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星門-第401章 大愛無疆!(求訂閱月票)分享

星門
小說推薦星門星门
三强夺时光星辰,还在虚道宇宙中纠缠不休。
而李皓,此刻也在感悟各种剑意。
一瞬间,偌大的银月,安静到了极致,没有任何战斗发生,天下太平,盛世繁华!
……
这太平盛世,却也不是任何人都想要的结果。
天下太平了,无战斗,也无机缘可言。
小小的银月世界,而今,实道被李皓掌握,虚道被李道恒掌握,星门和界壁被红月帝尊掌控,大离还有一尊强悍无比的初武之神在。
天底下……好像没了什么机缘所在地,对一般修士而言,能量足够就行。
可对于圣人和圣人之上的强者而言……银月几个机缘之地,都被人占据了,这下子,不投靠这几方,几乎没希望更进一步。。
……
银月大地。
一人靠在洞穴墙壁上,有些叹息:“都说天意加持,可成天命之子,执掌天下……可如今,诸强争霸,锁死了一切机缘,哪怕天意加持,好像也没任何机缘可言……”
说罢,带着一些自嘲,轻声道:“天意,你不是这银月的执掌者吗?可如今看来……你好像不算什么,根本斗不过那几人,我原以为有天意加持,一日千里,登顶天下,结果……天命之子,还不是东躲XZ?”
获得了天意加持,原以为是生命的巅峰。
哪曾想,却是成了催命符!
李皓的人,到处在寻找,在探查,好歹有天意加持,还是能感知到一些情况的,结果运气多好没看到,只知道,自己藏身各处,还不如之前活的自在逍遥。
这所谓的天命之子,真的毫无作用,没办法,银月……还有几个天命之父!
这小世界,刚诞生不久的天意,好像斗不过这群人,唯一可能斗过的李皓……结果也是个难缠的主,差点没把天意给吃了。
天意混到了这个地步……又想到在一些书中看到的,那新武天意,化身种子,随意操控天地,直到最后,才被人王击败……无敌天下。
一对比,银月的天意,好像当个最后反派都没资格。
何等的悲哀!
随着这人话音传出,很快,一股波动传来,脚下,忽然裂开,浮现出一道小小的,刚诞生的能源矿脉。
说话之人,好像也习惯了。
探手一抓,大量能源石入手,可是……依旧苦涩:“有啥用?强者到了这地步,还在乎这点能源石?我就是捡遍了天下,好像也没什么好东西吧!”
天底下宝物还是有一点的,对一般人而言,哪怕对日月层次而言,都算是宝物了。
可对合道而言……几乎不算什么太珍贵的东西。
到了那个层次,是这些天材地宝管用的吗?
需要的是道,是感悟,是各种巨大无比的机缘,能直接跨越层次的机缘,可不是这三瓜两枣的,打发要饭的呢?
天意混到了这地步,也是没谁了!
此刻,说话之人,体内一股微弱的力量波动起来,好像在传达什么讯息,那人脸色微动,眼神闪烁了一下:“找西方女王?靠谱吗?那位我倒是知道一些,被李皓吓破了胆……这一次好像有些收获,可是……能靠谱吗?”
好像和天意沟通了一会,喃喃自语道:“那女王,居然有取代真正月神的希望了……倒是了不得!”
“那我……去试试看?”
话落,人已消失。
既然天意这么说了,不如去碰碰运气,趁着现在天下太平,李皓那边,强者都在修炼,还能自由活动一下,若是李皓那边结束了,天下强者坐镇各方,连动弹都难了。
……
银城。
一位位强者,都在默默修炼,大道之力,天王之力,都在溢散。
虚道宇宙,到现在好像也没分出胜负,甚至没了太大的动静,李皓都难感知到什么。
就在李皓还在感悟剑意的时候,瞬间睁眼。
身边,多了一人。
“有事?”
来人正是林红玉。
林红玉见他眼神剑意勃发,也知他还在感悟修炼,可此刻,还是过来打断了他的修炼,开口道:“有件事需要你亲自定夺才行。”
“说。”
林红玉迟疑了一瞬间,还是开口道:“西方那位女王,不是夺走了一些月神残片吗?”
