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异能 仙木奇緣 txt-第777章 天魔妃

仙木奇緣
小說推薦仙木奇緣仙木奇缘
萧林隐身之后并未走远,而是躲在旁边,静静的观看众人的厮杀。
火灵童姥不愧为元婴中期修士,祭出的两口烈焰巨斧,每一次落下,都让对手狼狈躲避。
每一口巨斧都足有数十丈大小,而且给人一种厚重之感,如此砸下,且不说上面的火焰之力,光是重量本身,也让对手不敢硬接。
不过对手也异常顽强,袖袍一挥之下,顿时滚滚烈焰倾巢而出,竟是在虚空之上形成了一团数百丈的火云,地焰老祖躲在火云之中。
火云之中立刻喷吐出一道道火柱,冲向火灵童姥。
而火灵童姥的两口巨斧,立刻挡在了身前,将火柱击散,然后猛地斩向火云。
匆匆术法 小说
火云顿时被劈出一个巨大的豁口,但在巨斧离开之后,立刻有融合起来,恢复成了原状。
但巨斧每一次攻击时,能够看到地焰老祖会冲出火焰,躲避火灵童姥的两口烈焰巨斧,同时驱动火云,朝着火灵童姥扑去。
水若寒驱动着几口飞剑,化为漫天冰寒剑光,径直朝着七巧妖姬斩去。
七巧妖姬原本正和自己人一起围攻林苍,被突然出现的水若寒吓了一跳,花容失色之下,立刻朝着后面退去,在退开了百丈距离,并祭出一面乌黑的盾牌,挡在了自己的面前。
这才心神大定,而数十条漆黑的丝陵也如同一条条黑蛇,飞到了她的身旁,绕着其不停的穿梭盘旋。
“原来是水灵仙子。”待看清来人的面容,七巧妖姬脸上的惊容变成了娇笑。
“妖女,受死吧。”水若寒却没有套交情的打算,出手也是毫不留情,身旁数口飞剑寒光大放,带着道道碧青色灵光,涨大到数十丈大小,继而从四面八方朝着七巧妖姬斩去。
七巧妖姬双眸之中闪过一丝冰寒,身旁乌黑盾牌立刻涨大到了数丈大小,挡在了自己的正面。
火戟特工
同时围绕着其旋转的黑色丝陵,乌光闪烁之下,竟然真的化为了数条乌黑的巨蟒,盘旋着,凌空朝着水若寒祭出的飞剑迎了上去。
碰撞之下,顿时碧色和黑色的灵光四散而出,那数条丝陵和水若寒的几口飞剑厮杀的难分难解,一时竟是胶着起来。
见此水若寒冷哼一声,小手一拍腰间的星环,立刻从中射出一面白玉牌,这面白玉牌漂浮到了水若寒的头顶,继而寒光大放。
周围的虚空一下子变的阴寒起来,就连躲在旁边的萧林,也是吃了一惊。
这白玉牌在萧林看来,至少也是一件中阶灵宝。
七巧妖姬看到水若寒祭出白玉牌,脸上也露出了凝重之色,其心思电转之间,檀口一张,从中射出一个蚌壳出来,蚌壳通体乌黑,闪烁着黑色的光晕。
蚌壳飞到七巧妖姬的头顶,垂下一道道乌黑的光幕,将其整个人都包裹了起来。
水若寒头顶的白玉牌周围,凝结出了密密麻麻的细小冰针,竟有成千上万之多,覆盖了十数丈范围。
“去。”随着水若寒的话语,成千上万根冰针,闪烁着大片的寒光,朝着七巧妖姬射去。
七巧妖姬脸色肃然,体内法力源源不断的注入到头顶的蚌壳之中,垂下的黑色光幕,在顷刻之间凝练了数倍。
“砰砰砰。”刺耳的碰撞声不绝于耳。
七巧妖姬身前的黑色光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暗淡下去,即便是其不停的向蚌壳中注入法力,也是无济于事。
见此水若寒眼神中闪过一抹喜色,心神一动之下,头顶的白玉牌再次寒光大放,紧接着又凝聚出了成千上万根冰针。
七巧妖姬脸色微变,身躯朝着后面猛地射出,同时口中响起了晦涩的咒语之声,片刻之后,声音戛然而止,其檀口一张,顿时从中喷出一道漆黑的火焰。
“百毒魔焰?”水若寒见状吃了一惊,似乎是没有想到这七巧妖姬,竟然还修炼了百毒魔焰这等魔道秘术。
