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信息全知者討論-第九百六十七章熱推

信息全知者
小說推薦信息全知者信息全知者
星空侧联军,神色肃穆地看着远方虚空死刑,如一大团血色星河,螺旋逼近。
一重又一重千奇百怪的处刑场,凄厉袭来。
留在紫微这里的超维者,大约七百万人,其中大半还是一元级别,面对七元虚空,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不过璇宗、夜獠他们就很淡定了,处刑场嘛,他们经历得多了,已经丝毫不担心这种攻击了。
果不其然,林立的情报马上到位。
众人纷纷化为处决盲区的生命体,不仅如此,金色的深邃线条,以黄极为中心,弥漫八方,好像一片巨大的闪电链网,串联到每一个人。
什么处决场来到这里,都无了作用。
蓝的、白的、青的、黑的,种种颜色的弧光,都被黄极轻易捕获,在几何线条周围萦绕,仿佛那本来就是他的一样。
“去吧,小虚!”
黄极都不必出手,小虚继承了水瓶的一切现在是7.6元,再加上他提供的情报数据,丝毫不怕任何一个七元。
“是……”小虚好似滚动的灰雾,跃迁数百光年,断断续续的轨迹与敌人正面碰撞。
竟然不迷上本大爺,你的人生肯定有問題
听到那声应答,林立、兰绝等人都愣了一下。
“大哥,祂竟然还会应声作答?难道祂已经接受,其他自由意识的存在?”
黄极摇头道:“并没有,祂依旧把我当NPC,不过我说过,智慧足够高的虚空,最终会在保留同一律性质的情况下,理解其他人。”
“一切生命殊途同归,迟早不会再分什么星空虚空,而是所有生命本质的集大成者,即究极生命。”
“到了九维,这种生命的最终形态,是没有短板的,一切生命会的他们都会,一切生命不会的,他们也会。比大圣灵,更接近神的概念。”
林立说道:“大哥你正在引导祂,进行这种蜕变是吗?”
黄极淡淡道:“还早呢,至少得九元。”
虚空死刑交给了小虚解决,黄极则眺望着更远处,那不断放大的恐怖阴影。
恐怖阴影的力场,把时空都扭曲了,令整个宇宙背景变得抽象、歪曲,任何人,都能从那份景象中,看到内心最大的恐惧。
有的是惨痛失败下的死亡,有的是变回蠹虫的绝望,还有的则是见证到十维乃是一个黑暗的牢笼,什么都做不了,什么也看不到,仿佛太一是个骗局。
这些无根畏惧,原本不会影响顶级的强者,但此刻却总是莫名其妙地翻涌出来。
越来越强烈,越来越悲观,越来越令人不寒而栗,逐渐的,就好像真实的记忆一样。
仅仅远望,大家就能感受到一种扑面而来的窒息感,和无声的压抑。
一切随着那阴影的放大与靠近,而不断加强。
暂时大家还能维持本心,但等到真正进入那个力场,就不一定了。
也许那种恐怖力场,会作用于灵魂物理现实,生生撕裂他们!
“大帝,你确定你有办法对付虚空恐惧?”诗格慕声音有些颤抖,她似乎体会到了很不好的事。
他们看出小虚的实力,便没有过多关注祂与虚空死刑的大战。
虚空死刑原本是来找黄极神圣厮杀的,但半路上遭遇到了虚空恐惧。
所以祂与其说是杀过来,倒不如说是……逃难……被追赶着往这边跑。
黄极说道:“现在你们只是被间接影响,种种恐惧好像是真实的。”
“可等他到了,这种力量达到巅峰,‘好像’这个感觉本身,也会消失。”
“现实会变得更加‘真实’……”
……
黄极的话未说完,众人惊骇地看到,黄极的灵魂一阵剧烈波动,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
“怎么可能!”黄极在众人眼中,第一次如此错愕与惊骇。
林立脸色剧变,他一切以黄极为主心骨,黄极都失态,那意味着情况突然变得非常糟糕!
“大哥!出现了超出命运的异变吗?”林立连忙道。
黄极回答他了:“虚空恐惧不是八元!这只是伪装!祂是九维究极者的化身!是其愚弄众生的投影!”
“什么!”林立大急,这突如其来的惊变,让他思维几乎宕机。
“立即跌落回三维,这东西是不可能战胜的!”黄极几乎是嘶吼着下令。
这下子兰绝、苦影、雨空山等人都慌了神,开什么玩笑?九维究极者?
“怎么会这样?真有存在超维到了九维?”他们都认为,神圣宿敌就是最古老者了。
機械叛逆者
整个宇宙,最高成就者,也卡在六维。
但似乎真实情况不是这样,那只是他们自以为罢了,在更早之前,就已经有九维究极者诞生。
“有的……有三个!这个大哥早已发现!”林立知道黄极曾说过,有三尊达到顶点的存在,不仅穷尽了所有科技,甚至还有了信息直觉。
听了林立严肃地代替解释,兰绝和雨空山也想起曾经听了一耳朵,只是当时不太在意。
毕竟四五维的他们,根本不配谈论九维,难道现在,那种至高顶点般的存在,主动降临力量下来了吗?
