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7sb6爱不释手的小說 重生之星空巨蚊 線上看-第1章 呃……這哪位?【來起點訂閱】分享-76gna

重生之星空巨蚊
小說推薦重生之星空巨蚊
伴随苏娅的言辞,在这应该绝对没人的舰桥上,竟是默默的走出了一位英俊无比的同样年轻男青年来。
“我听见了,我不会传出去。”
男青年淡淡然的说着,从面部表情上看,看不出他说的话到底是真是假。
“该死,又是这种表情,你知道吗?要不是你有次空间能力,我肯定会杀了你。”
苏娅一反先前与大臣男子应对得体的表现,在这名神秘男青年面前嬉笑怒骂的表情都很夸张。
男青年望望她,又是富含深意的微微一笑。
在外界相当受到喜爱且被人们认为‘帝国之花’的少女,在他的面前尽显少女的原本姿态,这对男青年而言,仿佛是什么让自己很见猎心喜的事情。
“公主殿下,你当然可以杀了我,如果你想的话,也许随便喊来一位尊者级强者都有可能击杀我,但你没这么做,说明你不想杀我。是吗?”
男青年大咧咧的在舰桥上找了个座位坐下,还伸手招揽来自动机器人,拿起机器人带来的饮料,自斟自饮起来。
“地球人,你到底想要什么?”
苏娅太恼怒了。
这名莫名其妙的男青年,在她这次代表帝国出行的半路上突然冒出,在自己的身边现身,然后落落大方的说出自己并非他们帝国人,而已来自那个让帝国人听起来极其敏感的‘地球’。
也就是说,他是一名地球上如今很少在外界见到的本土民众,况且拥有着神不知鬼不觉摸上她带领商队的能力,虽不说明他实力如何,但起码有相当了得的潜入能力。
事实也是如此,这位男青年竟拥有次空间能力,每次有外人来临时就会退入次空间,这让苏娅更是无比凝重,因为她记得,地球人中那被传言最最伟大的强者‘贾岩’,正是一位拥有着次空间天赋的存在。
当时她问了男子名字,想要知道他是否姓贾,如果姓贾,那么肯定与贾岩有关联,甚至是其直系后人也说不定。
但男青年却对此三缄其口,相当神秘的样子。
“我没想要什么,我只是想看看,所谓的帝国人,以及帝国高层人士,到底在想什么。”
男青年自顾自的喝了一口水,然后好像想起什么来,看向机器人:“给我一杯酒吧。”
机器人回到男青年身边,机箱里滑出一瓶来自帝国的红酒,其颜色纯正,而且是皇家特供的,气泡与颜色都极其耀眼,看得这位俊美男青年不由自主舔了舔舌头。
岂料在他伸手取酒瓶的时候,一只素白的娇嫩小手从一侧伸了出来,抢先他一步将酒瓶拿了过去。
苏娅站在青年身前,一脸疑窦的看了看男青年,然后神色有些古怪的问道:“你满十八岁了吗?没满十八岁以我们帝国法律,是不能喝酒的!”
男青年怔了一下,表情好像有点难看,然后马上恢复成那种轻描淡写的神态。
“不舍得就明说不舍得,我满不满十八岁跟你有什么关系?”
他如此说辞,几乎坐实了他还没满十八岁的猜测,帝国公主苏娅顿时笑的很开心。
“切,我说你是什么高手呢,原来只是一个没满十八岁的小屁孩,小孩子,你就不应该在我的船上,赶紧洗洗干净回家找妈妈喝奶去吧!”
男青年被她一说,眉宇间浮现一道青年人特有的恼怒,可这份恼怒很快就被他自己强压下去,恢复成了古井不波。
他贱笑一下:“哦?这么说公主殿下你满十八了吗?我怎么从各地的资料上看,你都才十六岁呢?十六岁的小屁孩叫我小屁孩,请问公主殿下,您要脸吗?”
“我……你骂我不要脸?总之我看你这张脸就知道没我大,何况我已经能够统领如此庞大的商队,你呢?还要小偷小摸一样摸上我的母舰,谁更是小屁孩一目了然了吧?”
