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jaya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諸天萬界之大拯救-第六十二章 鐵骨錚錚丁義珍相伴-6dmxb

諸天萬界之大拯救
小說推薦諸天萬界之大拯救
‘赵德汉?’
‘竟然是他!’
‘完了!’
如果说丁义珍有哪些破绽的话,赵德汉那里绝对是他受贿生涯中最明显的几处之一。
一提到这个名字,他立即想明白了问题出在了哪里。
赵德汉虽说只是一个处长,论级别比他要低一级,但是这位处长手中的权力大啊,对方手上掌管着全国煤炭资源的审批。
几个月前,一个闽省的投资商找到了他,希望他从中牵线搭桥,认识一下这位赵处长。
tfboys之凱汐緣
当然,身为中间人,丁义珍收取一点点‘介绍费’是合情合理的,否则他凭什么帮忙,凭他和投资商是朋友吗?
亲兄弟还得明算账呢。
何况别人多会做人,两人又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不用自己开口,对方就主动奉上‘劳务费’。
本来嘛,事情一切顺利,他和赵德汉之间也不是第一开展业务。
然而,事情的发展却出乎了他的预料。
赵德汉这家伙不是人!
重生復仇:神醫歸來 貓夏天
收钱不办事啊!
后来,丁义珍也不是没有找他理论过,可是赵德汉办公室的大门是那么好进的吗?
那一次,自己足足在办公室门口苦等了大半天,好不容易见了面,赵德汉却来个一推二五六,吃干抹净,死不认账!
当时,丁义珍气的啊,两人在办公室里就吵了起来!
无功而返后,丁义珍又主动找到那名投资商,这种情况必须安抚啊,他许诺,这次光明峰项目可以允许对方进场分一杯羹。
光明峰项目是京州未来几年的重点开发区域,基本上进场就是赚到,那名投资商当场就答应了下来。
谁曾想,这家伙竟然出尔反尔!
我都给你分蛋糕了,而且还没再收你钱!
不讲道德啊,偷偷背刺他这个50多岁的老人家!
一念及此ꓹ 丁义珍脸上的表情精彩极了,一会青ꓹ 一会白。
“哦?看来咱们的丁X长想了什么?能否和我们说说?”
望着神色剧变的丁义珍,李杰内心毫无波动,在赵德汉以及那位投资商的供述中ꓹ 其中行贿的物品、财产、时间、地点样样俱全。
根据规定,如果嫌疑人无法提供相反的证据或者否决的证据ꓹ 在其他证据确认充分的情况下,依旧可以定罪!
老油条丁义珍对经常干这种事ꓹ 对于法律条款自是了然于胸ꓹ 不过他并不打算直接认罪。
他不要面子的?
全能宗師
你说是就是?
何况,认罪认得太痛快也不是什么好事,他身上的事情那么多,与其痛痛快快认罪,不如拒不承认,让检方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这件案子上。
“你刚刚说什么来着?赵?赵什么?不好意思,我对他没什么印象。”
“小同志ꓹ 你们是不是搞错了?人家是京官,我只是地方官ꓹ 我和他怎么会认识?”
此时ꓹ 审讯室外ꓹ 陈海和季昌明对视一眼。
季昌明笑道:“呵呵ꓹ 咱们这位丁副X长……”
话说到一半,季昌明摇了摇头ꓹ 没有继续往下说。
“呵呵。”陈海也跟着笑了笑ꓹ 伸手指了指眼前的大屏幕:“检察长ꓹ 您别急,仔细看下去ꓹ 江阳会有办法让他开口的。”
眼见陈海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季昌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是啊。
幹柴烈火,總裁你好
里面审讯丁义珍的人可不是普通人啊。
且看吧。
旋即,季昌明又将视线投入到了大屏幕上,只听‘江阳’的声音从画面之外传了进来。
“好,既然你不愿意谈这件事,那么咱们就换个话题。”
“林城锦绣煤矿,这个名字,想必丁副X长不会陌生吧?”
‘林城锦绣煤矿’,这几个字直接把丁义珍的脑袋炸的嗡嗡作响!
一瞬间,丁义珍脸色勃然大变,再也不复之前的从容!
审讯室外,陈海和季昌明再次对视一眼,尽皆看出对方眼中的疑惑。
这怎么好好地突然说到了煤矿?
他们手中没掌握相关的情况啊!
陈海平日里和李杰接触的比较多,知道对方定然不会无的放矢,尽管心中有所疑惑,但是他依旧选择相信李杰,没有出声中断审讯。
此刻,画面里的丁义珍,明显比之前要紧张的多,这无疑是一个非常好的信号,说明这句话击中了对方的软肋!
龍組狂風
林城锦绣煤矿,对这个名字,丁义珍自然不会陌生,这是一家林城的小煤矿,前任老板是蔡成功的远房亲戚,蔡成功的那位亲戚年纪大了,又没有儿子,就想把煤矿转手,然后便找到了蔡成功。
那段时间,恰逢煤炭价格疯涨,两人是一拍即合。
金玉良緣,絕世寒王妃 孤山野鶴
珠玉之名 花小顏
但是煤矿的转让并不是说签一份转让协议就行了,必须符合相关法律规定,并依法审批后,合同才能正式生效。
而后蔡成功便找到了丁义珍,以三成干股为由,委托丁义珍办理相关手续。
说到蔡成功,就不得不提起他的另外一个身份,他同时还是光明区大风厂的厂长!
这才是最致命的点!
大风厂那块地,现在可是在山水集团手里!
如果是正常转让,丁义珍一点也不担心,但是这笔交易不正常,它违规!
萬雀朝凰 若水生蓮
而山水集团又和赵瑞龙关系密切。
关于赵家的一切,都是丁义珍不想,也不敢碰的问题。
赵立春才离开多久?
余威犹在啊!
想到赵家,丁义珍觉得以赵家在汉东的势力,自己被抓的消息,只怕已经传入了他们的耳中。
既然他们知道自己被抓了,那么后续的收尾工作他们一定会做好。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紧咬牙关,什么也不说,这既是给他们争取时间,也是给自己争取时间。
眼瞧着丁义珍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李杰一点也不着急,缓缓道。
“丁副X长,您这也不说,那也不说,这样的话可是让我很为难啊?”
“要不?”
“咱们再换个话题?”
‘他还知道些什么?’
此时此刻,丁义珍真的怕了,生怕对方嘴巴里又说出什么别的事情。
不行!
必须想办法拖延拖延时间!
再继续下去,他真的怕自己顶不住压力啊!
“咳咳,我嗓子不太舒服,能不能给我点水?”

About janegabriel janegabri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