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玄幻小說 劍仙在此討論-第一千七百九十一章 道音共鳴鑒賞

劍仙在此
小說推薦劍仙在此剑仙在此
被驱逐出来的人,都是完全没有开窍,朽木不可雕之徒,根本不用毒剂道的人开口,直接就被始祖讲经的道音给排斥,直接震了出去。
激起一片哀嚎。
丧失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可谓是损失惨重。
对于这些失败者背后的家族来说,也是巨大的打击,毕竟之前为了拿到名额,也付出了不少的代价。
但不管怎么说,失败的天才依旧是天才,所以依旧不会太惨。
时间流逝。
转眼就十天过去。
林北辰每天都会在‘景天楼’上坐一会儿,远眺讲经道场。
他现在可以确定,自己的尸体,一定是被送到了毒剂道始祖的圣殿之中。
因为在‘景天楼’远眺,可以看到在远处的重山之中,有一座云遮雾绕的大殿,其造型和摆放着水晶棺材的大殿内部材质和造型很像。
荒古族的始祖,有第四血脉‘毒剂’第八血脉‘血魔’,第十三血脉‘暗影’,第二十二血脉‘改造’,第二十三血脉‘吞噬’。
这些还是表面上的。
美利堅倉儲淘寶王 小說
而根据王忠所说,背叛之日最大的反派是圣者,据说已死,而其中一些暗中出手的人,不限于荒古族。
这就更加复杂。
当日一战,王忠等人未能及时赶到,只有荒古族的诸位始祖是‘见证者’,所以,到底真相如何,也许只有荒古族才知道。
或者……
还有一种可能。
林北辰扭头,看向帝都中央的方向。
星能火炬永恒燃烧,照耀帝星。
人族永远忠诚于帝皇。
作为当事人的帝皇,一定知道。
轰。
讲经广场上,发出轰鸣声。
一道墨绿色烟柱冲天而起,划破了大道气机,与毒剂道始祖的道音相互交映,产生了共鸣。
林北辰眼眸中,猛然精芒吞吐。
“那是……”
他站了起来。
同一瞬间,在讲经广场周围的无数权贵、高官和强者们,直接站了起来,神色振奋而又期待地看向广场。
“有人领悟了。”
“道音共鸣。”
“第一个入选者诞生了。”
四面八方响起一阵惊呼。
这才十一天的时间,就产生了大道共鸣,等于是提前交卷还考了满分——因为听始祖讲经的通过条件,并不是产生如此这般产生大道共鸣,而是只要在一个月的时间里,不被广场上的大道排斥,留到最后,就算是过关,可以成为得到留在毒剂道祖师身边修炼的资格。
可以算作是学徒。
按照之前数界的淘汰率,最终大概有一百人可以成为学徒。
而一旦和始祖讲经产生共鸣,激发道音,那就非同一般了。
这就意味着可以直接本硕博连读了。
而且从本课开始,就是博导亲自传授。
只要顺顺利利毕业,怎么也能混个顶级博士学位,放眼整个帝星,绝对是真正的‘学术明星’,是各方争抢的存在了,日后成长为一放大佬,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一个人,就可以成为一个顶级家族。
是谁?
人魚系列
这个时候,各方都迫切地想要知道,在第十一天就直接拿到了直通名额的天才,到底是谁。
而很快,消息就传了出来。
是独孤天凰。
独孤家当代家主独孤文秀的长女。
各方为之震惊。
林北辰也很意外。
独孤家和花家、农家一样,属于毒剂道始祖一脉之下七大家族之一,但都已经没落了,相对而言比花家和农家好一点,因为家族之内,还有一位新祖级怪物坐镇。
“哈哈哈,吾女天凰,有新祖之姿。”
独孤文秀仰天大笑。
羡慕,嫉妒,畏惧,愤怒……
各种情绪汇聚。
各方反应不一。
但不管内心里真正是怎么想的,许多权贵高层、大势力、议长、阁老们,都第一时间向独孤文秀送上贺礼,并且疯狂地释放善意。
独孤家要崛起了。
这是共识。
而独孤家的众人,也是欣喜若狂。
在始祖的讲经过程中,激发了道音共鸣,日后的成就,绝对可以达到新祖级别,意味着独孤家可以一门双祖。
林北辰心中有些奇怪。
按道理来说,自己送进去的那些人,一个个都是资质绝佳,不是上限级,就是破限级,听始祖讲经应该也可以创造一些动静出来,但为何到现在都没有迹象?
不够,好消息是,到现在为止,米如烟、月未央、安慕希等人还没有被驱逐出来。
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他依旧是每日按时按点,到‘景天楼’中出现,远眺毒剂道圣殿,静静地喝茶,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第三天。
“大人,家里出了点事情。”
四大马仔之一的马晗,急匆匆地来汇报。
“什么事?”
林北辰淡淡地问道。
最近一段时间,他在养气,把自己朝着一个更加阴险、喜怒不形于色、心狠手辣的老银币人设打造。
因为这样比较吓唬人。
马晗凑近了,恭敬地道:“家主派人去独孤家送贺礼,结果使者被独孤家给杀了,礼物也丢到了大门口。”
嗯?
心鎖
这独孤家飘了?
林北辰眼睛微微一眯。
花家之前与独孤家在联手分割了农家,在攫取利益的时候,稍微有一些摩擦,但总体来说,配合的还不错,因为有林北辰这个‘凶人’在花家背后撑着。
但现在?
“厚葬那位使者,重金抚恤其家人。”
林北辰略作思考,就有了计较,道:“暂时不要去和独孤家起冲突,等到老祖讲经结束,再算账。”
“遵命。”
马晗立刻去安排。
如今林北辰在特法局,在花家都是一言九鼎,根本没有人敢质疑。
林北辰继续在‘景天楼’关注讲经广场。
结果到了第二天。
马晗又来了。
“大人,又出事了。”
“嗯?”
“独孤家的人,砸了咱们花家三处产业,还打伤了咱们特法局几位兄弟。”
“抚恤受伤的兄弟,然后把那三处产业装修一边,让独孤家继续咋。”
“是,大人。”
马晗走了。
林北辰坐在‘景天楼’,远眺广场。
他现在,有一点担心了。
米如烟等人现在依旧毫无动静,不会是毒剂道老祖,发现了什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