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xic好看的都市小说 迷途的敘事詩 起點-第一百二十五章 仙妖亂閲讀-8m3i8

迷途的敘事詩
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
琼华派,后山禁地。
这是一个空间宽敞,面积巨大的洞窟,造型结构类似于葫芦一般,葫芦口就是禁地大门入口,而内部空间又分为两个同样巨大的洞室。
最深处自然就是亘古寂寞,寒冷彻骨,到处都覆盖着湛蓝坚硬的玄冰,最中心的巨大冰柱之中封印着玄霄的洞室。
而外面的那个洞室,却是一派酷热异常之景,地火上涌,岩浆流淌,高温赤红四处遍布,酷热难耐……这种冰火两重天的奇景,才是琼华派禁地的真面目。
而就在地火洞窟之中,岫玉在一处石台上跌伽而坐,双目紧闭,纤细如同玄冰打造的望舒剑就横在她的身前。
尽管四周是熔岩横流的可怖景象,时时刻刻散发出来的庞大的热量极其惊人,使得空气与景物轮廓都出现了失焦、扭曲的现象。然而石台四周还是覆盖上了一层淡淡的冰霜,就连她周身的空气也是如此。
借助相反的环境之力,来抵御剑中巨大的属性力量,这是修炼双剑的必要前提。
否则的话,过犹不及,宿体很有可能会因为极端的寒气或者阳炎而走火入魔,提前失控……
禁地之所以是禁地,倒也不是说藏着什么惊人秘密。
只是这样的地方正好适合用来修炼双剑,而又因为双剑计划秘而不宣,不能够为外人知晓——
毕竟总得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来解释,表明是一切原因都是妖界主动入侵人间,大家都是为了守护苍生正义而战,琼华人人以此为荣,虽死犹荣,浩气长存。
而不是公开对大家说,其实不是妖界入侵,而是我们用双剑束缚了妖界,掠夺他们的灵力,屠杀他们的族群,所以引来了可怕的反击,才招致了这么严重的伤亡……
简单解释就是说,你们的伤亡是为了我们的飞升大业,而必须被牺牲掉的那部分祭品……
所以后山的这个地方,才会在二十二年前被琼华派列为禁地,专门供双剑的剑主用以修炼,而不为其他弟子所知。
禁地四周设下严密无比的禁制,而禁地之前还有面积广阔的剑林,无数符灵日夜不间断的来回巡视,杜绝无关人等擅闯其中,而在剑林之后却还有一道大门严防死守,只有拥有灵光藻玉的人才能够进入其中。
而在二十二年前,正好就是玄霄和夙玉两人持有灵光藻玉,每日早晚功课,都是在禁地之中修炼双剑之法……
至于现在,玄霄倒是还在这里,夙玉却已经死去多年了,不过望舒剑又迎来了一位新的剑主——
岫玉从半个多月之前开始,也被掌门要求开始修炼望舒剑。
就像是计划的一样,在从即墨回来之后,听说了岫玉居然能够真正使用望舒剑的力量,门派就果断的索回了望舒剑,并且让岫玉去修炼。
给出的理由自然是非常冠冕堂皇的,那就是妖界即将降临,能够增加一分胜算自然就是一分胜算,况且望舒剑之前本来就是琼华派之物,之所以没有收回是因为之前一直都没有找到合适的宿体,所以望舒剑无人能够真正使用……
——关于望舒剑在之前就已经被韩菱纱唤醒的这件事,自然是不会说出去的。
夙瑶并不信任云天河等人,之前只是没有办法,毕竟当时望舒宿体也就只有韩菱纱一个人而已,再加上发现的时候,距离妖界再次降临也就只剩下一个多月的时间了……
所以干脆就什么都不做,维持状况以待时机降临即可。
但是在再次发现居然还有另外一个人能够作为望舒剑宿体,而且还是门派之内知根知底的弟子,甚至在琼华之中生活修炼了十数年的时候,夙瑶自然就有了别的心思。
望舒剑这样的重器,还是掌握在自己人手上比较好,相比起云天河、韩菱纱等人,那种才拜师不到一个月的入门弟子,怎么能够与岫玉这样的好苗子相提并论?
收回望舒剑的过程也很顺利,一来是理由很正当,二来是望舒剑也的确本来就是琼华派之物,玄霄之前就说过这件事,所以云天河也没有什么抵触的心理。
又是一圈周天完成,少女缓缓收功,睁开双眼,长长吐气,只是呼吸吐纳之间,洞窟之中的空气温度便是骤然猛降,肉眼可见的淡淡寒气有如白龙一般环绕她周身起伏。
她的双眼明亮有神,身周寒气氤氲缭绕,整个人宛若是冰雪出尘的仙子一般,明显是功行又有所进步。
隐约间感觉到了更深处的洞窟之中,有一道神识一扫而来,转瞬又收了回去,岫玉面上不动声色。玄霄或许是触景生情,所以平时都与她没有什么交集,也不想和她说些什么。
不过这样也好,对方的功力极其恐怖,岫玉也不想提前暴露自己的问题。
——不管是玄霄还是夙瑶,大概都没有指望她真的能够在这最后不到个把月的时间里,修炼出什么来。
虽然双剑之法修炼极快,人剑合一修炼三年,就可以视天下修道人如无物,但是至少玄霄和夙玉当初也是修炼了三年,而岫玉只剩下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所以他们的想法更多的是借此机会,将望舒剑掌握在自己手中,而岫玉在他们眼里的定位,大概就是……相比起韩菱纱来说,能够支撑得更久的电池?
