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遼東之虎討論-第九十章 老狐狸相伴

遼東之虎
小說推薦遼東之虎辽东之虎
京郊玉泉山的别墅里面,孙承宗看着儿子孙铨给李枭上了茶。
挥挥手,示意儿子退下。
孙承宗已经很老了,前年看见他的时候,他的眉毛、胡子、头发还有一些黑的。
现在已经全白了!
加上已经谢顶,硕大的脑门儿露在外面,如果拿起龙头拐杖再捧着一颗寿桃,跟南极仙翁区别不大。
嘴里的牙也不剩下几颗,好在现在大明医疗技术突飞猛进。
通州陆军医院的牙科大夫们,为老人家安了一口假牙。据说这些假牙都是象牙磨制!
当然,按照老先生的身份。象牙也没什么了不起的,能让他老人家多吃几口饭,多活几年,鲸鱼牙都没问题。
“还是你们年青人好啊,大老远的从俄罗斯跑个来回也不算什么。
老夫就不行了!
这人老了,就从腿上先开始老。
现在走几步路,腿就疼的厉害。这拐棍,只要拄上就放不下喽。”
孙承宗在卖老,但那双矍铄的眸子却出卖了他。
哪里有九旬老人,还有鹰一样犀利的目光?
“俄罗斯没什么好东西,白熊倒是不少。
给您带了两张白熊皮,还有几个白熊的熊掌。
白熊皮坐褥子垫子很暖和,白熊熊掌我也没吃过,也不知道是个啥味道。
不过在极北苦寒之地生存,想必也有大补的功效,一并给您带过来补补身子。”
“有心了!
前方战事怎么样了?还是很胶着?”
“战事暂时还算是平静,从夏天打到秋天,入冬之后又打了察里津大战。
我们打累了,联军也打累了。
现在双方都还算是消停,战斗差不多就是摸个哨,抓两个俘虏啥的。
还有就是火力侦查,都是小股的班排级别战斗。
我们火力足一些,装备好一些,这种战斗中大都是我们占便宜。”
“自古作战,兵甲犀利都是重要的一条。
不过枭哥儿你把握的最好一点就是,没有动员超出我大明国力的军队。
这样,即便是应对大战,也不会动摇国本。
前些天我回河北老家一趟,我家那县城也有了学堂。
他们让我这个当祖爷爷的去剪彩!
弄了个红绸子挽成两朵花,然后一剪刀剪断。
我心里还琢磨着,这不是一刀两断的意思?
可家乡人说,这是新兴的礼儿,说是吉祥的寓意。
老夫也就从了他们,不就是大家伙图一个乐嘛!
有了学堂,家里的娃娃就能去学堂里面读书。比起在私塾教的那些东西,靠谱多了。
我看家乡那些私塾里面的好多先生,只会四书五经,诸子百家尚未通读。
更别说,教一些数学和自然知识。
如今村里的好多私塾先生,连电灯都没见过。
听县太爷说,刚通电那会儿,还有人对着电灯膜拜,说是神仙显灵。
跟你说这些,就是让你知道。
大明这京城里面看着欣欣向荣,家家通了自来水,还有晚上有电灯,夏天有电扇,到了冬天还有电炉子。
可咱们大明太大,各地的省府道县,仍旧有一大半儿的人没见过电灯。
甘肃、陕北、还有山东的沂蒙山、河南的好多地方依旧穷困。
江南好些地方,百姓们吃盐都是大开销。
最強原始人
因为战争的影响,四川至今没有通火车。
天府之国,每年产出大量的粮食,却没有办法运出来。只能酿成酒,用飞艇往外运。
就好像宜宾那个地方,五粮液酒厂就在那里建了分厂,一个配方酿出来的酒水,比虹螺山的要好喝。
云贵更是丛山峻岭林立,十万大山里面,到现在还有数量众多的未规划苗蛮、傣蛮、壮蛮。
你真的是集合全国之力去欧洲打仗,国内必然会发生动乱。
到了那个时候,再想恢复现在的大治,又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可也正因为这样,我大明才陷入了兵力不足的境地。
在俄罗斯,我们仍旧需要大量作战能力低下的俄军。没办法,我们兵力不足以维持整个战线。
在欧洲,老二如果有充足的兵力,现在已经登陆法国本土。
而现在呢?