李皓微微点头。
林红玉继续道:“你正在修炼,她不敢来打扰你,也没胆子过来找你……那位女王说,希望用一个消息,换你不再对付她。”
“什么消息?”
“……”
林红玉无言,知道了,人家还交易什么?
“她说对你很重要,她也是通过月神碎片知晓的,你若是有兴趣,我们可以联系她。”
李皓微微皱眉:“和这人走太近,不是好事!这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谁和她一起,谁必倒霉。”
林红玉听的想笑,忍住了。
李皓却是很认真,虽然他不信有人霉运附体……可那女王,的确有这姿态,当然,不是她自己,而是她能将霉运传递给她身边人。
去哪,哪里死一片!
和她合作过的,除了郑宇还活着,几乎死光了。
月神这位正牌月神,现在还留下多少残片,都是难说的事。
反正,李皓不信命,可这位……真的霉运滔天。
她能有什么消息传递给自己?
真传递了,也不能信,信了就麻烦了!
他刚想拒绝,沉默了一下,忽然又道:“你让她过来见我!月神碎片的事,我不和她一般计较,毕竟她也算参战,对付了一位天王……虽然我不需要!”
“好!”
林红玉应了一声,见李皓好像不想说话了,又不由道:“如今只有三大强敌了,我们的实力,只是合道初期,恐怕帮不到你什么,不过我们永远都是你的后盾……”
李皓疑惑地看了她一眼,这话……怎么这么别扭呢。
这女人,想说什么?
林红玉见他露出疑惑眼神,有些无奈,转身便走:“没事了,你继续修炼吧!”
李皓看了她一眼,没再说什么。
等人走远了,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失笑一声,想表示一下关心吗?
真够别扭的!
摇了摇头,也没去管,继续参悟各种剑意,同时,也一直都在关注虚道宇宙的情况,他现在不怕郑宇和李道恒出现,而是担心,红月帝尊的分身,会被两个故意放出瞬间!
不是为了破坏封印,而是为了杀自己。
自己一直在银城不走,就是为了扼杀这两人的歹毒心思,红月帝尊分身真要出现了,到底是杀自己,还是破坏八大主城,释放自己本尊……那俩个家伙心中有数。
这也能扼杀他们通过帝尊分身杀自己的心思。
一边想着这些,一边又考虑起那个未来自己的话。
半帝之力!
千道剑意!
自己未来,可能会在半帝期间,遭遇一次危机,前提是未来不变,能杀自己的,其实也就三人,半帝,应该还没打破星门,走出银月才对。
所以……这危机真要出现,大概率是全力对付那三人的时候,会出现瞬间失力的状态。
而又考虑到未来的自己,好像有些沧桑的过分了……要不是很多年以后,要不就是用时光之力过度导致的!
很多年后,可能性不大。
那更大的可能性,还是自己使用时光之力过度,让自己显得格外沧桑,否则,自己不至于如此沧桑。
他不断回想着那个虚影,未来的自己。
从他的一些举动,状态,去判断一些情况,尽管只是千万种可能之一,可银月目前的局势,其实也就那几种,未来的自己没有告诉自己任何有关未来的事。
谁杀了他,他都没说。
李皓其实明白,是担心自己出现一种误判,比如说,他告诉自己,会被红月帝尊所杀,李皓一直防着红月帝尊,那很可能会出问题,被郑宇他们所趁。
自己才了解自己!
他知道,未来的自己不说,一定是因为这个,不希望过多的干扰现在自己的判断。
“未来是可以改变的……但是失力一次是必然的,在半帝期间,唯有这个期间,才能补回之前自己借走的力量……而且,一定要在战意巅峰时期……”
李皓心中想着这个,想着如何去应对这一次危机。
有得必有失!
这一次,借用了未来的力量,肯定要还回去的。
种种念头,再次浮现在心头。
思索了一阵,感应到了一股特殊的力量,正是那银月之力。
女王来了!
……
外围。
女王其实有些忐忑,不太愿意来见李皓,可也知道,现在天下,李皓最大,哪怕自己实力好像比之前更强大了,她也觉得,和李皓作对,没太好的下场。
映红月这种人,不也照样被杀了?
都以为他死不了!
