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仙魔同修 線上看-第5054章 魚蒹葭熱推

仙魔同修
小說推薦仙魔同修仙魔同修
面对鬼玄宗长老供奉的反对,叶小川并不能当做视而不见。
这三十多位老头老太太,数量不多,但他们手中却掌握着如今鬼玄宗超过七成的力量。
为了安抚这些激动的老头老太太,叶小川便再度出言,道:“鬼玄宗一脉,乃是本王的天祖父叶茶所创,信奉是幽冥圣母与开天魔神。
如今人间蒙难,鬼玄宗作为人间的一份子,自不能独善其身。
虽然我一直没有接拓跋宗主的教主令,但拓跋宗主确实是我们圣教如今的主事人,代教主。
鬼玄宗作为圣教一脉,在本王不在人间的这段时间,接受拓跋宗主的命令,合情合理。
当然,本王相信,拓跋宗主乃是深明大义之人,绝对不会有意加害鬼玄宗的,诸位前辈放心就是了。”
拓跋羽此刻表情很复杂。
以他今时今日的道行与身份,很少有事情能让他心神失守。
就算十年前得知浩劫之门出现在南疆,他依旧能保持镇定。
可是,刚才叶小川那番话,却让拓跋羽的心神处于失守状态,到现在都没有缓过来。
这件事对他来说,完全出乎了他的预料,颠覆了他的三观。
他怎么也想不到,叶小川会将鬼玄宗交给他。
虽然叶小川明确表示,只有在人间受到外部攻击时,他才可以调动鬼玄宗,但这已经足够他施展了。
他心中在想着,叶小川这么做的用意是什么?
是收买人心?
还是真心实意?
拓跋羽觉得肯定是前者。
他对叶小川有杀父之仇,叶小川怎么可能会对他真心实意的呢。
拓跋羽表情复杂的看着正在安抚众位前辈的叶小川。
他忽然感觉到,这个年轻人的身上,似乎隐隐约约中在释放着一股神奇的魔力。
或许就是这股魔力,才让人间最优秀的那些年轻人,聚拢在叶小川的身为,为他出生入死。
不论叶小川的本意如何,拓跋羽心中确实对叶小川有着很大的改观。
他从来都没有小看过叶小川,现在便越发的佩服了。
别说他的传人封天穹,就算圣教其他几个大派的传人,岑启元,柳华裳,玉玲珑,曲向歌,青衍等人加起来,在眼界、魄力、手段上,都远不及叶小川。
玉机子想的更多。
他在想,现在自己还能压制拓跋羽,架空拓跋羽盟主的权力。
一旦拓跋羽掌控了鬼玄宗,拓跋羽的实力将会大增。
最可怕的还不止于此。
南疆巫师,海外散修,都以叶小川马首是瞻。
一旦鬼玄宗投向了拓跋羽,这两股强大的势力恐怕也会向着拓跋羽倾斜了。
这是玉机子最不愿意看到的。
不过,玉机子倒也不至于太担心。
分化瓦解,阴谋阳谋,正是玉机子最擅长的。
别说叶小川有可能活着回来,就算他真的回不来了,玉机子也不会让拓跋羽接管鬼玄宗的。
会场外面,云乞幽和玄婴、贤夭等人站在一起,此刻云乞幽左肩上扛着富贵,右肩上扛着旺财,要多拉风就有多拉风。
她还是比较单纯的。
看着众人吃惊的讨论着叶小川的那个决定。
她忍不住道:“二姐,鬼玄宗本就是西域圣火教的一个分支门派,在叶小川不在人间的情况下,遇到大事,由拓跋羽统一调度,这不是很正常的吗?为什么这些掌门会如此吃惊呢?”
毛毛妹妹 -獸人好友的妹妹好像很粘我-
玄婴淡淡道:“这件事可不像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简单,本来前往忘情海,就已经危机四伏,现在这小子又成功的将他面临的危险提高了一倍,真够可以的。我算是彻底服了他了。”
云乞幽还是有些不解。
一旁的贤夭道:“云丫头,这些勾心斗角的事情,你就不要去管了,你跟我进来吧,我看看能不能合几位须弥境强者之力,将你心窍中的七星黑晶给剥离出来。”
几个时辰前,云乞幽差点被七星黑晶反噬,多亏了玄婴在身边,以强大的真元灵力,将七星黑晶的嗜血妖力给压制了下去。
但玄婴也仅仅只能压制而已。
狂暴武魂系统 小说
七星黑晶本身就是天器级别的异宝,蕴含着恐怖的力量,现在又躲在云乞幽的一个心窍之中,心脏乃是人最脆弱的器官,稍有不慎,七星黑晶的力量就会瞬间摧毁云乞幽的整颗心脏。
现在有五位大须弥齐聚在此。
贤夭想要看看,能不能通过五位大须弥联手施法,化解云乞幽七星黑晶的危机。
農門小地主
玄婴道:“你先给小幽看看身体情况,我先去前山见一个人,询问一下她有没有方法帮助小幽剥离七星黑晶。”
贤夭问道:“谁?”
她是真的很好奇玄婴这是要去请教谁。
玄婴说是去前山见那个人,也就是说,此人此刻是在苍云山,或者是苍云弟子。
可苍云门能入玄婴法眼的没几个。
贤夭很想知道玄婴要去请教的是哪位苍云高人。
玄婴神秘一笑,道:“一位小姑娘。走了,我很快回来。”
玄婴走出竹林幻境时,天已经黑了。
这一场各派宗主会盟,不知不觉竟然进行了一整天。
玄婴出现在了竹林的南面。
她有些诧异的看着那一片被炸成麻子脸的区域。
看到杨柳笛正就在那片废墟的附近,便掠了过去,道:“这里是怎么回事?”
杨柳笛看是玄婴,立刻面露苦笑,对着南面祖师祠堂大屋的方向努努嘴。
道:“你还是自己去问鬼丫吧。”
玄婴立刻知道,竹林外面的废墟,肯定是出自自己那妹妹之手。
她本想去祠堂看看鬼丫与小七的,却见祠堂大门紧闭,二十多手持仙剑的苍云剑仙守护在门外,连只苍蝇都休想通过。
玄婴也就打消了去见妹妹的想法,转头御朝着轮回峰的前山方向飞去,转眼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今天晚上,沅水小筑格外的冷清,宁香若在竹林幻境里开会,杨柳笛等一群师姐妹在竹林外围守卫。
现在沅水小筑里就剩下了几个外门杂役弟子,以及前不久被宁香若带回山的那位小姑娘鱼蒹葭。
鱼蒹葭坐在沅水小筑上面的青鸾阁的木栏长椅,优哉游哉的磕着瓜子,很是惬意。
忽然,鱼蒹葭眼瞳转动,道:“玄婴姑娘,你才离开苍云几天啊,怎么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