不过作为迷途者,少女自然也有自己的作弊手段。
通过使用因果结晶直接实现某个可能性的结果,她能够在短时间内获得像是当初玄霄与夙玉修炼三年一般的效果……
虽然大概也就正好能够比得上当初的夙玉,却不可能直接达到玄霄目前的境界,但是也已经足够了。作为关键时刻的一张牌,大概能够好好的给琼华派一个意外的“惊喜”。
放下望舒剑,她站起身来,向着洞窟更深处行礼,然后就往大门走去,离开了禁地。
离开了剑林,经过铸剑台以及前山,在回到剑舞坪的途中,少女有些后知后觉的发现,或许是因为这段时日里自己一直都在悉心修炼的缘故,没有怎么关注外界变化,以至于没有察觉到琼华派的门派氛围竟然是紧绷到了这种地步。
哪怕是走在路上,都能够遇见很多人神色紧张,慌慌张张的样子,好像他们是在躲避着什么可怕的事物,又好像是忍受不了这种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没有办法安安静静的呆在某个地方,所以必须出来走动一下才行。
她拦住几个人询问了一下,才知道这几日来一直都是这样,而且有人惶惶不可终日,也有人终于是承受不住心理压力,在这几天便选择脱离门派,下山去了。
有了第一个,自然就有第二个、第三个……只是几天的时间,就陆陆续续走了十来人。
虽然也多数都是一些入门最多一两年,修为比较低下的弟子,对琼华派的整体实力影响近乎没有。但是从另一方面来看,这个现象对琼华派的上下门人的心态打击却是非常大,导致了不少悲观情绪的出现。
很多人的信念都开始动摇,患得患失,即使是咬咬牙留下来的人们,也是不可避免的感觉到恐惧。
毕竟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了,自然是所有人都非常清楚,每隔十九年一次的妖界入侵已经临近,甚至可以说是迫在眉睫,万一抵御不住,琼华可能就此灭亡、生灵涂炭。
偏偏怎么看都好,目前的形势都是非常令人绝望的,琼华派也没有什么新的底牌被公布出来。
十九年前一战,就已经死伤惨重,现在又是一个轮回的周期过去,琼华只不过是稍稍恢复了元气而已,整体实力比起十九年前不进反退……这怎么可能有胜算呢?
而且昆仑八派,本应该同气连枝才对,然而另外七派却到现在都没有任何动静,似乎只是打算冷眼旁观,而没有任何驰援的打算,这让很多琼华弟子愤恨不已,也因此觉得更为绝望。
岫玉搞明白这段时间里琼华派发生的事情之后,忍不住地摇摇头,看着那些神色紧张惶恐,却还坚持留下来的弟子们,突然觉得有些感触。
人的想法总是时时变化,这些人目前不明真相,反而毅然选择留下来和门派共患难,在这个时候自然都是值得称赞的,也许他们不明真相,但至少本心高洁。
但是在之后,搞明白了门派的计划,发现了琼华的阴谋之后,很多人反而又被蒙蔽了双眼,发了狂的追求举派飞升,得道成仙,这个反转不无讽刺。
一开始,他们以为自己是受害者,所以对作为加害者的妖界充满愤恨,无法接受,还觉得天道不公,对琼华如此苛刻……
后面他们发现妖界才是受害者,自己等人所在琼华一方才是加害者之后,立刻就抖起来了,马上就忘记自己等人之前作为受害者的愤恨与绝望,开始举起屠刀得意洋洋的大肆屠杀……
然而,这个世界的基本法则就是万物有灵,而且也有轮回,有着善恶到头终有报的机制。
这个机制的存在,让人妖之别的本质甚至变得比起同一个种族不同肤色的人内讧,其实还要可笑。因为今生是人,来世很有可能就是妖。
——神魔或者仙人都不是靠投胎增加数量的,而六界之中的智慧生灵,能够正常繁衍的族群,除了人类就只有妖类,而不管曾经是什么种族,一入轮回就都是随机开新档……
甚至更加糟糕一些,可能甚至连投胎成为智慧生灵都成公不了,那个才是最悲惨的。
而且无情天道对于渺渺众生一视同仁,它不会代入生灵角度,按照对错善恶之类的后天是非观念,来判断什么罪孽之类的东西,它只是单纯的在清算因果,维持一个动态平衡。
简单来说,就是抛开罪业这一层虚伪表象,天道对于众生的裁定本质是很简单的,做过什么就得偿还什么,有欠有还直到因果全部清算。
岫玉叹了口气,某个家伙曾经告诉过她一个情报——
在他探索鬼界的时候,出于好奇,曾经专门去转轮镜台试图招魂,想要看看十九年前的琼华派的那些战死的人,譬如说掌门太清真人,大师兄玄震之类的……
结果一个都没有找到,似乎早就已经不在鬼界,投胎去了。
他当时就有些好奇,所以找了个机会摸进了无常殿,去查阅生死簿上的记录,还差点儿被鬼界的强者逮住,不过还是让他查到了一条记录。
内容非常惊悚——
琼华派前代掌门太清真人,十八年前就已入轮回,只在鬼界待了不到四年,就提前插队投胎去了……
而且投生于寿阳县地带,于八公山中的槐妖一支……
——而按照原来的命运轨迹,八公山的槐妖尽管与世无争,却将会在十多年后,被突然闯进女萝岩深处的某位琼华弟子不由分说的屠戮一空……
这就是冥冥之中的天意安排,令人心底发寒。
主导了屠杀妖界的一代高人,转生成为了妖类,然后被自己门下弟子屠杀……
岫玉摇摇头,不再思索下去,就在这个时候,却是突然心有所感。
轰隆——!!
下一刻,只听得一声轰震耳欲聋的巨响,似乎整个琼华派都突然剧震了一下,有种地动山摇之感。

About janegabriel janegabri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