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大明第一臣》-第一百三十章 大魄力閲讀

大明第一臣
小說推薦大明第一臣大明第一臣
一天的功夫,凶神恶煞一般的元军,居然老老实实干活,勤勤恳恳努力……老百姓是不明白其中道理的。
只是觉得新来的朱家军太神了,这要不是有神明庇佑,是万万做不到的。随后又听说要给大家伙发粮食,几乎一瞬间,人心就平定下来,大家伙翘首以盼,只要不出意外,能给每个人发一份口粮,能吃上一口热乎饭菜,朱元璋就算在扬州站稳了脚跟。
张希孟盘算着,这么简单的事情,应该不会出现意外,但是他也不敢放松,亲自领着人,去各处探查询问,遇到问题,就地解决。
往常跟在张希孟身边的哼哈二将都不在,李文忠跟着他爹李贞忙乎去了。这小子很有主见,他跟张希孟读书不假,但是也仅此而已,李文忠更感兴趣的是带兵,所以他时常找那些大将,跟他们学本事。
人各有志,张希孟也不会干涉李文忠的选择,相反,他很鼓励。
至于蓝玉,这小子倒是没露出文武倾向,倒是显示出好色的本性……自从陪着小橘进了一趟扬州之后,他就成天跟在小橘身边,一有空就凑在一起嘀咕。
不得不感叹一句,这伙开窍还是真早。
小橘倒是没有这些心思,她除了一心等周蕙娘和蒋三叔回来,就是想着做点事情,最起码面对姑娘的时候,也有的说。尤其是潜入扬州一次之后,这丫头胆子也大了。
她主动揽下了一处发粮点的活儿,由于她懂扬州方言,嘴又甜,态度又好,因此十分顺利。
“大家伙都听好了,救急不救穷,粮这东西,上位不缺,正在运过来。当下只能每家先发十斤,不多,但是足够大家伙吃几天了。可万一有人重复冒领,拿了两份,三份,就要有人挨饿了。所以啊,就请诸位仔细盯着点。有谁多拿了,能报上来,多拿的粮,可是要分一半给举报的人……都听好了,别为了这点粮,把面皮都丢光了。”
小橘说着,还特意叮嘱几个老太太。
这时候蓝玉在那边已经准备好了,一个整十斤的斗,装满了粮食,前来领粮的,拿着口袋等着,一家一份,一份十斤。
而每一个领到粮食的人,都要报一下名字,登记造册。
很显然,这么做是有漏洞的,也不免重复。但好歹能建立起基本的数据,有多少人,多少户,都是怎么分布的,这会极大帮助接下来的治理。
张希孟每处巡查,正好过来。他就发现,人群排得很长,不过基本上还算井井有条,蓝玉那边指挥的也不错。
抛去这小子的用心不谈,事情干得还挺漂亮的。
正在这时候,人群当中有个枯瘦矮小的身躯,佝偻地扛着一个袋子,蓝玉见她可怜,还给她装得高高的,一斗米倒进袋子,妇人身躯摇晃,险些拿不稳。
旁边的小橘急忙伸手搀扶,妇人竟然害怕似的,急忙避开,嘴里含糊道谢,扭头晃晃悠悠就要落荒而逃。
负责登记的士兵急忙道:“停下,还没有登记造册,走这么快干什么?”
妇人又被叫了回来,她面对着询问,先是低头不语,可是他不说话,卡在这里,后面的人都不干了,纷纷鼓噪起来。
妇人没法子,只能粗着嗓子道:“王,王柳氏。”
她的声音已经尽量改变了,可还是引起了小橘的注意,其实从她出现的刹那,小橘就觉得眼熟。
这一开口,更是确定了身份!
“是你!”
妇人也意识到了不好,连忙扭头就跑,可她身体虚弱,背上又背着粮食,没出来几步,就正好摔在了地上。
张希孟催马过来,拦住了去路,此时小橘也冲过来,一把抓起妇人,让她抬起脸。
“是你!就是你!”
小橘十分激动,声音都变了,突然,她举起巴掌,就要打人。
张希孟轻咳一声,“干什么?还有没有规矩了?”
小橘怔了怔,随即抬起头,对张希孟控诉道:“先生,她就是画舫的东家,这个老婆子就没有人心,她开青楼,逼着好人家闺女干那种事情……我,我很小就被她买了!”
原来这个王柳氏竟然是周蕙娘的东家……按理说她也是青楼届数得着的人物,家底儿颇丰,怎么会沦落到这个地步?
这就不得不说一句,干这行的,真没有好下场!
周蕙娘是见张士诚的部下抢掠女人,她决定逃跑了,等她走后,张士诚的部下就把画舫抢了。
王柳氏的几棵摇钱树都没了。
可是到了这一步,王柳氏也不用怕,她还有那么多的积蓄,金银细软,数之不尽,怎么也够做个富家翁了。
可她忽略了,自己干的是缺德行业,该遭天诛地灭的!这不,见她失势了,首先那几个打手就跑了,跑之前还卷走了不少钱财。
随后盗匪就上门了,偷窃家中财产。
王柳氏和丈夫拼了命驱赶,可人家根本不怕。
“你们干了那么多坏事,挣的都是不义之财,我们帮你们花点,那是减轻你们的罪孽,别不识好歹!”
“就是,还想告官啊?你们瞧瞧,哪个衙门搭理你们?哈哈哈!”
