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pbbh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軍事天才帶着資治通鑑來到異世界 txt-第1260章 皇家艦隊潰敗閲讀-3x7j1

軍事天才帶着資治通鑑來到異世界
小說推薦軍事天才帶着資治通鑑來到異世界
二人周遭的所有事物,似乎都放缓了运动的轨迹。
随后——
原本一动也不动的二人在同一时间动了起来。
阿兰与多普勒朝着彼此扑去。
扑击、错身分开、站定。
这一切,都发生在了一瞬间。
在这一瞬间过后,多普勒他那高大的身躯缓缓地跪下。
“唔……”
然后从紧咬的齿缝间挤出沉闷的呻吟。
身子缓缓前倾,单膝跪倒在了甲板上。
“越想越觉得阿兰小姐你不是什么普通人呀……”
多普勒一边说着,一边死死地捂住自己的胸膛。
他胸膛处的铠甲已经被斩碎,股股鲜血顺着这个被斩碎的口子冒出。
“这是我……第一次在单挑中输给别人……”
说到这,一抹苦笑浮现在了多普勒的脸上。
“没想到我人生中的单挑首败,竟然是败于一个娇小的小姑娘之手。”
“……你这家伙也很很不一般呀。”
阿兰淡淡地说道。
随后,她抬起左手,按住自己的右肩。
她右肩的衣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着。
“你是第一个在单挑中,弄伤我的人。这是我人生首次在单挑中受伤了。”
“真不甘心呀……”单膝跪倒在地的多普勒长叹了口气,“我竟然就这么败了……而且还是败得这么地彻底……”
“……你倒不必感到不甘心。”
“你已经很强了。”
“你应该已经是普通人类中最强的存在。”
“你输给我是正常的,若是赢了我才不正常。”
“毕竟……”
阿兰的语气变得低落了起来。
“就如你刚才所说的一样,我的确并不是什么普通人……”
“哈……感觉阿兰小姐你也是一个很有故事的人呀……”
在用半开玩笑的语调这般感慨了一句后,多普勒便缓缓站起了身来。
“我输得心服口服。”
“阿兰小姐你若想继续追击我军主帅的话,那就去吧,我也拦不住你了。”
“不过我猜你应该也找不到我军主帅的踪迹了。”
“嘶……真痛呀……”
“不过还好,伤还不致命。”
多普勒一面捂着自己的胸膛,一面缓步走到船舷边上。
将背部倚在船边缘处的栏杆上后,多普勒朝阿兰笑了笑:
“我并不打算就这么稀里糊涂地死在这。”
“所以——我们有缘再见吧,阿兰小姐。”
说罢,多普勒将身子朝后一仰。
跌入了水中。
阿兰并没有赶尽杀绝、给已经受伤的多普勒补上致命一击的意思。
她静静地看着多普勒缓步走到船舷边上,静静地看着多普勒跳入水中。
望着多普勒刚刚还站着的位置,阿兰轻声呢喃道:
“不欠你人情了。”
阿兰之所以放多普勒一马,并不是因为阿兰多么地好心。
纯粹只是还多普勒一个人情而已。
在多普勒对他们联合舰队展开袭击时,与雷蒙和塞缪尔都有过交手。
虽然阿兰和多普勒交手的次数并不多,加上此时的这一场,一共也就交手过2场而已。
但即使交手次数寥寥无几,阿兰还是看得出来多普勒的实力有多么地恐怖。
即便雷蒙和塞缪尔一起上,多普勒也能瞬间秒杀二人,让雷蒙和塞缪尔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便直接毙命。
但在与雷蒙和塞缪尔交手时,多普勒并没有要了二人的命。
二人都只是有些受伤而已。
虽然不知道这是多普勒特意手下留情了,还是无意为之,但雷蒙和塞缪尔在与他交手后还活着——这是不争的事实。
因此,为了还多普勒没有杀雷蒙和塞缪尔的这个人情,阿兰决定也放多普勒一马。
在多普勒跳船逃生后,偌大的赫列斯号上,仅剩阿兰一人。
阿兰将右肩的衣服撕碎,将撕碎的布片充作绷带,给自己右肩的伤口进行简单的包扎后,苦笑环顾着自己脚下这快要沉入水中的战舰。
“也不知道敌军的主帅跑哪去了……看来,拿下敌军主帅的首级,应该是没有机会了……”
“希望这湖水在被这熊熊大火烤过后,能变得暖和一些呀……”
说罢,阿兰深吸了一口气。
然后赶在赫列斯号彻底沉没之前,背着她的斧枪,跳入了被火焰染成了橘红色的湖水中。
……
……
旗舰沉没——这对士气造成了相当严重的打击。
尽管奥托已经顺利逃到了另一艘战舰上,并开始指挥残余的、还没有被火舌鞭策到的舰船后撤并重整阵型,但仍旧止不住那在军中不断蔓延的恐慌情绪。
而且——已经挂起了彩虹旗的联合舰队的大部队,自然不会就这么看着奥托重整残余的战力。
一队接一队联合舰队的战船杀来,对皇家舰队的残军展开围剿。
艾丽莎、塞缪尔、伤势还没有痊愈的雷蒙……总之,苏诚麾下所有的将领全数出击,对皇家舰队的残军展开猛攻。
火焰、联合舰队的总攻击——在这两者的夹击下,奥托迟迟无法整合起残余的军力。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麾下的战舰越来越少……
……
……
“怎么会……”
奥托失神地呢喃着,“怎么会……这样……”
白天时,他还在意气风发地掀开他们皇家舰队最后的底牌——“山压之阵”,将联合舰队逼到了绝境。
而到了黑夜时,双方的局势却瞬间逆转,被逼到绝境的,反倒成了他们法兰克军。
局势变化得实在太快,让奥托即便是强打住精神,也还是忍不住感到阵阵目眩。
“主帅!”
一名站在奥托身侧的将官焦急地大喊着。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啊……”奥托转动着自己无神的双目,看向身旁的这名发声的将官,“是弗舍尔呀……”
这名用焦急的声调质问弗舍尔的人,正是他们皇家舰队水下作战部队的总队长——弗舍尔。
即使被部下这样大声地质问,奥托仍旧双眼无神,脑袋空空。
在联合舰队的总攻击下,整合残余的军力,重整军阵——这已经算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了。
“……撤退……”
脑海中已想不出任何计策的奥托,用近乎呢喃的语气低声道:
“……传令下去……全军撤退……向安加湖的东湖口撤退……”
说罢,奥托在心中默默地补了一句:
——能逃走多少舰船,就逃走多少舰船吧……

About janegabriel janegabri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