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4gx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東晉北府一丘八 起點-第二千二百九十章 桓氏餘黨欲反攻鑒賞-cvnhe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
西陵,桓振大营。
桓振的面色阴沉,看着对面,须发零落,浑身透湿的卞范之,还有同样失魂落魄,盔歪甲斜的桓谦,桓蔚和何澹之,紧紧地咬着嘴唇:“陛下,陛下真的已经蒙难了吗?”
卞范之的眼中尽是泪水,哽咽道:“千真万确,我的三波哨探,都回报了同样的结果,陛下,陛下是在枚回洲,被毛修之引来的巴蜀舰队所害,就是陛下允许扶毛璠的灵柩回建康的那支巴蜀船队!为了确认这个消息,我们一行甚至逗留了整整两天,多方打探了情报,才知道此事千真万确!”
桓谦咬着牙:“若不是陛下遇刺,身边没有护卫,区区几百人的巴蜀船队,又怎么能害了陛下?!”
桓振长叹一声:“天意,这一切都是天意,陛下若是早点用我,又何至于此?!上天是要降灾难于我桓氏啊,刚刚建国成功,却转眼间国破君亡,人生的大起大落,还有比这个更让人感慨的吗?!”
一边的桓蔚说道:“阿振,现在感慨这些已经没用了,连你的军队都已经在溃散,现在陛下驾崩,人心离散,这个时候,先保下命来,再谈其他,惟今之计,只有我们赶快逃往后秦,投奔姚氏,上次陛下诛杀北府诸将,有些北府军的余党就投奔了后秦,得到了保护,今天,轮到我们走这一步了。”
桓振的眉头一挑:“不,现在我们还有余力,还不到非逃不可的时候。”
桓谦吃惊地睁大了眼睛:“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现在你的整个大营,已经不到三百人,就靠这个,要跟京八贼拼命?就连江陵城中的王康产,王腾之这两个叛徒,手下也有两千人马啊。”
桓振冷笑道:“跟着我的兄弟,出生入死多年,怎么会仅仅因为得到陛下的驾崩消息,就一夜溃散呢?这些不过是我的计划而已,贼人一时得逞,但江陵兵力不足,刚刚被拥上皇位的司马德宗,司马德文兄弟,一定会趁机招兵买马,扩充自己的实力,只要是散兵游勇,他们是来不及做甄别,必是来者不拒,如此一来,我的部下就可以混进城中,虽然不过两千余人,但已经足够了。”
卞范之的双眼一亮:“你是要反攻江陵?甚至击垮刘毅?”
桓振哈哈一笑:“不错,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以我本来手下的三千锐士,打垮王康产的那些虾兵蟹将,易如反掌,但作这样的布置,就是为了一举袭杀那些京八贼的首脑。他们现在一时奸谋得逞,必是趾高气扬,得意忘形,会先行入城抢功,到时候,有我的兄弟在城中内应,我再带三百死士连夜突袭,必可将其一举擒杀,到时候,咱们再改奉升儿为新帝,重新竖起大楚的旗号,然后趁势突袭京八贼的大军,没了皇帝和几个为首大将的京八贼军,必然会土崩瓦解,如此,我们只有消灭了京八贼的这支讨伐军,才算保了荆州的平安,才谈得上以后!”
卞范之猛地一拍手:“妙啊,如此绝妙的计策,我都不敢相信,是阿振你想出来的。”
桓振冷笑道:“怎么,卞侍中,你就这么看不起我吗?”
卞范之的脸微微一红:“岂敢岂敢,老实说,以前我一直以为你是冲锋陷阵的虎将,却没有想到,智谋也如此过人,是我太低估你了,先帝,先帝也低估你了,若早早用你,何至于此啊。”
桓振摆了摆手:“好了,我们时间紧迫,要早作准备,各位一路辛苦,先去吃顿饱饭,好好休息,我三更的时候会带领死士出发,你们可以留在这里等我消息,如果两天都没有来光复江陵的消息,你们就赶快去投奔后秦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将来每年清明之时,记得为先帝,也为我烧些纸钱即可。”
在场众人全都感动地涕泪横流,但他们仍然一个个起身与桓振行礼告辞,卞范之最后一个离开,临出帐时,他转过头,对桓振说道:“阿振,先帝的在天之灵,桓氏列祖列宗的英灵一定会保佑你成事的,不管他们如何选择,我此生是不会离开荆州的,若你不幸,我必随你而去,绝不让你孤身上路。”
桓振的眼中泛起了泪光,点了点头,然后,看着卞范之的身影,消失在帐外,过了一会儿,他身后的毡毯微动,掀起,一身军士装束的陶渊明从坑中跳出,烛光映着他那张黝黑的面孔,桓振咬着牙,恨声道:“陶公,你的计划,真的可以成功吗?”
陶渊明淡然道:“拿下江陵,易如反掌,只是刘毅这些贼首会不会去江陵,那就很难说了,不过,不管他们去不去,你这次必须一击而中,如果时间拖久了,那人心真的就会散了,即使这时候混进江陵的部下,也难保不出意志动摇之徒。”
桓振点了点头:“是的,就是这一锤子买卖了。只是如果不能袭杀刘毅等贼首,那接下来要跟京八贼的大军作战,胜负难料啊。”
陶渊明微微一笑:“有司马德宗在手上,必要的时候,可以作为要挟,让司马德宗下令京八贼撤军,再不行,就作交易,以交还皇帝兄弟来换取京八贼退兵,现在你需要做的,是争取时间,只要有时间,就可以重召旧部,司马德宗为了显示帝王权威,要雍州的鲁宗之,广州的吴隐之,以及刘毅,何无忌,刘道规等将都要去江陵参见他,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可以把这些人一网打尽,然后拿下雍州和广州,再加上你反攻江陵后来投奔的旧部,完全可以和刘毅一战!”
桓振点了点头:“那陶公的族人,可否助我一臂之力?”
陶渊明点了点头:“这是必然的事,但他们只有在看到江陵属于大楚的时候,才肯为你而战,还有苻宏,我的同伴正在说动他,只要你拿下江陵,他也会为你效命的。甚至鲁宗之,也未必不会重新降伏于大楚。”

About janegabriel janegabri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