这些盗匪越来越猖獗,刚开始还是偷窃,后来就是光明正大拿,先是小件,借着就连桌椅板凳,还要那些千工大床,全都不放过。
王柳氏和丈夫也阻挡不了,还被打得不轻。
他们无可奈何,只能带着最后的一点细软,想要逃跑。结果还没出城,就让城里的乞丐盯上,把钱都抢走了不说,还把王柳氏的丈夫打成重伤,有人说他被打死了,有人说是被乞丐活煮了,反正下场非常惨。
王柳氏侥幸逃跑,可接下来只能在在扬州城躲躲藏藏,一连半个月,都没吃过正经东西,人也瘦了,背也弯了,成天提心吊胆,生怕被人抓去吃了,头发也都花白了。
“姑娘!这就是报应!是我的报应!姑娘,念在我养了你这么多年的份上,你就别管我了,让我自生自灭好了!”
王柳氏痛哭流涕,哀求小橘。
小橘也没有料到,她会这么惨,但是小橘紧咬嘴唇,不愿意松口。
“不行,你要告诉我,我爹娘去哪了?他们人在哪?”
王柳氏怔了怔,哭泣道:“姑娘,这行就这个规矩,别说是你,就算整个扬州城,这么多青楼画舫,凡是买到手的姑娘,没人会告诉爹娘下落?你就别逼我坏规矩了,我活不了几天,又何必让人戳脊梁骨啊!”
小橘气坏了,怒骂道:“你放屁!那年我们家遭了灾,爹娘带着我跑出来,一路要饭到了扬州,你们出了一百贯,把我买下了,爹娘就带着钱走了,他们去哪了?你不知道?你说啊?”
买卖人口这个丧尽天良的行业,自古就有,讽刺的是,他们还形成了行规。由于孩子多是在很小的时候,被人拐卖走了。
雖然思念沒有止境
而这个孩子长大之后,想要知道父母到底是谁,家乡在哪里,所有相关的人都是咬死了不说的。
卖了就断了,言而有信,不能反悔。
王柳氏到了这时候,居然还不愿意说,还怕被戳脊梁骨,谁戳她的脊梁骨?还不是扬州城的同行!
没想到这位还挺敬业的!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得王柳氏嘴角流血,蓝玉一把揪住了她,“说,你说!”
王柳氏抬眼皮看了看蓝玉,竟然把头扭到了一边,一副闭目待锤的模样,蓝玉大怒,还要打她。
张希孟伸手拦住了,他扭头看了看在场的老百姓。
“乡亲们,大家伙都清楚,这青楼画舫就是害人的地狱,这帮人就是吃人的恶鬼。多少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被他们害苦了,大家伙有什么消息,可以说出来,帮忙成全一家人,功德无量啊!”
张希孟连着说了好几遍,这时候在人群当中有个老者颤颤巍巍站出来。
“大老爷,小老儿虽然不知道这位姑娘爹妈的去处,但,但小老儿知道,这帮畜生都黑着心,他们这边给了钱,买了孩子,回头就找打手,把人打死。一来是剩下一笔花费,二来也是怕人家日后找回来,扰乱了生意。好些,好些青楼的姑娘都不知道,还以为家人活着哩!”
小橘瞠目结舌,听到这里,孩子承受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她跪在地上,撕心裂肺,自己盼了多少年,就是有朝一日能见到父母,哪怕只是一面,也就满足了。
可她哪里知道,或许分别那一天晚上,爹娘就被打死了,从此天人永隔,她还傻傻盼了这么多年!
“爹!娘啊!”
小橘痛哭流涕,蓝玉切齿咬牙,他抽出了佩刀,就想宰了王柳氏泄愤,这时候张希孟伸手,拦住了他。
“杀一个死人,算不得英雄。”张希孟扭头道:“乡亲们,事情这样了,我想请教大家一件事,问大家一句话……那些青楼的人,他们有资格在这里领粮食吗?能跟大家伙并肩站在太阳下面吗?”
桃子男孩渡海而來
扬州百姓不知道张希孟的意思,但是也怒气冲冲,异口同声道:“不行!不能让这帮黑心的蛆虫,跟人站在一起,他们不配!”
张希孟由衷点了点头,“乡亲们说得好,那我再问大家伙一句,如果我下令,把所有青楼画舫的东家老板都给抓起来,然后彻查他们的罪孽,明正典刑,大家伙以为如何?”
百姓们稍微一愣,有人立刻喊道:“好!大好事啊!大老爷有德啊!”
张希孟依旧不动声色,又问道:“乡亲们,我还想再问一句,假如我们朱家军下令,封了扬州城的所有青楼画舫,不许再干这种生意,大家伙怎么看?”
张希孟的话问完,老百姓陷入了长久的沉默……倒不是别的,真的能禁绝吗?古往今来,改朝换代,不都是这样,青楼画舫,才子佳人,谈不完的风月,说不尽的风流,怎么可能禁绝啊?
一阵的沉默,突然有人跪倒地上。
“青天大老爷!青天大老爷啊!”
有人带头,瞬间老百姓都跪倒了,纷纷磕头作响,涕泪横流,请求禁绝青楼画舫,这可是个害人的东西。
那些佳人才子背后,是富人的风流,穷苦人家的噩梦!
只要过得下去,谁又愿意干这个?还不是走投无路,山穷水尽。像小橘这种,简直多如牛毛。
大灾之年,家里头过不下去,根本没得选择,就只能任由买卖蹂躏,好好的一生,还没开始,就几乎结束了。
扬州百姓,看得很明白,这些青楼画舫,就是拿他们穷人家的女儿,取悦那些权贵豪强,如果真的让他们选,自然是不愿意的。
可问题是能行吗?
真的有人会查禁青楼吗?
“传令,封了所有青楼,一个不许放过!”老朱轻描淡写,下了一道至关重要的命令,没有任何犹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