苏娅气哼哼的,就差没把自己银牙咬断。
“是么?我只是不想而已,如果我想,随时随地都能统领比这还要大得多的舰群,而且是战舰哦!再说了,你们帝国家大业大,给一名公主小商队统领权不是很正常嘛,反倒应该说你这么大个公主,只统领如此小的商队,是不是有点太小看你了?”
男青年说话头头是道,说得苏娅青筋又有点暴突的感觉,想要把他一粉拳捶爆。
“哼,我知道了,你就是贾家人!据说贾家有一支相当的神秘,你就是那一支的贾家族人吧?!我再想想,先前有资料说,贾家可能有一个神秘分支的十六岁少年,那是不是你,是你的话……嗯?”
苏娅说着,本来想叫喊可能眼前的男青年没自己大,可想起前几个月自己得到这份情报,是通过帝国当今的皇帝,也就是她父亲对自己讲的这份情报,而且在说的时候,隐隐约约传递出了一个信息……
那就是,想让她与贾家的这名后代进行政治联姻!
所以说到此处,苏娅一下子语塞了,不知道该不该继续与眼前的神秘青年进行争吵。
如果他真的是地球人贾家的后代,而且就是自己说的十六岁那位,岂不是说,他都有可能成为自己的夫婿?!
这……这……
倒是男青年,发现少女语塞后,脸色又恢复为古井不波,从这名帝国皇帝之女的手里拿过酒瓶,然后给自己的杯子满上一杯酒水,往嘴里一灌后……
“咳咳咳……哇,好辣,你们帝国的酒都这么烈吗?呛死人了!”
他咳嗽起来,方才的神秘感瞬间烟消云散。
少女刚想讥讽他一句,却猛的听见她所在这片仅供她欣赏风景的舰桥传来汇报声。
等到大门打开,少女再回过头来张望,只见刚才坐着少年的椅子早已人去楼空,余下一个摇晃着酒水的酒杯在不停荡漾着令人心醉的鲜红颜色。
来临的服侍公主侍女,相当于苏娅乳母,对这位公主的态度,反而有点像是亲人。
所以当她进入了这舰桥后,第一眼看到了苏娅身边椅子上的红酒,脸色就变了,冷着张脸走上前来。
“公主殿下,您还没满十八岁,是不能喝酒的明白吗?如果您再一意孤行,我不会帮您瞒着,而是会汇报皇帝与您的母后。”
“呃……不是我喝……唉,对不起,是我想偷偷尝一口试试的,以后不敢了。”
苏娅一口气好悬没憋死,但为了隐蔽起见,她还是鬼使神差的背下了这一锅。
似乎隐隐的,她听到了次空间内某道窃笑的声音。
小公主老血都差点喷出来。
“对了阿姆,你帮我去调查一下地球人的事情,特别是贾家的事情。”
收拾酒杯的侍女微微一怔,然后抬起头来,古怪的望着自己带大,好像是自己女儿的公主。
“殿下,您应该是不对地球人有兴趣的吧,记得您还说过,地球人只是与我们帝国人长的相似,完全是下等生物才对,为什么现在……”
一听到此言,苏娅脸色都变了一下,要知道她相当清楚,在次空间里面,有一位地球人就在其中,而且此人神秘无比,恐怕地位也不低,以他们帝国与地球人之间的复杂关系,要是被这么一个青年知道了自己的说辞,也许未来是大问题。
“咳,我可没说过这种话,阿姆,总之你帮我去调查就行了,快走吧,再见。”
推着这位捡起酒杯的侍女离去,公主关死门,长长喘着气。
“你曾说过我们地球人是下等生物么?”
突然的,在她耳边,响起了一道刚才听过的年轻声音。
只是这次的声音,相当的冰寒。
苏娅内心惊吓了一瞬间,却仍旧是表现的淡然自若。
“不是,我以前对地球人没那么了解,何况那些话已经是在好多年前说的了,你不会跟一个当时还是孩子的人计较那么多吧?或者说,就因为你还是孩子,才会计较这些无心之过?”
