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深空彼岸 辰東-第五百一十章 超凡的黃昏不可阻擋

深空彼岸
小說推薦深空彼岸深空彼岸
“所以,想让她当儿媳,这样另类的‘报仇’,两夫妇还真是恶趣味。”老张都有些无语了。
“这不是赶在一起了嘛,关于谁能立新约的事,方仙子曾发过一些誓言,而那对公母顺势而为,对了,老张你当年发过什么誓?”冥血教祖问道。
“我是新人,没赶上,补誓约时,随便应付过去了。”
“新人小张啊,我忘记这茬儿了。”冥血教祖点头。
“你找削吧?”张教祖年岁不大,也就两千岁出头,但实力确实高深莫测,是个非常人物。。
当然,所谓的年纪轻,是相对而言,看和谁比。
王煊露出异样之色,听这意思,他“父母”送镯子,是真的想顺势当作“聘礼”?
关于影子夫妇的来历,大体和王煊早先猜测的一致,但是没有想到,魔皇被击毙了,可怜魔四还在等他归来。
花都全能高手
老张感叹:“还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用幕天镯换了一把不朽伞,最后,镯子也不想放走,这买卖不亏。”
绝世剑魂 小说
“你们在说什么,详细一点。”剑仙子凑热闹。
“咦,你这个小丫头,是真身回归?”冥血教祖吃了一惊。
老张看着剑仙子,他睁开仙眼,看清她遮掩的真实状况了,是大幕中的主身回来了,实力很高。
现在,强大如他们,人间的的分身都降落到逍遥游一层了,除却超绝世外,没有人可以例外。
还有部分至强者更惨,跌落到人世间这个大境界去了。
然而,姜清瑶现在却在逍遥游四层后期,唯有主身不受损的回来,才能硬扛着,有这种道行!
上一次大战时,至宝曾经划开大结界,有至强神明进入不朽之地,其主身也就是在四段左右。
“你是怎么回来的?”张教祖问道。
“精神血池那里有幕天镜主体,镜光劈开了天地,我顺势出来了。”剑仙子淡定的回应道。
“残破至宝也能划开大幕?”张教祖严重怀疑。
冥血教祖道:“应该可以,都到这个时期了,大结界腐朽了,再说幕天镜曾经为最强至宝之一,不见得比御道旗差。”
很久以后,妖主和才和她父母一起出来,再次见到王煊后,她面无表情。
其实她心里不自然,父母的话,让她不久前可是元神之光盛放了一次,情绪起伏异常剧烈,童养夫,童养婿,这些虎狼字词,太可怕了,实在太超出她的预料了。
这可比什么她父母老来得子,让她有了个亲弟弟更可怕,更惊人,老父母在想什么呢?
超绝世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尤其还是一对夫妇,所以,老张和冥血教祖都相当的和善,没再多说什么,不想触霉头。
“这是清瑶仙子,在不周山发现并带回精神血池中的瑰宝,不惜横渡宇宙,为各位送过来。”
王煊直接取出几个硕大的铜鼎,里面鲜红晶莹的液体流动霞光,将整艘飞船都映照的一片通明。
妖主看着铜鼎,太眼熟了,都是她洞府的老物件,有昔日妖皇的储酒器,也有他人上贡的青铜礼器等。
她神色不善,又盯上了王煊和姜清瑶,但最终还是被青铜器中的液体吸引了目光,她现在有伤,真拒绝不了。
“好东西啊,小剑仙有心了。”冥血教祖热情地感谢。
“多谢,张某就不客气了。”张教祖也抱拳,记下这份人情。
“这是高等世界的本源之血,很了不起。如果能发现最高等精神世界的本源血液,那就逆天了,多半可以让人猛烈蜕变。”影子夫妇说道。
然后,两人将王煊拉到一边,彼此自然有很多话想谈,但大体和他早先的猜测相仿,没有过于“超纲”。
很快,飞船上安静了,各个船舱中都有红霞喷薄,都有至强的精神能量波动激荡。
至于王煊,则是在收拾机械鸟,终于逮到机会,抓住这个嘴欠的家伙,一根一根的拔它的羽毛,想把它喂给机械小熊。
“冥血教祖,救命啊,我被你收养了,冥血老父亲,救我啊!”这个没有节操的机械怪物吓坏了。
精神血池中的本源力量对绝世高手都很有效,可增厚他们的底蕴,妖主的伤势好了,她要去回馈大结界中的主身。
老张和冥血教被滋养后,龙精虎猛,斗志昂扬,已经在和主身共鸣,交感,恨不得立刻去报仇。
重生之狂暴火法 燃烧的地狱咆哮
方雨竹没说什么,但她准备很充分了,留在人间的完美肉身要进入大结界中,融合归一!
这很冒险,但也说明她的底气,无惧危机和仇敌,自信能在诸神混战,超绝世大战中胜出。
影子夫妇开口,告诉王煊一些严峻的局势。
“方雨竹她有压力了,因为那个疯子出现了!”