事关帝尊封印,结果不还是被顺利击杀了。
现在,大家觉得,月神不会死,自己也不会死,因为银月,是银月世界的核心力量,一旦彻底击溃银月,也许会造成巨大的灾难。
可是……这年头,谁能说的清楚呢?
所以,她还是来了。
“女王陛下!”
女王刚到,林红玉几人便腾空而起,迎接了一下。
女王面色清冷,也不愿和他们多说,她可不怕这些人。
“银月侯何在?”
“侯爷在城内等陛下!”
女王也不说什么,就是个流程罢了,早就感知到了李皓的剑意,跟着几人,落下地面,朝李皓所在地走去。
……
袁家小院。
女王迈步而入,李皓声音传来:“其他人,忙自己的去吧!”
众人纷纷离去,只有女王一人,有些忐忑不安,朝屋内走去。
院门开启。
李皓坐在椅子上,很是轻松,微微朝她点头,“坐吧!”
女王冷漠道:“不用!李皓,本王并不惧你,而今你也不过合道五重,天王中期……本王也跨入了天王中期,甚至即将跨入后期……”
李皓诧异地看了她一眼,平静道:“然后呢?你要杀我?”
“……不是!”
女王憋的有些痛苦,谁说杀你了?
就是让你忌惮一下!
我也不好惹!
她也不卖关子,直接道:“你身边有人是叛徒,是李道恒的棋子,我通过月神残片,了解了一些,你只要答应,不再找我麻烦,我就告诉你是谁!”
李皓失笑:“没兴趣找你麻烦,另外,你通过月神残片,了解了一些内幕?”
李皓直接就当笑话了!
黑暗火龍 小說
女王却是正色无比:“不错!而且,是你不敢相信的人!这一切,都存在于月神核心之处,这一次,她受损太严重,几乎被全面摧毁,这才被我夺了核心机密!”
李皓之前便猜测,这女人能有什么机密和自己交易。
现在一听,也不算太出乎他的预料。
笑了笑道:“说说看,是谁?”
“你……”
“我答应你了。”
女王见他答应的如此轻松,又有些不安,可此刻,都到了这地步了,不说更麻烦,她一咬牙,沉声道:“李道恒不止一个棋子,一明一暗!都在你身边,明面上,便是你麾下一位叫道剑的修士!而真正的核心……不是他,是地覆剑!”
女王脸色有些沉重:“地覆剑,千变万化,一剑化万剑!这才是李道恒一直安插在你身边的棋子!从很早开始,李道恒就开始布局,你手持星空剑,他不可能一点不管,所以……当你跨入武道的那一刻,其实就有人跟在你身边了,便是地覆剑!”
她说着,也有些兴奋,这个消息可是很重磅的,她觉得李皓和自己交易,是很正确的决定,“本王也知道,地覆剑算是你为数不多的重视人物!可你自己想想,你身边,从一开始就跟着你的人,还有几位?而擅长剑道的,又有几人?剑道强悍的,千变万化的,类似于剑尊之剑的,还有谁?”
她越说越是振奋:“现在,你知道我给你带来的消息重要性了吧?若是关键时刻,地覆剑背叛了你,你就麻烦了!此人在你大道宇宙之中,好像占据了极其重要的一环……一旦被他夺取大道宇宙掌控力,你必死无疑,本王这一次,本来不愿和你说这些,可我也不想李道恒成功!”
她看着李皓,好像希望看到李皓绝望崩溃,甚至跳脚的举动。
可左看右看,李皓好像很是平静。
好像……没听到一般?
女王皱眉。
装深沉?
还是说,这个消息,对李皓打击太大,他有些无法接受?
李皓端着茶杯,喝了一口酒,他的茶杯,很少装茶,都是酒。
此刻,喝了几口,平静无比道:“这是从月神残片核心中提取出来的消息?”
“对!”
女王点头,严肃道:“本王绝对不会欺骗你,而且……极其的隐秘,只有一丝丝精神力残留,幸好我行动快,否则,就要彻底消散了,结果还是被我捕捉到了如此重要的讯息!”
地覆剑啊!
她可是知道,这人很关键的,道剑这种后来加入的,而且在阵营中不算太起眼的,她觉得,李皓应该有所防备。
可地覆剑,这位一直跟着他的人,才是棋子……李皓大概率不知道。
女王自己也判断了一下……觉得,地覆剑就是李道恒安插的。
毕竟,他丢下了星空剑的子剑,肯定需要一个人去引导李皓,甚至去监视李皓的一切,谁能比地覆剑更合适?
