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1adt優秀都市言情 王者時刻討論-第八十五章 指導因素-alalt

王者時刻
小說推薦王者時刻
比赛室的楼层大厅里有一面电子计分牌,16支战队的战绩和排名会显示在上面,营造出一种正规联赛的氛围。
惡魔總裁:借腹生子 梨花落
天界之門
2队的随轻风率领队伍再一次摧枯拉朽的战胜了对手,离开比赛室后正好在计分牌下遇到对手,骄傲又不失礼貌地跟对方打了个招呼后,败者先行离去,胜者的目光落向了计分牌。
算上刚刚结束的第六天的比赛,2队全部获胜,连一局小分都没有丢,全取18分的2队此时高挂积分榜首。不过紧随他们之后的6队,此时也已经是18的积分,这意味着他们也已经完成了今天的比赛,而且比2队赢得更快。
總裁,愛上癮
刚刚心情还不错的随轻风,被这样一比,顿时就没那么愉快了。
“甜粥也没能给他们一点麻烦吗?”他看着积分榜上同样是完成了6天比赛,却是在败场上又增加了三局的7队嘟囔着。
“单一的射核体系,还是缺点变化,容易被针对吧。”队友令前说道。
门响。
又有队伍比赛结束,这边的电子计分牌也随着比赛结束进行了即时的跳动,随轻风看到积分榜上原本排名第四的4队此时积分提高了3分,名次向上滚动,暂时站到了第三。不过原本第三名的1队此时比赛尚未结束,两队之间仅仅1分的分差,意味着1队今天只要不是全败,最终还是会反超4队排在第三的位置。
四队队长许周桐,率领着他的队友也经过了计分牌,抬眼看去,首先关注的不是积分跟他们咬得很紧的3队,他的目光同样停留到了6队上面,看着6队已经完成比赛并收获了的3分。
“7队也不行呀。”许周桐说着。
“许哥你们队就快碰他们了吧?”随轻风凑上来说道。
“后天。”许周桐说。
6队俨然已经成了他们这个职业小圈子最介意的劲敌,连本该暗自较劲的他们彼此如今看起来都和谐了许多。他们似乎在无声无息间已经达成了共识:谁能击败6队,谁就是本期新秀的王。可眼下,职业新秀带领的队伍,仅存的硕果已经就他们两支了。其他几队都以0比3的战绩败下阵来,而且迄今为止没看出谁给6队制造出过麻烦,今天的7队看来也是如此,这么快时间就输完了三局,过程可想而知。
大道修仙 若封
随轻风看了眼手机,他们的职业小群里静悄悄ꓹ 已经打完比赛的7队甜粥和蒙达都没有说话。
就在这时,楼道里又有房门的声音响起ꓹ 随轻风下意识地看了眼计分牌,没有发现什么分数的变动,一间比赛室里却已经有人走了出来。
徐鹤翔。
庶女重生之盛寵毒妃 三語
三场比赛完成后ꓹ 他就地和6队五人进行了一下简单的复盘,他觉得已经没有必要搞什么大张旗鼓的研究了。6队并不是很需要他ꓹ 在这次以场外指导的身份亲密接触过后,徐鹤翔对这一点不再有任何怀疑了。
“继续加油吧。”像是道别一般ꓹ 徐鹤翔走出门外对身后的五人说道。
“徐队有空常来呀。”周沫鬼使神差地来了这么一句。
幸村,你走開網王+小丸子 花冉葉
“你是疯了吗?”高歌一脸无语。
“呃……”周沫尴尬不已。
“没有这个必要。”徐鹤翔笑着ꓹ “何遇足够你们信任。”
刚说完,又好像有什么不甘心似的,马上又补了一句:“当然,这绝不是指何遇比我厉害,主要是他比我更熟悉你们,也更熟悉这期赛事里的这些对手。”
“并没有这样想,徐队莫慌。”何遇说。
“我慌了吗?”徐鹤翔说。
何遇看向周沫ꓹ 周沫看向高歌,高歌看苏格ꓹ 苏格看莫羡ꓹ 莫羡谁也没看。
“有点。”莫羡说。
“靠。”徐鹤翔朝这五位新人愤怒地挥了挥拳。
“走了。”他说着ꓹ 大摇大摆地离开ꓹ 直朝观战室去了。6队队员们,这时都静静地看着何遇。徐鹤翔那欲盖弥彰地一番挣扎ꓹ 实在此地无银三百两。至少也说明了ꓹ 何遇和他到底谁厉害ꓹ 这个问题他纠结了,他没有自信而又肯定的答案。
“6队今天这场有徐队的指导呀。”计分牌这边的随轻风他们ꓹ 听不到6队和徐鹤翔他们说了什么。只是看到徐鹤翔出来,才突然想起这茬,顿时心里踏实了一些。
“这水平的比赛,临时加进来的几句场外指导,未必能起到多少关键作用。”许周桐是真正打过职业赛的,跟徐鹤翔这些选手在正式比赛中都有过真正碰撞。诸如教练一类的职业在比赛过程中能起到多大作用他到底还是比随轻风他们这些新秀更有认知。因为无法即时指挥比赛,教练在比赛中的工作只限于BP。但就是这BP,却离不开日常工作中的大量积累,这包括对对手的研究,对己方战术的演练等等许多内容。只有将这些工作全部做到位的教练,才有可能在比赛中创造中金手指一般的BP和部署。
像徐鹤翔这样临时介入的指导就能让一支队伍实力大增?不是许周桐怀疑徐鹤翔的能力,而是他觉得这个段位的比赛,想提高一支队伍的实力,需要的是时间,而不是三言两语的策略。
“这样子的吗……”随轻风听出许周桐的不以为然,也没去争辩,许周桐毕竟是他们的前辈,群里群外大家都是以哥相称的。不过这位哥的性情大家也是了解的,脾气火爆,和队友常有矛盾,这样得脾气,不服教练,不把场外指时的作用当回事似乎也很顺理成章。
“那许哥你想好怎么打他们了吗?”随轻风随后问着。
洪荒之逍遙紅雲
“没什么,就是战。”许周桐说。
“就是战?”随轻风有些不解。
“狭路相逢,勇者胜。”许周桐说。
聽月樓
随轻风看了眼自己的队友们,有些接不下去了。这是在战略战术上已经没想法,直接走精神士气流了吗?
“许哥加油。”随轻风说着。
閑修
“我会的。”许周桐远远看着6队五人离开的身影,说道。

About janegabriel janegabri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