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我獨仙行 愛下-第2419章 大帝秘聞相伴

我獨仙行
小說推薦我獨仙行我独仙行
卷十六 域外之争
第2419章    大帝秘闻
这一抓有着无与伦比的气势,而在域外之地势必掀起惊天骇浪来,百族生灵肯定要重新调整对神族的策略,无数道蠢蠢欲动的心也在这一抓中彻底熄灭。
而灰袍老者似乎只做了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光秃秃的脑袋一转,就落在了波遥身上。
“大人,我……”波遥忍不住一阵紧张,无形的压力压迫的她难以呼吸。
“嘿嘿!”
没想到老者忽然诡异地一笑,“啧啧,先天道胎神体,世所罕见,如果拜在老夫门下,修炼神通倒可以事半功倍……老妖婆,既然到老夫这里来看戏,怎么连个招呼都不打?”
如此一番话说的黑衣有些莫名其妙,以波遥的绝世风姿,怎么和老妖婆也扯不到一起。
而波遥闻言,同样神情一怔,下一刻,却似乎想起来什么,娇躯蓦地一颤,玉颜更是“唰”的一下,再无一丝血色。
这样一幕让黑衣更是摸不着头脑,还以为此女被对方吓住,刚想说些什么,瞳孔却骤然间一缩,如遭针刺。
一道黑雾从波遥的头顶冒出,在空中一凝,竟多出一道虚幻的身影。
这身影看不清容貌如何,可身躯婀娜,毫无疑问是道活生生的生灵。
波遥的身上竟一直隐匿着这样一位存在!
而此时的波遥死死地咬住了下唇,面色苍白,目中难以掩饰的恐惧之色,一言不发。
她显然清楚这些,黑衣的心在大力狂跳,耳边响起一道尖细的声音。
“哼,千幻老鬼,没想到你一直躲在不周山上装死,竟然走到了这一步,果然是老奸巨猾。”
“彼此彼此,羽灵老妖婆,不要以为老夫不知道,你们几个在密谋什么……”灰袍老者毫不客气地冷笑起来。
只是这番话落在黑衣耳中,竟如晴天响起滚滚焦雷,差一点心神失守。
“羽灵……羽灵圣帝!”
黑水圣元中两位大帝,广凡圣帝、羽灵圣帝!
在一些传言中,广凡圣帝以肉 身成帝,这些甚至是双角族人时常挂在嘴边膜拜的绝世人物,而羽灵圣帝更是成名已久,存在了不知道多少岁月,他还是第一次知道这位大人物竟是位女人。
一时间黑衣嘴巴发干,眼角骤跳,心中好奇心升起,这样一道虚影就是羽灵圣帝?她怎么会藏在波遥身上?
以他如今的眼光,自然一眼就看出,这道虚影只是一丝魂印而已,可依旧让他无比震撼。
“所以你就挑动那个老匹夫,开启了灭世之门?”羽灵圣帝同样没有客气,直接反驳道。
“呵呵,老妖婆这次是你猜错了,灭世之门开启却是雷神主动联系老夫,是他提议的,老夫只是顺水推舟而已。”
灰袍老者淡然一笑,如此道,所谈内容早已让黑衣心中掀起惊天骇浪来。
雷神是谁?
肯定不是本体在天狐族见到的那位远古投影,能够被羽灵圣帝称为老匹夫的,还有资格和总管大人密谋商量的,这人的身份已经呼之欲出了……
就在他极度震撼之际,耳边又响起那羽灵圣帝尖细的冷笑声,
“哦,本帝知道了,那老匹夫自知无法渡过这次大难,这是准备拉上整个仙界为他陪葬了,你这个老鬼更早有觊觎之心,狼狈为奸,一拍即合吧。”
“呵呵,你们几个安逸的太久了,似乎忘记这片天地的太平从何而来,对我神族一直死命打压,既然这样,为什么不一起去下地狱?”灰袍老者的笑容阴测测,十分可怕。
而羽灵圣帝毫不示弱,冷笑连连,“好极,上一次天机观动用了上古元甲,甚至损失了三位知之辈的修士,已经推算出来,使者会在千年内回归,到时候老匹夫如果没死,刚好由你们二人去应对,哈哈……”
终于,灰袍老者的脸色大变起来,随即冷哼一声,袍袖一抖,一片灰色光霞飞出,将那道虚影给笼罩其中。
“怎么,老鬼还想拿本帝出气?真是老糊涂了……”光霞中,尖细的声音连连讥讽着,毫不为意的模样。
灰袍老者并没有立刻回答,枯瘦的五指连连点动,一个巴掌大小的圆台凭空浮现,上面密密麻麻地铭印着隐晦符文,而灰色光霞中,那道虚影一阵变幻,随即化作一道微不可查的光点,闪烁间没入圆台中,不见了踪迹。
“嘿嘿,老夫虽然不能怎么样你,可恰巧老夫知道一些上古巫术,怎么样也要恶心你一下。”灰袍老者目光阴沉,一把将圆台收入袍袖中。
与此同时,距离不周山不知道多远的一处密地中,混沌之气弥漫,丝丝秩序神链若隐若现。
神医萌妃:妖孽帝君太腹黑 小说
就在这一刻,呼啸飓风凭空生出,云雾翻滚疯狂涌动,而一道青色光柱蓦然冲天而起,直刺苍穹。
“该死的老鬼,竟然使用阴招……”
随着一道“嗡嗡”的声音响起,整个空间多出一个万里之广的巨大漩涡,一圈圈肉眼可见的规则之力卷动八方,而隐约青芒间,一道百丈之巨的庞大身影在漩涡中沉浮,似是被无数秩序神链锁住的恐怖生灵,沉闷嘶吼声就从其中传出。
半响,这异象才慢慢消失,混沌弥漫,整个空间再次陷入沉寂中。
不周山上,灰袍老者的心情似乎不错,若无其事地拍了拍手,“好了,苍蝇都赶走了,现在终于清净了。”
而波遥脸上依旧毫无血色,下唇都被咬出了血丝,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
“大人,刚刚所言还当真吗?”