“据悉,剑疯子很有可能将留在现世的身体带进仙界,和主元神融合归一了,所以才强大到天下无敌,难有抗手。”
王煊皱眉,他可是亲眼目睹过疯子的威势,血气冲霄,染红仙界,这还是自然外放的结果,他从未见过这么恐怖的生灵!
剑劈星辰,摘星拿月,对此人来说都是小事情。更可怕的是,他在上古时代就炼化了人世剑,放养在外面。
“我们也早有怀疑,逍遥舟、羽化幡,可能亦落入他手中一段时间,但又觉得,或许想多了。”妖主的母亲说道。
妖主的父亲道:“不管怎样说,现在,重要的是对付这个疯子,别被他追击袭杀,他的过去存疑,上古那批人全死净了,独留他自己受益,这才是最可怕的。”
轻松的气氛再也没有了,飞船中充满了肃杀之气。
第二日,大幕被幕天镯划开,方雨竹的无暇肉身亲自进去了,妖主、老张、冥血教祖和主身交感,藉大结界裂开时送上精神血池的造化。
“大战又要开始了,这会是最后一战吗?”王煊都跟着紧张与神色凝重,他和剑仙子没有离开。
如果情况不对,他准备支援出去至宝养生炉!
“很有可能是最后一战了,神话也将因此而快速落幕,诸神、列仙的黄昏马上就要到来了!”影子夫妇自从找到旧约承载物后,也能勉强划开大结界!
天地间,一片可怕的气息在激荡,不朽之地,一颗颗超凡星球上,漫天黄叶飘舞,还没有到深秋,万物已经提前凋零,预感到最为恐怖的神话寒冬要到了!
電影劍士
“这一次剧震,会不会将很多人都打落到凡尘?”王煊可以想象,超凡的末世到来后,那些修行者将会很苦。
有些人,会被从云端彻底打落到地面,再也冲不上去了。
张教祖严肃地开口:“这样也好,也算是有意为之,一次又一次的剧震,让超凡者,让进入现世的诸神和列仙一次次掉境界,有个过渡。不然的话,直接等到最后时刻来临,猛烈的终极一砸,很多超凡者都会因此死去!”
如果没有一次次地剧震,真到神话永寂那一刻突然来临,超凡刹那消失,很多人都会不适应,体内超凡本源会瞬间四分五裂,命土崩塌,将无比凄惨。
冥血教祖道:“即便这样也会有一部分人死去,但终究比将所有大地震都集中到最后一刻,感受到天塌地陷的灭世大灾难,要好上很多。”
问题远比王煊想象的要严重,超凡落幕后竟还要死人,而且要死去很多人。
“这么看的话,神死,列仙灭,漫天神佛烟消云散,这才是大宇宙给出的真实而又残酷的终篇吗?”王煊心头沉重。
原本神话落寞,被推测出还有一个多月。但是,如果超绝世爆发最后的大决战,很有可能就在最近几天,一切都将结束。
璀璨将隐去,万古寒冬黑夜将遮蔽超凡的天空,退潮远比想象来的更快,更猛烈,总是超出预料,每次都比人们推演的时间节点要早。
咚!
大结界中,大战终于还是爆发了!
逍遥舟,逆冲向天,追溯时光,逆转阴阳,那种景观很可怕,它在追溯历史吗?超绝宫和勾陈帝宫的两大鼻祖驾驭着它,似乎要冲向上古!
这一景象吓坏了很多人,诸神都在颤栗,这就是至宝的威力吗,至高无上,谁能抵住?
它真能追溯历史时光去杀人?!
两人要去杀的不是方雨竹,逆溯上古,而是要去杀那个疯子商毅!
逍遥舟不愧至宝之名,撕裂了历史的天空。
但是,疯子商毅太恐怖了,他被逼现出了真身,手持人世剑,血气蒸腾,淹没大半个大结界!
他一剑挥出,劈开天地,剑光绚烂,照亮此时的大结界宇宙,截断了历史的天空,挡住了逍遥舟的去路。
咚!
天地崩开,大结界四分五裂,到处都是缝隙,景象太过可怕,疯子以人世剑抵住逍遥舟,将它掀飞出去。
两大鼻祖也是超绝世,可是,却都在咳血,险些从飞舟上坠落出去。
这时,方雨竹出现了,留在现实世界的无暇肉身进入大结界后,和另外的她完美融合归于一。
她脚下是光雨,周围是金色的竹林虚景,她踏过历史的天空,仿佛从未知的时代走来,正在接近那个手持人世剑的疯子。
“神话时代真的要结束了,超凡黄昏已经到来,一切都要凋零了。”王煊开口,这一刻,连他都无比紧张,屏住了呼吸,心跳声震耳。
大结界中,壮阔的山脉在暗淡,无边美景在模糊,诸神在颤栗,很多人呼喊着,沿着至宝撕裂的缝隙,逃离大结界。
春逢枯木
“我似乎感受到了大宇宙的呼吸声,听到了诸神、列仙的葬曲,看到了那一步一步正在逼来的模糊的脚印,是死亡的脚步吗?”
王煊发现,这一切似真似幻,感官和直觉都有些紊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