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小說 我真沒想當訓練家啊討論-第859章 丹帝VS青綠!超極巨VSMega進化!看書

我真沒想當訓練家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當訓練家啊我真没想当训练家啊
晨曦照耀大木博士的后院,水面粼粼发亮,玛力露和莲叶童子嬉戏其间,呆呆兽盘踞在青石伸出尾巴垂钓:“呀咚…”
棕发男人拿着手册,逐一记录宝可梦们的状态。
身后传来脚步声,青绿扭头望去,露出锋芒毕露的眼睛。
大木博士身披白褂,握拳咳嗽:“打扰到你了么。”
“不,我恰好要找您,汇报这些数据。”青绿低垂视线,检阅手册,语气平淡。
“这些事情放一边就好。”大木博士笑道,“你明天不是还要与丹帝进行对战吗?不可以轻敌,要认真准备才行啊。”
“我知道。”青绿单手插兜,陈述道,“我是要成为世界第一的训练家,所以不会输。”
大木博士目光深邃,注视着青绿,直到他错开视线。
“世界锦标赛有许多实力高强的家伙,连我也…偶尔会输掉对战。”
青绿低头望着掌心,“我在输给陆野之时,就想起我在关都输给赤红好几次的事。”
“但是,关于失败的意义,我比任何人都要清楚。”青绿攥紧拳头,抬起锐利的双目,“正是因为那些失败,才会有现在的我与喷火龙,所以我会赢得胜利,直至战胜那个家伙!”
那个屹立于白银山之巅,青绿目光凌厉,当世最强的家伙!
喷火龙扇动双翼,斗志昂扬,朝天喷涌火苗,尾焰熊熊燃烧。
大木博士伸出手臂用力搭在青绿的双肩,认真道:
“宝可梦对战,并非以暴制暴的手段,亦非谋取利益的工具,而是训练家、宝可梦之间的信念、情感、羁绊的碰撞。”
“我会和小赤、奈奈美他们一起…”大木博士目光闪烁,展露笑意,“为你和喷火龙加油!”
阳光明媚,鸟鸣婉转,铠之孤岛的森林葱郁,克拉拉背着箩筐哼着小曲在林间行走:
“极巨菇在哪里~赶快找出来~”
轰隆隆!
武馆方向传来爆炸,克拉拉惊愕地仰头,烟柱冲天而起。
马师傅武馆的对战场地,遍布火焰与焦痕,喷火龙与师傅鼬在浓烟中对峙,飞身冲出的那一刻响起指令。
“到此为止!”
师傅鼬倏地拉开身位,回到马士德身前,摆出金鸡独立的架势。
喷火龙回到丹帝身前,目光凶悍,伺机待发。
今天不是丹帝的工作日,他穿着酒红色的对战塔制服,手持鸭舌帽,紫发随风掠动。
马士德佝偻着背,捋着白须,目光深邃:“丹帝仔,你明天还有一场重要的战斗,注意留存体力。”
“我明白,可是一想到要与青绿冠军战斗,我和喷火龙便热血沸腾。”
丹帝金目炽热,嘴角上扬,那并非营业式的微笑而是对宝可梦对战发自肺腑的热爱。
“哦?你的把握如何?”马士德笑眯眯道。
“我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的只有一件事。”丹帝戴上鸭舌帽,调整帽檐,“我这个人经常迷路,但从来没有为自己选择的路后悔过……”
丹帝抬起金色双目,意气风发,道:“毕竟正确的道路只有一条,那就是不断的前行,不断的战斗!”
马士德负手凝望,嘴角上扬,意味深长地说:
“你成长了,丹帝仔。”
钢铠鸦的飞影掠过蓝天,宫门市热情似火,沉浸在半决赛的火热氛围。
商贩区的游客摩肩接踵,喵喵摊位前水泄不通,各路小贩齐声吆喝。
阿金枕着双臂,懒洋洋地说:“真不知道街有什么好逛的,你又不买东西!”
克丽丝塔儿脸红地分辩道:“只是看着,就已经够开心了。”
“喏。”阿金从背包里掏出菊草叶玩偶,眯着半边眼睛递出,“给你。”
克丽丝塔儿一时手足无措,发怔道:“诶、为什么……”
“你刚刚在摊位前看了很久,但是抛球游戏又是骗人的把戏,以你的性格肯定不会上当的。”阿金摊手道。
克丽丝塔儿抱着玩偶,“可是,你是怎么……”
阿金腹黑地笑道:“这种把戏,我和尾太郎六岁时就看破了,刚才我让它去把那家摊位清空了!”