李皓踏上剑道,走到今日,地覆剑的确一路跟随,出力不少。
见李皓还不吭声,她又继续道:“反正我告诉你了,你无法接受也是事实!洪一堂这人,我也了解一些,本就不太正常,你疏忽了而已!他早些年,一直隐忍……你师父多次挑战他,他都拒绝了,结果轻易就追随了你,这不符合他的性格!而且,他和你无亲无故,却是一直帮你……你多次遭遇危机,都是他出手帮你解决的,那时候你师父还没打破限制!”
“唯有李道恒,不希望你死的太早,直到你发现了新道宇宙,这就达成李道恒的目标了!还有,你不觉得,地覆剑无欲无求过分了吗?既然无欲无求,为何还要帮你?也和他前期隐忍性格相悖!”
女王有些沾沾自喜,“我也曾管理过天下,管理过无数人!我甚至还知道,他的妻子,正在神国收拢人心,你要明白,神国那边,一直都是本王的地盘,也是月神和李道恒的地盘,此刻,收拢神国人心,其实关键时刻,很有作用,甚至……万众信仰之下,那红袖,能成为月神!”
“我其实还有一个猜测,这个红袖,可能就是月神的一部分!此刻去西方,不安好心,月神遭遇重创,可是,命还在,你此刻放松了对月神的关注,也许,关键时刻,银月第一神,会出乎你的预料!”
这一刻的女王,仿佛化身了智慧之神。
这一切,有些是她看到的,有些是她推测出来的,她又不傻,一推测,觉得自己的想法,完全符合李道恒的算计。
红袖去了西方,就是为了关键时刻,再次强化月神做准备的,那边对月神的信仰虽然崩塌了一些,可信仰基础还在,只要红袖关键时刻,以现在的身份取代月神,对方救助了无数孤儿寡母,万家生佛,这样的人物,再次聚集信仰太轻松了!
“还有一点,天意!”
女王再次自信笑道:“红袖一直在行善事,得到天意加持,也在情理之中!而她若是月神化身,他们一直都希望捕捉天意,而此刻,天意就自投罗网了,自动落入了她手中!这才是高明!在你眼皮子底下,获得了天意加持,甚至捕捉天意……有了天意帮助,加上银月本尊……也许,李道恒可以很快走出来,成为第一个走出限制的半帝!”
“那时候……内外夹击之下,你死定了!”
女王自信无比:“李皓,本王这一次,算是救了你一命,提前将对方的阴谋全部告诉了你,你欠本王一条命!”
“……”
李皓就这么看着她,也不说话。
女王的推断,有问题吗?
从逻辑上来说,一点问题都没有,若是按照她的说法,红袖谋夺天意,是月神的化身,关键时刻,再次复苏月神,甚至夺取了天意,实力更进一步,都在情理之中。
而地覆剑……他的万剑之意,的确玄妙无比,也是仅次于“道”字神文的特殊神文,甚至可以操控万道,变幻万道,李皓的“道”字神文一旦溃散……大道宇宙,可能真的会被地覆剑掌控。
从这两方面来说……这个布局,太精彩了!
若是李皓自己推测出来的……他都要惊讶了,甚至沮丧。
可是……出自女王之口,他其实没什么太大的波动,只是默默看了女王一阵,许久才道:“你运气真好,能力真强,这些秘密,都被你窥探到了!”
“那当然!”
女王笑了:“运气不好,本王能活到今日?”
真是……对自己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呢!
“行,我知道了。”
“那你准备怎么办?”
“和你无关!你可以走了!”
“……”
女王愣了一下,太不客气了。
这和她预期的一点不同。
在她想来,自己为李皓点破了李道恒最为关键的算计……李皓不说感激涕零,也不会是这样的冷淡态度。
什么叫和我无关,可以走了?
“李皓,本王知道你很自信,觉得天下人都在你掌控之中,可本王也要告诉你……太自信,会死的很惨!你现在最好马上解决这几人……否则,你必会遭受反噬!”
“行了,你可以走了!”