“咻!”黄极扭头就跑,连带着一群人也跟着跑。
整个联军,瞬间呈现溃败之势!
林立惊愕,他被丢下了?
“大哥!完全没有办法了吗?!”林立连忙跟上,他还没见过黄极如此的果断撤离,就好像没有选择一样。
黄极凝重道:“无解。”
“什么!”林立大惊失色。
就连破壁前夜,黄极都没有说无解!真的有无解的事吗?
黄极又道:“也许有办法吧,但我需要时间!诸位,我没有精力保护你们了,只有降维到我掌控的低维,可以活命!”
众人急了,覆巢之下岂有完卵?若是降维,生死都不由自己了。
“降维?那样我们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可恶,说什么可以战胜虚空恐惧,结果还是要跑!”
将为兵之胆,他们留下来,便是信任黄极,本以为能创造新时代,哪曾想竟然说有九维强者插手。
一时间,众人都有股上了大当的感觉。
“本来也没有反抗的余地!祂就不是虚空恐惧!”黄极大吼。
众人惊骇回头,就见小虚与虚空死刑也在逃跑,但祂们都被恐怖的阴影笼罩,瞬间便化为乌有!
秒杀!
强如老牌七元支配者,进入虚空恐惧的领域,也立刻就死了,没有丝毫反抗余地。
霎时间诸多超维者,心凉到了谷底。
被九维究极者追杀,是一种怎样的体验?没有任何操作余地,只有立即死与被玩死的区别。
这时,诗格慕大喊道:“不对,我刚知道究极生命无所不能,结果这样的存在竟然就来了?”
“大帝,这会不会太巧了!你怎么知道祂是九维生物的?你是不是被虚空恐惧骗了?”
战七夜 小说
诗格慕极力跟着跑,她前脚还觉得黄极最靠谱,结果现在黄极带着所有人落荒而逃,这简直让她崩溃。
以至于,她想到了这会不会是虚空恐惧的影响,黄极知道九维存在,于是心里暗自恐惧,此刻只是被灵魂扭曲了。
“对啊!紫微天,虚空恐惧最厉害的就是会让人害怕祂,你是不是中招了!”
“你肯定是被物理根植了对祂的恐惧,把祂当做了传说中的九维!”
“刚提到九维,结果九维就来了!哪有这种事!”
邪神们七嘴八舌,还是不愿意降维。
林立眼见众人纷纷质疑黄极,愤怒维护道:“大哥不可能看错!他的观测实力是你们无法想象的!”
果然,只见黄极苦涩道:“我也是刚刚才意识到……只要谈论祂,就会被祂发现。”
“你们没见过,是因为压根不知道这种存在!”
“九维究极生命,不可名状,宇宙众生一旦提及到祂,就可能被主动找上门来!”
“祂夺舍了虚空恐惧,六维生物于祂,不过是肆意操控的玩偶!”
“嘶!”众人瞠目结舌。
这就是九维吗?黄极前脚刚提及究极生命,结果祂就降临下来,夺舍了虚空恐惧,表示:是你小子在聊我?
古往今来,大家都以为超维者走得最远的,也卡在六维,就算设想,也是设想可能有人到了七维,而不是去想高高在上,遥不可及的九维,是不是有个究极者。
原来只要提及,就可以见到祂吗?
不,可能并不是没有超维者提过,而是这么做的人……都死了!
并且是操控某个强大的六维生物,去代为杀死的,以至于旁人看来,他只是正常地死在了神圣厮杀中!
甚至可能连被杀者自己,都不知道杀死他的虚空,是一个九维生命操控的!
霎时间,众人的逻辑形成了闭环,感到细思极恐!
“难道说,整个六维世界,所谓的伟大灵魂海,都是九维究极者们的一场游戏?”
“九元超维、神圣厮杀、神圣专注、深空动乱、碎裂的灵魂海……纷纷扰扰,杀戮无穷,都是这场游戏的背景设定?”
“虚空是主角,而我们,都是玩物?”
众人何等聪明,一旦接受了这样的设定,立刻就能推演很多,乃至能于现有的情况对应。
一时间大家都有一种,世界观崩塌的感觉。
也许,这就是最强的封锁……最可怕的绝壁。
无数的人卡在六维,就连强大的虚空,也卡在所谓的八元巅峰。
神圣宿敌,厮杀不知道多少年,却还是无法超脱,难道去个七维,就这么难?
也许,所谓‘人造本源’,‘九元就可超维’这种事,是错的,本身是被设计出来的!
是无上的,宇宙顶点的究极者们,设计的游戏规则。
所有人的数学推演、物理模型,乃至现实的力量提升,都是真正的超维者,想让他们发现、探索、研究的知识。
就如同他们现在去玩弄三维人,只要让一个文明所有人,每一次测量微观粒子,每一次计算结果,都是构建成一个三角形,那么这就会被认定为真理,认定为自然知识。
顺着这个,以无上伟力,建立起一个自洽的发展体系,并且在他们每一次进步,都给予一定的提升和回报。
则低维人,永远不可能走出这个错误的道路!