只能是循序渐进,一点点的收拾地中海上的欧洲人势力。
中东的库尔德人,打得奥斯曼人鬼哭狼嚎,如果没有我们帮衬,说不定连君士坦丁堡都丢了。
您家里的之洁,在中东靠着法国降兵和区区八万人的军队撑起了局面。
保住了巴士拉油田,让大明的油料供给有了保障。
这些,都是因为兵力不足导致的。
眼看着春天就要来了,开了春,联军又会有大行动。
南线法国人和仆从国有一百五十多万人,北线普鲁士为首的联军,人数更是超过了两百万。
中线,以色列人和英国军队超过了八十万人。
而我军,作战部队仅仅只有七十几万。剩下的,大都是后勤保障人员。
没有俄罗斯人的军队,我们撑不下来。
可现在,就要发生一件大事。”
“呵呵!
老夫就知道,你大老远的从俄罗斯回来。肯定不是为了给老夫送两张熊皮,几副熊掌。”
极品小农场 名窑
孙承宗指着李枭调笑道。
“这事情我说了,您就没心思调笑了。”李枭看了一眼孙承宗。
看到李枭脸色凝重,孙承宗也跟着凝重起来。
他知道,李枭如此重视的事情,必然是大事才对。
“俄罗斯女皇叶卡捷琳娜要反水,她想要和联军媾和,反手来坑我们。”
“有这种事情?”孙承宗听了一惊,按照李枭先前说的话,如果这事情是真的,那……
那在俄罗斯的百万大明军队都将陷入危险的境地!
“现在还没有得到完全证实,这正是我焦虑的地方。这事情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到底是不是联军的阴谋,我吃不准。
这才巴巴的从俄罗斯跑回来,向您请教。”
“呵呵!向老夫请教,那么在你的心里,对这件事情怎么看,你觉得是真的还是假的?”
孙承宗没有回答,却是神秘的一笑。
“如果只是联军的离间计,那么一切都好说。
如果是真的,那就需要立刻抓住叶卡捷琳娜,扶植一个听话的人上台。
无论如何,战争都要继续下去才行。
大明在俄罗斯的百万大军不容有失!”
“你瞧瞧,连对策都想好了。你心里,还是相信这件事情的。”
“可抓捕叶卡捷琳娜弹劾容易,我们不但要抓她,还要把俄罗斯上层的那些贵族一网打尽才行。
那里是俄罗斯,是他们的地盘。
我很难做到一网打尽,如果一个不慎,漏掉了一两个元凶巨恶。
那……后果……!”
“后果无非就是他们拉起一支军队与大明为敌,至于这支军队能起到多大作用,那就没人知道了。”
“是啊!所以,我才来问计于孙老您。
您给拿个主意,看这件事情怎么处置。”
暴君 小說
“呵呵!
这种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其实你心里也是这么想的,不然你也不会想好了对策。
只不过,这样做会让战争进程大大拖延。
本来三年可以打完的战争,现在需要五年甚至更长时间而已。
我们大明前前后后动员在三百万人参加这次战争,可欧洲呢?
按照你说的,他们在前线的人就超过四百万。
加上后方人员,这个数字不会少于七百万人。
他们人口虽然比我们多一些,可战争要养活的人也更多。
战场仗我们拖得起,他们拖不起。
所以啊!
拖延上几年结束战争,大明不是不能接受。
其实战后,我们也是有计划要肢解俄罗斯的。
那样更加的稳妥,也更加的省事。
可现在不行了!
那就干脆一起来,肢解俄罗斯和战争同时进行。”
“这样做,是不是有些冒险。”李枭吃了一惊,没想到孙承宗的主意这么霸气。
“现在不冒这个险,你有更好的办法吗?”孙承宗扭头看向李枭。
“的确没有更好的办法。”李枭摇了摇头。
“那就去做!
库图佐夫是个可以利用的人,他在军中声望极高。
军中超过一半的军官,都是他曾经的手下,或者手下的手下。
薩特
我们可以推他上去!”