“……”
“李皓……”
女王有些愤怒,这就是你对待恩人的态度?
我告诉了你如此隐秘之事,我完全可以不说,让你被人算计的!
李皓头疼,摆摆手,有些不耐烦:“别喊了,出去!马上!还有,此事我知道了,现在,我答应你,不会再找你麻烦,你离我远点就行!”
女王脸色铁青!
混账东西!
本王好心好意,冒着危险,得罪了李道恒和月神,告诉了你如此重要的秘密,你居然是这副态度。
很好!
既然如此……你死就死吧!
她也不再多说,转身就走,冷哼一声,你若是不管,不信,那就不怪本王了。
……
等她走了,李皓吐了口气,笑了笑。
这人,刚刚好像希望获得自己的一些认可……我可不敢,太危险了。
“李道恒……月神……”
回想刚刚女王的话,李皓再次露出笑容。
合情合理!
自己拿到了星空剑,别人不知,李道恒必然一直在观察,甚至自己家族,都是他的试验品,肯定有人查看实验结果,由此看来,地覆剑,太符合这个人设了!
引导自己走向剑道,第一次见面,就传授了自己一些剑道真意……不得不说,再加上那枚特殊的“剑”文,对方是李道恒的分身之一,完美无瑕!
自己更是信任无比,甚至将地覆剑的大道星辰,纳入了混沌长河之中,除了地覆剑,只有林红玉的星辰也在自己的混沌长河中,承受万道洗礼。
李皓出事,这两人都有希望执掌混沌之河。
我尊敬的棒球部前輩變成女孩子,與我之間的糾葛
而地覆剑,希望要更大。
因为他的剑道,很符合整个大道的真意。
大道星辰,排列起来,就是一把剑。
“可是……我不信呢!”
李皓喃喃一声:“不管是女王真的无意中捕捉到了信息,还是你故意让我不去怀疑,欲擒故纵……我便满足你,就不去怀疑,你又能如何呢?”
李道恒,是那种轻易将自己的计划,被人获知的人吗?
哪怕一切看起来顺理成章那也不行!
李皓轻笑一声,忽然开口:“洪师叔,来一趟这边!”
很快,洪一堂破空而来。
……
此刻的李皓,依旧平静,上下打量了一番,开口道:“女王来了一趟,说你是李道恒的分身,师叔,是吗?”
“……”
洪一堂眼神微动,看了一眼李皓。
“她还说,红袖师叔,是月神的化身……在西方行走,是为了聚信仰之力,关键时刻,瞬间恢复,您觉得呢?”
“……”
洪一堂怔神片刻,李皓又道:“她又说,你从一开始,就在监视我,你的剑文,也是道文的替代品,一旦道文消失,你就是下一个大道执掌者,师叔觉得……有毛病吗?”
“……”
洪一堂有些苦涩,仔细想了想,半晌才道:“完美无瑕!按照她的说法,我……的确嫌疑很大!甚至……除了我,好像没有第二个,更符合李道恒安插在你身边的棋子了!”
他自己听着听着,都好像相信了,无法辩驳什么。
洪一堂无奈:“我不辩解,那我就是承认了!我辩解……又好像……不合适?”
他看向李皓:“你怎么说?”
说完又苦笑道:“你若是信任我,那就不会怀疑我,可若是我真是,这好像也不对,好像……很麻烦!”
李皓点头,“是很麻烦!所以……我想了想,女王这么说,其实也是很让人难受的一件事……我考虑了一下,师叔,既然如此,不如这样吧,为了你早日成功合拢双道宇宙,我将实道宇宙让给你吧!”
洪一堂叹息一声:“你还是选择了相信她……”
很无奈的事。
李皓却是摇头:“没有啊,我是认真的,大道宇宙,让给你吧!”
“……”
洪一堂一怔,愣住了。
李皓再次看向他:“我说,大道宇宙,让给师叔了!我想来想去……最近大道宇宙暴露了太多,混沌长河什么的,都暴露了!”
李皓轻叹一声:“我现在,几乎毫无底牌可言了!一切都在别人的眼中看着……所以,我想了半天,将混沌长河留下,师叔去执掌吧!我必须要再次跳出去!”