克丽丝塔儿扭过头,只见尾太郎扛着一个大袋子跟在身后,笑嘻嘻地伸手打招呼。
“真是的……”
“你不要就还给我。”
“要!”克丽丝塔儿搂紧菊草叶玩偶。
小银一直走在最旁边,摆动手机,平淡道:“再不快点,就没办法入场了。”
两人惊呼,一溜烟地跑向检票通道,阿金回头嚷嚷道:
“喂,你觉得谁会赢。”
“青绿。”小银不紧不慢地跟在后头。
“我倒觉得是丹帝,毕竟小绿万年老二了嘛,哈哈!”
“阿金…”克丽丝塔儿小声说,“前面那个,好像就是青绿前辈…”
阿金:Σ(゚Д゚;)
前方刺猬头的棕发青年,单手插兜,缓缓转头,逐渐扬起亲切和蔼的“前辈”微笑。
刚才的对话,胡地通过「心灵感应」分享,听得一清二楚!
每当青绿露出这种表情,距离起杀心也不远了!
小银脸色一变,加快脚步走到远离阿金的角落,又绷起面瘫脸望着他。
克丽丝塔儿低头,脸色泛红,抱着玩偶,后退半步。
阿金:???
你俩后退的动作是认真的嘛!
“阿金。”青绿弯起眼睛,笑声爽朗,“好久不见了,之后来场对战如何。”
“明明前天才见过……”阿金嘀咕。
青绿抱着双臂,眼神睥睨:“我说很久就是很久。”
据阿金后来回忆,那种眼神,是培育之人看经验值的眼神。
“口桀!(~ ̄▽ ̄)~”
飘来一只耿鬼,屁股撞了一下阿金。
阿金一个踉跄,扭头诧异道:“耿鬼?那岂不是说陆老师也……”
“我在这里。”
黑发青年和金发丽人一起同行,从伦度罗瑟酒店的方向走来。
陆野惊讶道:“比赛快开始了,怎么还不去选手室?”
“等那个从白银山赶回来的家伙。”青绿抱臂道。
小银道:“阿金刚才把青绿惹恼,差点死翘翘。”
“才没有嘞!”阿金嚷嚷,看了眼青绿的目光,嘀咕道,“好吧…”
耿鬼来迟一点,我恐怕就要去见阿尔宙斯了…
“赤红也会来观战么?”希罗娜抱臂,好奇道。
青绿微微颔首:“他和小黄一起过来。”
阿金手肘青绿:“你好像很羡慕的样子。”
青绿:“闭嘴!”
众人等候片刻,远方天空飞来巴大蝶与化石翼龙。
红色鸭舌帽的青年落至地面,道:“等很久了嘛?”
“没有,只是刚巧出来看一眼。”青绿抱臂说。
阿金吐槽道:“分明站了快半小时。”
青绿额绽井字…关键他说的是大实话,没办法反驳!
黄发单马尾的常磐丁香,开朗笑道:“加油呀,青绿师傅!”
青绿轻轻点头,转身道:
“走吧,先进场,小智等会儿也会过来……”

夜幕笼罩,宫门竞技场上空绽放绚烂的烟火,十万多名观众尽情呐喊。
“各位观众朋友!”
主持人激情道:
“欢迎来到世界锦标赛,B组半决赛的现场!!”
“即将对战的双方选手,是青绿选手以及丹帝选手——”
“接下来,献上最热情的掌声,有请双方选手登场!!”
夜晚的宫门竞技场仿佛被潮水般的欢呼吞没,情绪沸腾,万众喝彩。
选手通道的阴影下,棕发青年抱着手臂,嘴角扬起桀骜的笑容。
在他的背后,风速狗、比雕、椰蛋树、超甲狂犀、喷火龙、胡地严阵以待。
本大爷品尝过失败的滋味,但本大爷永远都不会怯弱犹豫,因为本大爷的目标只有一个——
青绿抬起凛冽的双目,隔着喧闹的人潮人海,注视红帽青年。
赤红压低帽檐,微微一笑。显然,他也看见了。
“切。”青绿单手插兜,步伐沉稳,目光锐利。
没有人能打扰我与赤红的决战!
欢呼鼎沸,尖叫此起彼伏。
“绿爷!!”
“这个男人既可靠又帅气!”
