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u0q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踏星-第兩千零兩百二十三章 臨時起意讀書-keuor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
看着陆隐的笑脸,白腾目光一凛,“你倒是回的干脆,两个问题,第一,你在中平海上受伤,闭关修养二十天,这二十天没离开过纸船?”。
“没有,白先生与白薇薇可以作证”,陆隐毫不犹豫回答。
白腾冷漠,“他们不能作证,因为你的修为,我都看不穿,你到底是何等修为?”。
这也是白腾怀疑的一点,对外,陆隐公布的修为是一次源劫,然而文院长,包括夏子恒都看得出来他是三次源劫,他的情报自然在白腾掌握之中,白腾知道他是三次源劫。
“晚辈三次源劫修为”,陆隐回道。
白腾皱眉,“为什么隐瞒修为?”。
陆隐无奈,“晚辈与四少祖同辈,试问当初的四少祖,可曾有三次源劫?”。
提到这个,白腾心里烦躁,也想起陆小玄那张脸,这个玉昊眼神跟陆小玄一样让人讨厌,想着,眼底的杀机不加掩饰,气势也越发狂暴,压向了陆隐。
远方传来一声冷哼,是食神。
食神出手,让白腾惊醒,连忙收敛气势。
食神是忆贤书院的人,而眼前这个玉昊也是书院导师,自然会帮着他。
白腾驱散心底的烦躁,“你如何做到的?”。
陆隐苦笑,“如果晚辈说不知道,宗主信吗?”。
白腾眼睛眯起,看陆隐目光带着寒意。
陆隐继续道,“这就是晚辈隐瞒修为的原因,晚辈修炼太顺利了,顺利的晚辈自己都不敢相信,当初家师第一次见到晚辈就说晚辈的修行会很顺利,如何做到,或许家师更清楚”。
古言天师吗?白腾点点头,“我会去问的”。
陆隐故作松口气,“那就好,如果宗主问清楚,不嫌麻烦,还请告之晚辈一声,也好让晚辈对外解释”。
白腾道,“你有三次源劫修为,想瞒过白林跟白薇薇返回望屿,不是不可能”。
陆隐奇怪,“返回望屿?敢问宗主究竟发生何事?”。
白腾盯着陆隐双目,想看出点什么,但陆隐目光中只有疑惑与好奇,没有紧张,也没有忐忑。
“你很坦荡,但这份坦荡让我不解,面对我,你丝毫不紧张?”,白腾语气严厉了起来。
陆隐失笑,“晚辈骂过夏子恒”。
白腾愣了一下,随后不再多言,夏子恒是半祖,此子也敢骂,面对他有什么不敢的。
“第二个问题,刚刚你为什么笑?”,白腾厉喝。
陆隐不解,“笑?什么时候?”。
“不用狡辩,我看到你笑了,当你看着龙轲或者王正的时候,你究竟看到谁才笑的?说”,白腾语气冰冷。
陆隐摇头,“晚辈没笑”。
白腾忽然抬手,压在陆隐肩膀上,一字一句道,“在这里,食神可以保住你,但在外面就不一定了,我寒仙宗是四方天平之一,你与夏家的事我清楚,想必你很希望得到我寒仙宗的支持吧”。
陆隐无奈,“宗主,晚辈确实没笑,如果您不信,我也没办法”。
白腾手指用力。
远处,白薇薇皱眉,玉昊是寒仙宗要拉拢的,但白腾叔叔对他态度有些恶劣了,会影响宗门拉拢古言天师的计划。
面对白腾的出手,陆隐脸色微变,他肉体力量太强,一旦白腾再用力,说不定能察觉出什么,想到这里,他闷哼一声向后退,关键时刻,食神走出,突兀出现在陆隐身前,挡住了白腾,“小辈,你当老夫不存在吗?你不用问询昊玉了”。
白腾放下手,目光越过食神,看向陆隐,随后转头看向龙轲与王正,见他们盯着自己,开口道,“你们问他”。
“不用了吧”,龙轲道。
白腾眼睛眯起,“这里的事很重要,希望两位不要懈怠”。
龙轲失笑,看向陆隐,“昊玉先生,麻烦了”。
陆隐目光一闪,“应该的”,说完,一步步走向龙轲,他走的不快也不慢,没有丝毫异常,不过白腾却始终盯着他,以余光盯着。
他确定此子笑了,看着龙轲与王正的方向,他在对谁笑?这是白腾最想知道的。
白薇薇与白先生退到一边,好奇发生了什么,少祖星上的守护星使都出来了。
陆隐一步步来到龙轲面前,距离他只有六米,只要再踏前一步,就可以融入龙轲身体,控制他,而他没动。
