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小閣老 txt-第九十九章 國人夙願展示

小閣老
小說推薦小閣老小阁老
看着画风突变的戚少保,赵昊一脸难以置信道:“都是装的,此话怎讲?你老可把我搞糊涂了。”
“咳咳……”戚继光又咳嗽起来,老脸涨的通红。这次倒不是因为肺病又犯了,而是因为自己拆穿自己,怪不好意思的。
但既然已经打开天窗,也就只有说亮话了。借着咳嗽整理下心情,他请赵昊重新入座,然后离席施礼赔罪。
“少保切莫折杀晚辈。”赵昊哪敢受戚继光的大礼?那是要折寿的。赶紧侧身让开,示意朱珏赶紧扶起老英雄来。
待到重新坐定,戚继光才叹息一声道:“老夫方才那番拙劣的表演,是因为不想再出山了,觉得做什么都无意义了。”
“怎么会无意义呢?少保乃绝世之名将,我华夏民族之英雄!哪怕这大明朝化为尘土,你的功业也依然不朽,永壮我华夏之魂魄!”赵昊慨然道:
“少保应该早知道吧,我海警最初之魂魄、骨干,都是来自少保之传承啊!”
戚继光看一眼朱珏,露出无限感慨之神色道:“谁能想到,二十三年前,朝廷驱逐了三个他们完全不在乎的武将,却在小阁老手下,铸就了无比辉煌的传奇!”
“可不止他们三个。”赵昊呵呵一笑道:“还有马克龙、马应龙、童梓功、项学海、辛飞、荣晟、海尔哥、海尔弟、葛力、梅岭、西门青、潘进连……到现在我海警的大将,还都清一色是戚家军出身呢。”
“呵呵呵,还真是……”戚继光摸着脖子笑个不停,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又感到身上凉飕飕的。心说你也别逮着一只羊薅毛啊。
不过有一说一,这些年已经很少有戚家军将领投奔海警了。一是戚继光有意识切断了向海警输送人才。二来,戚家军调防北方之后,清一水的马步将领。已经跟海警专业不对口了。
而且海警如今已经建立了四大警校,还有专门的指挥学院,培养出警官,综合素质已经远胜戚家军的将领了……这是很正常的。对伟大最郑重的致敬,就是超越伟大!
要是在戚家军的基础上不断改革了二十多年后,结果还不如戚家军,那才真是悲哀。
但话说回来,其实戚继光不愿出山,不光是因为被皇帝寒了心,还有个更深层次的原因,就是他对江南海警的了解,远超其它文臣武将。
这不废话吗,整个海警顶层都是他带出来的兵,他能不了解么……
戚继光这种殿堂级别的军事天才,具有超时代的战略眼光和判断能力。他很清楚海警部队已经对大明的军队,包括他的戚家军形成了巨大的‘代差’。
讽刺的是,就连‘代差’这个词,都是那些昔日的部下告诉自己的。
巨大的代差非但存在于武器威力和质量上,甚至在士气、训练、指挥、军事思想、后勤补给等与战争有关的方方面面,都存在着难以逾越的鸿沟。是他戚继光也无法弥补的。
在戚继光看来,一旦双方交战,大明必败无疑。
或许他能凭着高明的策略,出神入化的指挥,率领戚家军赢下一两场战斗。但那是无关大局的,改变不了战争的胜负。
最可悲的是,大明的君臣对此却毫无所觉,而且也不会给自己这个机会了……
但要他加入江南集团一边,率军与朝廷作战,却又是万万不能的。
戚继光的先祖戚祥,在元至正十三年,便投奔了太祖皇帝。并作为他的亲兵跟随他东征西讨,立下了很多功劳,最后阵亡在平定云南之战中。
为了感谢戚祥的贡献,朱元璋授其长子戚斌为明威将军,任职登州卫指挥佥事,世袭罔替!
这张长期饭票传到戚继光现在,已经整整两百年了。如果这不叫世受皇恩,什么叫世受皇恩?
