛都没死,这次却要被你害死了!”
秦宇道:“不就是骄阳的气息,你怕什么?刚何况,出手的绝非骄阳本身,否则你我已经死了。”
白菲菲安静下去,几息后声音响起,“秦宇,你到底是谁?”
当初,在界虚之中,秦宇杀擎天真人时,肉肉还在体内,镇压着白菲菲沉睡不醒。
所以她并不知道,关于小蓝灯的秘密。
白菲菲自然震惊!
要知道,关于骄阳的存在,长生种才有资格知晓。
大秦国师之所以,能够知道这些,不过是因为,大秦国力强横,是这片天下的实际执掌者,所以才锁定了一些蛛丝马迹。
秦宇现在,连皇境都不是,怎么可能知道“骄阳”?
而且,最重要的是,秦宇现在的语气。他提及骄阳时,谨慎、忌惮是有的,却并非惶恐。
甚至于,白菲菲还从他的语气中,感受到了一种,叫做平静的东西。
疯了!
他一定是疯了!
秦宇想了想,道:“杀掉那一族族长前不久,我才大概知道了,自己究竟是谁,但这并不重要,也未必就是真正的答案。”
深吸口气,接着缓缓吐出,秦宇语气铿锵,“重要的是,我并不认为,我就死定了,骄阳又如何?”
白菲菲冷笑,“老娘看到你,才明白什么叫无知者无畏?不管你是从哪听说的,关于骄阳的信息,但老娘告诉你,就算是长生种,在骄阳面前也不堪一击!甚至于,你如今所在的这个世界,对骄阳而言也不过,就只是一块石头,随手就能击碎!”
“又如何?秦宇,你是老娘这么多年来,所遇到所有人中,口气最大的那个人!我遇到你,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骄阳,就是天,就是规则跟秩序,凌驾所有存在之上!”
秦宇道:“是吗?那你不要反抗,跟随我的意志去感应。”
他抬起左手,点在眉心间。
白菲菲冷笑不已。
感应?
感应什么?
一个锤子吗?
秦宇这混蛋,现在这个时候了,还在这故弄玄虚。
该不会是被吓傻了吧?
不行,我得想办法,赶紧跟他撇清关系。
甚至于,白菲菲都想好了,拼的舍弃这只手,让自身自完美无缺状态跌落下来,也绝对不能,再跟秦宇有半毛钱的关系。
这小子,现在就是个毁灭灾星!
谁敢他在一起,谁就得玩完……
念头还没转完,正暗暗发狠的白菲菲,突然僵住了。
她觉得,自己似乎隐约间,感应到了点什么。
就好像是,无尽遥远之外,一片黑暗之中,突然浮现出了一点光。
下意识屏住呼吸,白菲菲收敛念头,向着这点光明所在,释放出所有的感知。
终于,她“看清了”,自己感知到的,究竟是什么东西……一颗大日!
没错,在黑暗之中,距离无尽遥远之外的地方,有一颗大日正在熊熊燃烧。
它居于天地之间,照亮了一片世界,代表着至高无上的力量。
白菲菲的意识,就像是一块石头,陷入僵直状态。
这……这是……
不可能!绝不可能!
白菲菲的脑海,“轰隆隆”似大海咆哮,掀起惊涛骇浪。
就在这时,秦宇平静声音,在她耳边响起,“白菲菲,现在你认为,本宗有这么说的资格了吗?”
唰——
白菲菲的意识,瞬间恢复清醒。
空间扭曲,一团光明展绽,浑身上下白的耀眼的白菲菲,出现在秦宇面前。
她瞪大双眼,满脸都是震撼,“你……你……你……”一句话,无论如何都说不出。
秦宇送松开手,语气平静,“骄阳,又如何?”
噗通——
白菲菲软倒在地!

About janegabriel janegabri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