另一处通道。
丹帝闭目聆听外边的山呼海啸,拍拍脸颊,睁开炽热的金目。
胜负都无所谓,关键是宝可梦对战的快乐……
孩子们模仿自己的姿势,大人们站在电视机前拼命呐喊,成千上万名训练家与搭档充满无数神秘与未来的旅行。
遇见劲敌、学习招式、不断变强,在对战中带着眼泪与欢笑。
丹帝逐渐扬起笑容。
果然,宝可梦对战就是要给人们带来笑容的,不是吗!
无所谓伽勒尔,无所谓最强冠军的使命,现在,我只想和强大的训练家痛快淋漓的对战一场!
“那么。”丹帝回望自己的搭档们,“要上了!”
喷火龙、多龙巴鲁托、千面避役、魔墙人偶、坚盾剑怪、双斧战龙。
这支种族值与个体值极其恐怖、努力值拉满、战术全面的队伍,正是最强冠军丹帝的阵容!
丹帝走上场地,掀开红色披风,露出利落的黑色运动衫,朝天空伸手。
“让我们共度冠军时刻!!”
焰火在他背后熊熊燃起,场地状如火树银花,气氛调动至高潮。
“最强的王者丹帝!!”
“丹帝桑加油!!”
陆野和希罗娜坐在一起观赛。
“口桀!(*⊙~⊙)”耿鬼瘫坐在座椅,伸出两条小短腿,捧着一大桶爆米花。
留意到陆野的视线,耿鬼奇怪地递出爆米花:“口桀?”
“不用…我在想,你究竟是从哪里拿来的…”
“口桀~(๑¯∀¯๑)”
当然是喵喵它们免费给的啦!
“请双方选手就位!!”
邓培裁判乘坐坚盾剑怪,飞至场地中央,高举旗帜,猛地挥落,嘶声道:
“对战开始!!!”
青绿高高抛起精灵球,‘啪’地握在掌心,目光锐利,投掷出去:
“上吧,比雕!!”
“唳!!”比雕扇动双翼,冠羽华丽,径直冲向天空。
“就决定是你了,多龙巴鲁托!!”丹帝大声道。
多龙巴鲁托状如幽灵战机,眼睛狭长,三角形头部的孔洞里寄放着两只多龙梅西亚,必要时可以把它们发射出去充当音速导弹。作为第八世代的准神,多龙巴鲁托的速度尤为惊人,直接向天空中的比雕冲去。
两只飞行宝可梦好像空中缠斗的两架战机。比雕以「燕返」技巧盘旋一圈,绕到多龙巴鲁托背部,双翅扇动两道猛烈的暴风。但多龙巴鲁托以「龙之舞」的诡异身姿,侧身在两道暴风之间的夹缝飞行。
暴风停歇,比雕目光一惊,它一直盯梢的多龙巴鲁托,突然消失了!
招式,潜灵奇袭!
具有幽灵系的多龙巴鲁托,可以潜入阴影,被誉为‘幽灵战机’毫不为过。
多龙巴鲁托再度飞至比雕的尾部,抢占有利位置,导弹孔里的两只多龙梅西亚,‘嗖嗖’发射,拖曳出两束红光,击中比雕并爆炸开来,火光映照夜幕!!
“唳!”比雕哀鸣着从空中跌落,‘嘭’地摔倒在地。
青绿先丢一分,但士气并未受到影响。
物攻流的多龙梅西亚…青绿果断朝天空掷出精灵球,风速狗猛扑而出,竟将半空中的多龙梅西亚扑倒,獠牙绽放凌厉光芒!
“咬碎!”青绿握掌成拳。
嘭!!
多龙梅西亚紧咬牙关,尾巴‘啪’地抽打在风速狗眼睛,形成一道红光「急速折返」回到丹帝的精灵球。
“上吧,千面避役!”丹帝轮换出第二只宝可梦,“使用狙击!”
千面避役眯起双目,伸手轻点风速狗,指尖涌动水流。倏地,水箭从指尖飞出。
然而抗下水流的并非风速狗,青绿的椰蛋树轮换上场,抵挡下这记攻势!
现场响起热烈的掌声。
“来了,绿爷的读换!”
“丹帝的阵容速度太快了,能不能开出戏法空间是关键!”
椰蛋树是草系与超能系的复合属性,同样拥有开空间的能力,是本场青绿的空间手。
“使用戏法空间!”青绿冷静道。
即使面对椰蛋树,逆属性的千面避役依旧拥有打击招式,丹帝大声道:
“千面避役,恶之波动!!”