“哦,你指的是……哈哈,老夫平生从未诳语。”灰袍老者目中闪过狡黠神色。
下一刻,“扑通”一声,波遥竟双膝着地,盈盈拜倒,“波遥见过师尊!”
黑衣在一旁看的有些傻眼,两人之间怎么看也不像有师徒缘分。
“嘿嘿,以老夫的身份,若是愿意收徒的话,不知多少人挤破脑袋想拜入老夫门下,给老夫一个理由。”老者不为所动。
“不周山荒凉空寂,师尊独居此地,孤苦无依,总需要人服侍的,弟子愿意效劳。”
“老夫孤苦无依?哈哈……老夫修行无数载,还是第一次听到孤苦之说。”
老者仰头大笑,声震九霄,不过明显没有生气的模样。
过了一会,此人才神情肃穆,目中神光湛然,紧盯着望过来,
“老夫修炼的五行大幻灭术有着天然限制,你确定还要学习这神通?”
“请师尊收留。”波遥的脸上带着坚定,竟没有丝毫迟疑。
以此女自身的经历,如果再回到魔界,势必会再次受制,毕竟对方乃堂堂圣帝,根本由不得她愿不愿意,甚至连求死都是种奢望。
而眼前的老者却是唯一的曙光,助其脱离苦海的唯一希望,是故此女毫不犹豫地地拼命抓住了。
灰袍老者满意地点点头,在波遥依着礼数磕足了头,才“哈哈”大笑着,袍袖一抖,一片光霞就将波遥托了起来。
“好,好,老夫数万年前人称千幻老人,原本一直孤零零的一个人,没想到现在竟收到佳徒,一身所学也不会就此失传了。”
“恭喜大人,恭喜波遥圣女!”
虽然觉得突兀,黑衣还是为波遥感到高兴,有了这样一位师尊,之后突破境界,乃至成就尊者,都有着极大可能。
似乎卸掉背上沉重的包袱,波遥嫣然一笑,显得容光焕发,比之前更美艳了三分,不周山顿时都变得生动起来。
“老夫收徒,在神族应该属于大事,不过老夫素来讨厌繁文缛节,一切从简,此事等圣子见到了神王,直接知会一声即可。”
老者抖动着细长的眉毛,也不管黑衣是不是同意,直接吩咐一声,随即袍袖一拂,一片光霞飞出,身前的山峰处竟多出一个丈许大小的通道来。
“你们且随老夫进来,这一次还需要借助圣子的一件宝物才行。”
灰袍老者口中说着,当先就朝通道行去。
通道斜着向下,一道道石阶光滑影人,而不知道从哪里发出的蒙蒙白光亮起,将通道照耀的十分清晰。
黑衣压下心中的好奇,随着二人朝下行去,很快他就发现这条通道竟是盘旋而下,很快他们所处的位置就在山腹之中。
灰袍老者并没有停下,依旧不紧不慢地沿着台阶前行,如此又行进了百余里,估计早已在山腹深处,老者终于停了下来。
四周的岩石表面散发着蒙蒙光华,一丝丝规则之力波动蔓延,清晰可见,此时黑衣已经感觉到体内真元如同被封印一般,再难以调动分毫了。
看来这就是不周山的奇异之处,黑衣不动声色,虽然真元受制,可体内玄关无碍,如果将那些诡异星芒催动,受制的真元瞬间就恢复了自如。
不过他没有妄动,反正以对方的实力,如果想对自己不利,也只是抬抬手的事,不如干脆表现的更光棍些。
而此时灰袍老者单手扬起,探出一根枯瘦的食指,对着前方岩壁随意地一点。
鬼神無雙
“嗡”的一声,一片光晕扩散开来,如同水纹荡漾,所过之处,一枚枚黑色符文狂涌不断,而四周凭空多出阵阵吟唱梵音。
黑衣看的目中异彩连闪,却见光华所过之处,岩壁竟纷纷溃散消失,眼前多出一个万丈之广的漆黑光幕,隐约的梵音就从光幕中传出。
“师尊,好神奇!”
波遥忍不住赞叹着,这些梵音入耳,竟给人一种浑身舒泰的感觉,沉醉不已。
老者大为满意,“徒儿且看,这是为师布置的梵乐界,对于神魂修复有着独到妙处,等你修炼三重神通后,同样可以施展。”
言毕,老者手指在光幕上轻轻一触,一道涟漪荡漾开来,露出一个容人的洞口。
“进来。”
老者说着,身形一晃,径直没入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