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8jd熱門都市小說 頭狼-3801 槍響咖啡館展示-3n4mz

頭狼
小說推薦頭狼
一个多小时后,三和叶家的公司门前。
“又装修了啊?”我手指蓬勃大气的门楼,朝着叶小九微笑。
车勇和吴恒是在半道下的车,而我也把跟叶小九碰面的地址改到他们公司。
自从彻底在三和稳定下来以后,叶小九似乎非常热衷于修缮公司,每次过来,我都有种焕然一新的感觉。
叶小九没正经的笑了笑道:“闲着也是闲着,没事瞎捣鼓呗,要不是批手续太费劲,我都想直接推翻了重建。”
“魏伟的案子进行到哪一步了?”我递给他一支烟询问。
自从头狼、李倬禹、敖辉像麻绳儿似的卷在一块,家里只要涉及到公检法这块的麻烦,我基本都是丢给叶小九帮我处理,一来叶家的人脉在那儿摆着,再者他帮忙只能算中介,就算最后真惹出什么是非,他也可以置身事外。
叶小九低声回答:“上午开的庭,两年四个月,临近鸡棚子前,我跟他谈了几句,结果江珊磨蹭着李响也过去了,所以没聊什么实质内容,臭小子啥也明白,让我转告你,一切放心,他在里头绝对不会闹事。”
“唉..”我叹息一口:“挺特么对不起他和小晖的,算了,事已至此,说那些遗憾没鸟用,你找我还有别的事儿吧?”
“嗯。”叶小九顿了一顿,略微尴尬道:“我直说了啊,你不高兴可以拒绝,但不能冲我龇牙咧嘴。”
“别磨叽,咋跟来了大姨夫似的。”我开玩笑的打趣一句。
“咳咳。”叶小九压低声音道:“我家一个长辈,跟Z商银行的某个股东是关系非常好的朋友,那股东今天找到我长辈,想让我当个中间人,约你和马科好好的聊聊,最好大家能够化干戈为玉帛,我当时明确拒绝了,可架不住长辈这那的絮叨,一点不跟你吹牛,我那个长辈现在还搁我办公室赖着不走..”
“聊呗,咱又不是丑到没脸见人了。”我直接打断。
“我那长辈..啊?”叶小九当场愣住:“你答应跟马科碰头?而且居然还没骂我?”
“擦,咱俩啥时候变得那么生分了,你和我什么关系,别人不清楚,我自己心里能一点数没有嘛,能让你硬着头皮跟我要面子,说明肯定是把你逼到份上了,别人不捧着你,我要再拆台,往后你回家还怎么混。”我大大咧咧的笑道:“你安排时间、地点吧,我也恰巧想跟马科唠几句社会嗑。”
“赶早不赶晚,就现在吧?”叶小九抬手看了眼腕表,皱了皱鼻子道:“前面开了家咖啡厅,环境不错,我这就让马科过来,哦对了,方便的话,你把胖砸也喊上,马科也想跟他聊聊。”
“小问题。”我比划一个OK的手势。
趁着叶小九打电话的过程,我不动声色的给吴恒编辑了一条短讯。
二十多分钟后,咖啡店里,我、叶小九、马科面对面而坐。
马科能如此迅速的抵挡,倒是挺出乎我意料的,想来狗日的可能就在附近。
仨人、六只眼睛互相打量观望片刻,叶小九起身干笑:“你们聊,我到外面接个电话。”
知道叶小九是想腾出来我俩单独交流的时间,我也没有过多言语。
很快只剩下我和马科面对面。
他还是那副老样子,西装打底,头发整整齐齐梳在脑后,给人一副翩翩君子的既视感,一边轻轻搅拌面前的咖啡杯,他一边微笑着开口:“王总对我的敌意似乎很深呐,绑匪、勒索这样的罪名都能安在我头上。”
“我知道你是谁。”我直不楞登的出声。
他握着小勺的手掌微微一僵,但表情没有发生太大的变换,笑容更甚:“哦?王总的话让我很迷惑,难道你一直不知道我是马科吗?”
“羊城,天娱集体!”我把脑袋往前抻了几公分,幽幽道:“还需要我再往下说吗?”
