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989z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左道傾天討論-第一百一十九章 唯一線索【爲風家學子靖宇尐,考入西南大學賀,恭喜。】讀書-2pl58

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
李成龙随即摇头如拨浪鼓:“肯定是不成的。这个任务跟踪器,只要按下去了,就会传输回学校中央电脑。你就算抢了人家的星兽,但只要数量对不上,岂不是没有意义?”
“抢过来我再按一下自己的不就成了?我的对上了不就成了?”
左小多奇怪的道:“为啥要管别人对得上对不上呢?”
李成龙的脑子顿时有点晕。
莫名的感觉,左小多这说的……似乎有点道理啊?
“我感觉还是不行……抢劫别人的后果很严重。虽然名义上说让我们自己出去试炼,但是……高空中或者其他隐蔽处,肯定会有老师跟随……若是被抓个现行……”
李成龙心动了片刻,就恢复了头脑清醒。
“肿肿你真是恶劣,连这种办法都想得出来。”
左小多鄙夷的道:“居然想要去抢别人的……你咋不上天呢?我可告诉你,做人要正道!”
李成龙一脸懵逼:“???”
随即就看到门口文行天走了进来,没好气的在左小多头上弹了一声爆响:“以为你班主任是聋子么?看到我来了就赶紧嫁祸李成龙?李成龙要是有你这歪门邪道的心眼儿,我反倒会放心了。”
左小多捂着头皮一脸的痛楚。
“现在几次了?”文行天问道。
“马上开始第九次。”左小多道,接着苦恼的道:“快一半儿了。”
马上第九次?
文行天顿时感觉自己耳朵坏了,咳嗽一声,道:“还需要加油啊。”
李成龙道:“我也开始第一次压缩了,那过程真的好痛啊……”
肿肿这段时间里一直跟左小多一起练功,进境亦是飞快,随着两人的近距离接触天长日久,愈发感觉身体内的阴寒气脉,已经快要完全的化开了。
但也因为如此,对于左小多近两天神出鬼没的行径,略略有些不满意。
练功都没靠背了的说!
“你们可不能松懈,其他人可都在拼命呢!”
文行天警告道:“不仅仅是咱们班的人在努力,其他班的人也都是在玩命修炼。你们的起点相当,凭你们现在的级数,我能给予的帮助,别的老师同样能够给予。有些,甚至比我还要用心。”
“满一个月的新生大比,可别给我丢了脸栽了面子。”
左小多信心十足的应承道:“文老师,您就放心吧!无论如何,我们也要让您光着屁股上墙头,露一次大脸!”
“噗哈哈哈哈……”
李成龙忍不住捂着肚子爆笑出口。
文行天的脸色则是有晴转阴。
当天晚上,将左小多狠狠操练了一顿!
九点钟,文行天就走了。
今天晚上,他还是要去看其他的学生,确定一下所有人的状况。
“明天早点学校集合,一起出发。”
左小多与李成龙趴在地上喘气。
累死了。
半晌之后,左小多爬起来,喃喃道:“一直压着我的临界点打,文老师这份掌控力,也是强横。”
文行天只不过三招,就将左小多的所有底蕴全逼了出来,然后就压在这个临界点上,持续施压,狂轰滥炸一小时。
左小多现在腿是软的,腰是酸的,哪哪都感觉不对劲,唯有那一身大汗,酣畅淋漓。
“你今天刻意的下午没练功等我,是有其他事吧?”李成龙对于左小多的动向,知道得自然比其他人多。
“不错。而且还是很大的事。”
左小多拿出来一张纸条:“这上面是五个电话号码,都是早已经废弃的,但那不重要,我知道你过目不忘,在这方面有奇能。”
“你将这五个号码查一下,都属于哪个号段,隶属于哪个城市,只要确定使用的时候,在哪个城市的哪个区段,就可以了。”
“还有,这是打钱的账户,也查一下。虽然希望不大。”
李成龙露出思索之色,接了过去:“我试试,应该不难办。”
“嗯。”
“这些是……”
“与谋害石校长有关的……算是现在仅有的……或者还算不上线索的线索。”
“明白了。”
李成龙顿时来了精神。
“我上去压缩当前境界。”
左小多提醒道:“肿肿,你也开始压缩境界了,最好是使用上品星魂玉灌脉,可以事半功倍。”
“我手头上的上品星魂玉也没几块啊。”李成龙登时苦下来一张脸。
“我先给你一千块。”左小多道。
“谢谢老大。”李成龙顿时兴奋。
一千块上品,可是足够用了。
“不客气不客气。等咱们一起出任务,从你的收获里面扣,听说丰海这地界,上品星魂玉市价比较高一点,都快赶上其他地方极品星魂玉的价格了,你按照这个市价给我找补就好,我就不收你利息了,够意思吧?”左小多说完就没影了。
李成龙登时张大了嘴。
就知道这小子肯定有所图。
果不其然。
李成龙欲哭无泪,他能够预感到,光是这笔账,自己就有的还了,若是某人口舌反复,再加收利息什么的,自己这辈子都未必还得清……
一千块极品星魂玉的市价?!
