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gzmv妙趣橫生小說 從姑獲鳥開始 起點-第六十一章 決心看書-85wog

從姑獲鳥開始
小說推薦從姑獲鳥開始
当色空和拎着两大口袋零食的牟尼回到烂尾楼,瘟乐正坐在地上,无聊地数蚂蚁玩。
小尼姑随手把一只香芋味的雪花杯丢给瘟乐:“晚上我带牟尼去见赵剑中,你去帮我把果核抢过来,阎昭会那些人,除非他们躲在拍卖会不出来,否则就全都杀光,有没有问题?”
瘟乐把手里的雪花杯向色空晃了晃:“你就给我这点好处,我好难为你做事啊。”
色空笑脸如靥:“你昨天还跟我说,不该怀疑你对思凡的忠诚。难道你骗我?”
瘟乐连忙举起双手:“没问题。不过凭我这点现学现卖的风水术,糊弄几个神棍还可以,果核啊,龙脉啊,我是无能为力的。”
“把那个老头子放出来,我有话对他说。”
瘟乐慵懒地打了个响指,烂尾楼下面的人工湖底突然涌出剧烈的白色气泡,紧跟着,一颗白花花的水球从人工湖升到半空,仔细看去,水球当中有道模糊的人影,正被一条琉璃色的龙种环绕。
水球飞旋落到三人中央,当中的琉璃龙种一昂首飞到瘟乐身边,环绕他的腰身,水球应声而破,露出了里面的钱五。
牟尼的眼光不自觉被琉璃龙种吸引,这龙种生得鳄头虾身,周身晶莹剔透,宛如上好的冰种翡翠,两点眼珠嫣红似宝石,须节摆动,神韵十足。
太古冰螭
类别:黄河属种
综合评价:三千五百年道行(七宫巅峰)
“咕咚~”
牟尼吞了一大口唾沫。一时间竟挪不开眼球。
“喂,老头子,你帮阎昭会杀了薛文海,现在薛文海留下的风水残局,我要你去收拾。”
钱五紧闭双眼,一言不发。
“这老头子脾气倔,几十岁的人了,无亲无故,唯一的干儿子也死了,你调遣不动他的,干脆叫牟尼吃掉算了,吃了他,牟尼也可以帮我找龙脉。”
瘟乐故意道。
色空一鼓腮:“老头,只要你帮我,我答应先不杀你。”
瘟乐一竖大拇指:“你好有诚意啊,换做是我一定被你打动,做牛做马万死不辞。”
“老头,你认识余束对吧?”
色空突然问。
钱五的眼皮一颤,但依旧没有睁眼。
“我是不知道,她当初是怎么说动你教她替天改命之术的,但我可以保证,她威胁你的东西,我可以比她做得更狠,更绝。你考虑清楚哦。”
钱五不为所动。
“我向没什么耐性的,让我想想,我做点什么你才肯帮我……”
色空焦躁地挠了挠头皮。
“给我一张纸钞。”
钱五突然开口。
“嗯?”色空看向瘟乐和牟尼,最后还是瘟乐掏出一张百元的港币递给了钱五。
钱五把纸币叠成一只千纸鹤,往东南方向拜了三拜,然后转过身,脚下涌现出金色的罗盘。
“太极化生,万物有灵,虚危上赢,纸鹤化形,起!”
言罢,他掐灵官决把纸鹤摆在当中,咬破舌尖吐出一口血雾,淋了纸鹤满身,那纸鹤突然一抬头,似是得了灵性,腾空飞出窗外。钱五的双眼却失去了神采。
纸鹤冲天而起,刷地一下飞出窗外。
“嗯?”瘟乐眉头一皱。
纸鹤快若飞鸿,只是突然一股西来的旋风劈头盖脸,吹得纸鹤晕头转向,忽地又是一股东来的旋风托住纸鹤,那沾血的纸鹤奋力扑打翅膀,却只得原地打转,被两股风裹着不得自由。
“不对,他要跑。”
瘟乐忽然叫道,往钱五后心猛地一拍,钱五被这一巴掌拍回了魂魄,不住地咳嗽,纸鹤也失去灵性,被两股风裹着,飘飘荡荡不见踪影。
“飞这么高,你要往哪去啊?”
瘟乐笑着问,突然又变了脸色,冷哼道:“想好没有?”
“时来,运去……”
钱五苦笑一声,他看向色空:“我可以帮你的忙,但是你要答应我,无论结果如何,不能殃及无辜。”
色空掏了掏耳朵:“什么叫无辜。”
“如果你做不到,还是杀了我罢。”
“哎,好吧,我答应你就是。”
“我得准备一些应用之物。”
色空看向瘟乐:“你跟他一起去。”
牟尼目送两人离开,才把目光重新投回色空身上。
“看我干嘛?”
色空反问牟尼
“他不可靠。”
“你说哪一个。”
“两个都是。”
“还记得你答应过我什么?”
