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r603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漢當興 txt-第四百零五章 自掏腰包-exck7

漢當興
小說推薦漢當興
第四百零七章自掏腰包
“啪嗒,啪嗒,啪嗒……”
刘禅一下一下的敲打着手中的逐渐,眉头微锁显然是在思考着什么。
蒋琬在一旁老老实实的静坐,因为他该说的都已经是说过了,不该说的自然也是理所应当的烂在自己肚子里面。
不过蒋琬相信,就凭借自家主公的聪明头脑,不用他明说也应该是想的到他什么地方没说彻底说明,那自然是没必要再多嘴多舌了。
现在既然自己的话基本落定,那就是该静静的等待主公刘禅给出答案即可。
具体怎么安排,接下来如何处理,相应的问题应该有如何的答案,他这个做属下的虽然心里也有腹稿,但是在主公没有发问之前,自然是老老实实的保持安静就好了。
蒋琬虽然已经在心里认下了刘禅为主,但是说直白点他跟新主刘禅之间的关系,还远远未曾达到老主公刘备跟军师诸葛先生那么深的程度。
所以他自然也不会搞什么花里胡哨的多余玩应,老老实实的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问了就回答,不问就等着,除非是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否则蒋琬是一切都以自家主公为先,绝对不会做出什么逾越之事,更加不可能越俎代庖的替自家主公决定什么……
蒋琬的心里活动刘禅自是不甚清楚,毕竟此时此刻他还在沉浸于自己的思考当中,哪还有功夫去管蒋琬想什么。
民夫劳役的善后处理,蒋琬已经是说的如此直白明确,刘禅哪还能不清楚他到底是想要跟自己说些什么。
有几点不好说,但是刘禅却可以肯定,这一来蒋琬是必然想要解决这些善后的问题,若不是蒋琬着重关注的地方,他自然是不会记录的那么清晰详细,刘禅手里头这份数据就是最好的证明。
而这其二嘛,若刘禅猜的没错,实际上蒋琬这家伙貌似是觉得那些世家门阀应该还有可以榨取的地方。
修路筑道一事是由蒋琬主持负责的,刘禅就算亲自过来也仅仅是个监督的作用,他可没什么要亲自插手的想法。
蒋琬在之前干的好好地,他这边刚一来就擅自插手修改这个更正那个的,若是做的好也就罢了,若是不成那岂不是会打乱原本的计划吗。
本来益州就需要时间,结果他还在这里捣乱,那不仅是没有帮忙,反而还是帮倒忙了。
而且就算是做的好也不成,毕竟刘禅可是看的清楚,蒋琬在这些人的心中已经是建立了见识的地位,他冒然插手哪怕是起点为好恐怕也得不到什么预期之中的结果,所以还是让蒋琬保持独立性,自己高高挂起做个监督者保证大体局势不会出现太大的偏差就可以了。
上官上官,老老实实的看着下面人做事,出岔子的再出现找到问题的源头然后解决掉不就好了吗。
到时候是怎么个处置法先暂且不谈,反正只是尽可能不要干涉到下面的人干活就成了……
而蒋琬作为下面这些人的直接领导,一手操持着修路筑道大计进行到如今这般地步,自然是希望他着手的这一份功绩能够更加的鲜明夺目一些啊!
既然已经是在心中认下了刘禅为主,那蒋琬自然是更加渴望在主公面前表现自己,想要将主公交给自己的第一个任务处理的完美妥当。
若是连这点进取心上进意识都没有的话,那他跟咸鱼又有什么区别?
当初又为什么投身于官场之中呢?
老老实实的做一个潜心修学养身正性的隐士他不好吗?
说到底蒋琬不还是有着拿分投身报效,一展浑身所学理想抱负的野望吗……
刘禅看的出来蒋琬的这份心思,自然也很清楚,蒋琬想要达到那个目标的前提,实际上就是希望在修路筑道计划上起到承基作用的世家门阀们,再狠狠的出一份力才行。
刚才那些话表面上蒋琬是在说民夫劳役的事情,实际上却也隐隐中表达了世家门阀的一些问题,和他这个负责人对此的态度。
这一点隐晦的暗示,刘禅却是猜测出来但也一样没有明说。
毕竟是暗示,明明白白的说出来岂不就是于主题完全相悖了吗。
至于除这两点以外,蒋琬还有没有什么别的深意想法,那刘禅就没看的那么深层清楚了……
并且,刘禅思考的主要方向实际上也并非是在如何处理世家的问题上。
反而依着刘禅看来,怎么处理好那些民夫劳役的善后问题,才是他应该关注,也是他真正能够解决的事情……
“劳役民夫为国效力,不惜生死修筑弛道,伤亡致残自然是需要妥善的处置安排,这一点万万容不得有马虎之处!”
刘禅说着便是将那份竹简扔给了蒋琬,拍了拍屁股起身走出草亭后这才继续说道:“故而本公子决定,私人出资为那些伤残乃至因意外死亡的劳役民夫,另外出一份补偿抚恤,但却是以官方的名义,如此也算是不枉这些人如此奋死效命了!”
“这!公子何至于此?”
本以为能够听到自己想要的回答,却未曾想自家主公竟然是准备私人给予补偿,如此的确是有些出乎了蒋琬的预料,甚至让他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
“公琰勿要再劝了,这件事本公子主意一定,毕竟与生命相比些许的钱财不过是身外之物罢了,这点补偿我还是能够拿得出来的!”
刘禅这可不是硬着头皮充胖子,实际上有着马浦老头的分红,刘禅私下里的小金库多少还是很充实的。
表面上跟着老爹吃糠咽菜,那是不可违抗之事,总不好自家老爹娘亲清汤寡水的,他这里大鱼大肉吃的满嘴油腥吧。
而且又不是以后一直都是如此,不过就是暂且的节衣缩食罢了,刘禅完全可以接受没必要搞什么特殊待遇。
那如此正好,没有丝毫动用的小金库,不正是用在了这个关键的事情上吗!
可刘禅的算盘打得好,但却不是蒋琬最期盼看到的结果。
蒋琬可是还等着自家主公再次发威,继续灭掉一两个世家门阀,再把那些猴子给吓一回,这样那些平日里奢侈度日的家伙们,必然会是心惊肉跳的赶紧表现自己。

About janegabriel janegabri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