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小說 我的1978小農莊 txt-第1138章 賓客上門熱鬧下相伴

我的1978小農莊
小說推薦我的1978小農莊我的1978小农庄
有刘蕊带着,李栋倒是放心了,刘蕊很有大姐风范,黄胜德也对卡拉OK喜欢的不得了,还有些小埋怨姐夫咋不早点告诉他这好地方。
卡拉OK,这在BJ都没见过,毕竟刚搞出来,不定李栋这就是国内第一个卡拉OK,要知道日本虽说发明一段时间,可还没有大规模上市呢。
“有没有新歌?”
“有啊,在家呢,回头拿给你们。”
“新电影,有吗?”
“有,欧美的。”
李栋笑说道。“科幻片,还有一些日本片,港台片,想看等我把家里录像机弄好,这些片子不适合大庭广众的播放。”
“为啥?”
“有些暴力场面。”
“还有一些不太适合的暴露的场景。”
“啊。”
刘蕊一听,眼睛发亮,黄胜德直直的看着李栋,没想到姐夫长的浓眉大眼隐藏的这么深。“太好了,我就喜欢这种片子。”
“啊。”
黄胜德看着一脸兴奋刘蕊,好吧,这个一得知自己是黄胜男弟弟就拍着胸脯说自己是他姐姐的好姐妹,也是他的姐姐,在韩庄跟着她绝对没有人敢欺负他之类的。
这话黄胜德从韩小浩见着刘蕊如同老鼠见着猫得到印证,黄胜德不知道,明年不定韩小浩就成了刘蕊学生,能见着不怕嘛。这个刘老师和栋叔可以一伙的,说不定自己不听话给你一打练习册。
“回头等胜男回来,你找胜男拿。”
这会李栋可没有功夫收拾这些录像带,甚至不知道塞哪里去了。
“我姐也看这个?”
“可好看了,胜男姐很喜欢的,平时都是我们一起看。。”
好吧,黄胜德心说果然被带坏了,自己一定要坚持住。
“你们在这边玩吧,我还有事。”
明天一早还有去一趟池城送些东西过去,春花婶子这个红人还有过去一趟把酒席一些习俗跟着黄胜男,刘思君再讲一讲。李栋这边一个要要等着运送甲鱼车子,再有一个准备一下,后天去南京接人。
事情还不少呢,这会得找韩卫国几个商量一下。
“你去忙吧,胜德跟着我就行了。”
“那行。”
反正在韩庄,还能出啥事,李栋倒是挺放心的。出了卡拉OK室,李栋找到韩卫国几个说明一下情况。
“这算啥,栋哥,你放心吧。”
“俺回头跟家里说一声,明一早就跟你过去。”
几人二话不说答应下来来了,家里交给韩卫东几个照应,回头等甲鱼运送过来,韩卫国先招待一下,这几人算认识了。“到时候运到公社那边,我跟着为民打个招呼。”
“栋哥,你放心吧,俺知道了。”
第二天李栋一早做好饭,喊着李春花,韩卫国一众人过来吃饭。韩卫河,韩卫龙,韩卫礼几个小年轻也过来了,李栋做了一大锅子牛肉汤,打了饼子。
“吃啊,别看着了,自己动手。”
“来来来自己动手。”
牛肉汤加上饼子,这早饭可不错,更别说一人一个鸡蛋了。
“今天大家要辛苦些。”
李栋说道。“请帖,我都分好了,东边的交给卫河,西边交给卫龙,南边卫礼,卫畅你负责北边,还有公社的。”
“成,栋哥,你放心吧。”
“准给你送到了。”
“回头等我回来,我请你们喝酒。”
袋子交给几人,这里装着请帖,这是不写不知道,这家伙人情还真不少,光是里山公社要请的就要几十口子再加上其他公社,人还真不少。
这还不算池城市里的,市里的还得李栋跑一跑。
“走吧。”
吃完早饭,李栋招呼黄胜德,这小子玩的有些忘我了,不舍得走。“那个姐夫,我再玩两天,这不离着我姐出嫁还有几天的呢嘛。”
“那行吧。”
李栋还真顾不上这小子,明天一早就要去南京,还有和县里打招呼,乔治和安娜,希尔达,还有不知道从哪里得到消息的小鬼子屯田正一几人。
加上港商,这一批人还真不少,李栋得跟着县里和地区说一声,接待任务还是挺重的。
“有事打电话。”
“知道了。”
黄胜德摆摆手。
这小子,李栋和李春花,韩卫国,韩卫东几个沿着小路说话来到公社,跟着高为民说了一声。“婶子,你们等会,我去屋里说两句就走。”
“行你去吧。”
来到办公室,高为民正倒水,见着李栋忙迎这过来。
“你这么忙,怎么得空过来了?”
