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5ypa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唐朝貴公子討論-第四百零六章:意難平-24l8p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
宦官打开了圣旨,徐徐开始念了起来。
这大学堂里,除陈正泰之外,接着便是各组的带头人,如郝处俊、李义府之辈,再之后,便是先生、生员了。
听闻了于有功者,颁布爵位这里时,一下子,这师生们都哗然起来。
尤其是教研组的许多人,个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副呆若木鸡的样子。
某种程度而言,教研组就是一群‘失败者’。
毕竟,最优秀的读书人都已经中了进士,而今已入仕。
他们呢,大多都是一些举人,无心再考了,再加上对于这些数理化颇有几分兴趣,学里的待遇也不错,于是便留了下来。
可自古以来的读书人,或许是因为儒家思想的缘故,骨子里,无论世界怎么改变,他们的内心深处,也都潜藏着一个念头……齐家、治国、平天下。
因而,哪怕大学堂的待遇再如何的优厚,潜藏在许多人内心的想法却是遗憾。
他们遗憾自己无法入朝。
遗憾自己学了一身的本事,却只能在大学堂里蹉跎。
固然研究组里,也有某些成功能令他们滋生喜悦。
可是看到不少的同窗,如今已开始治理一方,或者是在朝中劳形于案牍,总不免心里有些羡慕。
这是千年来的思想,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自幼开始,他们便被潜移默化,男子理应要建功立业。
越是读过书,越该如此。
研究的工作,毕竟是乏味的,没有宦海浮沉,没有金戈铁马的激荡。
極品魔女未婚妻 謝雪雲
可如今……研究竟可封爵?
要知道在大唐,只有军功才可以封爵的啊。
这封爵,并不只意味着好处。
太行殊途
而在于ꓹ 朝廷对于他们的认可。
颁布的诏书里,罗列了研究成果所对应的爵位等级ꓹ 当然,真正评定的机构,还是交给了大学堂以及礼部ꓹ 需大学堂将成果上报,礼部进行勘察ꓹ 再三确定之后,拟出名录ꓹ 上报宫中ꓹ 最后再由宫中勾决。
这是一个很复杂的程序,可程序越是复杂,越证明了爵位的珍贵。
这宦官念完了,便见这学里沸沸腾腾的。
他原以为这么多人,好歹有人给自己一点赏钱,所以站在原地,愣了很久。
却见这浩浩荡荡数百上千人只是欢呼雀跃ꓹ 却没一个人上前,给两个子儿的都没有。
一时间ꓹ 有些惆怅ꓹ 可也总不能一直赖着不走吧ꓹ 于是宦官只好咂咂嘴ꓹ 怅然若失的走了。
研究组已经升格,直接升为了研究部ꓹ 下设海船、钢铁、火器、路轨、机械、数学、物理、化学各组。
陈家也愿意拨出大量的钱粮出来ꓹ 设立专门的经费ꓹ 进行支持。
当然,前提是ꓹ 所有的研究成果,陈家可先享受十年的专利,至于十年之后,技术扩散,已经由不得陈家了。
只是有这十年的时间,足以让陈家结合这些新的技术,配套产业了。
过了半月,一群被押送而来的百济人,出现在了长安的街头。
这里头绝大多数人,都会暂时被软禁起来,而后再另行安置。
其中一个少年,被五花大绑,面上带着倔强的样子,这一路上,他是最让押送的官差费心的。
此人不但桀骜不驯,气力还大的可怕。好几次,十几个差人都制不住,因而,其他人大多只是用细长的绳索绑着,他呢,则是用粗麻的绳索绑成了肉粽;脚下,还上了铁镣。
因而,他每走一步,脚下便哗啦啦的响,不过这沉重的铁链,似乎并没有拖慢步伐。
爆寵萌妃:神醫九小姐
行至平安坊的时候,却有一个骑士带着数人而来,为首的人,正是扶余威刚。
扶余威刚现如今,已进入了陈家了,他是散职,没有任何正业,现在帮着陈家打理关于对百济的贸易,这正是他所擅长的,他对百济了如指掌,又懂海船,对于这个差事,他很满意!
