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c7xm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正常人的夢魘成長記 txt-第六百四十五章 超員展示-cggak

正常人的夢魘成長記
小說推薦正常人的夢魘成長記
挑选人比于博书预想的要容易得多。
这不止是他幸运,更主要的是,因为艰难的通告要求,关乎自己的性命,在外寻找人的游戏者们,都没有了战斗的意向,即便偶尔有两三人看中同一个普通人,对峙一下后,也会有人立刻放弃,去寻找别的人。
毕竟时间很紧,虽然明面上有一个月的时间,可越到后面,很多游戏者通过了游戏后,他们就需要担心那些游戏者捣乱了。
到时候,在有一群普通人拖累的情况下,还要预防别的游戏者捣乱,甚至直接下杀手,就更别想通过游戏了。
因此,进行游戏是越早越好。
虽然之后也能找到朋友或雇佣别的游戏者,临时组队帮忙,但朋友都不知道能不能通过游戏,而雇佣别的游戏者,肯定代价不小,还是提早进行游戏更加容易一点。
在没有游戏者捣乱的情况下,那些普通人就完全不值一提。
以游戏者们的手段,不管再多的普通人聚集到一起,也无法拦住他们。
首先回到租房的,是白甜甜。
她带回了一个女孩。
这个女孩叫做李湘,虽然是女孩,且只是个普通的上班族,但她有个爱好,就是去爬山,而且把用来交男朋友的时间都放在了健身房里,因此体格不弱,反应也比较灵敏,再加上对于爬山的危险有深刻的认识,因此对经验丰富的前辈会很配合很听话,不会孤注一掷,毕竟在深山里,孤注一掷的人容易遇到危险。
相比于别的游戏者,白甜甜身形娇小,也没有什么纹身或杀马特装扮之类的奇特外形,在没有变身猫娘时,她看起来比一般的女孩更加柔弱,因此没有什么压迫感。
在找到李湘时,白甜甜只是一邀请,她就同意了。
之后回来的,是于博书。
他带回来的,是一男一女。
男的叫做许佑,三十五岁,是一名汽修工,体力自然还不错,而人很老实,是那种绿茶都不会考虑的超级老实人,自然也很听话。
女的叫做郝可爱,十九岁,戴着一副大大的黑框眼镜,是一名女大学生,也比较老实,成绩不错,而因为大一的体育课,一次都没有缺过,早上也有晨跑的习惯,因此身体素质还算好。
于博书在选人时,优先选的老实人,对他们来说,机不机敏并不重要,老实听话,才能不在关键时刻拖后腿。
也许是同为普通人,在许佑和郝可爱来了后,李湘感觉气氛轻松了许多。
虽然沙发上还睡着祝巧柔,但祝巧柔那性感的身材,和魅惑的睡脸,让她总觉得不是一个世界的人,甚至有些嫉妒。
因为白甜甜虽然可爱,但却没有那种妖气,三个女孩顿时打成了一片,说说笑笑,气氛变得轻松了起来。
许佑坐在沙发上,不敢靠近三个女孩,而于博书之前让一群人不是大哭就是大笑的能力,也让他畏惧而不敢靠近,他又很老实,坐在那,只是默默的傻笑。
“我已经十八岁了呢~。”白甜甜笑得很可爱,向郝可爱和李湘提起自己的年龄。
在冲泡咖啡的于博书听到她说起自己的年龄,用余光瞟了她一眼,随后无奈的翻了个白眼,突然想起自己原来也是因为她这副表情而放下了戒心的,而且当时自己也一度以为她是个女高中生。
连于博书都看不出来,郝可爱和李湘自然更看不出来。
“那是我老公,于博书。”白甜甜一脸甜蜜的幸福表情。
两道或明或暗的鄙视目光,顿时射向了于博书。
此时郝可爱和李湘都一度忘记了白甜甜游戏者的身份,毕竟她现在看起来,和她们没有什么两样,而且她的脸稚嫩可爱,再配上那身特制的女高中生制服,说她是真正的女高中生也没有任何违和感,不熟悉她的人,完全不会因此怀疑她的话。
而于博书因为最近地球上和梦魇乐园里的事情,没有顾得上打理自己,看起来有些沧桑,外表和许佑看起来差不多,并且他也不是帅哥。
一个不帅的中年男人,却找了个女高中生的妻子,这在地球上,是违法行为,也是不合理的事情,哪怕没有结婚,在正常观念中,两人之间也不会存在什么爱情,那种忘年恋,在她们的观念中,是传说中的事情,只有在新闻上,几年才看到过一次,至少不会相信在自己眼前有这种稀有的事件发生。
本能的,她们将白甜甜当做了,被于博书欺骗,上了贼船的可怜女孩,对她产生了一些怜悯,也对于博书在心中斥责。
“唉~~~。”