所以戚继光虽然受尽委屈与不公,却从不出言诋毁皇帝和朝廷,更不可能刀兵相向了。
但要打得是东瀛三岛,却又另当别论了。
只要不是内战,只要能直捣倭巢,戚继光不介意作为外援参战,顺便也好近距离观摩一下海警舰队神乎其神的热兵器绝对压制,是怎么做到的。
~~
大家都是闻弦歌而知雅意的聪明人,自然不会揪着戚继光为何不愿出山的问题不放。
撤下酒席,换上蓬莱特产的婆婆茶,戚继光便就攻日的技术问题,与赵昊展开了探讨。
阿彩 小說
“老朽对倭国还算了解一些,知道其国内世世代代都在打仗,号称全民皆兵。其中不乏火枪犀利,铠甲精良,武艺高强之辈。”顿一下,他又道:
“而且其地形多以山地和丘陵为主,还筑有很多城堡。当年蒙古人两次渡海攻日,也都以失败告终了。”
“不是老夫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而是凡战要未虑胜先虑败。”戚继光神情严肃道:
“要知道,彼时蒙元军队非但在战斗力,还有战术方面都远远高于倭国。根据我们在东南缴获的日本史书记载,元军登陆后,两军先是野战对垒,元军排列成队,有逼近者,中间分开,两端合围,箭射如雨,长柄矛可刺进倭人铠甲缝隙,很快便可予以消灭。”
谈及战史,戚继光整个人都在发光,仿佛一下年轻了二十岁。
“元军甲轻、善骑马,力大,不惜命,豪勇自如,善于进退,还有火炮相助。大将据高处指挥,进退击鼓,按鼓声行动,杀得倭军一败涂地!只能退回到城池和山地据守。”
“然而元军虽然在野战中完全压制了倭军,但倭寇战斗意志十分顽强,凭借城池要塞和崎岖的山地坚决抵抗,给元军造成了不小损失。让元军无法突破崎岖的地形进入腹地,加上舰队遭遇了台风,第一次攻日只能败退回去。”
“七年后,忽必烈组织的第二次攻日。因为日本人早有防范,在可能的登陆点都修建了堡垒等一系列防御设施,加上又遭遇了更大的台风,结果这次造成的威胁还不如第一次。”戚继光沉声提醒赵昊道:
“就算海警舰队天下无敌,登陆作战也绝对不能大意啊。”
“是啊,而且两年前,倭酋丰臣秀吉已经统一日本,结束了长久的内战,他可以调动全国的兵力与我们作战了。”赵昊点点头,深以为然道:“他的百战之师,可比当年拉胯的镰仓幕府厉害多了。”
“那难度就更大了。”戚继光摇头不已道:“渡海远征实乃兵家大忌,小阁老还是要慎重啊。”
他虽然绝对不会背叛大明,但也绝对不愿看到海警舰队有什么闪失。非但是因为这只军队与他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更因为这支军队寄托了他‘封侯非我意,但愿海波平’的平生之志啊!
“少保的担心极有道理。”赵昊呷一口浓香的婆婆茶,忽然狡黠一笑道:“但若渡海远征的不是我们呢?”
“呃……”戚继光一愣怔道:“你是说那丰臣秀吉渡海远征?”
“不错。”赵昊笑着点点头。
“那还不是白给啊?”戚继光拢须哈哈大笑道:“倭奴真要是敢渡海而来,用不着海警舰队出面,老夫都能把他们全都砍了喂王八!其实连老夫都不用出山,李成梁的儿子都能把倭奴办了。”
经过高拱张居正二十年的整军强兵,大明也着实有几支劲旅了。
“不过,那怎么可能呢?”戚继光说完大摇其头道:“有海警舰队在,倭奴永远只能望洋兴叹。”
“那我把海警舰队撤到南边去呢?”赵昊手端着烟斗,轻描淡写道:“其实从八年前起,我们的舰队就已经很少在日本洋面出没了。”
“是的。”朱珏点点头道:“按照总司令的指示,我们撤编了九州水警局及其所辖的几个派出所。现在只剩保护石见银山的温泉津水警局,和保护佐渡金山的状元岛水警局,以及协防阿依努岛镇远岛派出所了。”
姑 獲 鳥 神 魔
“这两局一所也只有一些十几年前的老船型,而且数量上也只能说是刚刚够用。”朱珏介绍道:“对外的说法是,集团现在全力南下,已经放弃经略日本了。八年过去了,他们早对这个说法深信不疑了。”
“你们八年前就在为攻打东瀛做准备了?”戚继光吃惊的合不拢嘴。
“可不止八年了。”赵昊看一眼朱珏,笑道:“当年海警舰队成立时,我们就发誓,一定要打到日本去,活捉……”
超級靈氣 小說
忽然想到织田市已经是自己侄儿媳妇了,他便咳嗽一声道:“那个什么天皇的。”
“只是时机一直不合适,而且我们还有更危险的敌人要面对,所以只能先布些闲子准备着,等待时机到来。”赵昊缓缓抽一口烟斗道:
“因为我们一直有一个判断,不管统一日本的是织田信长,还是丰臣秀吉,在完成统一大业后,下一步都会攻打朝鲜的!”
“道理很简单,因为李朝承平日久,文恬武嬉,朝堂深陷党争倾轧,政治腐败透顶,军备已经成了豆腐渣。就像放在饿狼嘴边的肥肉,怎么可能忍得住不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