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第1666章 不用這羣小鬼來提醒相伴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冲矢昴看着暴躁的横沟重悟,怔了怔,低头看着同样呆滞的柯南,低声问道,“这样也没关系吗?”
醫 毒 雙 絕
“应该……”柯南回神,低声道,“没事啦,毛利叔叔和目暮警官有时候也这样啊,池哥哥才不会因为这个就受刺激。”
“不,我是说……”冲矢昴抬眼看向朝三个年轻男人走去的横沟重悟,眯眯眼里带着审视,“横沟警官突然暴躁起来,也不顾忌是不是办案期间,这样也没关系吗?”
“没关系,横沟警官一直是这样的,”柯南干笑着,“是昴先生你太紧张了。”
他能理解冲矢先生的心情,刚认识池非迟的时候,有一段时间,他看谁都好像有那个大病。
比如间宫家的人,比如森园家的人,比如新出家的人……
灰原哀走到池非迟身旁,若有所思地仰头问道,“非迟哥,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我这里有几颗安眠药吗?”
柯南转头,悄悄打量池非迟。
难道灰原怀疑刚才突然自闭的池非迟是另一个人格?
池非迟变化这么快,且中间没有发生任何事情,那也不是不可能。
想要知道刚才那是不是池非迟的另一个人格,也很简单,人格切换之后,某一人格一般是没有另一个人格的记忆的,也就是说,现在的池非迟,不会知道刚才的池非迟知道些什么。
冲矢昴眯眯眼,侧目盯。
如果是多重人格,那池先生对他时好时坏,是不是就能解释了?
“两颗,你让我不舒服可以吃一颗,”池非迟垂眸看着灰原哀问道,“怎么?你的药丢了?”
“没、没有。”灰原哀汗了汗,心里舒了口气。
人格切换,可以暂时排除。
一旁,横沟重悟已经在问话了。
“我们是潜水爱好者啊……”留着金色中长发的男人低下头,伸手掩在嘴边咳嗽了半天,“咳咳……”
“好啦,你别说话了,我来说吧,不要到时候你又病倒了,”负责开游艇的金发寸头男一脸埋怨地说了同伴一句,抬眼看着横沟重悟道,“我叫开田康次,他呢,叫大户六辅,还有我们旁边这个呢,叫青里周平……”
池非迟听到这个名字,抬眼看了过去。
爱妻如命之一等世子妃 小说
青里周平就是之前站在甲板上、头上系着头巾的方脸男人,摊手道,“要说工作的话,我们之前是各自都有工作,只有平时休息的时候才会聚在一起潜水,不过大概是半年前,大小姐找到我们,支付薪水让我们专门陪她潜水。”
“你们有怨言吗?”横沟重悟盯着三人,“比如刚开始答应得很高兴,却突然醒悟过来,如果光里小姐哪天不需要你们了,依旧可以一脚把你们踹开,而失去了工作的你们,想要再回去工作就很难了,所以突然心生怨气,觉得光里小姐会害你们一无所有?”
大户六辅一愣,神色带着一丝古怪,“怎么可能有怨气……咳咳……”
“不会的,大小姐给的薪水很高,”开田康次解释道,“以我之前的工作来说,陪光里小姐潜水一个月,都能抵得上我之前工作一年了,虽然说陪着大小姐需要忍受她的脾气,处处以她为重,但我以前在公司工作也没有好到哪里去,照样要忍着自己上司的脾气,相比起来,大小姐反而更好哄,有时候对我们也很不错,更别说潜水本来就是我们的爱好,怎么可能有怨言啊?”
青里周平看了看两个同伴,补充道,“辞去工作的事,我们也是事先考虑好的,我那个工作是没有什么可惜的,等大小姐潜水腻了之后,我再换一家公司工作,也不会有太大影响。”
开田康次点了点头,“我们也是一样,就当是在做另一份工作了,而且大小姐学潜水学了半年多,兴趣越来越浓,我们教她的时候,她都在认真学,看起来不会突然没了兴趣,潜水不管到什么时候,都需要同伴陪同才能保障安全,跟我们这种认识的人潜水,肯定要好一些。”
“是啊,”横沟重悟半月眼瞥三人,“保障安全到光里小姐都死了,我说,不会是你们三个人串通在一起杀人吧?”
“话、话不能这么说吧?”青里周平汗道。
“大小姐三天前就失踪了,”开田康次还算镇定,“我们也在很努力地搜索。”
“三天前就失踪了?”横沟重悟正色确认,“真的吗?”
“是啊,三天前的中午,我们四个人去潜水,过了很久,一直没有看到大小姐浮上来,我们潜下去找的时候,我手机上收到了大小姐的邮件!咳咳……”大户六辅说着,又忍不住咳了几声,缓了缓,继续道,“上面写着‘接下来就交给你们了哦’,咳咳咳……”
“好,结果你们也不确认好,就停止找人,直接回去了吗?”横沟重悟无语问道。
“我们也没办法啊,以前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青里周平一脸无奈,“今天夏天刚潜水的时候,也出现了大小姐没有浮上来的情况,那个时候我们急得到处找。”
大户六辅转头跟青里周平确认,“好像还报警了吧?”