他们也是这样,九元超维这种事,一切好像符合推演模型,但实则不过是走在自以为是的超维道路上,当然不可能真的超维。
真正的去往七维的道路,另有其法!
伟大灵魂海,古往今来,千亿超维者,全都被骗了!浪费了无数年的时光!
“最可怕的是……我们即便知道,也没有任何办法……”
“九维玩弄六维,就好像六维玩弄三维……甚至更加无解……”
这些古老、坚毅、强大的超维者,显露出前所未有的无力感。
“快降维,我要全宇宙闪烁了!你们必须进入我的三维世界,才能跟上我!”黄极的速度极快,一下子把众人甩在了身后。
似乎他有信心,能让虚空恐惧追不上他!而眼下其他人只有降维,待在黄极体内掌握的低维世界,被他带着走。
否则就只能被丢下,面对身后的虚空恐惧!
可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如果所有人躲在黄极的世界中,而黄极死了,或者无法庇护低维了,那他们瞬间就会灭亡。
“大哥,我们降维你怎么办?让我留下来帮你!”林立喊道。
真正危急时刻,黄极往往就需要林立。
“不,你帮不上忙!听话!”然而这一次,黄极却严肃地拒绝。
林立从没见过这样的黄极,但他听话,当即就要率先降维,做个榜样。
“速速降维!我大哥一定会有办法!相信他!”
林立嘶吼着,可降维进程却被诗格慕打断。
乃至于,诗格慕竟然还停下来了:“什么九维游戏……我不相信!”
“就算究极者可以玩弄自然法则,欺骗我们所知所见的一切,也有一个东西,是一定真实的!那就是自由意识!”
“具现力绝对属于自己,而绝无可能被外人所阻挡。”
林立一愣,是这样没错,当初破壁军团集体用具现力冲开封锁,这件事连黄极都无法阻挡。
只要自己想,便生具现力,此力不以任何外力所转移。
真想要阻止,只有一个方法,杀了他们。让这群π级灵魂,永远从宇宙中消失,自然不会影响宇宙了。
老 羊 愛 吃 魚
不过其他超维者无语道:“现在不只是道路真假的问题,究极者就在身后,具现力那么弱,顶什么用!”
诗格慕头顶触须绷得笔直,如冲天支柱。
她目光坚毅地抽出自己的光矛,指向身后。
紧接着,一股强大的具现力,撼动七维,竟然直接进入奇迹时刻,蒸发了八个数量级的原子!
林立骇然失神,诗格慕竟然轻易达到了天衰钻研千万年后的境界,不,她应该是早就达到了,乃至能随意施展极大的具现力!
轰!诗格慕如一尊炽焰巨人,燃烧着特大高能,这股能量,是某种六元编外能量!
这一幕,令众人一惊。
是啊,诗格慕用具现力缔造了六元邪能,如果所谓邪神体系是假的,那这就不合理。
难道说,九维究极者,强得连具现力的结果都能虚构作假?
诗格慕坚定而骄傲道:“祂不是究极者,祂就是虚空恐惧!”
“我绝不接受,我的文明拼命找到的真实世界,又是一场游戏!”
林立一愣,诗格慕的用词非常诡异,什么叫找到的真实世界,什么叫又是一场游戏?
“如果你是九维存在,那一定有着比我更强的具现力吧,绽放给我看看啊!”
诗格慕大吼着挥洒所有的能量,轰击虚空恐惧。
单从能量丰度上来说,她比虚空恐惧还要多!当然,这并没有什么鬼用。
只见这股能量,在半路中,竟然变成了一尊巨大的金身怪物,随后冲她做了个鬼脸……
“什么!”诗格慕瞳孔地震,一股古老的恐惧从内心涌现。
林立则大受震撼:“你……你竟然没死?”
过度使用庞大的具现力,会死的,天衰当初用了这么多,直接死了,诗格慕竟然还在?
“间接没用吗?那就直接扭曲超维脑!”
“大帝,你可以战胜祂!祂不是九维究极者,你相信我!”诗格慕不可能战胜对方,哪怕不是九维究极者。
这点伤害根本微不足道,但只要能证明对方并非不可战胜,就能让黄极回头,以黄极的实力,对付八元应该是有信心的。
说罢,诗格慕竟然绽放出了更强大的具现力,这一回是扭曲当前维度,具现力直取虚空恐惧。
“嗡……”
虽然什么动静也没有,但就连林立都看得出来,这股力量竟然强大到,撼动了虚空恐惧超维脑中二十四个量级的原子!
这很弱,一滴水二十三个量级,如此也就相当于十滴水的体量罢了。
但又很强!因为在场所有超维者,没有一个人能做到,单凭具现力,不消耗任何能量,无视一切防御,抹杀了如此强者,十滴水那么多体量的脑细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