“……”
男青年身影不作应答,却是在听了她这种话以后,渐渐的无声进入次空间深处。
态度决定了一切,这位男青年虽然也算沉稳了,却并没有想像中的那般大气,听到诋毁自己家乡的言辞后,同样不能淡定处置。
感受到四周宁静下来,苏娅这位帝国的年轻公主,才算是大口大口的喘气。
那该死的地球青年,真的太坏了!
她想着这些,却不免凝重的想得更深。
如果对方真的是来自地球的贾家人,那么她能够理解,这位感受起来实力大约是天级的青年,为什么能够混到自己身边来了。
毕竟她自己本人哪怕也不过是天级初阶,但好歹为帝国公主,寻常的天级,哪怕是一位次空间天赋的天级,怕是都难以近到自己的身。
可当下却不同,这位青年起码跟随了他们这支商队很久,却并没被揪出,要么是因其实力惊天,要么则是帝国这边不想捅破,又或者两者都有之!
“地球人么?哼,我果然还是喜欢不起来啊,只靠一两个强者庇护的种族,就想与我帝国平起平坐,简直是太过份。”
这位公主相当的种族主义,所以在她得知,自己有可能嫁给一位地球人的时候,她是无比抗拒的,也就是在当时,她说出地球乃下等种族的话,结果婚事也就不了了之,皇帝与她母后再也没提起一次。
“地球的贾岩大人么?确实是很强,更强是贾岩大人背后的师尊——蚊祖!如果没有蚊祖,哪怕只有一位贾岩大人,我们帝国也都有办法从中涡漩,但多了那蚊祖,真的实力差距太大了,导致我们帝国明明国力比起地球压根是压倒性的优势,却仍旧只能在某种意义上听从地球的命令,唉……”
想到贾岩,想到蚊祖,这位来自强大帝国的公主大人,都只能是望洋兴叹。
她只能恨,地球出了贾岩,连带着他亲族贾家,如今见了他们帝国皇族,都是平起平坐,甚至传承了几千近万年的皇族会卑躬屈膝一点,这对她而言,是相当不爽的事情。
但这名小公主恐怕没想到过,说曹操曹操到。
已经许多年未曾现身,远在公主与男青年出生之前,才勉强现身过一次的‘贾岩’,以及所谓的‘蚊祖’,如今在这承平了一段时间,猎户臂也渐渐与外界交流加速的情况下,故地重游。
没错,巨蚊贾岩,回到了猎户臂!
而且他的归来,比起从前的那么多次,都要更为的夸张,也更为让人绝望,带着一身恐怖无比的实力。
次空间内,比起巨蚊本人更为宏大,也更为让人瞠目结舌的巨型宫殿,以及宫殿旁看似不起眼,实际也可以算是星球的‘爱迪莎星’,携手并肩,飞快的进入了猎户臂空间之内。
换成以往的猎户臂,会有能量在挡着,哪怕浅层的次空间,都将被阻拦住。
可就算那保护猎户臂的护罩存在着,也不可能抵挡得住来自次空间深层的这几大事物,更何况就算挡到其身前,以这两样物品的恐怖能量,怕是轻易一撞,也可以将护罩撞个粉身碎骨。
他们的到来,没有引起任何的异状,也没有任何一个强者生物能够发现其动静。
唯独其夸张的身姿来临,却悄无声息。
可怕的巨蚊,就端伏于宫殿中央,如今没有旁人在宫殿培着,他显得有些孤孤伶伶。
“哦?”
突然的,经过某一片空间的时候,巨蚊微微一惊诧。
接着,他的脑波力量瞬间伴随着自己的意识而动,飞快的窜出,来到了次空间浅层之处。
连本来在十度次空间内飞快行动的宫殿与星球,都像是能够急刹车的工具,悄无声息的慢慢停下前进速度,并且渐渐的出了十度次空间。
引起他注意的东西,是对巨蚊相当熟悉的一股能量……
“这不是属于我的能量嘛,而且,包裹着一股地火之力么?哦,我懂了,是我以前送给家人的护身符,有意思,不知谁,都跑到这猎户臂边缘来玩了么?我看看是哪个。”
“呃……这哪位?”

About janegabriel janegabri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