龙轲问的问题跟问白薇薇他们的差不多,无非就是行踪与原因,不过对于陆隐,他多问了关于闭关之事,这些人不傻,知晓陆隐修为,确认他可以瞒过白薇薇后,陆隐就有可疑的地方,但再怎么可疑,也不可能瞒过食神。
两人一问一答,很快结束。
“行了,你可以走了”,龙轲道。
陆隐刚要踏前一步,龙轲又说道,“玉昊,如果你愿意,我白龙族随时欢迎”。
一个古言天师,足以吸引四方天平。
陆隐并不意外龙轲会这么说,相信待会王正也会这么说。
他微笑,“谢谢龙轲族长的厚爱”,说完,跨前一步,龙轲目光忽然呆滞,而陆隐视角也迅速转换,融入了龙轲体内。
这一刹那,他控制龙轲身体,张嘴说了什么,特意避开白腾的视线。
白腾目光一凛。
陆隐又转瞬返回自己体内,原本行走的动作故意僵硬一下,随后若无其事的走向王正,“王前辈可有什么要问询晚辈的?”。
王正摆手,“不用了,不过如果昊玉先生有意,可以来我王家一游”。
说的话不同,意思却一样,王家同样希望拉拢古言天师。
目前,四方天平已经全部对陆隐敞开怀抱,希望得到古言天师,而陆隐并未对谁表态,只是客气了两句。
白腾回想刚刚看到的一幕,龙轲说了什么,而那个玉昊也有了反应,玉昊之前笑,是因为看到龙轲,没错,从他的角度看去,看到的要么是龙轲,要么是王正。
就是龙轲,白腾看过去,此人跟玉昊有关,至少提前认识。
接受过问询,三人没有可疑,食神让他们离开。
看着三人离开的背影,王正不满,“浪费时间”。
龙轲淡淡道,“也不全是,倒是给我们机会与这个玉昊见面,此子与龙天同辈,却拥有三次源劫修为,究竟怎么做到的?古言天师真有这么神奇吗?还是说,他掌握了某种奇特的原宝阵法?”
王正道,“很正常,原宝阵法与修为是两个概念,想要成为强大的原阵师,修为必须跟上,但修为再强也未必能成为强大的原阵师,传说当初慧祖战力并不强,远远比不上我王家老祖,但倚仗原宝阵法,任何人都不敢小觑”。
“而我们如今之所以可以对抗永恒族,守护人类,靠的也是无限动力原宝阵法,来自慧祖”。
龙轲脸色沉了下来,“废弃之地那些偷渡者能来,靠的也是原宝阵法”。
王正感慨,“古言天师作为我树之星空第一天师,他掌握了多少原宝阵法没人知道,或许,他已经在接近慧祖了”。
说完话,他再次看向中平海,刚刚对玉昊此人的邀请有些敷衍了,不行,回去一定要想办法把此人邀请到家族,古言天师有能力让一个废物赶超四少祖,他掌握的力量有些深不可测了。
龙轲也想到了这些,目光发亮的看着中平海。
而白腾始终没有说话,不时瞥了眼龙轲,不知道在想什么。
“多事之秋啊,夏邢失踪,少祖星资源被盗,总感觉这片星空多出了某种不确定因素”,王正道。
龙轲突然想起了什么,“还记得数月前,有人渡半祖源劫吗?”。
“你是说那个人?”,王正诧异。
龙轲道,“至少目前还不知道渡劫之人的身份,还有断易会幕后之人又是谁,能控制背面战场部分物资,绝非常人,一个左令主还办不到”。
“人手太少,无从调查,只希望新空走廊赶紧修复好,陆小玄,应该被解决了吧”王正道。
龙轲皱眉,陆小玄背后可是有祖境强者的,希望大长老一切顺利。
中平海上,三人猜测究竟发生了什么,却始终猜不到,便没有再纠结。
不久后,陆隐让瞳语再次代替自己,而他本人则朝着距离望屿另一个方向而去。
他融入龙轲身体说的是时辰与方位,就是说给白腾看的,当然,白腾肯定没听到,但陆隐相信白腾既然怀疑他,必然有方法知晓,他要做的就是在白腾肯定能知道他会与龙轲汇合的地方等待。
这不是谋划,而是突然起意,白腾太想立功了,什么线索都不会放过。
四方天平施加在星盟众人身上的禁制,他只掌握了一半,还剩寒仙宗与王家的,此次或许是个机会,一旦白腾真能找到他去的地方,他或许可以抓走白腾。
如果白腾找不到他去的方位,那也就算了,只能说自己高估了白腾。
事实证明陆隐并没有高估白腾,白腾一面让白林汇报行踪,一面盯着中平海,就在陆隐离开的一刻,他忽然看向另一个方向,“果然有鬼,白林明明汇报此子在纸船上,朝着中平界而去,而他本人却去了另一个方向”,说完,嘴角弯起,追去陆隐去的方向。

About janegabriel janegabri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