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aqmm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平民神探》-第1766章 一杯茶的交情分享-cn7rm

平民神探
小說推薦平民神探
临时办公室都准备好了,剩下的也就是一些简单的的资料整理,这方面古少钦和彭海这两个人都带着人来的,这些工作交给他们就好。
不过说实在的,丁凡现在有点想念于晓波和刘健这两个人了,毕竟这么长时间以来,只要是有案子的时候,这两个人都会在他身边,现在这两个人都在医院里面住着,到是叫他有点不习惯了。
好在古少钦和彭海这两个人也十分得利,没有了于晓波的帮助,泰山也能暂时的顶替一下,加上他手下的人手,司机这方面也算是解决了。
看着时间一点点过去,丁凡也差不多应该出发了,晚上已经约了三家老人,终究还是要给他们留一点面子的。
苏玫帮忙联系了她爷爷,并且跟丁凡保证,今天她爷爷一定会到场,也就是说,不管今天怎么样,苏家的人是一定会来的。
至于雷老总联系的彭穆雷和吴建国帮忙联系的宋银怀,现在还不知道结果如何,但是对于今天晚上的事情,丁凡还是有点信心的。
要是他自己都没有信心了,那他的事情,恐怕是没有人在有一点信心了。
茶楼还是上一次丁凡跟古少钦一起去的那家,整个燕京城除了那些戏园子,他家的茶馆已经算是顶尖的了。
当然丁凡没有听戏的习惯,晚上有事情要谈,也就没有找那些戏园子,想想其实也没有这个必要。
到了茶楼,叫人找了一个不大的包厢,坐在里面安静的等着。
本来想着这些老爷子,八成今天会给自己一个下马威,不说迟到,恐怕也不会来的太早,很有可能这会儿还没有出门那。
谁知道,丁凡坐在包厢里面也不过十来分钟的时间,苏玫就从外面推门进来了,身边还搀扶着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
这个老人看上去有八十多岁的样子了,穿着一身紫红色交领唐装,外面披了一件裘皮斗篷,头戴一顶貂皮小帽,看上去就十分贵气,至于长相,说实在的,年纪有点大了,除了那双眼睛之外,还真没看不出来跟苏玫有一点相似的地方。
看着两人的模样,到也不难猜到了,这老人应该就是苏玫的爷爷了。
这老人一进门,就开始上下大量丁凡,半响没有说话,等苏玫将他身上的斗篷脱下来才突然开口问道:“丫头啊,你就是看上这个小鬼了?”
这老头子进门第一句话,就直接将丁凡和苏玫怼到了墙角上,惹得苏玫一脸通红,翻着白眼小声在他耳边嘀咕了起来。
爷俩小声的嘀咕了半天,这老爷子才明白过来,可最后却叹了一口气,郑重的看了丁凡一眼说道:“看着面相,是个能当大官的模样,不嫁给他到是可惜了。”
“我到是有个尚未出格的侄孙女,小伙子,要不你考虑一下?”
丁凡本来还想客气两句,但是被这老爷子上来就问道这种事上,搞得半天都说不上话来,只好看向了苏玫,甚至都有点怀疑这老头是不是已经老年痴呆了。
好在今天是苏玫跟过来了,连忙说道:“爷爷,小铃铛今年才十四岁,他今年都三十了!”
就在两人在一边说话的功夫,另外两家的老爷子也是接连从外面走了进来。
不过进门,当先就是跟苏家这个老年痴呆寒暄两句,只是他们身后跟来的两个中年人看上去就有点貌合神离的意思了。
上了年纪的人,看事情比较看得开,可这些中年人就不一样了,相互看着对方都不是很顺眼,没有在这里就开口出言讽刺两句,这都是因为有老爷子在,不想脸上太难看。
不过这后 进来的两个老人,唯独是没有跟丁凡说话的意思,只是在他身上大量一眼,随后就搀扶着苏家的老太爷就坐了。
丁凡这个请客的人,却直接被晾在了一边,只能苦笑了一声,心中暗暗的感叹一声:“大家族的人,礼数到是不会差,但是想叫他们给自己一点好脸色,恐怕还是要拿出一点让他们看得上的东西才行。”
“各位今天能来,我也知道不是因为给我面子,都是给两位老爷子面子。”丁凡坐在三人对面,将面前的茶盏摆弄了起来,动作流畅而细腻,一看就不是装样子的,嘴里也没有停下,对三位老人说道:“晚辈再此,先谢过几位了。”
三杯茶被丁凡送到三个老人面前,礼数周全却丝毫不见一点唯唯诺诺,看的三个老人暗暗点头。
三位老人端起杯子,小口抿了一口,气氛也渐渐的活络一些,简单的聊了几句,也算是相互做了一点了解。
一泡茶下去之后,宋家老爷子比较直接,开口就问道:“这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你也不会免费请我们过来喝茶,这茶确实是好茶,但我宋某人是个直肠子,心里装不住事,心中带着疑问,这茶我实在喝不出味道来!”