一方面陈家愿意给他一笔提成,另一方面,他心知这也是一个机会,事情若是办好,只要这韩国公肯给与一些便利,从此便可飞黄腾达了。
此时,扶余威刚下了马,将一份亲笔的书信交给那为首的官差。
官差见了,立即露出了小心翼翼的样子,忙道:“黑齿常之?在,就在这,韩国公若讨要,自然是没有问题的。到时,我亲自将人送去。”
“不必啦。”扶余威刚道:“我们带过去即可。”
官差显得遗憾,这本是一次亲近陈家的大好机会,当然,显然扶余威刚不给他这个机会。
于是忙让人将黑齿常之推出来,扶余威刚又坐回了马上,道:“解了他的镣铐和绳索。”
“这……”官差为难起来:“此人甚是凶顽……”
“解开便是。”扶余威刚拉着脸呵斥。
官差无奈,只好将人解开。
这黑齿常之看着扶余威刚,面带不忿的样子。
不过绳索解开,他活络着自己的手腕,并没有什么出格的举动。
扶余威刚朝身后的骑士道:“给他一匹马,让他随我们来。”
半个时辰之后,将信将疑的黑齿常之被带到了一个酒肆,这里早就备好了酒菜了。
扶余威刚做东,自己的儿子扶余文和黑齿常之在下。
黑齿常之这些日子,吃的并不好,一见到这些酒菜,便已饥肠辘辘。
扶余威刚朝他笑道:“你我都是百济人,如今在这长安相见,真是不甚唏嘘啊。”
黑齿常之不屑地看着他,冷冷地道:“若不是你反叛,何至如此?”
詭樓 冬蟬
很明显,他是带有怨气的。
扶余威刚非但没有觉得羞愧,也没有恼羞成怒,反而笑了:“这一路,你也见到了大唐有多么的广袤了吧?小小百济,不过是大唐的一个大州而已,你来了这长安,可见这里人流如织,数不清的车马?你见那大唐的甲士,哪一个不是甲胄精良?他们的舰船,想必你也见识过了。常之啊,你以为我愿意做这千古罪人吗?实则,我在拯救百济的军民啊。你可知道,大唐的物产,是我百济的百倍;大唐的精兵,亦是我百倍有余?我们处在偏僻之地,侍奉高句丽,可以偏安一时,可如今大唐崛起,区区百济,可以抵挡吗?抵挡下去,不过是万千的百姓,死于水火之中而已。你是看过《汉书》、《春秋》的人,自然知道,什么叫识时务者为俊杰的道理。这并非是我要涨他人士气,灭自己威风。只是我们百济人,无礼而侮大邻,又能抵挡多久呢?百济不是高句丽,也不是大唐,大唐和高句丽,他们带甲百万,幅员广阔,要争夺的乃是天下,可区区百济,活着,只是为了存活,使我们百济人的血脉能够延续。这些在你看来,或许只是侮辱,可在我看来,实乃百济的生存之道。”
“来来来,吃酒菜。”
给黑齿常之倒了酒。
黑齿常之一口喝下,顿时觉得热辣入喉,忙取了食吃。
不得不说,这里的食物,比起百济的那些腌渍菜肴,不知香多少倍。
黑齿常之此刻的心里竟冒出了一个念头,若是时常能吃到这样的酒菜,这辈子真没有遗憾了啊。
脑海里,不禁回味起起扶余威刚方才所说的话,而这些话让他无法反驳。
酒过三巡,都有些醉了。
而此时,扶余威刚却是凝视着黑齿常之,拍拍他的肩道:“你还年轻,是我们百济的希望,百济国灭亡,当然是极可惜的事,我乃是百济国的宗室,难道我对故国的怀念,会在你之下吗?我们虽自诩为百济人,可难道我们学的不是汉人的雅言,平日里书写的难道不是汉字,我们读的难道不是《汉书》和《春秋》吗?那么我们与他们,又有什么分别呢?既然无法自立,那么我们就应当融入进来,以遗民的身份,在大唐自立。我们要活的比其他人更好,一样也可以建功立业。他日你也可成州部刺史,独当一面,庇护你的族人。现在我已向韩国公推举了你,韩国公此人,在朝中如日中天,乃是皇亲国戚,大唐天子对他甚为宠溺。此人有爱才之心,你该投靠他,哪怕你身上流淌的是百济人的血液,却要比其他的汉人对他更加忠心耿耿,更要善于用自己的勇武和学识为他效命。”
