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洪主笔趣-第十四章 一劍殺一人(求訂閱)推薦

洪主
小說推薦洪主洪主
当这股神秘波动掠过这方时空,其中蕴含的大量讯息,当即被九大强者知晓,顿时,他们都对这一方轮回遗迹有了更清楚认识。
传承!
一处强大传承。
单从遗迹显露出的种种手段,是远超道君层次,至少是混元圣人级数留下的传承!
来到这里的九大强者,都非一般金仙界神,对浩瀚寰宇中许多隐秘都有所了解,很清楚无尽寰宇中一些至高存在崛起,很大程度上就是得到了某些轮回遗迹中的传承。
无尽混沌中。
名气最大的传承地,便是月河山!
在这一刻,在许多金仙界神看来,这处轮回遗迹即便不如月河山,也绝对很强大。
“兵涯?”
“兵涯是谁?没听说过,但是,敢以神帝为号,拥有帝号,且留下此等遗迹,至少应该是位圣人。”惩夜界神呼吸有些急促,眼眸中闪烁着一丝疯狂。
“神帝!”
“谁不知这传递尽头是什么,秘术?法宝?但既是一位神帝,肯定不凡。”其他金仙界神都很清楚这一点。
非证道者,不可加冕帝号,否则,必遭不详!
漫长岁月中,这几乎已成为铁律,连道君都轻易不敢触怒,更别说他们这些大能者了。
“飞羽,这绝对是机会,天大的机缘。”
“一位神帝遗留,说不定就有强大的混元秘术,有重宝,乃至留下先天至宝都有可能!”狱主的激动声音在云洪脑海中响起:“不知有几人能够得到传承,如果只有一人能够得到,我的希望不大。”
“但是,你的实力最强,天赋也最高,希望肯定是最大的,这机会,你一定要抓住!”
狱主,对自身有着清醒认识。
“嗯。”云洪默默回应着。
他同样在深思。
兵涯神帝?是谁?
六合 539
虽然是月帝口中‘无涯庭核心传承者’,但云洪实则对无涯庭这一可怕势力一无所知。
因此,云洪根本无法凭名字来判断此地是否和无涯庭有关系。
当然,名字中都带着一个‘涯’字,再加上和龙君洞府相似的建筑风格,让云洪心中把握更大些。
不过。
传承再好,也要能活到后面,在场的九大强者在得到最初讯息的狂喜后,就都被讯息的最后一道内容给吓住了!
第一道考验,他们九人,便只有六人能够活着进入暗红色时空旋涡中。
没人敢怀疑!
仅仅刚才幅散开的波动,就让在场九大强者就为之一凛,一旦能量波动爆发,即便是实力最强的云洪,也没把握活下来!
那么,路就只有一条!
“只要求活六人,意思就是,斩杀掉三人就行。”云洪眼神微眯:“杀谁呢?”
毫无疑问,云洪不可能眼睁睁看着狱主、雨华金仙去死。
如果不涉及生死,他们两人吃点亏,云洪未必会太理会,出来闯荡总要磨砺的,云洪也并非是两人的保姆。
可涉及到生死就不同了。
命,只有一条。
“要杀三个,该杀谁?”云洪的目光在另外六位金仙身上游移,似乎在计算着得失。
不单是云洪。
在场的任何一位强者,都在思索着,同时各自开始向自己同伴靠拢过去,想要避免遭到围攻。
而这种局面,仅仅维持了一瞬。
“轰!”
距云洪较近的惩夜界神率先爆发,身形一动,手持长刀化为一道流光直接冲杀向了——云洪!
他要挑战的目标,竟在在场众人中实力最强的云洪。
“他怎么敢?”云洪脑海中闪过一丝诧异。
虽然之前没爆发出全部实力,但云洪相信,应该足够让这些金仙界神退避了。
下一瞬,云洪就明白了。
“轰!”“轰!”“轰!”虚空中一位位金仙界神爆发,奔赴杀向了自己选定的对手。
“哗啦~”藏月金仙周身弥散出一层朦胧光华,在月光笼罩下,一道道锁链直接绞杀向云洪。
“云洪!”一道冷漠声音,跟着那一面石碑从天而降,蕴含无穷威能,直接砸向了云洪。
一时间。
实力隐隐排在前三的惩夜界神、屠碑金仙,以及藏月金仙,竟同时杀向了云洪。
而另一边,苏炽界神闪电般杀向狱主,染龙界神、魔桀界神则凶猛爆发杀向了雨华金仙!