大片的漆黑火焰顷刻间席卷四方,扩散开去,那冰针射到了百毒魔焰之内,也仅仅是飞行了丈许,就化为了一团水汽,消失无踪了。
水若寒脸色阴沉了下来,其遥遥一指头顶的白玉牌,白玉牌微微一晃,继而在其旁边,缓缓凝聚出来一根丈许长的巨大冰锥。
冰锥闪烁着碧绿灵光,灵光爆闪之下,已然是消失无踪了。
七巧妖姬檀口再次一张,这一次竟是从中射出一颗拇指大小的乌黑珠子,乌黑珠子一出现立刻迎风而涨,涨大到丈许直径,继而随着“砰”的一声,爆发出大片的百毒魔焰。
“原来是百毒珠?”水若寒惊呼了一声。
这百毒珠想要炼制,比修炼百毒魔焰还要艰难十倍,百毒珠的材料,实则是十数种剧毒之物的妖丹,通过魔道秘法,祭炼百年而成。
一旦练成百毒珠,那么其上的剧毒,足以将一名元婴修士毒毙,而且在练成百毒珠之后,借此凝练的百毒魔焰,威力更是惊人无比。
水若寒俏脸也是凝重异常,身躯在百毒珠出现之时,也是连连后退,退开到了百丈之外。
其头顶的白玉牌上,突然射出一道碧青色的寒光,这道寒光射到水若寒身前十数丈外的虚空,那虚空顿时缓缓凝出了一面冰墙。
冰墙刚刚凝聚出来,百毒珠已然是携带着漫天的百毒魔焰,撞了上去。
“轰。”一声巨响,虚空振动,魔焰四射之中,冰墙表面也浮现出了密密麻麻的裂痕,伴随着“砰”的一声,四射开来。
而随着水若寒一指点出,那白玉牌再次射出一道寒光,又是凝聚出了一面冰墙。
“本妃倒是要看看,你能防御到什么时候。”七巧妖姬冷哼一声,一指百毒珠,百毒珠立刻疯狂的旋转起来,魔焰四射。
微微一顿之后,立刻朝着冰墙再次射去。
水若寒眉宇一挑,眼底却是露出了一丝喜色,其头顶之上的白玉牌微微一晃之下,竟是直接消失无踪了。
下一刻,百毒珠直接撞击在了冰墙之上,魔焰四射,而冰墙也飞快的融化开来。
突然,一个碧绿色的晶莹光罩从天而降,直接将百毒珠罩在了里面。
七巧妖姬见状,大吃了一惊,神念急忙驱动百毒珠,试图让其挣脱光罩,但很快七巧妖姬脸色就变了,那光罩竟然异常坚固,任凭百毒珠魔焰四射,却始终无法攻破。
“这…这是御水宫的极寒困仙符?”
七巧妖姬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变,惊呼道。
水若寒俏脸上此刻确是带着笑容:“既然知道是极寒困仙符,还是别挣扎了。”
七巧妖姬身前丈许之外,碧色灵光一闪,白玉牌显现出来,而且在白玉牌的周围,围绕着密密麻麻的冰针,如同天女散花一般朝着七巧妖姬射去。
七巧妖姬双眼显露出慌乱之色,身旁的乌黑盾牌立刻涨大,挡在了她的身前。
而白玉牌凝聚出来的冰针,却是密密麻麻,而且角度也是刁钻无比,几乎是覆盖了每一个方向。
七巧妖姬只能无奈的激发体内法力,溢出体外,在体表形成了一个灵力护罩,试图抵挡那无尽的冰针。
水若寒见状,眼神中喜悦之色一闪而逝,她相信,七巧妖姬想要凭借自身法力凝聚出来的灵力护罩,抵挡自己白玉御冰牌的冰针攻击,无异于以卵击石。
只要被这无穷尽的冰针射中,立时就会成为马蜂窝,水若寒相信就连七巧妖姬的元婴,也无法幸免。
突然一个钟形法宝从天而降,直接将七巧妖姬扣在了里面。
“钉钉~”密集的声音响起,无数的冰针刺在了乌黑色钟形法宝之上,纷纷被震碎四射飞去。
水若寒俏脸一变,身躯急速后退,这时九根银钗从天落下,径直朝着水若寒射去。
千丈虚空之上,黑色灵光一闪,显现出了一名三旬左右的女子,女子身着一袭黑袍,将整个人都包裹起来,只露出一张前脸。
但就是这张前脸,就让人见了有种窒息之感。
此女竟然异常美丽,就算比之水若寒也是不遑多让,甚至与萧林妻子林雪莹相比,也是各有千秋。
此女端庄高雅虽然与林雪莹相比略有不如,但其身上却天生带着一抹娇艳气息,身材异常丰满,双眸流转之间,媚光四射。