李皓轻笑一声:“师叔是真的李道恒分身也好,还是假的也罢……没关系,真的,那我成全你,假的……那我更要成全师叔!剑道的宇宙,当然要一位剑客来执掌,千变万化的剑文,其实比我更适合这大道宇宙!”
洪一堂脸色变幻,看向李皓,沉重无比!
这到底是信任,还是不信任,还是试探,还是李皓彻底疯了!
刚刚才算计了几位强者的李皓,刚刚才晋级到了合道五重的李皓,此刻,居然要退出大道宇宙……他到底在想什么?
李皓笑了笑:“师叔,别惊讶!我说退出,也不是完全退出!我要带走一些东西,也要留下一些东西……另外,就算是大道宇宙,其他的可以不要,那颗星辰,我要定了!”
大道之心!
没了那玩意,这大道宇宙,其实和一般的大道宇宙也没差别,和本源一个样,差距不大。
洪一堂脸色变幻:“你到底在说什么?在想什么?此刻,大家都寄希望在你身上,你到底想什么?你现在合道五重,新武圣人纷纷融道,你应该很快可以进入合道六重,成为半帝之下,最顶级的战力……”
李皓轻声道:“师叔其实也可以的!”
“你……”
李皓认真道:“师叔,这么说吧,我需要……有人成为我背后的靠山,关键时刻,可以给我一臂之力!我汲取未来身,未来必有一次危机,而这一次危机,以现在的情况来看,没有任何人可以救我!我身边的人,都不够强大,唯独师叔,若是执掌大道宇宙,倒是有很大希望……可以发挥出巨大作用!”
洪一堂脸色有些难看,李皓又道:“师叔一直隐忍,也习惯了隐忍,所以……接下来,哪怕师叔实力进步再快,再多,也不要暴露什么!既然李道恒让我怀疑师叔,解决师叔……我想了很久,不如让师叔更可怕一些!”
李皓笑道:“你若是真的李道恒分身……我想,我其实对银月,也没太多的留恋了,不如成全了你,也算是还了师叔昔日助我情分!若是不是……那我就赌赢了,师叔可以关键时刻成为我的臂膀!”
“我本就在想这件事……今日女王一来,和我一说……倒是坚定了我的想法!”
洪一堂彻底变色:“你认真的?不是试探?”
“不是。”
“你这个疯子!”
洪一堂这时候都有些癫狂了:“你是不是彻底的疯了?你好不容易将大道宇宙,发展到了今日的地步,万民修炼,都在信仰你李皓,你现在要放弃……你怎么办?大家怎么办?银月怎么办?”
“不是放弃!”
李皓摇头:“我没说我放弃,我只是说,我暂时放弃了大道宇宙的掌控,我要……开我之天!”
“什么?”
李皓笑了笑:“实道也好,虚道也好,现在都没办法融合成功!我奈何不得那家伙,那家伙也别想轻易掌控我……我俩都很头疼!既然如此,我模拟一次,实道虚道的融合,外加时光星辰的小号星辰……”
李皓越发笑的灿烂。
我都有!
我有实道星辰,我也有自己制造的虚道星辰,我还有时光之剑的核心,时光星辰,虽然都是小号的,可都是自己一点点构建,一点点制造,一点点修炼出来的!
在自己体内,制造一次真正的大道宇宙融合如何?
当然,很危险!
但是……一切都是我的!
从头到尾,都是我的,我无法去混沌开天,那我以我自己,再开天地,再开大道宇宙,如何?
这是个疯狂无比的想法!
可是,李皓心动了。
我有这个基础!
没人比我基础更好了,精神宇宙的构造,可以说,是神来之笔,给自己弥补了虚道宇宙的不足之处。
这简直就是天赐良机!
我要真正的……开辟一方属于我自己的世界,甚至是大道宇宙!
“……”
洪一堂已经惊呆了,一时间,忘记了说话,忘记了一切。
眼前这人,真的是我认识的李皓吗?
所有人都在意的东西,他好像从不在乎!
什么大道宇宙,什么银月天地,什么大道,什么剑尊剑意……
他好像都不在乎!
你们要吗?
好,我给你!
我……只是我自己!
我也只修我自己!
这一刻,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一时间甚至有些凝固住了,喉咙有些发涩:“你……认真的?”