联手。
刹那间,无论是云洪还是狱主、雨华金仙,都醒悟过来,乱狱神庭和云空圣庭的队伍,暗中竟选择了联手?
“苏炽,你这个混蛋!”
狱主暴怒道:“你之前可是口口声声说要联盟,要联手对付乱狱神庭队伍的。”
“哼,谁叫云洪实力太强,你们三人的威胁比屠碑金仙还要大。”苏炽界神神情冷漠道:“所以,你们该死!”
“混蛋,该死!”狱主愤怒无比,和苏炽界神拼杀在一起。
轰!轰!
云洪一剑闪过,挡住了惩夜界神的战刀,可怕的剑光掠过,直接将其劈的倒飞了出去。
正云洪想要追杀时,那一重重锁链和石碑轰杀而来。
“当真麻烦。”
云洪微微皱眉,寰宇翼一震,瞬间避开了锁链,又一道剑光划破长空,挡住了石碑的攻杀。
“哈哈,云洪,你的实力是强,若是单对单,我根本挡不住你,可我们三人联手,足以缠住你!”惩夜界神大笑着,他手一挥,左手上又出现了一柄战刀。
手持双刀,杀向了云洪。
屠碑金仙和藏月金仙则在一旁辅助。
尤其是屠碑金仙操纵孕养出自身的‘屠碑’,石碑威能恐怖,速度快的惊人,变幻莫测,且吸取之前夺宝教训,那石碑并不和云洪硬碰硬,而是每次都仿佛一方世界碾压,令一股可怕吞吸力量作用在云洪身上,使得云洪速度锐减!
一时间,三大强者联手,云洪竟似难以摆脱。
……
当云洪被屠碑金仙、藏月金仙、惩夜界神围攻束缚,狱主被苏炽界神缠住时。
另一侧。
雨华金仙却陷入了险境中,染龙界神和魔桀界神同时爆发,瞬间就压制了她,逼得她不得不疯狂逃窜。
只是。
逃?根本没希望逃掉
这方时空被特殊手段镇压,各种破禁手段根本无用,唯有死战。
“噗!”
染龙界神的战矛挥动,如若一道闪电,洞穿了雨华金仙的法阵防御,轰中了她的身躯,将她轰击的向后倒飞,生命气息急剧衰减。
差距大的惊人。
嚮往之美食供應商 不吃小蔥
论实力,雨华金仙本就要弱上一头,且还是一对二。
“雨华,小心,不!”狱主见状,睚眦欲裂,连连怒吼出声,挥动兵器想去救雨华金仙。
但是,却难奈何苏炽界神。
论实力,他们两人相差无几,狱主短时间内根本摆脱不了苏炽界神。
“别指望云洪救你们了,他冲不过去的。”苏炽界神杀气腾腾,更充满快感:“一个个安心受死吧,等把雨华金仙杀死,就会过来和我一起将你杀死,最后再去将云洪杀死。”
“你们,都得死!”
苏炽界神心中很得意。
论人数,他们这支队伍是最少的,实力也是最弱的,但正因如此,无论和哪一方结盟都不会引起忌惮,反而更容易活下来。
“啊!啊!啊!”狱主愤怒咆哮。
stardust
“狱,挣扎吧,你越愤怒,我越兴奋。”苏炽界神狰狞笑道,眼眸中泛着一丝冷色。
和最初见识的气质截然不同。
惩夜界神性情乖张,能够和其成为好友,苏炽界神怎么可能真是豪迈之辈?
这一幕幕。
远处的云洪感应的一清二楚。
“这屠碑的吞噬之力,还有些味道,这惩夜的刀法也勉强达到了道君层次,本想多厮杀会,好好体悟一番。”云洪心中一叹。
对手难寻。
屠碑金仙和惩夜界神的压迫虽不够强,但也勉强算个对手,只可惜,现状不允许。
“该结束了!”
云洪羽翼一震,借助和战刀碰撞的一瞬,闪电般向后退去,拉开了彼此距离。
“退?”惩夜界神先是一愣。
跟着,他瞳孔一缩。
暴退的云洪,手中神剑消失,竟瞬间又变出了一柄新的神剑来,神剑气息可怕。
换兵器?
