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ax6熱門連載小說 玩家請自重笔趣-第713章 深淵者在行動展示-p0td1

玩家請自重
小說推薦玩家請自重
直到这一刻,反王们还没搞清楚,来的这个黑甲杰森*莫玛是不是本尊。
这听上去有点夸张,其实又有着合理之处。
王不对王,那岂不是剩下的敌方大王无人掣肘?
若是深渊者抛开自己的对手,在普通霸主当中大开杀戒,反过来,三头龙王也可以这么做。
讲道理,光凭这一点,没谁觉得守护者这边有哪个神兽可以真正顶住巴隆的全力攻击。
第二点就是,王昊弄死麦肯的时候,并没有太强的力量波动。准确地说,他故意用了太阳神培罗封印起来的格拉基的力量。
众所周知,深渊者是水系大佬。
所以这个用旧日支配者和太阳神双重力量秒杀麦肯的家伙,更多地被认定为杰森的一个水分身。
第三个关键点是:王昊趁着麦肯企图心灵控制贞德的时候下手将其秒杀,好死不死,他的一个‘水分身’爆种了。
此前王昊都是让精英级的沙雕玩家控制他的分身。体验阵营大佬的力量,这是对这批玩家的极大提升,这也造成了巴隆对王昊的一个误判——分身的实力有限。
毕竟每个玩家尽管可以用王昊的五成力量,但怎么用,用不用得好就是另外一回事。
不到英雄级的玩家,再怎么耍也耍不出霸主级的花活。
直到英雄级玩家的加入。
【龙天刑月】是个倒霉鬼,又是个幸运儿。
刚刚跟魔怪的对决中,他一不留神就挂在巴隆下巴里冒出来的黑色冤魂手上。跟魔王对打而死,损失不可谓不重。那种显而易见的节操掉落,很容易让其心怀顾忌。
既然是一命通关模式,为了不当看客,他选择加入精英沙雕玩家的行列,控制一个王昊的水分身。
比其他人高出一大截的元素控制水平,一出手就吸引了巴隆的注意力。
“【水龙破】!”
十五米高、全身以水元素聚成的巨龙,其吟唱咒语的龙吟响彻四方。
大气中的水元素共鸣着,一束蔚蓝的光柱从龙口处的微缩法阵中贯穿而出。
纵使跨越了三百米的距离,但仍旧犹如一道水之长矛,准确插入三头龙当中死亡巨龙的脖子上。
这蓝光是如此的朴实与无华,以至于攻击近在咫尺,巴隆都没察觉这个法术所蕴含的可怕威力。
因为这招跟普通精英怪的水元素攻击散发的能量波动差不多。
但懂行的法爷看到这一幕时,却惊讶莫名。
元素魔法的本质是将元素塑型,然后以一定的形态推出去,攻击敌人。在元素飞行的过程中,元素必定会有衰减。
没有任何一种能量传播形式可以做到真正的【无损】。
这跟高压电线输电的道理类似,都是为了减少损耗。
这一道朴素的光柱,虽然谈不上完美的元素输送,但元素逸散率低得令人发指。
99%的水元素被转化为破坏力。
别看就这么人腿粗细的一簇,所有人都震惊地看着那一抹蓝光贯穿尸龙的脖子,七成的血肉不翼而飞,只剩下消失了一半的龙脊椎,以及凄惨得勉强粘连的血肉。
死亡巨龙本来就不是什么活物,但脊椎被打爆,绝对会大幅影响活动能力的。
看着尸龙头对折低垂的脑袋,作为主脑的巴隆简直气疯。当场就把【龙天刑月】控制的强力分身给咬个粉碎!
正正是这三点既巧合又完美地同时出现,王昊惊讶地发现,周围几个反王都跟自家妞儿打成一锅粥,居然没反王来鸟他。
“这……我就不客气了!”
稍微吐槽一句,王昊的身影消失在原地,他化作这个水汽天地中的一滴水流。
他都没想到,第二个机会竟然马上就来了。
“哼哼哈兮!看我的大招——【水龙敬】!”同样是十五米高的水龙,在【郁金香之神】这个污神手中使出来,就全特么变味了,充满了猥琐的味道。
龙头龙身倒是模糊不清,反而两只龙爪赫然是抓‘那个’龙爪手的起手式。
咳咳,【水龙破】跟【水龙敬】能一样吗?
小孩子千万不要搜这个画家的漫画啊!
巴隆这边陡然一惊,看到似曾相识的起手式,黑暗龙头直接开喷。
【郁金香】这货出师未捷身先死,他一挂,节操又掉,不,搞错,这家伙的节操已经掉得不能再掉了。
这边,沼泽魔王对上了黑贞。
水火不容,这是常理!
黑贞固然掀起滔天火浪,法塔德这只大蛤蟆的元素工夫丝毫不弱。凭着沼泽系特有的控水术和泥浆操纵,它居然跟黑贞打个五五开。
它召唤出数以百计的大小蛤蟆。跟王昊的分身类似,它可以将自己的身体降临到任何一只蛤蟆身上,让分身成为本体。
一旦黑贞有所失误,那么它那张比绞肉机还要可怕一百倍的巨嘴,就能品尝到最鲜嫩的美肉。
然而王昊的目标不是法塔德,而是……
“滋——”
奇异的惨叫声!
蜘蛛王斯派德痛苦地哀嚎一声,八条螯肢下意识缩回去,形成一个无比锋利的剑刃状的囚笼。
理论上,任何靠近它身体的敌人都会被这些锋利歹毒的螯肢给割伤。
螯肢上比钢刺还要尖锐的绒毛可是带复合毒素的,一点点伤口就可能足以致命。
它的反击失效了!
没有击中那个仿佛不存在于这个世界的行刺者。
斯派德猛得像弹簧一样,将八条腿全部弹开,让自己的身体炮弹似的射向半空。
她躲开了瑞秋的纠缠,并算定了瑞秋不敢追过来。那边空际若隐若现的蛛丝组成的死亡陷阱,瑞秋可不敢随便踩进来。
偏偏在她自以为最安全的蛛网中间,她受到了第二次的攻击。
一侧漆黑的角质面孔上,从右边两只复眼到下颚的部位完全消失了,只剩下一个黑漆漆的空洞——她痛苦地尖叫着,翻滚着,张开的八条腿将自己的蛛网连带挂在蛛网上的一个个茧扫得粉碎。
她是如此的狂怒,却没有失去理智,她朝瑞秋喷去一团夹杂了毒液的蛛丝,旋即转身就走,她扑向一条空间裂缝。
没错,她要跑了!
就在这时候,凄冷的刀光从虚空中闪出,她丑陋的头颅飞到了半空。
瑞秋瞪大了眼睛:“这……”

About janegabriel janegabri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