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x9ux精品都市小说 武神世界的修真者 起點-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坦白分享-lninx

武神世界的修真者
小說推薦武神世界的修真者
第一祭祀迷糊了半天,这才从其他人口中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满脸苦笑的对杨玄拱手:“前辈,我古神庙今天算是见着高人了,我宗与仙女宫众人颇有渊源,原本也没打算怎么着,本就准备释放的。”
杨玄有些郁闷,感情他这是自作多情了。
第一祭祀年纪老迈,不过性格好像十分随和,被杨玄踩了一脚,似乎也没当一回事,邀请杨玄前往主殿招待。
杨玄感觉十分不好意思,可是盛情难却,只能跟着第一祭祀前往主殿。
仙女宫众人经此一件事,心中也知道杨玄肯定不是一般人,好奇之下,也跟着来了。
但第二祭祀和韩冰等人,却是没脸子再出现了,捂着脸回家换衣服去了。
落座之后,第一祭祀重新对杨玄拱手道:“前辈一身修为,简直深不可测,晚辈佩服,只是不知前辈与仙女宫有何渊源?”
杨玄撇眼看了一下孙小雅和果小香,靓女脸一红,都低头下去。
杨玄想了想,道:“没什么渊源,只是她们之前帮我过,所以出手相助罢了。”
“原来如此!”第一祭祀脸上露出为难之色,半晌后才叹息道:“晚辈有一个不情之请。”
杨玄道:“但说无妨!”
他拿了人家的东西,如果能帮他们办一件事,那就再好不过了。
第一祭祀苦笑道:“也不是什么难办的事,本来我是想让前辈帮忙送一封信给故人,嗯,仙女宫宫主,如今怎么敢说出口。”
杨玄大奇,指着仙女宫几人问道:“为何不让他们送信?”
第一祭祀还是苦笑:“他们是不敢的。”
杨玄看向付红烟,付红烟微微点头,表示第一祭祀说的不错,同时低声道:“就算送到了,宫主也不会读你的信的。”
杨玄心中恍然,看来这里面还有什么故事呢,说不定比较狗血。
“好,信给我,我替你送到,并保证她一定会仔仔细细,认认真真的读你的信,如何?”
第一祭祀大喜,连忙站起来郑重冲杨玄拱手:“多谢前辈,前辈大恩,没齿难忘。”
痴男怨女啊!
杨玄心中感叹,这两人之间肯定是爱恨纠缠,否则也不会如此了。
第一祭祀叹息道:“我之前囚禁付宫主等人,也是想看看她会不会一怒之下来找我,如今看来,是我欠考虑了。”
杨玄这才明白,他为何之前还敢抓仙女宫的人,原来如此。
事情谈妥,第一祭祀为了表示赔罪,大摆宴席,邀请杨玄和仙女宫的人赴宴。
杨玄本来不想浪费时间,可盛情难却,于是答应。
席间,第一祭祀似乎十分高兴,连连饮酒,满面红光。
果小香孙小雅等人目光一直在杨玄身上徘徊,看样子是有一肚子的疑问,不过却始终没找到时机,只能憋着。
第二天,第一祭祀亲自相送,一直下山,这才满怀期待的返回。
杨玄没看到第二祭祀和韩冰,估计还在洗衣服。
第一祭祀还赠送了仙女宫等人十多辆豪华马车,供她们途中使用。
走出古神庙的范围,一直离开很远之后,孙小雅终于憋不住了,冲到杨玄的马车旁,寒着脸问:“你到底是谁?”
此时杨玄正在暗中窥视星空之外,赫丽姆依然在附近徘徊,不过却将注意力移动到了其他地方,让杨玄微微松了口气。
见孙小雅反问,杨玄决定和她摊牌,于是道:“我并不是你前世的爱人,之前那些话,都是我胡说的。”
“胡说的?”孙小雅眼睛一下子就红了,声音都提高了八度:“这么说,你一直在骗我?”
她的声音顿时引来了众人的目光,不过看见是孙小雅和杨玄,就又扭过投去,不过却支棱起耳朵,仔细听着。
杨玄苦笑,点头道:“是啊,我是一直在骗你。”
孙小雅眼泪扑簌簌的往下流,任谁被人这样欺骗,心中恐怕也不好受。
不过杨玄估计她并非是爱上了自己,而是单纯的因为受到了欺骗,而感到难受。
这杨玄能感觉到。
“那为何你却能准确的说出我前世的遭遇,而且,你与我前世的情郎萧博,还那么像?”孙小雅哭着问。
杨玄心道我哪知道啊。
他满脸苦笑道:“这个就真不知道了,那些都是我随便说的,谁知道那么巧合。”
“巧合?”孙小雅气不打一处来,狠狠的盯着杨玄,估计要是盘算自己打不过杨玄,早就一剑刺过来了。
到最后,她一剑斩断了马车的侧壁,恨恨道:“你我一刀两断!”
然后转身就走。
杨玄还能说什么,估计这妮子从今晚后都恨上自己了,不过好在自己在这类停留的时间应该不会很长,恨就恨吧。
李长风见两人闹翻,乐呵呵的上前准备去u安慰孙小雅,却被佳人一脚踹翻。
他也不生气,爬起来又凑了过去,颇有牛皮糖的劲头。
杨玄突发奇想,看李长风这家伙这股泡妞的劲头,说不定还真有可能成功呢。
孙小雅走后,果小香又走了过来,有些怯怯的问:“你和小雅姐姐说了什么啊?她那么生气?”
杨玄笑道:“我说我是骗她的,我根本不是他前世的爱人,你说她气不气?”
“啊?”果小香惊讶出声,竟然满脸喜悦的抬头看杨玄:“你不是小雅姐姐的前世情人啊。”
杨玄点了点头,道:“我因为某些不能说的原因,说了谎。”
“太好啦!”果小香很兴奋,脸红红的跑了。
杨玄一头雾水,心中升起了不妙的感觉。
这妮子该不会是喜欢自己吧。
付红烟走到了杨玄的马车外,毕恭毕敬向杨玄施礼道:“前辈!”
“嗯,上来吧。”杨玄点头,
此时马车在行进中,付红烟飞身上了马车,却只敢跪坐在一脚,低头垂首道:“前辈,之前的事是晚辈冒昧了,请前辈责罚。”
杨玄摇摇头,之前的事他完全没往心里去,再说了,他还有事要问付红烟。
“没事,我有事情要请教你。”杨玄道。
“请教不敢当,前辈有事尽管开口。”付红烟将姿态放的很低。
笑话,敢不低吗?她可不想莫名其妙的被杨玄按在地上摩擦,本来她的胸就够小的了。
“我想知道,你的逆流之法,来自何处。”杨玄看着她,淡淡问道。

About janegabriel janegabri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