眼见那九根银钗从天而降,速度快到了极致,水若寒猝不及防之下,甚至都来不及祭出有效的防御手段。
一张俏脸瞬间变成了雪白色。
正当水若寒打算闭目待死,其身前突然出现了一道五色光幢。
九根银钗悉数射在了光幢之上,爆发出大片的灵光,四下飞射,但那五色光幢不仅未曾损坏分毫,九根银钗更是悉数被震飞了出去。
水若寒看到自己头顶上空数百丈,灵光一闪之下,顿时出现了漫天的剑光,覆盖了数百丈范围,大片的剑光铺天盖地的朝着那黑袍女子射去。
同时虚空之上,墨绿色灵光一闪,萧林的身影显现而出。
“你终于现身了。”黑袍女子似乎对于萧林也心有所感,就如同萧林一般。
其显然早就有所防备,眼见浩浩荡荡的漫天剑光,朝着自己射来,黑袍女子身后突然闪烁出一对漆黑的羽翼,漆黑的羽翼延展开来,足有数十丈大小。
而且黑袍女子的羽翼法宝和萧林的碧羽眩光并不相同,竟是由无数的黑色短刃编织而成,羽翼的边缘之处,恰好就是刃身,闪烁着雪白的光芒。
萧林脸色一变,他发现黑袍女子的那对羽翼,每一片羽翼,竟然都是一件初阶法宝,这着实让萧林吃了一惊。
他不但吃惊这黑袍女子的大手笔,竟然将如此多的法宝熔炼在了一起,且不说耗费的灵石和炼制所需要的时间,光是这么多材料,想要凑齐,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天魔妃墨羽琼?”水若寒和火灵童姥等人看到黑袍女子,却是纷纷脸色一变,水若寒更是惊呼出口。
萧林闻言之下,也是脸色凝重了起来,他没有想到,眼前的黑袍女子竟然就是六道魁魔宫第一太上长老,也就是宫主天魔的宠妃。
天魔妃墨羽琼,在六道魁魔宫排行第四,但在六道魁魔宫,除了玉魔之外,几乎没有人感在这位第四太上长老面前放肆,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其身后,有天魔为其撑腰。
当然玉魔也并非是敢对天魔妃有非分之想,只是他在天魔妃面前,属于极少数的敢言之人。
主要原因一方面自然是玉魔的排名还在天魔妃之上,另一方面则是玉魔在六道魁魔宫的势力也是极为庞大的,可以说仅次于天魔。
天魔妃身后的羽翼突然开始转动起来,竟是形成了两个巨大的光轮,将袭来的剑光悉数搅的粉碎。
从远处看去,天魔妃整个娇躯都包裹在转动的刃羽之中。
萧林在听到了其身份来历之后,也才明白过来,其为何能够炼制出如此变态的法宝了,这无数的初阶刃羽融合起来的羽翼,威力上绝对堪比高阶灵宝。
“你就是萧林?”在击溃萧林青鸾冰剑所发漫天剑光之后,天魔妃墨羽琼并未立刻出手,而是注视着萧林,开口问道。
萧林微微一愣,不知这位天魔的女人为何会认识自己,在他印象之中,可是第一次看到这位天魔妃。
“不错。”
“咯咯,说起来,本妃还要感谢你呢。”说着,眼睛却是瞥向了兀自和水若寒厮杀的七巧妖姬一眼。
萧林闻言,立刻心中恍然,这天魔妃应该是和玉魔妃有矛盾,否则也不会如此说了,只是顾及下面的七巧妖姬,才话说半截。
“这倒不必,萧某斩杀玉魔妃,也并非是为了天魔妃你,只是萧某不明白,各位为何会在此拦截我等,毕竟还未曾寻觅到真正的宝物。”
天魔妃闻言,却是笑了起来,笑声带着洞穿之力,萧林闻听之下,也不由得心脏乱跳,其心神一凛,明白这是通过媚功发出来的笑声,能够迷惑人的心神,体内冰寒法力运转之下,将那股躁动驱出体外。
“虽说我等还未曾抵达小溟宫,但小溟宫中的宝物,并不能落入本妃的法眼,只要小姑娘你乖乖交出森罗阴令,本妃倒不是不可以考虑放你们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