“给你送请帖。”
李栋亲自请帖交给高为民,高建军等人,正好顺路。高为民第一次见这么漂亮请帖,果然是李栋,这一出手就跟着别人不一样。
“嫂子那边,我就不亲自过去了。”
“你帮我转达一下。”
“放心吧。”
高敏对李栋一直挺感谢的,要知道能去县里上班一般人可没有这么好的机会。
宗红兵那边李栋顺带去了一趟,得,送信去了,这一早就出发了,不得不说,现在邮递员还是十分忙碌的,当然待遇十分不错,还能有点小油水。
吃的喝的都有,李栋请帖交给了胡欣,这才开车来到池城外贸公司办事处院子门前。
“咚咚咚。”
“来了。”
“这么早?”
“吃了没有?”
“吃过了。”
李栋笑着说道。“我送婶子过来。”
李春花提着四色礼,刚有的讲究还是要的,李春花这次过来就是要说一说,当地一些习俗,结婚当天的一些事情。李栋没多待,带着韩卫国几个去路口等着甲鱼车过来。
“来了。”
解放车,搞了大车了,李栋笑着挥手,车里李庆禹见着李栋大大松了一口气,这么多王八,差点没把一家人搞崩溃了,这可全都是钱了。
瘦了也就算了,时不时还死掉一些,这可就太吓人了。
来的人还不少,毕竟现在这年月,车子上人少,可是十分危险的。
“你看这些王八运哪里放着?”
“卫国,你上车带他们去公社。”
李栋说道。“我跟为民打了招呼,公社后面池子借用一下。”
“知道栋哥。”
“师傅,俺给你指路。”
至于李庆禹几个,这一路辛苦了,李栋让韩卫国等会带他们去韩庄。“你们先住几天,等我忙活完事情,到时候再送你们回去。”
“啥事啊?”
“办喜酒。”
几人还真没想到,赶的这么巧,难怪这些天没功夫过去呢。“那你忙吧,我们跟着车子回去就成了。”
男友是貓又怎樣
“这不行,难得来一次。”
李栋笑说道。“喝完喜酒再回去吧。”
“这事就这么决定了。”
说着李栋帮着几人决定了,来的都是年轻人,韩卫国和韩卫东一劝说,这就答应下来,这边肯定好酒好菜吃着,想想不用回去干活挺好。
“等明,我回来了,好好喝几杯。”
晚上,李栋在小院住了一晚上趁着机会弄了一些东西回来,见着满屋堆满的各种物资,李栋心说,这下再来几十个人也够吃够用了。第二天一早,黄胜男就带着几名司机过来了。
这是通过外贸公司联系的运输队,其实李栋这边也能联系上,梁县长关系多好,不过县里要搞外宾接待。要忙的事情不少,李栋就没打扰了。
“王师傅,赵师傅,今天辛苦你们了。”
“李顾问,你说哪里话。”
李栋散了一波烟,这边就准备出发了。
“张姐什么时候到?”
“本来是打算跟着乔治他们一起过来。”
黄胜男说道。“不过公司有些事,说要处理,我问了下说是关于期货。”
“期货?”