“是啊,”青里周平点了点头,“结果她第二天就笑嘻嘻地自己回来了,说是在偶然路过的游艇上看到了帅哥,就上船一起喝了红酒。”
薄少的野蠻小嬌妻 南官夭夭
“可是这两三天,我们警方都没有接到失踪报案啊。”横沟重悟道。
“不,我们这一次还没有报警,”开田康次回忆道,“因为上次大小姐发脾气,说已经发邮件跟我们说过了,我们还闹得那么大。”
“所以我们这次就没有打电话报警。”大户六辅道。
开田康次补充,“只不过过了两天,她还没有联系我们,所以我们才决定开游艇出来到处找一找,我们在下潜地附近找过,看到的每艘游轮也都问过了,可是没有想过到船只都会避开的一角岩来。”
青里周平看向靠在岩壁上的尸体,“也没想到会变成这个样子。”
“真是的,”开田康次低声叹道,“她明明不会游泳,还老是逞强。”
“不会游泳就来潜水吗?”横沟重悟疑惑问道。
“没错,不会游泳的潜水员很多啊,”青里周平道,“因为有脚蹼,又有氧气瓶供水下呼吸。”
“可是,有氧潜水不是两个人以上一组吗?”冲矢昴眯眯眼看着三人,语气依旧温和,“光里小姐怎么会不见了呢?”
如果潜水时有人和赤峰光里一组,那就算不是犯人,说不定也能问到什么线索。
“大小姐经常自己乱跑,”大户六辅无语道,“说是喜欢一个人待在海里。”
光彦侧头跟步美、元太、灰原哀说悄悄话,“池哥哥之前也有过吧?一个人租船偷偷跑去潜水。”
步美点头,偷偷摸摸瞥池非迟,“那很危险哦,遇到坏人的话,就会变得跟赤峰大小姐一样了。”
灰原哀一脸赞同,“没错,要是遇到海里的暗流,也容易发生危险还没法求助。”
池非迟:“……”
他不用这群小鬼来提醒。
二兩小酒 小說
“那确实很危险哦,”大户六辅看了看池非迟,“大小姐半年前还被潮水卷走了,真的非常危险呢。”
“要不是这样,义郎他也不会死了。”开田康次叹道。
“义郎?”横沟重悟疑惑盯着三人。
“义郎的事跟这次事情又没关系。”青里周平一脸无语。
横沟重悟决定问点正事,看向开田康次蒙住了左眼的眼罩,“开田先生,你的眼睛怎么了吗?”
开田康次一脸无奈地看向青里周平,“是昨天晚上这家伙打的,因为我说大小姐说不定又躲到哪个男人家里去了,不用管她,结果他说要是有个万一怎么办,没想到……‘万一’真的出现了……”
横沟重悟又看向大户六辅拉到下巴上的口罩,“那么大户先生,你的口罩呢?”
“我身体不舒服的时候,被大小姐拖去潜水,结果感冒了,咳咳……”大户六辅又咳嗽了起来,“不过,刚才我也有潜水帮忙找人就是了。”
横沟重悟打量着青里周平下巴上的创口贴,“那青里先生,你的嘴唇下方是怎么回事?受伤了吗?”
“是粉刺啦,”青里周平抬手摸了摸自己下嘴唇旁的创可贴,“昨晚我撑着下巴上网的时候,不小心把粉刺弄破了。”
“你上网做了些什么?”横沟重悟追问道。
“查了一下大小姐的事,看看有没有人发博客说,捡到一个潜水女子,”青里周平神色从容,“当然,也查了一下近期有没有女子在大海里溺死的新闻。”
夕阳下,池非迟大致能看到开田康次短袖下的手表,琢磨着线索该有的都有了,出声道,“开田先生,你的手表能不能给我看一下?”
“啊?”开田康次疑惑看了看池非迟,抬起手腕看自己的表,“我的手表?”
柯南和冲矢昴看了过去,愣了一下。
这好像是……和死者那块一模一样的同款手表?
横沟重悟用审视目光打量开田康次,用目光施压,“可以吗?”
“当然没问题,”开田康次一汗,解下手表,递给池非迟,“这是大小姐为我们潜水队定制的潜水手表,我们出来潜水都会戴上……”
池非迟接过手表,翻到表盘背面,垂眸看了看。
很好,银色的表盘背面反射着夕阳光,他只能看到银色的一团,上面有没有文字和图案都看不清。
不过看不到文字没关系,他可以视物全靠脑补。
横沟重悟和冲矢昴凑近池非迟身旁,探头看表。
横沟重悟还低喃出声,“AKAMINE ANGLE FISH CLUB……”
池非迟:“……”
还可以靠队友念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