黑齿常之听着又是悲痛,又是无奈,更多的,却是一种无力。
扶余威刚却是目光炯炯的看他:“好好活下去,活的比别人更体面,也更好。”
这番话,混杂着酒精,竟让本是绝望的黑齿常之,看到了一道曙光。
他将酒盏喝下,随即道:“这就带我去见韩国公吧。”
“不急。”扶余威刚笑着对他道:“这样相见,便无法受人赏识了。我知韩国公有一爱将名为薛仁贵,你今日好好睡一觉,明日吃饱喝足,我给你预备一套甲胄和枪弓,你明日先去战那薛仁贵,而后再去拜见韩国公。”
“这个好说。”黑齿常之豪气万千地道:“都依你言。”
当日,黑齿常之吃饱喝足,直接睡下,起来之后,精神大好,这边扶余威刚已带了骏马和甲胄来了。
黑齿常之看着这骏马,眼眸亮了亮,拍了拍马身,不禁感慨:“百济就没有这样的骏马……”
说罢,他直接翻身上去,而后由扶余威刚领着往前走。
二人到了陈家宅下,便投下了战书。
薛仁贵本就觉得做扈从的日子无聊至极,一见有人来挑衅,见只是一个阿猫阿狗,若是从前的他,自是理都不理的,可现在穷极无聊,好不容易冒出了这么一个来,顿感精神振奋,二话不说便披挂出来。
二人都很年轻,都是少年,甚至黑齿常之比薛仁贵年纪还更小上一两岁。
此时,二人先是大骂,大抵是你这村夫,你这百济败将,你这猪狗之类。
骂完了,火气便上来了,各自飞马交错一起,打的不可开交。
二人都是勇猛之士,几十个回合下来,已是杀红了眼睛,薛仁贵忌惮这家伙力大,黑齿常之也没料到,眼前这家伙竟是枪法如神,几次险些被对方挑下马去,于是故作败走,拉开了距离,取弓便射。
“哟。”薛仁贵躲过了如流星一般的箭矢,乐了:“竟还敢射你大人!”便也取弓。
此前二人马战,不少好事者围来,个个议论纷纷,高兴得像过年一样。
此时一看二人开了弓,顿时吓得避之不及,一下子就跑了个干净。
二人彼此飞马连射,利箭划过空中,十几箭下去,竟都射空。
这擅长弓箭的人一听到弓弦的微响,便大抵晓得对方的箭射往哪里去了,躲避起来也容易。
只是射不着人,那便射马吧,片刻功夫,二人的战马便成了刺猬,这战马不甘的倒下来了,人也随之滚了下来。
步行的话,用枪不便,薛仁贵便抽刀上前,黑齿常之亦拔刀奔近厮杀一起。
不时的还有几句问候对方爹娘的话语。
到了后来,这刀连番砍杀,竟是断了,于是纷纷嫌弃的随手一扔,倒是干脆,直接用起了拳头!
蓬头垢面的两个人,先拳打脚踢,后来挨得近了,于是便撕扯对方的头发、鼻孔、耳朵以及一切突出身体之外的器官挂件。
正在府里头喝着茶的陈正泰,听到外头闹哄哄的,气冲冲得走了出来,见两个少年正激烈的扭打一起!
倒是见陈福躲在门后偷瞄,陈正泰便踹他一脚:“怎么?”
陈福忙道:“打起来了,来了一个怪人,和薛将军厮杀了小半时辰了。”
陈正泰便暴怒,扬手要给他一个耳光:“你为何不早说,害我没看到热闹。赶紧的,去取一个胡凳来,上一盏茶,再取一些干果来,我好好瞧瞧。”
情回北宋
陈福噢的一声,飞也似的去了。
陈正泰则是兴致勃勃的看着那二人,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薛仁贵这般狼狈的样子啊!当然,两个人都很狼狈,比如和薛仁贵对战的家伙,一只耳朵就明显比另一边的耳朵大了不少,快扯成猪耳了。

About janegabriel janegabri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