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iwwv人氣連載小說 興漢使命討論-第1214章 勇者李瓜鑒賞-q5mf9

興漢使命
小說推薦興漢使命
刘正联系了刑天,很快就替李瓜搞到了勇者大会的参赛资格。
李霜没有办成的事情,刘正轻描淡写的就做到了。
这一幕被李瓜看在眼中之后,就更加的坚定了他攀高枝的决心。
一个不到八岁的孩子,居然如此这般嫌贫爱富,倒是让刘正替李霜觉得不值。
只不过这是李霜的选择,刘正也没有办法去管。
勇者大会,毫无例外的成了李瓜的个人表演舞台。当他拿到了第一名之后,竟然不跟李霜商量,就选择了直面刑天的特别奖励。
李瓜见到刑天之后,直接开门见山的表达了想要加入九黎卫的想法,同时还有意无意的暗指品性检测的负责人打压天才。
刑天是个急性子,直接派人到品性检测部门问责。
品性检测部门的负责人不想背黑锅,直接将李瓜的品性检测资料汇总,交由来人带回。
刑天看完资料之后,对李瓜的搬弄是非心存芥蒂,只不过还没有达到深恶痛绝的程度。
刑天不想错过李瓜,决定绕过品性检测特批入学。
李瓜似乎高估了自身的重要性,又急于与李霜割裂关系。他竟然向刑天提出了军功需求。
十万军功加上利息,彻底的让刑天清醒了。他并不反对李瓜与李霜割裂关系。可是刚进入九黎学堂的李瓜申请超过十万的军功,简直就是明目张胆的破坏战神堂的酬功体系。
刑天很生气,他直接否定了招募李瓜的特别计划。只不过一位身经百战的大将,当然会有一些后门手段。
李瓜很快就调整好了心情,决定继续利用李霜的地位和影响力,在御龙堂站稳脚跟。
刑天把谈话的内容通报给了刘正。
刘正本来打算转告李霜,只不过看到了她和李瓜弹冠相庆的场景之后,就打消了所有的念头。
李瓜是李霜自己的选择,就得做的承担一切后果的准备。
离开铜山关之后,李瓜倒是装了几天的好徒弟。
不仅把李霜照顾得无微不至,还让刘正也享受到了旅途的惬意。
要不是刑天的通报,没准刘正也会觉得有人冤枉了李瓜。
李瓜在李霜面前的表现,特别是拥有铜山关勇者大会第一名的光环之后,他的一言一行简直无可挑剔,至少在刘正眼中是完美的。
刘正当然明白李瓜的心思,于是就有了静观其变的心思。
只不过军功系统也断定了李瓜的人品有问题,刘正只好彻底的熄灭了重新考察的心思。
李瓜不断的将最完美的一面展现在了刘正的面前。只不过他的拙劣表演,根本就逃不过军功系统的全面监测。刘正拥有的特殊权限,可以获悉更多机密的隐私。
李霜权限不够,当然被李瓜的表演哄得神魂颠倒,就差直接把蜀郡相赠了。
在前往九黎城的途中,三人进入了一处峰峦汇聚的山区。
前方不远的山谷里传出了喊杀之声,还夹杂着女人和孩子哭哭啼啼的声音。
刘正三人想要一探究竟,直接加速赶到了山谷口。
“过山鹰,盗亦有道!你们抢钱抢物也就算了,为什么连女人孩子也不放过?”商队的负责人范沙厉声喝问。
“老子比你强,凭什么缺吃少穿还打光棍。不抢你抢谁?”过山鹰恬不知耻的吼道:“战神堂以武为尊,你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商人,不配跟勇者谈人权。当然了,我过山鹰也是讲道理的人。现如今我看上了你的堂客,你写下休书,我就饶你一命。拿休书换命,这很公平!”
