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金色綠茵-第九三〇章 默姥爺杞人憂天熱推

金色綠茵
小說推薦金色綠茵金色绿茵
默姥爷把啤酒里的泡沫像喝茶那样吹了吹,凑拢嘴喝掉大半杯,上嘴唇的小胡子便挂满了白沫子。
宠物天王 小说
“你认为足球运动的发展,会受到时代的挑战?”卓杨问他。
姥爷没有抹掉白胡子,像个圣诞老人似的说:“其实足球一直都在受到时代的挑战,从诞生至今。”
卓杨摇头:“可足球仍然是第一运动。”
姥爷:“在美国就不是。”
卓杨撇嘴:“美国人不讲武德。”
姥爷:“在印度也不是。”
卓杨再撇嘴:“迟早会是。”
姥爷:“从女性的角度,足球也不是第一运动。”
“不对吧?看台上的女性球迷可从来没少过。”
“你去大学的校园里转一转,会发现女生更喜欢围在篮球场给男孩子加油,足球场边的女生,真的很少,而且越来越少。”
“我不去大学篮球场,不了解。……大学足球场也不去。”
“卓杨,足球需要变革,需要再一次顺应时代。”
“怎么变?”
“不知道,要一点点探索。”
默姥爷又喝了几口啤酒,嘴唇上也再次挂上了白沫沫。
卓杨看着他的嘴巴。“你向往的林荫小路,其实每个清晨和夜晚都挂满了白霜。”
天使大人別吻我
姥爷一把擦掉沫子。“滚!”
“兄弟,互联网是个好东西,可网络时代给传统社会冲击太大,足球幸免不了。”姥爷说:“网络时代各种娱乐和消遣铺天盖地,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也改变了娱乐方式。”
“足球说到底,也只是一种运动娱乐,所谓的信仰和情怀,都不过是随着时间堆积而被人为赋予的意义。”
“时间可以建立信仰,也能摧毁信仰。有关机构做过统计——我也参与了,五大联赛现场看台上,观众的平均年龄比十年前大了4.7岁,这就是时间的力量。”
卓杨问:“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新一代的年轻人正在远离足球看台。”
默姥爷以酒代茶,这一次他又忘记了擦掉嘴上挂满的白霜。
“年轻人更喜欢短平快的刺激方式,比如各种段子和短视频,喜欢快节奏的娱乐。相比起这些,足球节奏太慢了。”
“最起码英超的节奏就很快,……德甲现在也很快。”卓杨说。
“不是一码事。”姥爷说:“你说的是比赛攻防节奏,我指的是爽点。”
“说一千道一万,足球的爽点最终都是围绕着进球,而足球的进球太少了,九十分钟总共进三个,就已经是大比分。”
“所以新一代年轻人来到现场看球逐渐在减少,而且不瞒你说,观看电视直播,能看完全场比赛的人也在减少,这同样做过统计。”
“观众和球迷需要进球集锦一样的比赛,这样才能满足他们日益提高的兴奋阈值。”
“像篮球一样?”
“对,像篮球一样。”
“这不可能。”
“所以才需要变革。卓杨,你们中国人说,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我们中国人还说杞人忧天。”
“你们中国人还说防患于未然。”
“我们中国人还说该死球朝上。”
“你们中国人还说脑袋掉了碗大个疤。”
“姥爷,不得不说,你比宋小宝还像中国人。”
“宋小宝是谁?”
shima
“这不重要。”
御王有道:邪王私宠下堂妃 小说
“……好吧。接着刚才的话题。卓杨,你最近的比赛,在全球创造了收视率记录,你该知道这是为什么。”
“因为老子长得帅。”
“比宋小宝还帅?”
卓杨:“……”
“因为你的比赛进球多,因为你的帽子戏法。”姥爷说:“进球多和有噱头,这是非常重要的两点,对于足球的未来而言。”
“但人们的精力是有限的,你最近的火爆再一次提高了足球人口的欣赏阈值,结果你的比赛收视率节节攀升,其他比赛却在悄悄下降。”
“怪我咯?”
“当然不,足球应该感谢你。可是你不可能长生不老,更不可能一直踢足球一直这么火爆。”
“卓杨,国际足联和欧足联这么多年一直试图冲击北美的体育市场,虽然有效果但并不理想,那里始终是四大联盟的天下,足球排不到第五。”
“美国人已经习惯了快节奏的比赛刺激,习惯了不间断的得分和不间断的身体对抗,这恐怕就是全世界足球观众的未来。”
“那怎么办?”
“资本是逐利的,美国四大联盟和欧洲五大联赛之所以受到资本的追捧,是因为能赚钱,而能赚钱的根本是因为观众喜欢。”
“可以引导和培养观众。”
“那也必须建立在获利的基础上。现在很多小球队生存相当艰难,根本经不起一点折腾,这其实就是警钟。”
“英超这一点做得很好,豪门和大球会在框架下,给予小球队补贴,但也只局限于英超和英冠,再往下就顾不上了。”
“必须把蛋糕将继续做大,和网络争夺观众,足球的对手是短视频、爽文,是电子竞技。实际上,如果把电竞算作运动,足球已经不是世界第一了。”
“你把嘴再擦擦,我看着淫荡。”
“足球不应该拒绝变革,相比起它创始时,其实已经面目全非了,一百年前的足球和现在完全不同。”
卓杨想起了传说中的大唐长安联赛,乱哄哄经常大打出手,甚至械斗,每天死两个人简直太正常了,非常热闹。
“我还在做统计和调研,试图为足球寻找一个新的方向。”姥爷说:“但有两点是明确的,一是必须提高足球的兴奋输出节奏,二是用新思路完善足球包装,不断推出新噱头,比如你。”
“卓杨,你觉得把足球比赛分为四节怎么样?”
“随便。”
“搞一个精英联赛呢?比现在欧冠更精英,全部由豪门巨星参加的比赛。”
“继续随便。”
“你作为足球历史上第一球星,难道不关心一下足球的未来吗?”
“姥爷,蒙古人关心曾经的蒙元帝国,英国人关心昔日日不落帝国,意大利人和希腊人在争古罗马的正统,韩国人说泡菜是他们发明的。”
“有用吗?关心这些有用吗?姥爷,你还年轻,见到的东西、经历的时间太少,如果你的生命足够长,就会懂得一切都是时代的选择。”
“古埃及消失了,我们中国辉煌的大唐也只存在于史书中,玛雅文明,恐龙,这些难道不比足球更令人惋惜?”
“所以,足球和万事万物一样,就像河流,会顺着时代的地形蜿蜒前进。如果不能破除阻力,就必然会干涸甚至消失。能在时代的束缚中破茧而出,就会汇集成汹涌的大河。”
“不要为足球的未来担忧,将来你做了欧足联主席,想办法让足球跟上时代,如果做不到,说明时代抛弃了足球,你可以再去做欧洲电竞联盟的主席嘛。”
姥爷:“……”
造化神塔 竹衣无尘
“在时代的洪流面前,每个人和每件事都是渺小的,别去强求。”
“活在当下。我就不想那么远,足球将来不火了,那就不火好了,钢琴未来堕落了,那就让它堕落。”
“我就想着明天比赛击败热刺。姥爷,你也应该想着明天怎么战胜曼城,怎么不让我进三个球。”
话不投机,默姥爷无语地喝干了杯中的啤酒,他的林荫小道上,再次挂满了白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