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長夜餘火-第一百九十四章 來都來了閲讀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商见曜的好搭档格纳瓦精准地把握住了他话语里的重点:
“你是想说,现在的台城第一高级中学没被梦境笼罩,失去了危险性,可以做一定探索了?”
“是啊是啊。”商见曜表现得就像是自己在附和格纳瓦,“来都来了!”
蒋白棉听得想捂脸。
这家伙经常鲁莽大胆,不考虑后果,不想会承受多大的风险,仅凭一时冲动就去做事,可谁叫他是个精神病呢,让自己想教育都缺乏足够的底气。
而且,蒋白棉自己也时常矛盾,理智上她知道什么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时候要规避,什么时候可以出击,但情感上,面对某些场景时,她又不可遏制地觉得自己该做点什么,内心仿佛有个声音让她不要怕风险,站出去做想做的。
这也就是她明明已经叮嘱过商见曜不要做什么,可他真去做的时候,她选择纵容,选择帮忙擦屁股的原因。
这本质上是她理性与感性的拉锯、抗争。
没有冒险精神,没有点浪漫主义和理想主义情怀的人是不可能主动申请建立一个旧世界毁灭原因调查小组的。
念头转动间,蒋白棉将目光投向了前排的白晨和龙悦红:
“从现在的情况看,从理论上分析,一定时间内探索台城第一高级中学是没有危险的。
“‘庄生’既然醒了,应该不会那么快就再次入睡,‘最初城’之前的动乱牵涉执岁间的博弈,祂不可能不趁这个机会做点什么。
“这样,我和喂、老格进去快速探索一遍,你们在门口守着,预防意外,做好接应。”
开车的白晨冷静反问道:
“冒这么大的风险必然得有足够的理由。
“你们打算在里面探索什么,弄清楚什么问题?”
蒋白棉正色回答道:
“先不提这处佛门圣地还藏着什么秘密,仅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就值得我们再次入内:
“‘庄生’梦到的为什么是这里,是高中生活,而不是别的地方,别的人生阶段?
“祂降世之后,目前可以确定的是,有完整的童年、少年、青年,而除了大江市临河村不知道代表了哪个阶段的梦境,其他应该还有很多地方是祂生活过的,有足够经历的,为什么祂单单只梦到台城第一高级中学?
“这里有什么特殊之处,或者对‘庄生’而言,有什么特殊的意义?”
“也许只是其他梦境还没被佛门发现,列为圣地。”诚实的商见曜完全没管蒋白棉现在站在他们这边。
蒋白棉毫不犹豫地回答:
“这也是探索的一个方向。
“于我们而言,旧世界毁灭前有执岁降世,以人类身份生活了好些年,绝对是值得调查的一个重点,这可能涉及‘新世界’的秘密,涉及它对旧世界的影响。
“只有弄清楚了这些问题,我们或许才能知道那一天‘无心病’为什么会突然大爆发,引来了人类的大危机。”
白晨默然了几秒:
“那我和你们一起进去,人多探索的效率更高,更节约时间。
“老格守在外面,避开梦境重启时可能存在的第一波冲击,然后进学校救我们出去。他是智能人,是我们最后的依仗,作为预备队可能更好。”
龙悦红略作沉吟就点头附和:
田園小當家
“是啊是啊,一起进去,留老格在外面。”
蒋白棉想了想:
“好。”
他们谁也不清楚“庄生”什么时候会重新入睡,现在自然要争分夺秒。
吉普停了下来,拐回了台城第一高级中学外面,蒋白棉等人依次推门下车,走向电动伸缩门。
絕代神主
他们未携带突击步枪等武器,也未穿戴军用外骨骼装置、仿生智能盔甲,这一方面是艺高人胆大,觉得哪怕在学校里面遇到了什么畸变生物、高等“无心者”,凭觉醒者能力、凭道具、凭机械手臂、凭生物义肢、凭基因改造成果、凭身上的手枪,也足以解决对方,或者抗衡一段时间,等到格纳瓦来援,另外一方面则是展现对“庄生”的尊敬,用商见曜的话来说就是“心诚则灵,礼多神不怪”。
