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98hc火熱玄幻小說 大唐官商 愛下-【119】奇貨可居讀書-6l5p0

大唐官商
小說推薦大唐官商
正当李商胤被逼无奈的准备进行一场英雄救难的时候,只见眼前突然闪过一阵白影,接着又听见一阵马嘶长鸣,还没等他弄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只是当先看到一个白衣青年一手仗剑,一手拉着缰绳竟让疯马真的挺了下来。
马蹄就落在李商胤的面前,要不是那白衣年轻人把马头拉了过去,李商胤很可能刚好和马嘴来个亲密接触,甚至是被马蹄踏扁喽。
一个指令由大脑迅速发出,经过传出神经,再到腿部细胞,而且完全不理会腿还能不能运动,只有一个字,跳开(好像是两个字,不管了)
李商胤猛地一下子跳开,事后就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一下可以跳那么远,而且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只弄得那个白衣青年和车夫一时惊讶的瞠目结舌。
确定自己已经在安全范围之内了,李商胤才不免暗松了一口气,这时才有闲心去看那青年人,咋一看,小伙子貌似长得还挺帅,而且还有点像混血儿,再看一身书生打扮,器宇不凡呐。
不凡又怎样?谁叫你多管闲事的?抢了老子的风头,还高的老子姿态全无,本来我已经想好了三种应急措施,四种施救方案,结果被你这么一搞,老子非但没有成就大英雄,反倒成了你这个大英雄庇护下的狗熊。
嫡女逆襲 小草
他奶奶的,帅又能怎样?别以为你小子长得帅就可以“胡作非为”,当李商胤看到车帘撩开,走出一位美女,在和那个白衣青年人道谢的时候,李商胤的心里就已经把他划为全人类男性的攻击对象了。
当然要攻击那小子的也包括自己,但是看在你长得还比较可以入眼的情份上,老子就先问问你是什么来头,看这小子那阵势,貌似还是个练家子,搞不好身手还不在自己之下,虽然李商胤现在也是个“高手”了,但是古语说的好,“知彼知己,百战不殆。”所以他还是决定先打听清楚了再动手也不迟。
亡者宅急送
于是乎,李商胤装的跟个猪头三似的,拱手向那年轻人拜道:“多谢大侠出手相救,救命之恩,感激不尽,还未请教大侠尊姓大名?”
说罢,只见那把轻年人依旧在和那美女相谈甚欢,完全把李商胤当作空气一样视若无存,岂有此理!给你三分彩,你还开起染坊来了!小子,别太嚣张!
李商胤气得差点喷血,又不好当场发作,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小白脸与美女你侬我侬唧唧歪歪聊了半天,直到分手,转身看见李商胤在这边像根木桩一样,小白脸似乎才想起李商胤刚才貌似说了一段话。
眼珠转了两圈,哦了一声回道:“大侠不敢当,在下只是一个仗剑诗酒的罢了,适才也只是刚好路过,眼见险象即生,作为一个有为青年又岂能袖手旁观,不过是举手之劳,阁下不必在意。”
我切!没想到这小白脸说起话来还一套一套的,让人听得头大,还有为青年?你小子也挺能自吹自擂的,还是先把打听一下他的身手如何在打算要不要把他猛K一顿再说吧。
蕭蕭風雨夢
李商胤有旁敲侧击道:“看阁下这身打扮,一定是个行侠仗义的大侠,大侠谦虚了,想毕大侠的身手一定很是了得吧。”
说罢只见年轻人仰天大笑,转身走开,空中飘着“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哈哈。”
我cao!这小子的口气还真不小,不过单看这两句说的倒是热血澎湃,极其洒脱,貌似还读过几年书,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好句好句!
慢着!李商胤猛地打住赞赏的思绪,暗自回想,这两句以前貌似见过,不觉又默念了两遍,猛地一惊,这好象是出自李白的诗,再看这小子的气度与行头,到还真的李白有些相似,只不过多了一点桀骜不逊,少了一点看透红尘纷扰的洒脱。
难不成这小子真的是年轻时候的李白,看他的样子好似比自己大不了几岁,李商胤顿时打消了一切对小白脸不利的念头,取而代之的反而是崇拜之情。
Kao!这小子可是要成为名人的男人啊!以后她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地位那可是比牛顿还牛逼啊!不行!得问他要个签名什么的,以后要是回去了,那还不是价值连城,这无本万利的生意能做。
“敢问阁下是不是鼎鼎大名的盛唐大诗人李太白?”李商胤显得有些激动。
青年人有些莫名其妙的说;“李太白?在下姓李名白,不知是不是你所说的李太白,不过太白这个名号倒是挺有味道的,仿如太白星君,所就能叫得这个名字,也是妙事一件。”
“对!对!对!没错没错!就是个阁下。”李商胤赞同道,仿佛眼前这个李白对“大诗人”这个名头听得很是爽快,李商胤眼见马屁拍的正着,心想这小子果然是传说中的小白啊,这家伙可是个有料的角色啊,和他搞好关系,日后一定有丰厚的收成。
李商胤当下想学吕不韦一样来个“奇货可居”,为了使自己这个“奇货可居”的计划能够得以实施,李商胤继续套近乎道:“不知李大诗人意欲何往啊?”
李白听着一声声大诗人,心情大好,对眼前这个很有亲和力的男人也没有多少抗拒,笑说:“在下刚出蜀境,想在京城这繁华之地闯荡一番,自然希望能求个达官显贵,光宗耀珠,福泽天下,解圣上之忧,谋万民之福。”
得!李商胤听到这些不着边际的论调就头疼,不过也可以理解一下有为青年的伟大抱负,得知李白也是初到长安,想必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找到便开口道:“李兄,小弟在这里正有一家客栈,若是李兄还没有找到下榻之处,且不嫌弃地方简陋,不如就到小弟处暂且住下,如何?”
李白虽然没有多少行李,但走了这么久,也有点口渴脚软,不如先找个地方住下再说,加之他性情豁达,住哪里并不是问题,所以当下就答应了李商胤。
至于李商胤此次这般的想和李白套近乎,除了向日后从他身上能捞点好处之外,还想看看历史上的李白到底经历了怎样的转变,才歪打正着造就了一个大诗人,并且以他现在的观察,李白的抱负虽然远大,但也并非是一个完全热衷朝政的人。
两人边走边聊,转眼已至“天栈号”,李白抬头仰望,只见这“天栈号”除了气势壮观之外,布局还很新颖,与周边的客栈皆不一样,倒有独树一帜的模样。
你是我的小情歌
“仿若天仙宫宇,又似红尘栈旅,好一个天栈号!”李白聊表心意,感言直抒,出口成章,李商胤听得很是顺耳,接话道:“好!好句!好意境!天栈号能得李大诗人的赞言是何其荣幸啊,若李兄不介意,李某就斗请李兄刚才的两句作为楹联怎样?”
鑲金惡霸 明星
李白刚刚出道,还真没有见过任何一个人能向李商胤这样“赏识”自己的,自然感动,尤其会介意,两人怎笑着说着,只听里面大厅内传出一句:“几日不见,李大哥可曾忘了小妹?”
<出差回来就码字,到现在只能传一章了,还请兄弟们见谅!!!>

About janegabriel janegabri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