千面避役目光冷静,周身扩散出漆黑的圆环,猛烈荡击椰蛋树的身躯。
椰蛋树三只脑袋齐齐眯起眼睛,神情痛苦,毅然决然地打开戏法空间!
“青绿选手的空间战术奏效了!!”解说员激动道。
紫色结界笼罩整座场地,千面避役的速度顿时迟缓下来。椰蛋树的「终极吸取」形成晶莹光柱,但丹帝同样先读招式,将多龙巴鲁托轮换上场!
“残血的多龙巴鲁托登场了?”
“戏法空间下,它怎么快得过椰蛋树!”
青绿微微皱眉,道:“椰蛋树,精神强念!”
椰蛋树的三只脑袋目光齐齐显露蓝光,但多龙巴鲁托径直俯冲下来,以更快的速度与椰蛋树错身而过,三角形的头部状如锋利刀刃!
招式,突袭。
即使在戏法空间下,依旧拥有更快的出手权!
椰蛋树‘咚’的倒地,青绿连丢两分,立刻派出超甲狂犀。
超甲狂犀堪称戏法空间下的凶猛悍将,面对俯冲而来的多龙巴鲁托,怒吼着砸出冰冻拳,悍然将其带走!
丹帝的坚盾剑怪登场,以盾牌形态抵挡住超甲狂犀的冰冻拳,迫使它的攻势放缓下来。
而随着丹帝的不断拖延,戏法空间的时长所剩无几!
瞄准坚盾剑怪切换形态的间隙,青绿凛声道:“抓住它,使用地震!”
“吼!!”超甲狂犀伸出粗壮手臂,一把攥住坚盾剑怪的剑身,‘咚’地将它砸入地面。旋即,恐怖的力道爆发开来,整座场地隆隆颤抖。
“坚盾剑怪失去战斗能力!”裁判吹响哨声。
观众席一片哗然。
“超甲狂犀一穿二了?”
“常磐道馆的代表属性,不愧是地面系!”
小银目光微闪:“我记得,青绿也修行过《大地的奥义》。”
“空间下的超甲狂犀非常凶猛。”陆野摩挲下巴,“但是戏法空间马上要结束了……”
超甲狂犀毕竟四倍弱水,很难对阵身为水系御三家的千面避役。
紫色结界剥落,丹帝的千面避役轮换上场,指尖射出的水箭一发入魂,将超甲狂犀秒杀!
既然作为空间手的椰蛋树倒下了,青绿也没再打防守反击的意图,派出胡地高速抢攻。
面对汹涌而来的恶之波动,胡地胡须翻飞,手持命运汤匙,目泛蓝光,瞬间闪烁脱离冲击波的范围!
旋即,恐怖的蓝色念力笼罩整座场地,千面避役被念力高高举起,‘咚’地砸至边缘屏障!
沸腾的场馆中,裁判吹响哨声:
“千面避役丧失战斗能力!”
比分来到3:3,丹帝的双斧战龙登场。
“吼!!”双斧战龙浑身披着黄金铠甲,头部延伸出血色双镰。
“使用暗影爪!”丹帝大吼道。
双斧战龙的双爪暴涨出紫色虚影,骤然挥向胡地。胡地眉头紧锁,痛苦的承受下来,反手回击暗影球将双斧战龙炸飞。
胡地展现出惊人的毅力,但以它的小身板,实在很难打持久战,爆发结束后便被一记「暗影爪」送走。青绿的风速狗再度登场,借助神速强悍的爆发力,将双斧战龙撞至场外。
比赛进入4:4的白热化阶段,丹帝派出踏冰人偶,大喝道:
“使用,催眠术!”
直播间的弹幕一阵刷屏。
“脏脏脏!”
“你和催眠术也有羁绊?”
“陆老师:太脏了,怎么会有人打对战带「催眠术」!”
踏冰人偶的双目泛起蓝光,但风速狗早已闭上双目。
青绿闭目,使自身与搭档的气场一致。这是由阿四师傅传授的心眼技巧,能在黑暗中发起猛攻!
“风速狗,闪焰冲锋!!”
“吼唔!!”风速狗浑身燃起熊熊烈焰,大步流星的发起冲锋。
嘭!!