蒋白棉没说出口的还有另外一个理由:
降低本身实力,尤其是相对格纳瓦的实力。
这样一来,如果他们再次陷入梦境,格纳瓦救人时会容易不少,遭遇的抗争会简单很多。
“旧调小组”四名碳基人小心翼翼地通过了电动伸缩门,一步一步走向正面那栋教学楼。
走出差不多十米后,他们你看我我看你,欣喜地确定自己还保有理智,没成为梦境中哪个角色。
蒋白棉回过身来,向格纳瓦挥了下手。
这是预定的交流手势之一。
格纳瓦同样挥了挥手,表示自己能看见他们。
“‘庄生’还没有沉眠,我们抓紧时间。”蒋白棉迅速下达了命令。
他们首先走向了杜少冲、徐乔、林言、张华栋所在的正面教学楼。
刚有靠近,四人的目光就同时有了一定程度的凝固。
教室内每一个座位上都有一具白色的尸骨。
他们或趴在桌上,或倒在了旁边地表,身上套着腐朽破败的蓝白配色校服。
这样的一幕让蒋白棉等人愈发确定,台城与其他地方不同,所有人类都在一瞬间死亡了,未变成“无心者”。
虽然他们已经预料到会看见眼前这样的画面,但真在学校内,在教室里,看见代表着未来代表着初升太阳的学生们成片成片地死去,有的甚至还部分保持着听讲的姿态,还是一阵沉重,内心郁结。
蒋白棉吐了口气,让理智战胜了感性:
“开始搜查。”
他们没像之前格纳瓦搜集数据那样每张桌子每个角落都过一遍,而是大致扫一眼,挑两三个有文字的事物翻一翻,感觉没问题就去下一处教室。
时间有限!
在高三一班,他们没有找到杜少冲,在高三五班,也没有找到叫徐乔的人,这证实梦境里的台城第一高级中学不是旧世界毁灭时那所,而是前面十几年二十几年甚更久远年代的倒影。
这从现实与梦境的校服配色相同但款式有区别可以进一步证实。
“这就麻烦了。”对此,蒋白棉微皱眉头道。
这意味着“庄生”在意台城第一高级中学,让梦境于此呈现的原因,现实里大概率找不到。
“能找到什么算什么。”商见曜的失望转瞬即逝。
唐川 小說
龙悦红附和点头:
“是啊。”
这样一来,自己等人应该很快就能撤离这个危险的地方。
蒋白棉没有啰嗦,领着组员们再上一层,结束了对正面教学楼的搜查。
等他们转入左侧楼宇,进了一间老师办公室,表情或多或少都有了点变化。
坐在各自位置上的那些尸骨里,有一具身上还残留着不少腐肉,体表穿着黑色的、与周围同类格格不入的制服!
“我没有看错吧……”龙悦红低语起来。
如果他没有认错,那应该是“救世军”军人的制服!
几乎是同时,白晨看到这具尸体旁边的地上有一支“救世军”特产的“红枫林”突击步枪。
蒋白棉心中一动:
“难道是丁苓她老公那支科考队的成员?”
“救世军”的科考队肯定有军队提供保护。
之前知道那支科考队往这个方向过来时,她还有点怀疑他们是不是进了台城,可后来发现没有“信物”,只能看见假台城,又打消了这个猜测,谁知,现在,他们竟然于台城第一高级中学这处危险的佛门圣地里遇到了疑似科考队成员的尸骨。
“检查一下。”蒋白棉立刻下达了命令。
经过一番忙碌,“旧调小组”初步确认这是“救世军”的人,死亡于两三年前,这与丁苓丈夫季强所在那支科考队失踪的时间大致吻合。
“没有外伤,死因不明,身上除了武器、子弹、几块饼干,没别的物品。”白晨站起身,走了回来。
蒋白棉点了点头:
“去别的地方再找找。”
到了中午,他们完成了对台城第一高级中学的快速搜索,只找到了一具最近几年才死去的、属于“救世军”的尸体,除此之外,没什么发现。
格纳瓦分析道:
“这个人可能是和大部队失散后,误入了台城第一高级中学,结果迷失在梦境里,一点点死去。”
“那大部队呢?”商见曜追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