另外两个老爷子虽然没有说话,但是看他们气定神闲的样子,八成也是希望能开门见山。
“各位老爷子,都是着这世间顶尖的聪明人,一生活得通透,应该能看得透!”丁凡起了第二泡茶,给三位老爷子面前的杯子里都倒上了一杯说道:“看着天下大势,我想没有人能比得上三位老爷子了,而今的燕京城,想来也没有什么能瞒得过三位了。”
彭家老爷子手上端着杯子,试探着闻了闻,一脸陶醉的模样,点点头说道:“好茶,好功夫,好手段!”
这彭家老爷子说话,没头没尾,听上去就好像是在打哑谜,不是熟悉他的人,恐怕都不明白他说的究竟是什么。
但这些老爷子都是相识几十年的人了,坐在这里自然能明白他这话说什么意思了。
“小子,手段确实不错,但是你用错了地方!”宋老爷子只是在第一杯的时候喝了茶,随后杯子里的茶水他就在没有动过,这会正眼尖看这个杯子里的茶汤淡淡的说道:“你要是想动叶鹏飞,其实你少找了一个人,你应该叫上叶正浩那个老东西,今天就不应该只是找我们过来。”
丁凡听了,抿嘴一笑,正打算开口说话,不想坐在一边的彭家老爷子却突然接了过去:“他不是想对叶鹏飞下手,他找我们来,却不找叶正浩,所图不只是一个叶鹏飞,而是整个叶家!”
“嗯……有点意思,这小子,胆不小!”
一直没有说话,只是安静喝茶的苏老爷子,突然发出一声轻哼,嘴角挂着笑容说道:“燕京城平静了多少年了,终于出来一个胆大包天的人物了。”
“爷们儿,在燕京城敢跟叶家叫板的,你是一个儿,你要是能最后活下来,今后燕京城你的面子就是金贴!”
这几个老人,果然都是活成精了,话里话外都透着支持的意思,可就是谁都不愿意明说。
说白了,丁凡要是能赢下这一局,今后在燕京城里人人都要敬他三分,可要是输了,今后燕京没有他落脚之地,这三个人也不会承认今天跟他有过照面,见面谁都不认识谁。
听上去好像得到了很多的保证,可惜仔细想想,他们其实什么都没说,甚至最后根本就谈不上不认账这这一说。
“三位今天能来,晚辈也承这个情了!”丁凡站起身来,恭恭敬敬的给三个老人行了礼,随后一脸严肃的说道:“跟叶家的事情,不会叫各位为难,各凭本事生死勿论,三位坐观壁上即可。”
“这一杯茶的交情,也希望各位别让晚辈为难!”
说完,丁凡伸手拿起小炉子上的精致茶壶,重新在三人面前的杯子里面点了一点清水。
要知道,那茶壶可是开水,上等紫砂壶烧水的温度可一点都不低,伸手就在炉子上将水拿起来,这跟伸手拿起一块烧红的火炭没有什么两样。
眼看着丁凡手上这会让都冒着白烟了,站在后面的苏玫吓得张嘴就要说话。
但却被身前的苏老爷子伸手拍了一下,这才让她醒悟过来,这会儿她可不该说话。
丁凡将水一杯一杯的点过,顺势在自己的杯子里倒满,这才将水壶放回炭火中,而此时他的手掌已经被烧焦了,可他依旧面色沉稳,好像那只手根本就不是他的一样。
要不是他额头上流出一层细密的汗珠,恐怕别人都以为他的手没有知觉那!
“这杯茶,我敬各位老先生!”
丁凡手上端着茶杯,将杯中的茶水一饮而尽。
可对面的三个老人,却谁都没有伸手端杯子的意思,整个房间里面一片死寂,安静的几乎可以听到三个老人的心跳声。
最后还是苏家的老爷子,最先伸手将桌上的杯子拿起来,笑着说道:“对别人下狠手的常见,但是能对自己也下狠手的人,才是真正的枭雄,这茶……老头子喝了!”
说完,苏家老爷子端起面前的杯子,将杯中的茶水一饮而尽,大笑一声,站起身来,叫苏玫给他拿了衣服,转身就往外面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却突然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丁凡一眼说道:“我那孙女真的不错,你在考虑一下!”
老爷子说完就笑着离开了,反倒是坐在桌前的两位皱着眉头想了良久。
“一杯茶的情分,终究淡了一点,下次我做东,我家里有酒,情分要比这清汤寡水的浓郁!”
彭老爷子淡淡的说了一句,端起桌上的茶杯,将杯中的茶水一饮而尽,最后也跟苏老爷子一样转身离开了。
现在唯一没有喝茶的,也就剩下了一个宋老爷子了,也不知道他究竟在纠结什么。
丁凡却走到他的身边,伸出手在杯子边上碰了一下说道:“给老爷子填麻烦了,实在对您不起,可叶家这些年根烂了,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望您理解,这杯茶也凉了,不想喝也别勉强!”
丁凡伸出那只被烧的发黑手掌,打算将杯子拿走。
但最后一刻,宋老爷子还是伸出了手按在了他的手腕上,叹了一口气,端起桌上的杯子,将那已经有些凉掉的茶水,一饮而尽说道:“别赶尽杀绝,给自己留条后路。”
说完,眼睛有点红的站起身来,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开了这个包厢。

About janegabriel janegabri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