踏冰人偶被烈焰吞噬,停下踢踏舞的步伐,躺倒在地。
大屏幕上,丹帝的前五枚精灵球,悉数黯淡下去,仅剩下最后的王牌尚未登场。
反观青绿这边,风速狗气势如虹,搭档喷火龙同样比肩「对战传奇」!
“这是最后的战斗了。”青绿单手插兜,目光远眺。
“是啊。”丹帝点头,扬起笑容,“越是这样的绝境,我与喷火龙的斗志越是熊熊燃烧!”
青绿一怔,在火焰扭曲的空气当中,丹帝的身影仿佛与某个身影叠合。
『越是这样的时刻,我与皮卡越不会放弃!』
“要上了,喷火龙——”
丹帝朝天空掷出精灵球,大声道:
“见证我们的冠军时刻!!”
精灵球中飞出白光,喷火龙屹立在丹帝身前,朝天怒吼,大大张开双翼。
“有趣。”
青绿嘴角勾起,目光睥睨,抱起双臂:“那就让我看着,你究竟能战斗到什么地步。”
“风速狗——”青绿凛声道,“神速!!”
风速狗屈起四肢,骤然踏地,炸响音爆,势大力沉地冲撞在喷火龙腹部。喷火龙没有移动分毫,脚下地面突然涌起‘呲呲’白气,变得炽热滚烫。
“喷火龙,热砂大地!!”丹帝大吼道。
“吼唔!!”
滚烫的沙子形成漩涡,冲天而起,将风速狗包裹。沙砾拍打在风速狗身上,不断灼烧。
风速狗痛苦的龇起獠牙,身上骤然绽放苍莽雷霆!
“使用,疯狂伏特!!”青绿杀招尽显。
两倍弱电的喷火龙,势必受到重创!
几乎同一刻,丹帝金目炙热,道:“喷火龙,守住!”
青绿目光一惊,却见喷火龙身躯亮起翡翠般的屏障。风速狗沐浴雷霆,凶悍地冲撞上去,雷光暴涨。
屏障‘喀啦’碎开裂缝,风速狗紧咬牙关,自身不断受到雷电的反伤。
“趁现在!”丹帝握掌成拳,“雷电拳!”
“吼唔!!”喷火龙的右拳绽放雷光,骤然挥拳砸在风速狗面门,将其重重击倒。
裁判哨声响起。
“风速狗丧失战斗能力!”
观众席响起一阵嘶声。
“经典的1V1单打环节!”
“青绿的王牌也是喷火龙啊。”
青绿将风速狗收回精灵球,凛然道:
“就决定是你了,喷火龙!”
看台上,小智激动道:“两边的王牌都是喷火龙诶!”
希罗娜手搭下颔,沉吟道:“就看彼此选择的对战机制,会是什么了…”
赤红压低帽檐,注视场地上的青绿。
伙伴…你该好好看清你的对手。
我能感受到你想要与我一决高下的心愿。
但在比赛中,如果不认真看着丹帝与喷火龙这对搭档,会付出惨痛的代价。
“这是最后的时刻了……”
丹帝摁下极巨腕带的芯片,抬手将喷火龙收回,极巨粒子沐浴整颗精灵球,将其不断扩大。
旋即,丹帝将放大后的精灵球托在掌心掂了掂,用力投掷,大声道:
“喷火龙——超极巨化!!!”
“吼唔!!!”
喷火龙的身型不断扩大,巍峨屹立于场地一侧,背后翻涌金橙色的烈焰翅膀。头顶盘踞暗红色的云团,极巨气场向四周肆虐扩散!
观众们仰望超极巨喷火龙的庞大身影,目露震撼,场馆回荡解说员嘶声力竭的呐喊。
“丹帝选手选择超极巨化!!超极巨喷火龙登场了!!”
青绿仰望超极巨喷火龙,目光逐渐锐利。
和我对战的,既非身背枷锁的伽勒尔冠军,亦非追逐赤红的影子。
丹帝与超极巨喷火龙…是独一无二的拍档。
就像我与我的喷火龙,是当今最强的组合!
青绿展露笑容,一把拽下胸前的钥石挂坠,凛然道:
“喷火龙——Mega进化!!!”
“吼!!!”
羁绊之力形成的虹光在青绿与喷火龙之间涌动。喷火龙的头顶凸起尖刺,手臂长出小型翅膀,腕上长出了小型的翅膀,背后双翼变得更加不规则。尾焰更加旺盛,飞行能力更加卓越!!
