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 萬古神帝 愛下-第三千五百三十九章 陰雲鬼陣看書

萬古神帝
小說推薦萬古神帝万古神帝
过了光焰河,就进入七岭第一岭“霸岭”的地界。
霸岭,是一条金属山岭,大部分山体呈金黄色。山峰林立,峭壁险峻,不知横跨多少万里疆域。
来到霸岭,张若尘才真切感受到黑暗之渊的浩阔,神念感知不到边际。天地规则独特,五行混乱,阴阳驳杂,距离一旦太远就很难推算到天机。
一路上,能见到诡兽,但都是低等级的。
蛟类诡兽,也就见到了一两次。
要在这样一座浩阔、黑暗、混乱的世界逃生,的确相对容易一些。
黑暗之渊和离恨天很像,皆不能用真实世界的常识来揣度。
不同点在于,离恨天是空无,是量,是魂灵的世界。
黑暗之渊是实态,是物质。似乎将天庭、地狱所在宇宙的所有星球堆积起来,也组建不出此处这样无边无际的实态世界。
半日后,张若尘和元笙来到一处破败之地。
方圆数十万里,大地崩塌,有着无数地裂。
最中心的地方,土石融化,形成一个万里长的金红色岩浆海洋,热浪滚滚。
须知,黑暗之渊的空间稳固,物质强度远胜外界,要造成这样的毁灭力,绝非寻常神灵能做到。
元笙身形挪移,出现到岩浆海洋的上空。
一缕缕血气,从海洋中飞出,凝聚在了她手心,化为一团鲜红的血液,蕴含强横的能量。
“好强的魔性,绝对是不灭无量生灵的血液。可惜,里面没有神魂念头,活性亦被斩去。”元笙神情凝重,充满担忧。
张若尘道:“这显然就是盖灭的血液,你现在不会再怀疑我骗你了吧?”
“哧哧!”
荆棘藤蔓生长出来,从她掌心脱落。
荆棘藤蔓落地后,长出四足、头颅、耳朵,化为一只奇异的黑色怪物。
“小黑,将这团血液带回混沌河,交给大长老。告诉她老人家,七十二柱魔神复苏,盖灭来了黑暗之渊。”
元笙将魔血交给黑色怪物后,又补充道:“另外,告诉大长老,无间岭那位进入荒古废城,是为了取空印雪当年留在朝天阙中的优昙婆罗花,或是……为了续命。”
荆棘藤蔓遁地而去,刹那间,已是远去,气息消失在张若尘的感知中。
元笙这才冷然的盯向张若尘,道:“你或许没有骗我,盖灭真的来了黑暗之渊。但,此处还有另一位强者留下的气息,所以盖灭是被何人所伤?”
“你这是要借本皇杀盖灭,还是要借那人杀本皇?”
张若尘知晓元笙机敏谨慎,必有此问,因此早有准备,道:“阁下若不敢与盖灭为敌,直说便是,我们就不用追下去了!”
“你在激将本皇?”元笙道。
六神姬想與我談戀愛
张若尘道:“我只是无法理解,黑暗之渊是你的地盘,你在害怕什么?”
元笙凝视张若尘许久,道:“走,带路。”
张若尘暗暗松了一口气,继续追寻凤天的气息,同时,根据地面上留下的战斗痕迹,推算他们离开的大概方向。
元笙走在后面,炼化着始祖神行衣、火神铠甲、麒麟拳套,道:“你掌握着这么多的宝物,在上界的地位,应该不低吧?”
“我乃剑界之主,地位绝不输于你这个族皇多少。”张若尘道。
WITH YOU
元笙道:“那你的修为,为何这么弱?”
“……”
奪婚惡少
张若尘感觉到遭受了重击,问道:“族皇不是很痛恨上界生灵吗?为何自己却是人类形态?对了,所有太古生灵,都是人鬼龙凤的形态吧?”
此话,似乎是触及到元笙心中的禁忌,瞬间变得冷怒。
挥手间,一股夹带有浓厚天地规则的黑暗神劲,落在张若尘身上。
张若尘双手交叉,捏成指印,太极四象图景显化出来。
“嘭!”
张若尘倒飞出去,将七百里外一座雄伟山峰撞得倒塌,身体陷入厚厚的泥石下方。
趁此机会,张若尘取出须陀洹白银树藏在掌心,正欲打出。
却发现,元笙没有追上来,也没有向他出手,而是一指击向虚空,攻向天外的一处未知区域。
“轰隆!”
神劲在这片荒芜一物的旷野上震荡,飞沙走石。
张若尘感知到了阎无神的气息,在极其遥远的地方,与他们至少相距百万里。被元笙攻击后,他就立即远遁而去。
元笙没有去追。
其一是离得太远,阎无神逃得极快。
其二是,在她看来,击杀盖灭才是当前最重要的事。
“这家伙居然跟了上来,胆子还真大。”张若尘自言自语道。
“跟上来最好,等收拾了盖灭,再拿他!”
元笙的声音,出现在不远处,站在一堆碎石的顶端,眼神冰冷无比。
张若尘仔细思量,就算用出须陀洹白银树,也只能困住她,获得脱身的机会。但,代价却是失去这件奇宝!