“是情报中提及过的,云洪的那柄贴身神剑?他之前用的其他神剑?”惩夜界神死死盯着云洪。
数次大战,云洪接连爆发,飞羽剑也逐渐为之所知。
“云洪,就算换了兵器又如何?法宝只是其次,道才是根本,你实力是强,但比我也强不到哪里去!”惩夜界神怒吼,挥动神刀,毫不犹豫杀向了云洪。
和老媽的日常
轰!哗!哗!
屠碑金仙和藏月金仙的法宝同样跟随杀伐而来。
云洪眼眸中却泛着冷意。
花刺1913 小說
之前一直没动用飞羽剑,是因没必要,且云洪一直没有生出杀心来,可现在必须要杀人了。
哗啦啦~
一股股可怕的紫色气流,以云洪为核心,瞬间爆发开来,铺天盖地弥散向四面八方,直接淹没了数百亿里虚空,也将激战中的一位位金仙界神笼罩了。
轰!轰!一缕缕紫色气流直接爆发,让屠碑金仙、苏炽界神、染龙界神等一位位脸色变了。
“领域?”
“这是什么领域?是顶级先天灵宝吗?”
“好强!”所有人都被完全吓住了,连实力最强的惩夜界神、屠碑金仙眼眸中都流露出一丝恐惧。
修炼到这般层次,他们怎么可能缺少领域手段?
但为何不用?
只因这方时空禁锢,领域威能受到了极大限制,且寻常领域手段,在他们这一层次中几乎无用。
但此刻,任何一位金仙界神,都能感受到那一缕缕紫色气流蕴含的恐怖威能。
轰!
轮回领域完全爆发,加上寰宇翼催发‘二重秘纹’,令云洪的速度飙升到不可思议的层次,是惩夜界神的——十倍!
十倍。
这是什么概念?
“退,快退!”苏炽界神急切道,首当其冲的便是惩夜界神,他可不愿惩夜界神陨落。
屠碑金仙、藏月金仙、染龙界神、魔桀界神一个个难以置信,更有一丝绝望,如此强大的领域,如此恐怖的速度,已足以说明一切。
“不!”惩夜界神带着一丝惊恐,欲要暴退逃窜。
只是,在重重领域束缚下,他的速度相比于云洪来说宛若龟速,眨眼间,云洪就已冲到了面前。
“呼!”
惩夜界神本能挥动神刀,想要挡住云洪的杀伐。
“哗!”
全力爆发的云洪,根本没有留手的想法,瞬间和惩夜界神交错而过,一道可怕剑光,在领域加持下,威能逆天,直接轰击在了惩夜界神的身躯上!
惩夜界神站在界神顶端,护体神术强大,更有上品先天灵宝战铠。
只是。
就算真正的道君,云洪都敢于硬碰硬,又如何是一位界神能够抵挡的?
“嘭!”惩夜界神被斩杀的倒飞去,手臂直接炸裂,战刀轰然抛飞,毫无抵挡之力。
一剑!
“怎么可能?一剑,竟令我的神力损耗了超过四成?”惩夜界神为之惊恐绝望。
这剑光,来的太快了。
“哗!”“哗!”那如同死神镰刀般的璀璨剑光再度亮起。
“云洪,你不能!!”惩夜界神的凄厉嘶吼声戛然而止,他的神体便轰然消散。
只余下战铠和好几件储物法宝,还有被远远抛飞的顶级先天灵宝。
这一幕。
让在场的一位位金仙界神为之胆寒,几无挣扎抵挡的勇气。
三剑,斩杀一位近乎道君存在的界神?
“这,这!这是真正的道君战力!”
屠碑金仙满是震惊惶恐:“当真是又一个古道君吗?不,比当年的古道君还要强!”
他活了漫长岁月,曾和古道君交过手。
但是,就算是昔日古道君在界神阶段最强势时,也没今日云洪这般恐怖夸张啊!
在众多金仙界神愣神惊惧的瞬间。
哗!
云洪已闪电般冲杀到了藏月金仙的面前。
“哗!”剑光一闪,如奔雷不可抵挡,瞬间洞穿了藏月金仙的一切防御手段,刺在了他的法体上。
“嘭~”藏月金仙的法体瞬间炸裂、湮灭!
陨落!
“一剑斩杀?”
“太凶残了,杀性真重。”剩下的金仙界神几乎丧失了抵抗的勇气,堂堂金仙圆满,连一剑都都扛不住。
这还怎么打?
双方完全不在一个层次。
“才杀了两个。”
云洪转头盯上了满是惊恐的苏炽界神,轻声道:“苏炽,我,最不喜欢你这种反复小人!”
“上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