和艾岚的超级喷火龙X不同,这是属于喷火龙的另外一种Mega形态。
Mega进化,超级喷火龙Y!!
直播间的弹幕疯狂刷屏。
“燃起来了!!”
“Mega进化大战超极巨化?!”
“这是最后的决胜时刻了!”
青绿与丹帝的目光在空气中激烈碰撞,双方背后仿佛燃烧两股截然不同的火焰与信念。
几乎同一刻,双方下达指挥。
“超极巨地狱灭焰!!”丹帝道。
超极巨喷火龙的专属招式,威力恐怖,甚至能不断灼烧对手!
超极巨喷火龙鼓足腹部,口中四溢火花,骤然喷吐出金色烈焰,好似唳声鸣叫的金色巨鸟,身披烈焰俯冲而来。
“爆炸烈焰!!”青绿道。
火系御三家的终极招式,威力相较超极巨招式不遑多让!
超级喷火龙Y扇翅而起,口中喷涌出粗壮的橙黄火柱。相较X形态的近身作战,超级喷火龙Y对火焰的掌控愈发惊人!
轰隆隆!!!
两道火焰轰炸在一起,荡开恐怖声浪,整座场地隆隆颤抖,极巨屏障不断碎开裂痕,‘喀啦’完全破碎!
猛烈的烟浪一下子向观众席吹拂,浓烟滚滚之中,警报器洒下淅沥沥的水雾。
观众们张大嘴巴,沉浸在两位传奇对抗的震撼当中,呆呆地望向场地。
轰!!
超极巨喷火龙巍峨的身躯,连续发生爆炸,继而不断缩小,浑身狼藉地站在丹帝身前。
超级喷火龙Y的四周环绕一片火海,火舌不断灼烧它的双翼。Mega形态随之解除,喷火龙痛苦地半跪在火海。
观众们匪夷所思。
“一发爆炸烈焰,直接把超极巨化给打散了?!”
“丹帝的喷火龙才叫离谱,连极巨屏障都顶不住它的「超极巨地狱灭焰」!”
裁判的哨声仍未吹响。
青绿刚想指挥,眼神微变。
喷火龙还处在终极招式‘爆炸烈焰’的僵直当中!
“喷火龙。”丹帝决绝道,“雷电拳!!”
“吼!!!”
喷火龙浑身焦黑,拳头涌动雷光,砸出最后一记重拳。
轰!!
雷光暴涨,照耀观众震撼的神色,传来‘嘭’的倒地声。
“超级喷火龙Y失去战斗能力——”
邓培挥动旗帜,道:
“因此胜利者是,丹帝选手!!!”
场馆同时响起叹息和欢呼两种声音。
“啊……绿爷输了啊……”
“就差一点,太可惜了。”
“丹帝!丹帝!”
“发挥堪称完美,恭喜丹帝!!”
场馆中飘落礼花,陆野跟着鼓掌,稍稍感慨。
《宝可梦大师》中的丹帝,在世界锦标赛战胜了青绿。
而担任对战塔领袖的丹帝,变得更强,也更加游刃有余…
看了眼身旁,戴着鸭舌帽的赤红、小智,又看向头戴鸭舌帽的丹帝,陆野心道:
“可能这就是主角光环吧……”
阿金:“陆老师,你看着我干嘛?”
陆老师:“提醒一下,你的鸭舌帽戴反了。”
“嘿嘿,反戴才更有风格嘛!”阿金擦拭鼻尖。
陆野:“……”
反向主角,最为致命!
“恰叽嘟咿~(◕ᴗ◕✿)”
軟體小帥
波克比坐在希罗娜膝头,扬起小脑袋,望着陆野。
“你下场要出战?”陆野诧异。
“恰叽嘟咿!”波克比认真点头。
比赛受伤的风险很大,陆野刚想拒绝,摩挲下巴,目露思忖。
自己不能小瞧波克比…拥有阿尔宙斯的祝福,「指挥功」指不定摇出什么招式!
关键在于,两年前与丹帝的表演赛,自己似乎也是让波克比压轴登场……
当时波克比用「尖石攻击」,重创丹帝的喷火龙,自己还吐槽过指挥功的概率。
现在,倒是有复刻当年名场面的机会了。
陆野笑了笑,抚摸波克比的小脑袋:
“加油,争取这次把「断崖之剑」给摇出来!”
“恰叽嘟咿!✧*。٩(ˊᗜˋ*)و✧*。”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