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劍仙在此 ptt-第一千七百九十六章 還有更妖孽的鑒賞

劍仙在此
小說推薦劍仙在此剑仙在此
大……大师姐?
独孤文秀有点懵。
眼前这个看起来除了姿容绝世之外其他地方都平平无奇的女人,绝对不在产生了共鸣或者是百倍共鸣的范围之内,谁想到竟然是这一代听经门徒的大师姐?
而且看自己女儿的姿态,这个大师姐的威望绝对是非同一般啊。
这时,米如烟、韩洛雪、香颜祭司和颜如玉也都走上前来,恭恭敬敬地向夜未央行礼,道:“参见大师姐。”
其他人看到这一幕,都惊呆了。
百倍共鸣者,竟然也都向这个女人低头?
就算是傻子,也都意识到,这个女子绝对不一般。
要知道此时这些行礼的人,无一不是真正的天骄,激发了道音异象,又被毒剂道始祖所重视,日后前途无可限量,怎会不是心高气傲之辈?
此时却都向这个女子行礼。
只有一个解释。
此女比这些天才,更加的天才。
“对不起,我不知道您是……”
独孤文秀已经有些慌了,深深地鞠躬行礼,道:“还请天女恕罪。”
他这次可谓是出了大丑不算,还得树下了好几个强敌,本就已经慌得不行,结果一张嘴,又得罪了毒剂道第二百五十一代门徒的大师姐。
我为什么要长一张嘴?
夜未央淡淡地笑着,态度温和,颇有领袖风范,道:“前辈客气了,您是独孤师妹的父亲,乃是长者,不用如此……何况,不知者不为罪。”
她的想法很简单。
既然要渗入毒剂道,那就得学会做人,尽量少数敌,多交朋友。
就如北辰哥哥所说,所谓天下无敌,就是把周围的人都变成朋友,这才是上位者最大的能力,当然,如果有人几次三番地拒绝和你做朋友,那你就让他变成死人。
“多谢师姐。”
独孤天凰闻言,脸上露出了感激之色。
她感觉自己得到了尊重,也保全了面子。
其实刚才开口呵斥父亲,又何尝不是为了保全他呢。
这时,又有更多权贵向夜未央行礼。
那些挖墙脚的人,也都收敛了很多。
真 的 是
夜未央的目光扫过人群,绝美的容貌似乎散发着光辉,缓缓地道:“这样吧,再给诸位一个时辰的时间,时间一到,还请各位师妹师弟速速前往圣殿报道。”
说完,她转身朝着毒剂道圣殿方向徐徐而去。
林北辰扬起的手,在空中逐渐凝固。
哎呀。
这个小女人。
演技见长,已经彻底进入状态了啊。
居然都不过来和自己打个招呼。
而独孤文秀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看起来,这位杨薇夜大师姐对自己的女儿不错,倒是个靠山,如果自己女儿能够结交到这种朋友,那也许以后就不用太怕李少非了?
他将女儿拉到一边,轻声地问道:“怎么回事?这位似乎没有闹出动静,为何成为了你们的大师姐?”
独孤天凰压低了声音,解释道:“父亲,你有所不知,听经过程中,第一天的时候,杨师姐就产生了道音共鸣,而且是百倍共鸣,只不过是被始祖给压制了没有外泄,此后每一日听经过程中,杨师姐都持续着百倍共鸣的状态……”
独孤文秀人麻了。
后面女儿说了什么,他都没有听到。
第一日就百倍共鸣?
此后日日都是如此?
这还是人吗?
已经超出了 天才的范畴了吧。
就是妖孽。
世界上为什么这种人存在啊,简直没有天理。
就听独孤天凰又道:“其实,还有一位,比杨师姐更加恐怖,听经一个时辰,浑身道音震荡,宛如道之化身,已经超脱了门徒的层次,直接被始祖亲定为入门弟子,可以跟随在身边时时修炼学习。”
什么?
独孤文秀闻言,惊骇莫名。
还有这样的辛秘?
“那为何不见此人?”
他好奇地问道。
独孤天凰道:“讲经结束,他就已经跟随始祖离去了,享受特殊待遇,不出意外,我们这二百五十一届门徒,杨师姐是日常管理者,而真正决定所有人命运的,则是这位被始祖亲点的弟子。”
“对了,他叫什么名字?”
独孤文秀好奇地问道。
独孤天凰道:“一个很奇怪的名字,姓安,叫做安慕希。”
……
……
“两个废物。”
回去的路上,林北辰在‘安慰’秦绶和胡媚儿:“回去给我老老实实地当特务吧。”
这是他身为一个冷酷无情丧尽天良的特务头子,在这个时候应该做的事情。
他们是所有人中,唯二两个掉队的,在最后一天,被广场道则驱逐出来,失去了成为毒剂道始祖门徒的机会。
两人闻言,都沉默着。
在同伴们都表现卓越的情况下,唯有他们被淘汰,这种滋味实在是不好受。
奶爸的快乐时光
胡媚儿低着头。
纤纤素手紧紧地握住,手指骨节发白,指甲深深地嵌入到了掌心里。
秦绶看起来面色平静,眼眸深处似乎是酝酿着什么雷电风暴。
林北辰没有理会太多。
回到特法局办公室,立刻让马晗去安排,将两人编入了特法局的编制之中,从小队长做起。
这倒并不是特殊优待两人,而是能够在毒剂道始祖的讲经过程中,坚持到最后一天,才被‘驱逐’出来,虽不及那100门徒,但放在普通天才中,却又是独一档的存在。
别看林北辰表面上骂的欢,但实际上对两人还是非常用心,是要重点培养的。
处理完这一切,他拿出手机,给韩不负发了一条消息,表示一切进展顺利。
正这时——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
进来的是公孙龙泉。
“大人,有一则消息,您肯定很感兴趣。”公孙龙泉卖了个关子。
林北辰一瞪眼:“你又欠.操练了?竟敢和我卖关子?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公孙龙泉咯咯娇笑了起来。
相处这段时间,她已经摸清楚了林北辰的性格,属于那种外冷内热还嘴臭的类型,别看他是在骂自己,其实是不拿自己当外人,如果有一天他突然笑眯眯对你和蔼可亲又客气,那可能是真的出事了。
“三个月之后,是帝皇的50000年诞辰,神圣内阁、神圣议会和辉耀城同时决定,要举行一次超大型的庆祝仪式,届时,帝皇神殿广场将有限制条件地会对外开放,大人您不是一直都想要去参观神殿吗?这是一次好机会。”
公孙龙泉道。
哦?
林北辰眼睛一亮。
这可真的是一个好消息。
他之前一直都想要去帝皇神殿观摩一番,看能不能找到一些线索,只是这一区域一直都严格封禁,非始祖不得出入,所以只能眼馋。
现在,机会终于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