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k428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密戰無痕笔趣-花絮三:悔不當初鑒賞-ncmgj

密戰無痕
小說推薦密戰無痕
苏州·狮子林官邸。
陈淼是接到叶玉茹的电话,才紧急坐车从上海赶到的。
当他抵达的时候。
已经有不少人到了,熟悉的面孔有不少,傅叶文,叶耀新,马铭元……
“怎么这是?”陈淼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应该是林世群吃下的毒发作了,叶玉茹才把林世群手底下的亲信们都叫了过来商量。
“你还不知道吧,李部长让日本人给害了!”
“不能吧,前天冈村课长和熊司令还请李部长去家里吃饭的,吃完之后不是好好的回家了吗?”
“你呀,吴云甫是怎么死的,你是最清楚不过了……”
“你是说,那种毒?”陈淼惊恐一声,吴云甫的死,他比谁都清楚,毒是日本人的,但下毒的人却是他自己。
但是所有人都认为吴云甫实在狱中最后一餐被日本人下了毒,根本没有想到会是他所为。
这种事儿,他也不会跟第二个人讲的,反正日本人不杀吴云甫,他也会下手的,这种恶贯满盈的人渣,不死天理难容。
“哎,日本人真是过河拆桥,部长这一走,咱们可都成了人家砧板上的鱼肉了,这要是日本人也看我们不顺眼的话……”
“早知道,咱们还背负这个汉奸的骂名做什么?”
说话间,只见叶玉茹陪着身穿白大褂的大夫从林世群的卧室走了出来。
“玉茹姐,部长的情况怎么样?”
叶玉茹眼睛肿的跟红桃子似的,显然是哭过的,那大夫陈淼也认识,姓储,是省立医院的院长。
当然,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那就是叶玉茹的相好,这个秘密都知道,甚至林世群自己都知道。
林世群自己在外面风.流,他跟叶玉茹是患难夫妻,离婚是肯定不可能的,现在也就是过各的,彼此维持这个家不散而已。
但要说感情的话,他们两个还真是夫妻情深,谁都离不开谁。
要不然林世群中了日本人的暗算,叶玉茹也不会如此着急,还哭的如此伤心,把大家伙儿招来商量了。
“诸位,世群突然病危,你们都是他最信任的兄弟和手下,是不是该拿一个主意?”叶玉茹已经乱了方寸,她一个女人,虽然有些手段,可到了这个关头,她也想不出什么办法了。
“储院长,李部长到底中的什么毒,还有没有救?”陈淼算是在场中如今官职最高的了。
而且他一直都是得林世群信任,连最核心的特工总部都交给他代管,毫无疑问,一旦林世群没了,他必然是那个利益最大者。
“这个,还需要化验才能得知。”储院长紧张的结巴一声。
“什么时候能知道?”
“大概三四天吧……”
“三四天,部长能挺的过吗?”
“……”
“我的建议,用现有的你能想到的办法治疗,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保住李部长的性命。”陈淼道。
“对,三水说得对,先救人,其他的再说。”傅叶文等人附和道。
“救人要紧!”
“储院长,赶紧救人,用什么药,没有的,我派人去上海买!”
……
“你们当中谁是陈三水?”吵闹之际,房门开来,一名年轻的女护工从里面走了出来问道。
“我就是。”陈淼站出来。
“林先生想单独见您。”女护工道。
“好。”陈淼点了点头,林世群这个时候单独见自己,怕是已经想清楚这其中的关节了。
推开门,一股难闻的恶臭扑面而来。
病床上的林世群佝偻的就跟一个老妪一般,这才不到两天的功夫,一个健康的活生生的人就变成现在这幅模样,这日本人研制的病毒实在是太恐怖了。
“部长,是我,三水……”陈淼不避恶臭的来到床头,轻轻的喊了一声。
“三水,你来了?”听到陈淼的呼喊,林世群睁开眼皮,一对污浊的眼珠透出了一丝亮光。
“三水,我知道我没救了,大块头当初中的就是我这种毒吧?”林世群吃力的问道,“你是见过大块头死亡过程的,你不要骗我。”
陈淼点了点头:“部长,日本人真是太歹毒了,您对他们是有大功的,他们居然这般对您……”
“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林世群道,“自古亦然,我已经早料到会有这么一天了,虽然我已经够谨慎小心了,但还是没想到着了姓熊的和冈村这两人联手下的套儿,时也命也!”
“部长,我去给您把上海最好的大夫找来……”
“不用了,日本人搞出来的毒,谁都治不好的,我要死了,这要死在军统或者共产党的手里,我不觉得冤,可死在日本人的手里,这就成了千古大笑话了……”林世群忽然笑了起来,他已经全身脱水,根本连眼泪都笑不出来了。
“您是要我杀了那姓熊的吗?”
“不,你现在什么都不能做,接下来日本人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那怕是作践我都行。”林世群缓缓道,“我死后,周福海一定会向你们下手,他一定不会放过你们这些曾经帮我跟他作对的人,你要尽力的护住他们,我跟你说,在南京的林公馆,我的书房……”
“部长,这些您不应该交给玉茹姐吗?”陈淼听了暗暗心惊,林世群居然藏了这么多秘密。
“不行,交给她,根本保不住,而现在只有你有这个能力保住这些。”林世群道,“从现在的局势看,日本人败亡是迟早的事情,我要报仇当在重庆方面收复故土之后,我知道周福海暗中跟重庆方面有联系,一旦日本战败,他很可能不会被惩罚,而我收集的这些东西就足以置他于死地了!”
“明白了,可是我也是重庆方面叛徒,只怕战后,我也难逃清算,到时候,别说这些罪证难到重庆方面手中,我自己也自身难保?”
“三叔,你手上没有太多重庆分子的鲜血,你也该为自己的后路着想了,周福海那样的都能重新跟重庆搭上关系,你为什么不可以呢?”林世群道,“再者说,我过去兴隆公司跟军统做的走私生意还少吗?”
“我明白了,部长。”
“我的时间不多了,你们也别费心思了,我死后,你尽量表现的跟我关系疏远一些……”林世群声音越说越小,直至不可闻。
陈淼只听见最后四个字:“悔不当初。”

About janegabriel janegabri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