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一起成功-第兩千五百七十七章 三個針孔讀書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小說推薦女總裁的上門女婿女总裁的上门女婿
这诏令没什么坏处,还名正言顺接手天南行省总督一位。
叶凡对此很是满意,也就没有抗拒。
他拿过金牌和诏令装模作样扫视几眼,期间不断点头喊着不错不错。
叶凡也不说真假,把金牌和诏令收入怀里,随后又对卫妃开口:“就这两件小事?”
卫妃轻轻点头:“就这两件事。”
叶凡微微眯起眼睛,总觉得事情过于简单。
虽然卫妃他们是铁木金故意放出都城的,而且被铁木金用来抹黑屠龙殿袭击……
但国主给这样一个不痛不痒的诏令,未免太小题大做了。
任命他兼任天南行省总督,以及找一个永不回都城的公主,跟卫妃他们的冒险不匹配啊。
叶凡不死心问道:“国主没其它事了?”
卫妃抿着红唇回应:“没有了……”
“有事!”
就在这时,卫妃那些没死去的跟随中,突然走出了一个年轻男子。
他抹掉脸上的污垢,露出一张清秀的面孔。
我們的10年戀
他清一清嗓子喊道:“夏昆仑,我是国主密使,国主有诏令。”
卫妃大吃一惊:“你不是小助理吗?”
年轻男子脸上带着一丝傲然,声音响彻者全场喝道:
“那只是我一个掩护的身份。”
“国主虽然身体不好,但一直心细如发,英明神武。”
“他知道卫妃能够离开都城回省会省亲,是铁木金故意放水而为。”
“他还清楚,他的身边也有铁木金重金收买的卧底,盯着他一举一动一言一行。”
“很可能他的诏令刚写完,铁木金就知道内容了。”
“所以他让卫妃省亲带出来的秘密诏令,内容绝对不能太刺激铁木金。”
“因此国主只写了夏昆仑兼任天南行省总督和寻找夏沉鱼的指令。”
夜阑 小说
“目的就是不刺激铁木金,让铁木金把卫妃放出都城,而我作为小助理跟着卫妃出来。”
“然后找机会把国主的真正诏令告诉夏昆仑。”
“这叫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卫妃就是明棋,我则是暗棋。”
“当然,这一次出来是九死一生的。”
“很可能明棋暗棋一起毁掉,也可能我永远来不到夏昆仑面前传真正诏令。”
釣魚1哥 小說
“但无论如何,这是一个机会,所以我就拿着真正诏令跟着卫妃出来了。”
“所幸国主保佑,让我和卫妃都有惊无险。”
“好了,该说的已经说完,夏昆仑,准备接旨。”
“这一份诏令,可是国主耗费半个月趁人不注意偷偷拟订出来的。”
“他是国主的心血,也是国主的最终意志。”
年轻男子走了上来,又拿出一块金牌和一份诏令。
刚刚坐好的孙东良和擎苍他们又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卫妃神情犹豫了一下也跪倒。
唯有叶凡依然站立。
年轻男子皱起眉头:“夏昆仑,接旨。”
“见王不跪杀无赦!”
他声音带着一股子萧杀。
“失踪三年,老了,骨头有点硬,跪不了。”
叶凡淡淡出声:“八王袍,护国利剑在身,不需下跪。”
嫡女三嫁鬼王爺 小說
他还拿出第一份诏令,手指细细摩擦着王印,眼里闪烁一抹光芒。
听到叶凡这一句话,年轻男子脸色难看:“你——”
卫妃忙出声圆场:“密使,说诏令吧,正事要紧。”
“哼,失踪三年,尊卑都忘了。”
年轻男子哼出一声,随后打开诏令喊道:
“夏昆仑,给你十八道金牌都无法召回,国主对你很失望。”
“虽然很可能是被铁木金他们拦了,但你的态度也很有问题。”
“明知道有十八道金牌召唤你,你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电话无法打入进来,但你起码可以前来都城救驾。”
“但你和屠龙殿始终没有针对都城的动作,让国主和王室始终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而且你失踪三年,对屠龙殿对夏国局势已经生疏,对天下商会也失去应有的把控。”
“特别是你打压天下商会十几年,不仅无法遏止天下商会壮大,反而让铁木金渗透更多。”
“国主对你非常失望。”
“所以国主决定,从现在开始,革除你屠龙殿主一职。”
“你担任屠龙殿副殿主,主管营地内务。”
“殿主一职该由密使方巡守代任,由他调动屠龙殿一切资源北上救驾。”
“违令者,格杀勿论!”
说完之后,年轻男子就把诏令和金牌递给叶凡:
“夏昆仑,验一验吧。”
“看看这金牌是不是你跟国主约定的,背面的飞龙纹路三粗两细。”
“确认后,就把屠龙殿权限交给我吧。”
年轻男子昂首挺胸:“我要尽快带领屠龙殿北上救驾。”
我有一座深山老林 小說
卫妃微微一咬嘴唇:“你就是诏令上面说的方巡守?”
年轻男子昂首挺胸:
“没错,我就是方巡守,国主秘密培养的孤儿。”
“具体的情况,你们别多打听,没好处。”
“夏殿主,验证的怎么样?交权吧。”
“刚才你在闻人古堡胡乱起爆,差一点把我炸死,我就对你很大意见了。”
“卫妃的命是命,我这密使的命不是命了?”
“你再不痛痛快快交出屠龙殿的权力,那就别怪我向国主控告你这第一战神有异心了。”
他还扫视全场众人一眼:
“从现在开始,你们全部接受我统率,记住了,你们只有一个王。”
“只有一个殿主,那就是我,方巡守!”
孙东良和擎苍他们全都下意识望向叶凡。
闻人城壁几个老狐狸见状戏谑不已,幸灾乐祸看着密使跟叶凡冲突。
“夏昆仑,你没听到本特使的话吗?”
方巡守走上来逼视着叶凡喝道:
“跪地交权,再不遵守,我就下令把你拿下!”
说话之间,几个王室跟随杀气腾腾走了上来。
他们早对叶凡不跪地接旨有着不满。
方巡守又是脸色一沉:“夏昆仑,要本特使生气吗?”
“啪!”
叶凡没有废话,一巴掌打飞方巡守:
“混账东西,拿一个假诏令就想夺权,脑子进水吗?”
“我跟国主从来不是约定金牌,而是约定诏令做手脚。”
“如果真是国主给我的诏令,王印那一部分,会有三个针孔。”
“看看,卫妃给我的,是不是有三个针孔?”
叶凡早已不着痕迹在第一份诏令捅了三个针孔。
“再看看你给的诏令,有三个针孔吗?有吗?”
“没有!”
“所以这是假诏令,你也是假特使。”
“来人,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