“除了赵剑中,我可以杀光这颗果实所有人。”
色空咀嚼着雪糕,神色与一般天真烂漫的小女孩一般无二:“那就行了。”
“对了。”色空突然想起什么一样,她仰头问牟尼:“麻将怎么打?”
牟尼沉默了一会儿。
“啊?”
……
早上九点钟,赵剑回到办事处,第一时间通知阎照会的其他成员见面。地点还在上次的顶楼办公室。
人主的声名响彻阎浮。即便思凡虎视眈眈,但只要有这个精神矍铄的老头子坐镇,所有人都像吃了一颗定心丸。
屋子不大,沙发都挨在一起。看得出来,赵剑中没打算和大家摆什么架子。
桌上雨师妾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她用眼神示意赵剑中,看到赵剑中点头,雨师妾才接通了电话。
“喂。”
“色空今晚会带牟尼去找中兴保德的拍卖会场,她说通了钱五联手,今晚你们开龙脉的时候,钱五会帮我破开风水奇阵的口子,让我杀光所有敢走出拍卖会场的阎浮行走。”
“……知道了。”
雨师妾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瘟乐低头看了一眼手机屏幕,嘴角一扯。
赵剑中嘴角含笑:“这位新的河伯,可真是个有意思的人。我听说他曾经在凛冬潜伏了大半年,都没有被苏灵发现?”
雨师妾摇摇头:“自家事自家知,鬼主苏灵是出名的难以捉摸,凛冬说到底是苏灵的私产,阎照会查到的消息未必可靠。”
“你说的也有道理。”
赵剑中环顾了屋子一圈,才冲一旁的雨师妾说:“把人都放出来吧。”
雨师妾依言摘下耳环,只见她掌心的宝石耳环倏忽化作两条小蛇窜到地上,呼吸之间已经有一人多高。
两条大蛇张开巨口,接连呕吐出任尼,昭心等人,随后体型缓缓缩小,慢悠悠地顺着雨师妾的手指爬进了袖口。
坐在地上的任尼摸了一把眼皮上说腥不腥的黏液,还下意识放在鼻子闻了闻。
昭心和万蝶更是一脸崩溃,不过非常时期,两人也没有当面抱怨。
“自己找地方坐。”
雨师妾递了三条浴巾给他们,又面向赵剑中:“查小刀的伤很重,我认为这次阎浮事件他不再适合参与了。另外,我找不到金冶。”
赵剑中颔首表示了解,他抬起手往下轻轻一挥,
李阎旁边的沙发上突然没来由地多了一个人,头上还沾着海草和泥巴,浑身上下湿漉漉的,正是金冶。
“噗~”
金冶晃了晃脑袋,吐出一口水,四处打量。见到赵剑中以后,脸色才好看了一点。
倚在墙角抱着肩膀的貘直咋舌:“好家伙。难怪连雨师妾都找不到你。你这是躲到南海去了?”
李阎则起身给金冶拿了条毛巾。
金冶没好气地瞪了貘一眼,才接过毛巾擦了把脸。
“你们先去洗一洗。回收工作的事我们待会再聊。”
昭心和万蝶如临大赦,来不及冲大伙打招呼,就直奔浴室。
等几个此席的行走都离开以后,赵剑中又看向李阎。
“小刀的意外我很抱歉,我会让阎照会给小刀一定的补偿。让他尽快恢复元气。”
李阎点头道:“赵先生太客气了,是我们自己不小心。”
赵剑中微微一笑,眼角多了些皱纹:“你这么说,心里一定骂回收工作是亏本买卖,下次打死也不干咯”
“赵先生说笑了,我主动参加回收工作,本来是想和刀子有个照应,毕竟他是我在阎浮最好的兄弟。我不想他有闪失,谁知道我俩差一点就……是我太骄傲,给大家拖了后腿。”
李阎满脸颓丧,一边说,一边揉着自己发红的眼眶。
赵剑中冲李阎招了招手,等李阎凑过来才压低嗓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来之前心里打的什么算盘。我肯让你来,是信任你能处理好你自己的个人问题,我不会让查小刀吃亏。至于你,不要得了便宜卖乖。”
李阎别过脸干咳一声,双手过头拱了拱手:“那劳烦赵先生多费心了。”
赵剑中瞪了李阎一眼,没再说话。
雨师妾脸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有点纳闷,李阎和赵先生的关系似乎比自己想象得要更亲近一点。
没多一会儿,任尼等人都换了衣服纷纷入座。
“我之前要求雨师妾,以保护各位的性命为第一要务。是因为诸位都是阎照会的宝贵人才,且并非人人都擅长冲锋陷阵,如果毫无准备,贸然牺牲在思凡的袭击当中,不仅是阎照会的损失,也是我个人的重大失职。”
赵剑中停顿了一下:“但说到底,我们不是来观光踏青,回收工作必然有风险,更可能有牺牲。即便没有思凡,也不能担保不会出现别的,比思凡更棘手的情况……”
谁成想赵剑中认真地回答:“对,王晨阳,干完这一票,你就可以退休了。”

About janegabriel janegabri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