马科的眉梢立时间拧皱,随即仰头哈哈大笑:“这几个词汇我都知道,但是组合在一起是什么意思?王总还请明示。”
“你之所以敢揣着明白装糊涂,只是因为身份没被人戳破。”我照着他的面颊吹了口气,阴沉的笑了:“但你觉得,这个秘密还能持续多久,我能查出来的东西,其他人查起来应该也不太费劲,我要是你,现在就撒腿跑,哪怕买张站票也得逃到天涯海角。”
“天涯海角?三亚吗,我去过,环境相当不错,是个非常不错的养老地方,强烈建议王总可以到那边买套房。”马科哈哈一笑,跟我扯起了闲屁。
我不屑的摇头:“你从这儿跟我没屁搁楞嗓子一点意思都没有,你能给敖辉的承诺,我都可以,当咱俩筹码一样的时候,你觉得那个老狐狸会更倾向于谁。”
“王总啊,我是真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今天约你见面,只是想单纯的告诉你一声,有什么问题,咱们完全可以直面相对,犯不上搞那些令人不齿的小动作,你们费尽心思的往我身上泼脏水,结果呢?我不是仍旧好好的坐在这里。”马科打断我的话道:“都是男人,有什么痛快一点。”
“行啊,你想怎么痛快!”
就在这时候,一阵脚步声泛起,紧跟着就看到张星宇双手后背走了进来。
马科回过来脑袋,貌似热情的招呼:“哎呀张总,我刚刚还朝王总打听你呢。”
“我承认你的蜕变简直可以说天翻地覆,至少你再也不是过去那个见到我们就冒鼻涕泡的可怜虫。”张星宇无视马科递过去的手掌,嘴角上翘:“那话咋说来着,哦对,冤枉你的人比谁都清楚你有多冤,我知道你冤不冤,你也清楚自己冤不冤,识相点,滚出我们的视线,起码还能保住狗命。”
“素质决定上限啊。”马科晃了晃脑袋:“看来我今天真的没必要跟二位见面,那咱们就这样吧,山水有重逢,下个路口见。”
“你特么往哪见啊!”
一声厉喝突兀响起,只见身着一身土灰色仿迷彩的吴恒戴着墨镜,两手环抱一把“半自动”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
两步走到距离我们还有三四米的地方,吴恒粗声粗气的低吼:“来,我问你,是不是叫马科啊?”
马科条件反射的绷起身体:“我是,你哪位..”
“嘣!”
话没说完,一声枪响骤然响起,子弹将桌上的咖啡杯嘣的粉碎,带着香味的咖啡溅了马科满脸都是。
“啊!”
不远处几个服务员吓得慌忙抱头蹲下。
“别冲动!”张星宇忙不迭摆手。
“滚一边子去,私人恩怨跟你们无关。”吴恒抱抢恶狠狠的怼了张星宇一下。
“咋回事啊?”叶小九也快步从门口跑了进来。
“眯着,别动!”吴恒又将目光对准马科:“我特么问你,是不是跟敖辉一伙的?”
“朋友,你是不是搞错了,我不认识什么敖辉啊。”马科拨浪鼓一般摇头。
我的余光扫向马科,猛地发现狗日的把手伸向口袋。
不对劲!这家伙没有表现出丁点该有的恐惧感,反而像是在拖延时间。
“滴呜滴呜..”
一阵急促的警笛声大作,两台顶着警灯的私家车一左一右横停门口,车门打开,六七个持枪身影走了进来。
“不许动!”
“枪放下!”
眨巴眼的功夫,几个便衣将咖啡店门口堵死,枪口纷纷对准吴恒,很明显从我们走进来开始,应该就已经有巡捕在暗暗跟踪。
“曹尼玛的,你耍老子!”叶小九瞪圆眼珠子,手指马科破口大骂。
“嘣!”
混乱中,张星宇好像没站稳一般,身体猛然向前滑倒,吴恒回头冲着门口处放了一枪,接着身体向前一跃,单手揽住张星宇的脖颈,藏在一面沙发坐后面。
几名便衣的枪管顺势瞄向沙发,其中一人扯脖吆喝:“不要负隅顽抗,你已经被我们包围..”
“嘣!嘣!”
又是几声枪响炸起,咖啡馆门外的两辆私家车让打的火星乱溅,几个便衣又条件反射的回过去脑袋。
“咔嚓!”
吴恒一把将张星宇推出来,接着拿自己身体当武器,利索的撞碎距离他最近的一扇落地窗,狼狈的滚了出去…

About janegabriel janegabri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