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白骨大聖 咬火-第660章 野牛嶺展示

白骨大聖
小說推薦白骨大聖白骨大圣
面对老道士的询问,几名老僧有点茫然的互视一眼,都是摇摇头。
“几位上师离开得匆忙,我们也知道不多,只知他们是去了野牛岭附近一个叫坚热的村庄去了,对,我记起来了,好像是说我们救下的那名汉人就是从坚热村来的……”
一名老僧迟疑说道。
见打听不出头绪,晋安皱眉,并没有思考多久,他当即决定前往野牛岭找罗桑上师。
连仁增寺的堪布选择舍身喂魔都没能杀死白色恐怖阴身,罗桑上师他们此行除魔恐怕不会那么顺利,他去野牛岭兴许能帮上些忙。
晋安要去野牛岭,老道士自然也嚷嚷着要一起跟过去救人。
一听两位远道而来的汉人客人愿意出手救人,留守在仁增寺的几位僧人都是面露感激,但他们并不想让拜访罗桑上师的客人涉身险地,可无奈劝说不动晋安和老道士。
救人要紧,刚到仁增寺,还没休整,晋安骑着羊,老道士骑着马,随便带了点肉干和水,就又匆匆上路了。
不过就在临行前,晋安从这些僧人口中,意外听到了关于倚云公子的消息。
“半个月前,本寺来了一对汉人主仆拜访罗桑上师,罗桑上师称呼其中一人倚云公子,晋安道长你可认识那对主仆?”
晋安和老道士都是露出了惊讶表情,晋安当即问:“对方现在在哪里?”
无需回答,几位老僧都已经得到答案。
絕品神醫 小說
“那对主仆在仁增寺里只停留了一天,第二天就离开了,说结束拜访打算回康定国。按照时间算,他们差不多快进入康定国地界了。”
“我曾听到罗桑上师和那位倚云公子闲谈时,提起过晋安道长你,这才忍不住一问。”
这时,一旁的老道士多嘴一句:“君子守约,倚云公子虽然不辞而别,可还是不忘了守约来拜访罗桑上师。”
晋安没有接话。
能在仁增寺听到倚云公子和奇伯都平安的消息,他心头总算落下块石头。
……
……
野牛岭离仁增寺并不太远,也就五六天路程,不过因为雨季,山路泥泞难走,两人骑着羊与马,多走了两天才赶到野牛岭附近。
离野牛岭最近的一座雄伟险峻大山上,两人站在半山腰的崖道小路,望着对面的绿草青幽,云雾遮绕的野牛岭。
“这野牛岭上草原青青,水草丰美,山青水绿,环境清幽,看着一点都不像是仁增寺僧人们告诫得那么凶险,说但凡进入野牛岭的人、贪吃的牛马,没有能活着出来的。”
“而且在风水上,这里地势开阔,既没有三面环山,也没有高大灌木,不是一个能藏风藏毒瘴的地方,奇怪。”
老道士望着远处的野牛岭,嘴里不停说着奇怪奇怪。
的确就如老道士说的那样,野牛岭地势开阔,风和日丽,不像是一个能藏风滋生阴气的地方。
晋安略一沉吟,试着用望气术观察野牛岭,结果什么异常都没有望到。
要么这里本来就不是什么凶绝之地,要么是受到白天日头曝晒的关系,只有到了晚上才能看到野牛岭的真面目。
晋安:“先去坚热村找罗桑上师他们在不在那里。”
当他们下了山,在远离野牛岭的僻静一角找到坚热村时,已经是落日黄昏时候,这里的落日相当于康定国的戌时,也就是晚上八点多…冷风萧萧,空气中还飘散着未完全消退的焦炭味。
奉子成婚,親親老婆請息怒 小說
眼前只有一座被大火烧焦的荒败村庄,一个人影都没有见到。
“这是……”看着被放火烧掉的坚热村,老道士一愣。
两人牵着一羊一马,走进村庄,脚下踩着厚厚草木灰烬,这个被烧毁的村庄里一片死寂,空荡荡的废墟里,只有他们踩着草木灰烬走路的脚步声。
鬼醫鳳九
忽然,一声异响在这个落针可闻的死寂村庄响起,两人追过去,只看到一头小野兽受惊逃走,因为逃得仓惶,撞到停在旁边一辆烧焦木板车,车轮脆弱断裂,木板车侧翻倒地。
晋安走到刚才小兽待的地方,发现地上有个被小兽刨出来的小土坑,小土坑里赫然露出一颗死人骨。
“老道,一起来帮忙把这里挖开看看。”两人找来工具,双手飞快起落的挖开地面。
这里的泥土明显被人松动过,即便没有专业工具也是挖起来很快。
日暮三 小说
嘶呼!
还没挖到一半,老道士已经忍不住惊骇的倒吸口凉气,咳咳,因为挖坑掀飞起大量草木灰烬,老道士用力吸气不小心吸入不少草木灰烬,喉咙难受得不停剧烈咳嗽。
可即便喉咙非常难受,老道士还是声音沙哑的惊怒说道:“这些死者…该不会就是这坚热村失踪了的村民们吧?畜牲啊!这是把一村人都屠了,男女老少全不放过!”
脚下刚挖开的土坑里,堆放着一排排死人,有老有少,最小者还是襁褓婴儿。
晋安眉头紧拧,他跳进尸坑,检查这些亡者,也不去管尸体腐烂的尸臭,还真被他发现了一个细节:“应该是罗桑上师他们替这些坚热村村民们殓尸下葬的,凶手不可能杀完人还把人这么整整齐齐安葬,之所以说是罗桑上师他们安葬的这些村民,是因为我在尸坑里发现了一些佛门中人用来超度亡者的经布、转经轮。”
宝贝,要不够你的甜 容云清墨
晋安手指他发现的几件佛门法器,说出自己想法。
咳嗽已经不那么厉害的老道士,闻言,在尸坑边蹲下检查死人,点点头,认同晋安的说法。
这时,晋安也已经重回地面,他没有开口说话,而是环顾一圈整个被烧焦的村庄,最后抬头望向野牛岭方向。
“小兄弟你是觉得罗桑上师他们进了野牛岭?”老道士道。
晋安并没有马上回答,凝望了一会野牛岭才说出自己的想法:“如果我猜的没错,应该是罗桑上师他们赶到坚热村时,发现这里的村民已经遭人屠村,担心这么多人曝尸荒野会引发瘟疫,所以把人好生安葬,超度亡魂后,放火烧掉了村子。”
“我还发现了一个细节,这些村民都是死于利刃类凶器,是遭人屠村,并不是被恐怖白色阴身杀死的,阴祟杀人用不到利器。”
“小兄弟你怀疑是仁增寺救下的那些汉人屠村?不过老道我看着不像是他们做的,因为如果他们真的是凶手,罗桑上师他们不会把那些人与坚热村村民们葬在一起。”还蹲在尸坑旁的老道士,说出自己的想法。
汉人面孔与蕃人面孔还是很好辨认的,这尸坑里不仅有蕃人村民,还有身穿沉重甲胄的汉人面孔。
嗯,晋安点头,表示赞同老道士的说法。
老道士看着尸坑里那些惨死村民,叹气一声,然后抬头问晋安:“那小兄弟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晋安望着野牛岭方向:“按理说,等到明天白天再进野牛岭才是最安全稳妥,但是罗桑上师他们追踪恐怖白色阴身这么多天一直未归,我有些担心他们,打算现在就动身,连夜进野牛岭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