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98zt有口皆碑的小說 大唐第一村-第九О四章:世事波上舟,沿洄安得住(五)-nkyrc

大唐第一村
小說推薦大唐第一村
“死了?”席云飞闻言,脸上满是意外之色,好端端的怎么就死了呢?
小丫鬟红着眼睛,哭着解释道:“方才衙门的捕头来找青燕姐汇报了,说允儿姐一家三口昨夜忽然在家中暴毙,探查后发行是中毒死的……那捕头还说那间药铺里,不论是锅碗瓢盆,还是柴米油盐,全都被人放了剧毒之物,还说那里已经不能住人了,要一把火烧掉!”
席云飞皱了皱眉头,暗道一声好狠的手段,药铺里的毒物怕是那些高句丽人最后的反扑吧,不管是谁得了药铺,最后都要给他们陪葬,这一手确实让人防不胜防啊。
叹了口气,席云飞不由得感叹世事无常,那林允儿一家三口经历了一波三折,最后,却依旧逃不过死亡的命运……
收拾心情,席云飞还不至于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伤春悲秋起来。
吃过早饭后,便想着去一趟京兆府,感谢一下京兆尹韦志高这两日里来的协助,不管是万象城开业的场面调度,还是围剿高句丽余孽,对方都给了自己这方大力的支持。
顺便也替大哥好好哄一哄这个未来的老丈人,再怎么说也是未来的亲家,关系多走动走动总是没错的。
从永昌坊到光德坊,要走过小半个长安,黄金老爷车在京兆府门外停下后,刚刚好看到下了朝的韦志高,席云飞才想起来,这些当官的,凌晨就要起床准备上早朝了。
见到席云飞到来,韦志高还有些困倦的疲态一扫而空,换上一副笑脸,主动迎了上来。
“郎君今日难得有空光临京兆府,快快快,里面请!”
席云飞拱手回了一礼,笑着说道:“韦叔太客气了,小侄未能早点登门造访已经是失礼,今日贸然前来,只希望没有打扰到韦叔才好。”
“哈哈哈哈……不打扰,不打扰,贤侄快快请进,刚好家中送了一些茶点过来,咱们叔侄俩可以边吃边聊。”
席云飞这一声‘韦叔’让韦志高是喜出望外,恨不能直接搂住席云飞的肩膀,只怪他脸皮没有程咬金那么厚,也学不来那种混不吝的气质,只能嘴上认下这么亲戚关系再说。
京兆府的治所席云飞还是第一次来。
这个地方的定位,有点类似于后世的燕京市政府,不过,相比于燕京市政府的庄严堂皇,这京兆府的治所就显得破败了一些。
修缮府衙可是一笔巨款,历任府台都不会花钱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否则政绩没多少,又凭白花了朝廷一大笔钱,回头吏部审核下来,对自己的仕途晋升那是非常不利的。
对这种事情,席云飞还是听了马周提起才知道的,当初朔方的几处治所比这京兆府还破败,也不知道那些官员是怎么在那种环境下办公的。
想到这里,席云飞又想起自己答应大哥的事情,笑着说道:“韦叔,我看你这府衙好像多年没有修缮了,而且这长安城这么大,捕快衙役们出门办差都是跑着去的,实为不便。”
“哦,贤侄的意思是?”韦志高一脸期待的问道。
席云飞环视了一圈周围的布景,笑着说道:“您不嫌弃的话,我以朔方商会的名义,免费为京兆府提供一次整修,顺便把电给您也通上,然后呢,再捐赠十台电动车,作为您和手下们办公出行之用,您以为如何?”
韦志高明显愣了一下,才喜出望外的说道:“贤侄的意思,不仅要免费帮我这京兆府修缮一番,还要送十台电动车给我?”
“不不不不,不是给韦叔的,是给京兆府公用的,韦叔若是有需要,回头让我哥送您一台老爷车,那玩意儿有空调,比坐电动车舒服多了。”
“……啊,是是是,给朝廷的,公用好,公用好,呵呵呵!”
韦志高没想到席云飞一来就给自己这么大一个惊喜,不仅重修了府衙,通了电,还送了十台电动车,末了还暗示了席家大郎与自己的关系,哈哈,今日真是好多喜临门呐!
两人正自聊着,门外有人敲门走了进来。
来人看了一眼席云飞,抱拳行了一礼,而后将手中的卷宗递给韦志高,道:“府台大人,这是整理好的卷宗,请您过目。”
“呵呵,辛苦正则了,放在一旁吧。”韦志高看了对方一眼,随意吩咐一声后,又要与席云飞说话。
不想那人却是不走,将卷宗放在韦志高跟前,沉声道:“府台大人,西市发生了一场命案,干系甚大,还请您早做定夺。”
这个人如此头铁的表现,立时引起了席云飞的注意,刚刚韦志高叫他‘正则’的时候,席云飞就觉得非常耳熟,此时一想,这人该不会是……
不等席云飞反应,韦志高已经不耐烦的喝道:“刘仁轨,你够了,平日里不懂礼数,本官看在你能力出众的面子上不与你计较,今日本官有贵客光临,你又是要哪般?”
席云飞一听,满是好奇的打量着面前的刘仁轨,心道一声好巧,又是一个未来的宰相,这个刘仁轨以直言敢谏闻名,还是个允文允武的全才,如今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是个头铁的啊!!!
刘仁轨发现席云飞在看自己,忍不住挑了挑浓眉,而后又与韦志高抱拳一礼,道:“府台大人,公务要紧,西市一家三口被人毒杀,下官在案发之地发现那药铺所有物件,包括买卖的药材,都被人喷洒了剧毒之物,若是不及早焚烧,恐怕殃及无辜,还请府台大人尽快定夺!”
席云飞闻言一怔,不由得头皮发麻,没想到那些高句丽人这么狠。
韦志高也不是什么酒囊饭袋的昏官,此时听得事情严重性,歉意的看了一眼席云飞,拿起卷宗品读了起来。
看完后,韦志高隐晦的看向席云飞,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席云飞嘴角一扬,笑着说道:“这件事儿我已经知道,人死不能复生,本想饶他们一命,不想还是逃不过命运的捉弄。”
韦志高知道那林允儿是席云飞拍回去的女婢,还以为席云飞有意养着一个美娇娘呢,此时一听,看来是自己想多了,既然席云飞不在意,那……
“不曾想事态如此严重,正则,你赶紧安排人将那药铺烧了,同时要小心控制火势,还有,之前给你的名录找出来,把上面那些人住过的地方挨个排查一遍,若是有同样情况发生,务必早做处理。”
刘仁轨恭敬的应了一声便退了下去,离开前,还若有似无的瞥了一眼席云飞。
刘仁轨走后,韦志高叹了口气,道:“唉,这些高句丽人实在是太可恶了,这么阴毒的后手都使得出来,若不是发现得及时,还不知道要死多少无辜的人啊。”
席云飞却是洒然一笑,国仇家恨这种东西,怎么说呢,只是,可惜了那林允儿一家三口,竟然平白遭受了无妄之灾,真真是应了那一句:世事无常啊!

About janegabriel janegabri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