李枭明白孙承宗的意思,库图佐夫今年刚刚好七十。
就算是推他上位,他又能在沙皇这个位置上干几年呢?
说不定,老家伙还会牺牲在工作岗位上。
上了年岁的人,谁又说得准。
“战争讲究的是奇正相合,才能克敌制胜。
这件事情上,我们不但要有阳谋,而且还要有阴谋。
老夫觉得……!”
孙承宗声音逐渐降低,对着李枭滴滴耳语。
李枭在频频点头中眼珠乱转,到底是混了一辈子的老狐狸。
现在放起坏来,恐怕全世界都比不上他。
有了老家伙的这个主意,俄罗斯算是完蛋了。
估计今后,也没有俄罗斯这个民族了,或许只剩下莫斯科公国。
李麟站在书房门口当门童,过了大约两个小时,老爹才从里面出来。
“走!回帅府。”
“爸,有主意了?”李麟看到李枭的模样就知道,老狐狸给他出了主意。
“嗯!
有主意了!”李枭点了点头。
吉普车行驶在京城大街上,到处是张灯结彩。
欧洲打得如火如荼,可并不耽误京城里面过年。
今年的年过得比较晚,年三十在西方公历是二月二十号。
从西直门到东直门,路两旁的树上都挂了彩灯,晚上看起来各色彩灯姹紫嫣红非常漂亮。
“京城里面这么搞,是不是有些过份了。
前方的将士还在打仗,后方却这么靡费。”李枭看着这些东西,心里面心疼花的这些钱。
虽然一个地方钱不多,但整个京城这么大,在加上其他的大城市,这笔钱可就是一笔大数目了。
“四叔大概也是想人心安定,前方那么紧张,这后方再不安稳,您能在俄罗斯常驻着打仗?”
“那倒也是!”李枭点了点头。
前方打仗,的确需要后方安稳。
百姓们不知道什么战略,他们只知道自己能够过上好日子就行。
这市面上张灯结彩,颇有节日气象,茶余饭后也是谈资。
“一会儿到了帅府,你去把你四叔请来。
快过年了,今年过年怕是不能在家里过了。
咱们爷们喝顿酒,虎妞也老大不小了,我这个当大爷的,也要操心一下她的婚事。”
“诺!”
李麟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刚刚在孙家的时候,郑森大哥打过来电话,想……!”
“这次回来时间很紧,就不见他了。”李枭一挥手,李麟赶紧闭嘴。
郑家这些年干的事情,实在是没办法说。
在福建作威作福也就罢了,居然还把家里子弟派到了前线闹腾。
李麟也知道,郑森这次要见李枭是为了郑世默的事情。
老爹不见,说明还在生气。
这郑家的家风,真的应该改改了。
吉普车驶进了大帅府,李麟忙着去请李浩,李枭回到了自己的家里。
在外面又是好几个月,有时候李枭也觉得,自己待在军营里面的时间,比在家里似乎要多很多。
家里面也是张灯结彩一片祥和气象,因为临时回来,事前没有通知,德川千姬带着一群爪牙,匆匆从后宅迎出来。
“这是干什么?”李枭看着地上的火盆。
“您从战场上回来,戾气太重了。需要跨火盆,然后用艾叶水沐浴之后……!”
李枭惊奇的看着德川千姬,以前回家可没这么多规矩。
多年的大明生活,愣是把她变成了一个彻彻底底的大明女人。
虽说心里有些抵触,但在德川千姬殷切的目光中。李枭还是跨过了火盆!
至于艾叶水沐浴,那就是德川千姬的事情了。
李枭这才发现,家里的澡堂子翻新了也扩大了。
超凡藥尊 小說
按照这个面积,三五十人一起洗似乎问题不大。
眼前这个热水池,更像是游泳池。
德川千姬褪去华服,眼神炽热的看着李枭。那眼神儿,铜浇铁铸的罗汉也能看化了。
此时无声胜有声……!
澡洗的时间有些长,以至于李浩来到了大帅府,李枭还没浴室里面出来。
李麟尴尬的陪着四叔说话,等着大帅出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