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9gsz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左道傾天-第八十八章 十葉蘭香!【第四更!】相伴-y4iyj

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
以左小多吝啬的性子,本是不想轻易便给的,至少也要让对方开出十足诚意的筹码。
十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纵然项家的名头如何大,始终不如实质的好处在握更加实在。
但这兰香草,委实是李成龙苦心孤诣之下所得的,而且今天是李成龙带人过来的。
左小多突然心中不忍,索性就成全了李成龙的打算。
李成龙可不是偶然发现的兰香草,这一点,左小多比谁都清楚;自从两人离开凤凰城安全区域,进入陨星平原,他就开始在寻找,一直在寻找!
这一路上,但凡遭遇那种暗红色的光秃土丘,李成龙不知道找寻了多少个,甚至还不乏刻意的从平原核心最危险的区域通过。
及至找到兰香草之后,却是不再寻找其他资源,一路加速往丰海这边赶过来,个中因由,不言而喻。
而且李成龙的李家,只是一个小家族……
想到了这些,左小多并不再犹豫什么,直接将决定权,交到了李成龙的手上。
那边,听罢左小多宣言之余,项冰与项冲登时将灼灼目光锁定在李成龙的身上。
左小多淡淡道:“一路上,李成龙掏了这样的洞穴,足足有上百个。直到找到了那劳什子草药,才不再寻觅……单是这份辛苦,我就是付不起的,希望你们项家,莫要以为得来轻易,这世上何来那么多的机缘巧合,唯有苦心孤诣,精诚所至!”
项冰与项冲连连点头。
项冲慨然道:“这份心意,对我项家而言,重逾大山。我项冲虽然自己没什么本事,但却可以代表我项家,做出承诺!”
“绝不会让李副班长的一番辛劳,一份诚意,白白付出!”
项冲重重的说道。
这个承诺,看似什么都没说,却已经代表了一切皆有可能。
“什么亏不亏的,我们都是同学,相互帮忙,应有之意,应有之意。”
左小多嘿嘿笑了笑:“别的不说,就只说肿肿将你们项家大小姐打的鼻青脸肿,而且看情况,未来很可能还要一直一直的打下去……就当肿肿提前赔罪了。”
项冰登时满脸通红,狠狠的看了左小多一眼。
这位左班长有一种奇异的魅力,那就是招惹仇恨值的本事,天下无双!
明明上一刻还在一本正经的说正事,而且还是铁了心要帮助人的时候,可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话,总是让人情不自禁的升起来想要揍他一顿的冲动!
一直到现在,项冰的脸上还是青一块紫一块的,鼻梁也是歪着的;就像一个刚刚抢地盘被人狂揍一顿的女流氓落败归来。
实在是兰香草太重要,项冰听说后,根本顾不得收拾自己了。
但是项冲却是目光闪了闪,若有所思的看了看李成龙,又看了看项冰,随即一脸嘿然的笑了起来,道:“左班长放心,对战切磋,误伤难免,冰儿岂有生气之理,彼此都是为了武道前途,何来赔罪云云,言重了,言重了。”
他哈哈笑了一声:“以后,还要多多仰仗李副班长多多照顾冰儿。”
李成龙嘿嘿笑了笑,挠挠头,道:“其实挺好的,我跟项同学交手,揍的……咳咳,打的得劲过瘾的很,精进良多……”
项冰听得某人的话,喉咙里咯的响了一声,险些气得窒息。
项冲也是神色精彩,左小多更有一种不忍直视的感觉。
项冲道:“左班长,我现在可以看看您保存的那株兰香草么?”
“这有啥不能看的。”
左小多很爽快,既然确定要做人情,那就别拖着拽着,赶紧清楚明白,行就行,不行拉倒。
这一点,在老爸的信息里,早就有无数次提醒。
俗话说的好:当面教子,背后教妻。
但左长路从不当面教子;对于左小多和左小念的教育,有关于人情世故各方面,一般都是通过手机。
或者遇到什么事情,突有感悟,认为对儿子和女儿有益,直接几句话打字过来。
发一条过来,可以不理会,不用回。
发三次,再不回,左小多和左小念就需要写一份以上三条的心得体会报告过去,且不能少于五千字,要有理有据证明你的确是了解了,理解了。
左长路也就若无其事的过去了。
种种事情,尽都通过手机,静悄悄地完成。
比如人情送礼一块,左长路就曾经发来消息。
“出门在外,应酬不免,单身在外,求人之处常有。如需送人人情,则需当机立断。以最快速度将人情坐实。勿拖;勿吊胃口,勿让人等。拖来拖去拖成怨,吊来吊去吊成恨,等来等去等成仇。”
“送前不说,送后决口不提。小礼勿送,送则重;但言语间,云淡风轻可也。”
这段话,左小多知道现在还是不太了解,但这却并不妨碍他严格按照左长路的说法去做事。
就算现在想不通,以后再想也是无妨。
老爸的人生阅历经验,怎地也比自己这个毛头小子更强更多,信老爸,不会错!