李栋一拍额头想起一事情来了,这不说都给忘了,年初白银暴涨,李栋当时找着张丽说想要做空白银,当时白银涨疯了。李栋这才想起来白八零年白银疯长的事情。
这玩意从79年的六七美元一盎司直接干到80天三月份五十美元一盎司后,李栋入场迟了,没吃到多少,不过最后一咬牙做空了。当时张丽还劝说来了,将近三百万美元。
这可不是小数目,再说当时白银还在疯长,做空,张丽有些不理解,这事李栋交代之后没再管,加上最近几波稿费挺多,这三百万美元虽然记得,可没太关注。
黄胜男提起来,这个李栋才想起,这都七月了,不知道结算下来能赚多少钱,李栋对期货不太了解,这些都交给张丽。
“回头,我给张姐打个电话问问。”
李栋不知道赚多少钱,想来应该不会亏,这玩意长的太疯狂了,看空绝对不是他一个人。
“电话号码。”
黄胜男把昨天抄写电话号码交给李栋。张丽在香港呢,这家伙还有打长途电话,李栋接过号码装到口袋了,这事不急,赚了还是赔了,不是现在打电话就就有用的。
先去接人,李栋开车皇冠,王师傅开着货柜车,赵师傅开着李栋的蓝鸟直奔着南京。中午之前赶到了南京,李栋请着两位师傅吃了顿饭。
“王师傅,赵师傅,你们先休息一下,咱们二点出发。”
“行,李顾问,我们听你安排。”
李栋开车去接着何师傅和婶子,还有小燕子,这小丫头可早闹着要去韩庄玩了,六奶也盼着燕子去玩呢。
“二叔,你和婶子收拾一下,我们二点出发。”
“好好好,我这边你就别担心了。”
何师傅这边耽误了点时间,李栋练了一套拳法,聊了一会。“何师傅,前些天有人先跟着学武,我想着,咱们这拳你能外传不?”
“怎么不能外传了。”
何师傅说道。“谁想学,我都教,不过,我要求严格,倒是最近些年没人愿意学了,既然有人愿意学你就教吧。”
“我怕我功夫练的不到家。”
何师傅虽然不想说,李栋是练功天才,可不得不承认,李栋学的十分快,虽然没杀气,显得差了点味道,可功夫真学到了。
“你教个徒弟还是够的。”
“不说,这功夫你要跟人说清楚了。”
不算是名门正派,怕别到时候让人失望。
“师傅,咱这虽然不是啥门派,可咱们打鬼子,肉搏靠的就是这一手,这功夫不比啥门派的强百倍。”李栋笑说道。“你这么说,这功夫我还真的教了,不能让后人忘了不是。”
“你喜欢就交吧。”
都市酒仙系统 酒剑仙人
“说来,还有一些武器。”
说话摇摇头,李栋倒是想要打听打听,自己农庄,可以搞一个类似练武场,搞些武器展览一下,抗日,解放等战斗用的武器,功夫,这东西后世了解真不多。
不该被历史掩盖了,李栋既然碰上,这事肯定要做的,到时候农庄搞个活动,算是祭奠一下这些英雄们,挺有意义的,再有一个坐实了池城最优中小学生体验基地的名头。
“武器,何师傅你可一定要教教我。”
何师傅没说,又让李栋练了一套拳,这才点点头,这边耽误了点时间,差点二点钟没出发了。
回到南京这边住处,见着装了不少东西的冯端两口子。“二叔,家里啥都有,你这边带两件换洗的衣服就行了。”
“对啊,姑爷,表叔家啥都有。”
“真的?”二婶子还是有些担心。
“真的,啥都啊,姑奶,你不知道,表叔家不咱们城里还要好呢,特别讲究。”胡丽新笑说道,这个边上学姐也可以作证。还有几个学长,上次跟着仲崇欣过去的,知道李栋家啥情况,一点都担心。
“那行,少带些东西。”
大家收拾好了,年轻上货柜车,一开始大家还怕货柜车会不会热呢,没想到里边还有风扇,一开始李栋想要搞空调的,可怕跟着别人车子不一样引起怀疑。
这才搞了风扇,倒是也不太热的,毕竟货柜是处理过,隔热效果挺好的。
轿车不用说了,几个长辈坐,二点出发,直接到韩庄,差点六点半了,好在现在天黑的晚。
“这乡下挺好的。”
别说冯端两口子惊讶,这哪里像是乡下,这一路都是柏油路。
“栋子,这不是去韩庄的路嘛,咋成柏油路了。”燕子扒拉妈妈也要看,要知道过年回来还是碎石路,那时候就挺意外,这路挺好的,乡下有碎石路真不多见。
现在直接变成柏油路,这就更令人惊讶,这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