“当家的,不要!”女人扯着嗓子喊道。
孩子也跟着哭闹了起来。
只可惜范沙是商人,商人最擅长的就是权衡利弊,在最短的时间里做出最合理的选择。
休书:
敝人范沙,因无力供养妻儿。特休书一封,许其另嫁。吾儿尚幼,也付前妻。
女人拿到休书,呆若木鸡。
过山鹰抢过休书,让旁边的狗头军师念完之后,直接按照承诺放人。
“商人无义,妻儿付贼!”李瓜冷哼道。
“商人本是趋利避害,相信范沙还有下文。”刘正说道。
刘正也想看范沙如何对待过山鹰,于是就暂缓出手,改为暗中观察。
范沙进入最近的城镇之后,立即找到当地驻军,倾尽家资敦请追剿过山鹰。
战神堂的信誉很不错,收到钱粮之后就出兵了。
范沙虽为手无缚鸡之力的商人,却也要求随军出战。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战神堂的驻军统领满足了范沙的要求,带着他一起攻破了过山鹰的老巢。
经过一番残酷的清剿之后,过山鹰和新纳的妻儿被带到了范沙的面前。
匹夫之怒,血溅五步。
范沙从一名士兵手中接过了战刀,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砍掉了过山鹰的脑袋。
一直以硬汉著称的过山鹰,居然哀嚎了很久才咽气。
范沙在过山鹰身上摸索了很久,却是一无所获。
“你是在找这个吗?”女人扬了扬手中的休书问道。
“把东西给我,带着孩子跟我回家!”范沙哀求道:“我当时只是权宜之计。”
“你知道的,有了这东西。我就不再是商人范沙的堂客了。如今我已经是山贼过山鹰的压寨夫人了,哪还有脸面活着。”女人冷笑道。
范沙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解释,女人就把孩子推向了他。他怕伤着孩子,忙丢掉了手中的战刀。
女人抢过地上的战刀,结束了年轻的生命。
范沙愣住了,他苟全了性命,也保住了孩子,但是却没有想到——女人会为过山鹰殉情。
没有人告诉范沙为什么?
不远处观战的李瓜,扯着李霜的袖子问道:“师父,范沙的做法没有错,为什么女人还是死了?”
李霜望着少年老成的李瓜,缓缓的解释说:“范沙是一个精明的商人,什么东西都可以算计得一清二楚。只可惜他不懂女人。女人在充满希望的那一刻,一封休书就将她打入了十八层地狱。他的挽回,对于一个绝望的女人来说,只会是挥之不去的痛苦。”
“一个绝望的女人,只会在男人的努力挽回面前更加的绝望。”刘正忍不住的叹息道。
范沙望着女人的遗体,忍不住的嚎啕大哭。
然而哭过之后,生活还得继续。
范沙拜别了驻军统领,背上孩子继续走南闯北的行商。
刘正三人忍不住的与范沙碰了面。
“为什么跟我相濡以沫三年的女人,却跟我不是一条心。我为了救她倾尽家财,她却为了一个刚认识三天的过山鹰殉情?”范沙逢人便问。
可是女人已经埋在了山上,根本就没有人给范沙答案。
刘正也给不了答案,只是含糊其辞的说道:“一切为了孩子!”
范沙终于结束了问话,继续在熟悉的商道上挣扎着前行。
李瓜并不能理解刘正的话,一旁的李霜只好解释说:“孩子可以有一个懦弱无能的爹,却不能有一个做过压寨夫人的妈。女人结束生命,就是为了保护孩子。”
只可惜世人并不能理解女人的做法,而是把女人的死归咎于替山贼头子过山鹰殉情。
范沙也不敢替曾经同床共枕的女人解释,毕竟很多事情会越描越黑的。
刘正也不打算为女人正名。毕竟对于习惯了鸡蛋里挑骨头的吃瓜群众来说,有多少人称赞女人的伟大,就会有多少人牵强附会女人的水性杨花。
毕竟女人当时的做法,确实像放弃了相濡以沫的夫君和嗷嗷待哺的孩子,只不过是为了一个才一起生活三天的山贼头子过山鹰殉情。这样的误解,足以抹杀所有母爱的光辉。
进入九黎城之后,范沙父子就与刘正三人分开了。
蚩尤将刘正三人迎到了九黎宫。
“刘香主,听说你一路之上经历了很多事故,有什么感想吗?”蚩尤问道。
“得不偿失!”刘正答道。
从表面上看,九黎城对山贼的放纵,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商旅和普通百姓的向武之心。
可是山贼横行,商旅日稀,使得九黎城的物价起伏不定。大多数人把有限的收入捆绑到了日常生活上,根本就没有能力进行其他类型的消费。
这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九黎城的发展。
九黎城收入有限,当然也没有资本进行产业规划。
以前规模小的时候,还可以靠着战利品维持。
只是五大城定疆之后,再打仗就必须要遵循特定的原则。也就是说再也不可能出现暴富的战争。
“是啊!战神堂的很多理念已经不合时宜了。特别是依靠战利品给九黎城的发展输血,根本就没有办法满足当前时代的发展需要。”蚩尤说道。
蚩尤也想整顿战神堂,可以经过了漫长岁月的积累,个人意志已经无法左右九黎城的主流思想了。
刑天上位之后,更是将以武为尊发挥到了极致。
战神堂以武为本,强行改革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蚩尤不愿意自残,刑天也不愿意别人分润权势。
然而范沙的故事流传到九黎城之后,原本脆弱无比的商业生态,如今就雪上加霜了。
刘正的出现,倒是解了蚩尤的燃眉之急。

About janegabriel janegabri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