如果是平常,于博书才不会管别人怎么看自己,反正也不会肾亏。
但现在,他需要让这几人畏惧自己,这样到时候命令她们时,她们才会听话。
他端着咖啡,慢悠悠的走到白甜甜身边,用空着的手,给了她头上一个手刀。
以他手刀的速度,即便是全力以赴,在手刀接触时,白甜甜也能立刻闪避开。
不过这时,她并没有闪避,任由手刀敲在了自己头上。
同时,一个空气结界包裹住郝可爱和李湘两人的脑袋,结界里,空气逐渐减少。
两人明显的感觉到呼吸越来越困难,这让她们十分惊恐,但本能拼命的呼吸,却并没能带来救命的空气,反而让她们有些缺氧的眼前发黑,脑袋晕眩。
就在她们感觉到要完全呼吸不到空气时,空气结界被散掉,新鲜的空气涌入肺中,让她们有种死里逃生的感觉。
在两女大口呼吸时,于博书淡然说道:“只要你们听话,我们就能带你们回去,否则我不介意把你们丢回街上,让你们自生自灭。”
郝可爱和李湘这时,终于回想起了眼前的人是什么人,在大口急促呼吸时,眼神充满了恐惧。
当她们再看向白甜甜时,发现她露出了恶作剧般的笑,只是那笑,在她们眼中,再没有半分可爱感。
许佑向两女投出同情的表情,他张了下口,但并没有出声,虽然不知道两女怎么回事,但却知道,一定是于博书用了某种超能力惩罚了她们,看她们那如同哮喘一般的呼吸,未知的力量,让许佑对于博书更加畏惧。
于博书拍拍白甜甜的脑袋:“不要玩弄她们了,要玩就玩我。”
白甜甜立刻回首瞪了他一眼,一脸嫌弃:“老男人我玩腻了。”
于博书喝口咖啡,淡然回击:“难怪花幼音说你装嫩。”
听到他提起花幼音,想到花幼音那让自己生气的表情,白甜甜立刻一跃而起,一下抱在他背上,张口在他脖子上咬一口。
虽然有点疼,但她用力并不大。
看着他们打情骂俏,郝可爱和李湘也不敢再出声,气氛顿时又有点沉闷。
过了两个小时,陆菲也回来了。
当门一打开时,首先出声的不是陆菲。
“大小姐!”
“白小姐!”
“于先生!”
被陆菲带回来的是三个男人,当他们看到于博书和白甜甜时,都惊喜的叫了出来。
这三个男人,是家里的保镖曹斌、孙和,与调酒师曾德全。
他们在被陆菲找到时,就激动不已,此时能见到另外两人,更加激动了。
“我只找到他们。”陆菲说道。
于博书微微皱了下眉,但瞬间就放开了。
他们只需要带六个人,而陆菲找回了三个人,而且比起李湘三人,保镖和调酒师都是家里的人,对他们更加听从,保镖也比女大学生和上班族要强许多。
不过他心中的那点善心,又冒了出来,让他不忍在这两个女孩没有真的让自己厌恶时,将她们赶走一个。
但他还是故意露出思索的表情看向了两女。
“对不起,我们会好好听话的,请不要赶我们走。”李湘毕竟是上班族,比较会察言观色,虽然她无法判断于博书的真实想法,但还是反应很快的立刻道歉,并且还拉了郝可爱一起。
之前曾听白甜甜说过,他们只需要带六个人。
而现在虽然多了一人,但如果将她们两人一同赶走,就又少了一人,还得再找一人。
而且两个柔弱的女孩,也更能激起男人的保护欲,虽然她不知道于博书有没有这种东西。
“哼~。”
于博书半眯眼睛,一副因为她的小聪明而要生气的样子。
“老公,别生气了,反正再带一人,只要她们老实听话,也无所谓。”
白甜甜知道他不是真的在生气,但还是理科闪现到他怀里,温柔的劝他,给他个台阶下。
她倒是不觉得李湘的小伎俩有什么不好,反而很喜欢她的机灵。
于博书顺势扫了所有人一眼,淡然的说道:“你们先休息几天,厨房里有材料,可以自己做饭,等我们准备好了,就进行游戏,只要你们听从命令,我们会带你们离开的。”
曹斌四个男人自然不会有什么意见,而郝可爱和李湘此时也不敢发表什么意见,只是默默的点头回应,她们因为之前的突然窒息,还在对于博书有畏惧,而且也怕他把自己赶出去。
四天前亲眼见到游戏者是怎么抓人的,此时已经知道,于博书他们,算是比较温和的游戏者了,如果再被赶出去,先不说还有没有机会再回去,在外面,都很危险。
危险的,不止是那些游戏者,还有那些普通人中的某些人。
这里没有法律,又有游戏者带头,一些人性中的恶就逐渐在某些人心中生长了出来。
即便是男人,都不一定能自保,更别说她们两个女孩了。

About janegabriel janegabri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