岂止是天价,根本就是要人命的价钱!
但肿肿也是豁达人,很快就平稳下心情。
还不起,为啥非要还?
欠的越来越多了,反而更加心安理得。
赖着!
你左小多有本事就来要账,要钱没有,要命有一条!
李成龙打开电脑,沉浸在网络之中。
不断地发出指令,开始着手调查那几个已经早已经废弃的号码。
只要存在过,就一定有迹象可循。
而左小多则是上楼,继续吸收星魂玉,然后开始了第九次的压缩。
“差不多……已经是到了十分之四的位置……”
剧烈的痛苦之后,左小多浑身无力,他现在只盼望,自己赶紧的完成压缩,压缩到无法再压缩的那个时候,不能控制突破的时候,赶紧突破胎息,完结这个他么的荆棘路!
这一次比一次疼,就算真是二百五,还是承受不了啊!
现在不过第九次,但是左小多已经有一种快要受不了的感觉。
“一切为了压住念念猫,我要努力,我要玩命,我要,我就要!”
现在也就只有这个念头,支撑着他了。
第二天一早。
李成龙都还在梦中,左小多径自将他拉了起来。
而这会,天还没亮。
“这么早?”
李成龙昨天忙到很晚,累得够呛,本想多睡会的。
“别睡了,现在就走吧。”
左小多才不会说自己被那条小龙又是折腾了一晚上。
说来也奇怪,那条小龙,这些天,每天一到晚上,准确的说,只要左小多一入睡,就会准时的到来,缠着左小多。
跟我玩啊……
左小多烦不胜烦!
要不是之前跟李长明接触得久,对于梦境有相当的抵抗力,左小多还真的没法应付。
但现在的情况又不一样了。
小龙一来,说不了几句话,左小多自己就开始念叨:“这是做梦这是做梦……”
然后成功的驱散。
这条小龙别的渴望没有,就是缠着左小多要气运点,但是左小多将气运点看做生命一般重要,哪能这么轻易给它?
哦,我辛辛苦苦给人看相,赚点;然后晚上做梦就贡献给了你?
你给我啥好处了?
啥也没给好不好!
每次都是这样子。
“给我那个……”
“那你给我啥?”
“我好穷……”
“我在做梦我在做梦……”
小龙现在也是悲催至极。
左小多根本不给自己说话的机会,每次一说话,左小多就开始‘我在做梦我在做梦’;我话还没说完啊,每次只是说了个开场白,‘我好穷’,然后你就将我驱逐了!
你连听都不听我说,怎么能知道我这边不能给你好处呢?
这位好兄弟简直是太让龙失望了……
……
“那几个号码,四个上京,一个丰海,丰海这个是北城的号段分配;上京那四个,三个是东城区,一个是市中区。”
“还有别的么?”
“这五个号码,都是只用了一次,新号,用一次就扔。查到的身份证没啥用,都是普通人的,假的。”
“还有呢?”
“上京市中区那个通话时间较长,但是也没超过一分钟。”
“还有呢?”
“其他的查不到了。”
“那你估计一下,如果是你在做这件事,你自己会是哪里的人?”左小多道。
“上京的人!”
左小多嗯了一声。
将心比心,如果是自己来做,故布疑阵的话,应该是上京的人的可能性多。
“还有么?”
“这次是真的没了。”
“也就是说,当初陷害石云峰副校长的人,是上京的人!?”左小多目光闪烁。
“不完全绝对,但是有百分之六十以上把握。”李成龙谨慎的道。
“这个是那个孙主任的电话号码,和家里的电话号码,你想办法秘密监控,看能不能捕捉一下。”
“好。”
李成龙道:“也可以打听一下,当年石校长在上京有没有仇人……”
“这个可能性太小。而且会找偏方向。”
左小多摇摇头。
这个可能他早已经想过无数次。但是石校长当年的事情太惨,太卑鄙,如果是上京的大家族是仇家,这么下手的话,反而会暴露他们自己。
从这一面去查,收获未必大。而且方向一偏,可就真的石沉大海了。
………………
<这几天真累坏了。今天三更吧,我得去完成买菜任务。>

About janegabriel janegabri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