张若尘没有出手,二人继续上路。
又走了半日,阎无神多次出手袭扰,欲帮张若尘争取脱身的机会。
鐘馗傳
但元笙丝毫都不理会他。
黑暗之渊没有日夜,但,每一地都有明显的天地规则变化。大地、空气、天空,出现各种怪异的现象。
穿过霸岭后,他们就进入一片白色的原野。
泥土是白色,云雾是白色,就连出现的诡兽都是白色……
“再往前,就是七岭第二岭白苍岭了!”元笙道。
他们二人收敛了身上气息,加上自身修为高深,因此,没有惊动附近地域的诡兽。
张若尘道:“白苍岭这个名字的来源,与白苍血土,可有什么联系?”
“你是想问与不死血族的联系吧?本皇早就感知到你体内有不死血族的血脉气息了!”元笙道。
张若尘道:“看来你对上界,也并非是一无所知。”
元笙冷峭一笑:“你们上界的诸天,到了晚年,不少都来黑暗之渊寻找续命或者破境的机缘。能成功的,少之又少。绝大多数,都陨落在了这片广袤的大地上,沦为各族的研究标本。其中我族就有一位上古时期不死血族诸天的神躯!”
“你知道,他们为何觉得黑暗之渊,有续命和破境的机缘?”
张若尘试探道:“因为黑暗之渊是黑暗之源,在黑暗的深处,有生命的本源?”
元笙就像看傻子一般的盯了他一眼,道:“你哪里听来的这些乱七八糟的谣言?黑暗之渊不是黑暗之源,而是天地之源。”
“确切的说,太古生灵是世间一切生灵的先祖。”
张若尘见她自傲的模样,不禁微微一笑。
“你不信?”
元笙哼了一声:“太古生灵乃是先天而生,你们皆是后天生灵。但,后天生灵并不是凭空诞生的,皆与太古生灵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就如不死血族的那位始祖,隐。他本是人类,只不过是被埋在了白苍血土之下,才蜕变,活了过来。从此世间,就多了一个新的种族,不死血族。”
“而据本皇所知,令隐发生蜕变的白苍血土,乃是太古十二族太初族最至伟的一位存在,死后的尸骨所化。这些尸骨,经历了亿万年,化为了血土,这才机缘巧合下造就了隐。”
“我若说,太初族那位至伟存在,乃是不死血族的先祖,丝毫都不为过吧?”
张若尘道:“这都过去多少亿年了?谁知道真相?你所说的这一切,很可能是太古生灵为了维持自己高傲的姿态,编撰出来的故事。”
其实张若尘相信,天下万族,最初的诞生,肯定与太古时期的生灵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但这些至少也需要上千万年的初期衍化,最初的原因是什么,谁知道呢?根本无法追溯。
元笙没有再与张若尘争辩,突然停步,继而指尖引出一缕黑色神雾,缠绕住张若尘的腰腹,拖着他,向南急速腾飞而去。
“方向错了,不是这边。”张若尘提醒道。
“闭嘴,收敛身上气息。”
元笙部分身体化为天地规则形态,同时,激发出始祖神行衣的力量,黑袍飞扬起来,将张若尘包裹在宽大的黑袍下方,隔绝与外界的气息联系。
“你若敢妄动,本皇一定第一时间将你击毙。”
元笙语气冷肃,在一座白色岩石高峰的顶端落下,藏身在岩石后方,向远处望去。
数百里外,鬼云浓厚,黑雾连天,笼罩相当广阔的一片区域。
在鬼云的外围,插有一根根数十丈高的神骨和阴幡,堆着巨石。
神骨、阴幡、巨石上,皆刻有高深的阵法铭纹。
鬼云中,响起一道道惨烈的叫声。声音形成的音波,也不知蕴含了多么强横的毁灭力,将阵法冲击得像波纹一样颤动。
地面跟着摇晃。
张若尘感知到了周乞鬼王和黄泉大帝的气息,心中猛然大惊,眼珠转动了一下,道:“你们太古生灵中的鬼类,居然有这么强大的存在?你不是一族的族皇吗,为何还惧怕鬼类太古生灵?”
元笙道:“他不是下界的鬼类太古生灵,而是来自上界的鬼族。你不认识他吗?”
“上界浩大,强者如云,我怎么可能全部都认识。不过……”
张若尘看向那片阴云阵法,道:“看样子,有太古生灵被擒住了,要被吞噬。你做为族皇,不出手相救吗?”
元笙没有感知到太古生灵的气息,但,那里有阵法阻隔,气息很可能被掩盖了!
深空之淵
张若尘知晓元笙性格谨慎,半点风险都不愿意冒,于是,加了一把火,道:“难怪太古生灵走不出黑暗之渊,堂堂族皇都能见死不救,一个个自私自利,怎么可能是上界的对手嘛?换做是我,只凭鬼族强者闯入黑暗之渊,本皇就要与他斗到底。说错了,我可不是什么族皇!”
“闭嘴!”
元笙拖着张若尘,从白石山峰上飞下,直向那座阴云鬼阵而去。
“我只是建议你去,你别带上我啊!”
张若尘有些后悔,觉得这次玩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