“就在这里。”左小多笑了笑,将兄妹二人让进了客厅,就从空间戒指里取出来兰香草。
放在层云木茶几上。
顷刻之间,一片如兰似麝的香味,清幽幽的四散而出,瞬间弥漫了整栋别墅。
而房中的气温也随之陡升。
不用说也知道,左小多在这段时间里,一直都在以炎阳真经温养着此草。
“十叶!竟然是十叶?”
项冲腾地站了起来,这一惊一疑之间,分外显现他此刻的震惊之意。
眼中所流露出来的至极惊喜,令到他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
李成龙这会的表面则是面露诧异之色——
十叶?不能吧?
记得自己在和左老大挖掘出来的时候,那株兰香草虽然也是极品,但分明只得九叶。
怎么在这短短的几天里面,成了十叶?
肿肿自然不知道,左小多的空间戒指里面,可是有很多高端货色滴;单只是里面的极品星魂玉,就是此世绝品,点滴滋养之下,兰香草自然裨益良多。
更别说左小多还多次以炎阳神功,养护兰香草,品质有所提升,不过情理中事。
“肿肿。”
左小多嘿嘿笑了笑:“既然你这么想送给项冰大美女,那么……我就帮你送出去了。”
李成龙这钢铁直男不禁瞠目结舌:“怎么我就……”
另一边,项冰满脸绯红,恨恨的跺着小脚,但是这兰香草却是太过重要了,一时间竟不敢生气。
“多谢,多谢了!”
项冲兴奋得整个人都开始结巴了。
一股难以言喻的激动,从心中升起,以至于他整个人从看到兰香草伊始,就不停的打哆嗦。
一直到现在,还没有停止。
这份天大的功劳,竟然就这么突兀的落到了自己和妹妹手里!
“两位,我需要郑重声明一点。”
李成龙晕了半天,终于正色说道:“这株兰香草不是我自己一个人的,乃是我和左老大我们两个共有的。我固然为搜寻此草花了许多力气,但这株灵草能有眼前这般品质,多得左老大的养护之功,所以,此番送给项家,自然也是我们俩共同送的。”
项冲与项冰对望一眼,都是由衷的笑了起来,道:“那是当然,班长与副班长的……”
左小多轻描淡写道:“都是同学,客套话就不用说么?现在赶紧送回家才是正经,我怎地听说,貌似不是所有人都想项家老爷子身子大好呢?”
“嗯嗯,左老大说的是。”
得到左小多点醒的项冲急忙拿出手机,联系家里。
现在在左小多的别墅里,安全自然无妨;在这个地方,纵观整个丰海,也是没有谁敢在这地界放肆的,毕竟校长家就在隔壁!
但如果兄妹二人就这般不知道天高地厚这么走出去,项冲绝对相信,不超过一分钟,自己两人就会横尸街头,兰香草也会不知去向!
嗯,不知去向都是最好的结果,当场毁掉的几率超过九成,毕竟,不知去向是还有机会,那些人,怎么可能让项家还有机会?!
项冲的电话汇报结束得很快,一共没说了两句,又将兰香草拍了个照片发了过去,就完事了。
但就在半分钟,至多一分钟的时间之后。
空中轰然响动破空,冲天气势陡然降临。
项家当代家主,还有家族里面中坚力量,以及项家的长老供奉,整齐从三个方向飞来。
齐齐降落到了别墅院子里。
为首者乃是一个身材壮硕,一脸络腮胡子的昂藏大汉,大踏步走近门口,却没有直接推门,而是抬手准备敲门。
门吱呀一声开了,项冰与项冲闪了出来:“爸!”
“在哪里,让我看看!”大汉一脸惊喜,大踏步进门,奈何两米三的身高实在太过伟岸,额头咚的一声撞在门框上。
这一撞之下,他本人没什么事,别墅反而整个晃了一下。
他若无其事的摸摸头,不动声色的走进了客厅,一眼看到了兰香草。
“完整品相!真的是十叶兰香?!”

About janegabriel janegabri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