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hki都市言情 秦時明月之大人才系統 ptt-第一百九十三章 勝七現身看書-3iip5

秦時明月之大人才系統
小說推薦秦時明月之大人才系統
“还是跟以前一样,这个怯懦的混蛋!”
山中,一片仅长满了齐膝长杂草的荒地中,田蜜、梅三娘、骨妖和英布分别站在四个方位上,看样子他们原本似乎在围攻什么人。
站在东边位置上的英布怒目圆睁,紧盯着他右手边方向,季布逃跑的背影。
英布的对面,梅三娘放声大笑,“朱家手底下到底还有没有够胆子的男人了?”
“这样的男人,可惜了。”站在梅三娘左侧的田蜜右手端着支不断冒出白烟的长烟杆,叹息着摇了摇头。
“东西到手了,我们走吧。”
田蜜的话音刚落,英布突然好似发现了什么一样,猛地转头看向左边密林之中。
滋、滋、滋,宛如一块重铁与磨刀石相摩擦而发出的声音,瞬间引来了四人的注意力,与之相伴而来的,还有阵阵恐怖的杀意。
在场的所有人,包括一直是一副所有事情皆在掌控中的田蜜,全都变得谨慎了起来。
“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田蜜低声沉吟着,从对方逃生,并且在江湖上闯出黑剑士名号的那刻起,她就知道这一天已经距她不远了。
这也是她在幽冥堂向她抛出橄榄枝后,毫不犹豫地背叛了农家和罗网的重要原因之一,因为只有胜七死了,当年事情的真相才会被彻底埋藏,而她才能够安心。
“你变了。”如同老朋友多年后重聚一般,田蜜端着烟杆,十分平静地说道:“看上去这些年你受了很多苦。”
“这一切都要感谢你!”停下了步伐,胜七冷眼注视着田蜜。
“你的脾气倒是一点没变,还是那么伤人。不过,无论当初你带给我多大的伤害,我已经学会释怀,就当是曾经的一场噩梦。我,原谅你了。”
“你?原谅我?”听到田蜜依旧如同昔年一样,三言两语便颠倒黑白,成了一副无辜者的模样,胜七胸中的怒火猛地窜起,左手紧握,怒声质问道:“你当真说的出口?”
“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你的心结依然无法打开吗?我已经一无所有,但是,你不也一样可怜?如果你想复仇,那你就动手吧。”
田蜜略带些伤感的话语,以及那看起来何其无辜的眼神和表情,若是外人或许就被蒙蔽了,但对于胜七来说,就好像再现了当年的场景一般。
他仿佛再次回到了那一天,被自己从小到大最好的兄弟误会,眼看着他死在自己的面前,而真正的凶手就在五步之内,但他却什么也做不了。
那种深深的无力感和愤恨,是支持着他活到现在的唯一动力,而今天,埋藏了近十年的仇恨,将在此了结。
胜七眼中的杀意不断攀升,随着滋滋声响起,胜七右手拖着巨阙,朝田蜜攻了过来。
但田蜜却仿佛没有看到一般,依旧淡然地抽着手中的烟,因为在她看来,面前的这个男人,不过是个死人罢了。
叮!清脆的金属撞击声响起,梅三娘手持镰刀,挡在了胜七前进的路上。
“你一个大老爷们还要不要脸!背叛农家还不算,居然还要对女人动手。”
胜七怒目盯着梅三娘,冷声道:“你知道什么,给我让开。”
“三娘,放他过来。”田蜜嘴角微微扬起,笑着说道:“不杀了我,他永远也无法解脱。我愿意成全他。”
“住口!”胜七心中的怒火达到了顶点,厉声喝道:“你这个颠倒黑白的无耻女人!”
冷哼一声,田蜜眼中冷然的杀意一闪而逝,“今天,你我二人之间终有一人要倒下,那个人不是我,便是你!”
田蜜话毕,一个身穿蓝衣的男子,毫无征兆地从田密身后的林中飞身而出。
几乎是同时,男子右手推出,朝胜七所在的地方猛地虚拍一掌,由天蓝色真气凝聚而成的“手掌”,狠狠地拍在了他右边的胸口上。
胜七接连倒退好几步,其余几人可没有给胜七反应的时间,骨妖和梅三娘同时出手,他们所指的方向,都是胜七刚才被击中的地方。
面对如此一击,胜七并没有慌张,一把抓住绑在剑尾的链子,开始转了起来,强大的风压限制了骨妖,同时巨阙的重量也让梅三娘和赶来的田仲无法靠上前。
就在众人都不知该如何破解的时候,另一个人出现了。
猎猎作响的火焰一般的真气,直冲胜七击去,在撞到巨阙上之时,与刚才其余几人只会被弹开不同,这一击不仅让胜七停了下来,甚至差一点将巨阙击飞出去。
烈焰虎气,这是田虎的虎魄剑法所独有的能力,场上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集中道了田仲刚才出来的那里。
林中,田虎慢步从里面走了出来,金先生和哑奴紧随其后。
“胜七,你居然还有脸回来。”
“我接到了神农令。”
“哈哈哈”如同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笑话,田虎大笑道:“就凭你?你今天是以什么身份来此的?农家叛徒,还是秦国爪牙?”
“我今天来,是为了拿回本该属于我的东西!”
“如果不是大哥失误,你本该是个死人,还敢来此大放厥词!”田虎冷眼看着胜七,一挥手中虎魄剑,高声喊道:“地泽二十四!”
梅三娘、哑奴、骨妖、田仲、还有金先生,瞬间来到了以田虎为主位的地泽阵位上,地上一个金色的法阵,慢慢开始由虚转变为实。
田虎没有选择与他正面硬拼,而是直接动用地泽大阵,这是胜七始料未及的。
从刚才那一招便能看出,田虎与他的实力在五五之间,而现在又增加了那么多的高手,以及地泽大阵的加持。
如此一来,他们已无任何破绽,除非自己的实力可以胜过他们很多倍,否则根本没有获胜的希望。
田虎可没有等胜七的意思,直接一个大踏步欺身上前,手中虎魄剑宠朝胜七猛劈下去,胜七迅速抬手招架。
但这时,在他的身后,骨妖一个闪身靠上前来,手中两把弯刀闪烁着寒光。
胜七虽然没有看到,但作为一个常年走在生死边缘的人来说,杀气,是他最为敏感的东西,即便这个人的杀气淡到寻常人根本察觉不出。
手中力气突然加大,将田虎推离自己一小段距离的瞬间。胜七剑身微微倾斜,卸掉田虎力气的同时,双手紧握剑柄,以自己中心,猛地转了起来。
田虎无奈之下只得后退躲开,但骨妖却并没有任何后撤的意思,翻身躲过剑尖的瞬间,骨妖脚尖在剑身上点了一下,直接缠上了胜七的身。
与刚才不同,这一次胜七才刚转了一圈,威力还不足以逼退骨妖。
举起弯刀,骨妖手中刀尖朝胜七脖颈处刺了下去。

About janegabriel janegabri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