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小說 棄少歸來 桔梗-第2965章 言出法隨分享

棄少歸來
小說推薦棄少歸來弃少归来
老者显然没有料到这般局面,眉头微皱之下,正要有所行动,林君河的拳头却是已然到了近前。
那是一只裹挟着星光与火焰的拳头,拳风所至之处,更是有凌厉剑气四处纵横,好似要将这方空间都切割开来一般。
便是以老者的修为,在察觉到这一拳的威力后也不禁面色微变,不敢再无视其存在,身形一闪便往旁侧横移开去。
只不过,林君河早已锁定了他的气机,凌厉的拳风当即笼罩而去,不给后者逃脱的机会。
见状,老者的眼中顿时闪过了一抹怒色,来不及施展神通的情况下,当即念头微动之下,一尊拳头大小的宝印便从他袖间飞了出来。
这宝印通体蔚蓝,好似寒冰雕刻成的一般,始一出现便激荡出了道道涟漪。
涟漪所过之处,空间都好似陷入了停滞一般,就连原本暴动的灵力都被镇压了下来。
林君河拳上裹挟的灵力气息在接触到那涟漪的瞬间也都消去了大半威力。
察觉到这般变化后,他当即转变了目标,一拳轰在了那宝印上。
恐怖的劲道瞬间便将那宝印轰飞了出去,诡异的涟漪也随之戛然而止。
这是一件颇为罕见的辅助类法宝,虽然本身没有什么攻击性,但散发出的那种波动却是带着禁法之能。
若是放在平时自然没什么好在意的,只不过,如今的他主要力量乃是来自于阵法以及下方剑冢的加持,若是放任这法印不管,必然会让他的实力大幅下降。
至于那名老者,在林君河的这一击被挡下后,当即身形一闪,出现在了百米开外,而后这才招了招手将宝印收回了手中。
此时,那方精致的宝印之上已然多出了一道细微的裂缝。
即便并不明显,但只要出现损伤,就说明宝印已然受到了重创。
“好恐怖的肉身。”
老者皱了皱眉,将宝印收了起来,而后面色凝重的看向林君河。
这宝印虽然不是他的本名法宝,但品阶也是极高,即便是他亲自施展神通也难以将其一击击碎。
而如今,却是在林君河的一拳之下受到了那等重创。
若是那一拳落在他身上的话,恐怕他在顷刻间就会化作一滩血水。
联想到方才自己对林君河的轻视,老者顿时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面色也越发凝重了起来。
光是凭借着方才那一拳,就说明林君河有着与他一战的能力了。
即便不管怎么看后者身上的气息都才不过真仙境七重天而已,但若是再如先前那般大意,甚至有阴沟里翻船的可能。
想到此处,老者当即拍了拍腰间,一道灵光从中飞出,而后迎风暴涨,在空中滴溜溜一转后显化出了一杆黑色大旗。
那是一杆三角阵旗,旗面漆黑一片,有着一个金色的古怪图纹,旗杆上更是有着诸多诡异的符号。
随着这阵旗出现,一道诡异的黑暗顿时从虚空中渗出,开始将这片区域笼罩了起来。
这是纯粹至极的黑暗,似能吞噬光亮一般,整个衍道宗都在此刻变得昏暗了许多。
黑暗之中,隐约能听到阵阵诡异的呢喃之声,好似有人在其中呼唤一般。
在听到这声音后,便是以林君河的神魂强度都不由得晃神了瞬间,即便并未给他造成多少影响,但还是让他皱了皱眉头。
这是范围性的阵法神通,足以将整个衍道宗都囊括在内。
眼看着那黑暗不断扩散,林君河当即冷哼了一声,单手掐出了一道法决。
顷刻间,无穷灵力从他体内涌出,而后在他后方凝聚出了一条足有千米之长的光影巨龙。
龙吟声响彻间,整个衍道宗的天穹瞬间昏暗了下来,就好似被人盖上了一层幕布般。
一道道亮光在黑夜中闪烁出现,将那黑幕化作了星空。
在星光的照耀下,那光影巨龙的身躯越发庞大了起来,盘旋漂浮在天穹顶部,金黄的瞳孔俯视着下方,如同神祇一般。
这是林君河的异象,如今的他身与阵合,借助这大阵之力,生生将这异象演变成了一方领域。
随着漫天星芒显现,那旗帜中涌出的黑暗顿时被化作了虚无,连带着整个阵旗都被压制了下来。
除非能将上元星斗大阵破除,否则在这片星空之下,便不可能再存在其他的阵法或是领域。
“好手段,只不过,你以为没了这阵法老夫就不是你的对手了吗?”
“现在,我就让你看看九重天与七重天的差距。”
“便是有这领域加持,老夫灭你也不过是翻手之间。”
老者冷声开口,继而掐出了一个古怪至极的法决。
“镇!”
言出法随,一道恐怖的压力顿时降临,就好似有座大山落到肩头一般,林君河的身形竟是在此刻被压的下沉了些许,整个人更是好似陷入了沼泽一般,难以动弹分毫。
农家弃女 小说
“这是.神通?”
林君河很快便反应了过来。
若是寻常调动灵力,绝不可能给他造成这般压迫感。
只不过,这压迫感虽然强大,但想要将他制衡住却是差了许远。
心念微动之下,林君河体表的星光便逐渐璀璨了起来,那股无形中的压力也在顷刻间消散。
“我说过,我不是来拖延阁下的,而是来取阁下的命。”
林君河淡淡开口,话音刚落,天穹上那条庞大至极的光阴巨龙便开始游动了起来,而后直冲向那名老者。
林君河也在此刻取出了永恒之枪,而后化作一道遁光,顷刻间便到了那名老者身前。
他周身缭绕的凌厉剑意都在此刻汇聚到了剑锋之上,甚至将永恒之枪本身的威势都覆盖了下去。
星芒汇聚于枪间,随着林君河猛的一掷,永恒之枪便先他一步抵达了那老者身前。
经历过先前种种,此时的老者已然将林君河放在了同境修士的位置上,不敢小看分毫,当即再次掐出了一道诡异法决。
“溃!”
这是他言出法随的最后一绝,话音刚落,一道混沌气息顿时从他体内扩散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