李皓点头,笑容灿烂:“师叔,剑客,当走出自己的剑道!何况,我也不算单纯的剑客,我说过,我是道主!我希望,大家称呼我为道主,可道主……一切都是捡便宜来的,这还算什么道主?”
李皓笑容灿烂无比:“我知道很难,我也很自大……甚至是狂傲!可我,想试试呢!”
“能人所不能!”
“跳出这个棋盘,你在乎,我不在乎,你在意,我不在意!什么李家血脉,八大家血脉,我都不要!什么大道宇宙,什么银月世界……你们留下来的,不在乎的,我也不在乎!我不是剑尊,不是人王,不是血帝尊……可我,实力不如,心态,我要赶超他们!”
这一刻的李皓,笑容灿烂到了极致:“大家都觉得,我成功在于李家血脉,在于大道宇宙……我便放弃这些,从此以后,活成我李皓自己!师叔觉得……可以吗?”
洪一堂呆呆愣愣,心灵上好像受到了震撼!
这是刚刚21岁,还没正式跨入22岁的李皓?
他说……他只活成自己!
李皓又有些羞涩一笑:“当然,这是自夸,我其实还是要借用一些前辈留下的余荫的,比如……剑尊留下的大道宇宙,我想……带走时光星辰!我也想学他们的大道真意……先模仿,再齐平,最后……超越!”
李皓忽然坐直了身体,笑道:“另外,还要拜托师叔,不要乱来,我师父他们的本命星辰,也许还在其中……我还要复活他们呢!千万别出了问题……师叔,你看可以吗?”
“……”
洪一堂震撼许久,咽了咽口水:“你说,有没有那么一种可能,我真是李道恒的分身,但是我自己也不知道……你让给了我大道宇宙,我……”
“那你就活成自己!”
李皓举起了拳头,好像小朋友一般,笑容灿烂:“就如血帝尊,大家都说,他是战天帝的转世身,可他活成了自己!你若真是李道恒分身,你自己又不知道,那你就活成洪一堂!你都执掌一半的大道宇宙了,你还怕他干嘛?你干掉了他,你想叫洪一堂也行,想叫李道恒,我也没意见!”
“至于屠杀李家,那是李道恒做的,和你有什么关系?”
李皓笑呵呵的:“是不是分身,重要吗?重要的是,你在我心中,就是洪一堂,就是地覆剑,就是指点我剑道的师叔,你真是分身才好,他想合一的时候,给他来一次狠的,夺了他的虚道宇宙,大道宇宙就是你的,我别无要求,复活我师父他们就行!我自己,修我自己的宇宙!”
“……”
洪一堂只觉得脑海中有些五雷轰顶之感!
李皓在说什么?
你就算是对方的分身,也没关系,我不在乎,你活成自己就行,活成洪一堂就行,大道宇宙我不要,我就给你……偿还昔日恩情!
这……到底什么和什么?
“李皓……你真的没有一点感情吗?”
他喃喃一声,这是多情吗?
不,这是无情!
他不在乎这些东西,他好像不太在意这一切,他只在乎他所在意的那一些东西,除了这些,他好像可以放弃一切。
何等的可怕!
忽然觉得,眼前的李皓,可怕到……他就该叫魔剑!
魔剑李皓!
李皓一脸羞涩,忽然取出了一面旗帜,有些炫耀:“师叔,可不要冤枉人,我李皓,曾获得过无数人的认可,你看,这是什么?”
“乐于助人,胸怀大爱——赠:巡检司巡检李皓”
洪一堂呆呆地看着,这……啥玩意?
还有些破旧沧桑之感,哪来的?
“当年,我在巡检司工作,百姓送我的……”
李皓笑容灿烂:“果然,大家都知道,我是胸怀大爱之人,乐于助人,前几日,我还以为丢了,去了一趟巡检司遗址,居然还在,我就带回来了。”
艹!
这谁是瞎子吧?
洪一堂彻底无言!
关键是,李皓居然还找回来了,这……你真是……无言以对。
李皓笑呵呵的,此刻,抚摸着手中之剑,看向洪一堂……我要开我的小宇宙去了,真开心啊,只有如此,我才能彻底跳出去呢!
我李皓,从不弱于人,你剑尊不要,我也不要!
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