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小說 大明流匪 愛下-第一千八百四十章 朝中爭論不休,大軍被困保安州

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大明流匪
“皇爷,魏公公来了。”小太监来到天启耳边低声说道。
天启脸上一喜,放下手里的团龙图案盖碗,对小太监说道:“快把大伴带过来。”
小太监躬身退下。
很快,身着蟒袍的魏忠贤从外面走了进来。
“奴婢叩见皇爷。”
来到天启近前,魏忠贤上前给天启行礼。
黑道王妃傻王爷 云惜颜
“平身。”天启示意魏忠贤起身,同时嘴上说道,“大伴你来的正好,朕也有事情要找你。”
直起身的魏忠贤说道:“皇爷是要说朝廷大军在延庆州吃败仗的事情吧。”
“大伴也听说了此事?”天启问了一句。
魏忠贤道:“司礼监收到居庸关守将送来的八百里加急,上面说了朝廷大军在宣府境内的情况,奴婢从司礼监一拿到居庸关守将的奏本,立刻带过来见皇爷。”
说着,他把一份奏本双手托递过去。
一旁的小太监接过奏本,递到了天启手中。
天启翻开奏本看了一眼,随后合上,问道:“这份奏本怎么和涂大伴说的不一样,确定没有弄错?”
他疑惑的看向魏忠贤。
魏忠贤稍稍欠身,说道:“这份奏本是居庸关守将递上来的,想来和真实的情况不会有太大的不同。”
“该死!”天启把手里的奏本狠狠的丢在桌上,满面怒容道,“朕让他是去监军的,他倒好,居然暗中撺掇下面的将领不尊帅命,以至于折损大明五万精锐将士,此人死不足惜。”
败仗的怒火,终于找到了宣泄口。
“皇爷息怒。”魏忠贤说道,“此人的确罪该万死,然而眼下当务之急还是如何保证宣府境内的另外一支朝廷大军安全。”
天启看向魏忠贤,问道:“大伴对此可有什么良策?”
与顾秉谦和涂文辅相比,天启更信任魏忠贤。
“回皇爷的话,奴婢虽然不通军务,却也知道贼寇能够在延庆州大败关宁五万大军,同样的事情也有可能发生在保安州的另外一支朝廷大军身上。”魏忠贤说道。
“大伴的意思是让邢有为放弃保安州退兵?”天启皱起了眉头。
魏忠贤注意到天启脸上的变化,赶忙说道:“退兵虽然可以,但朝廷大军好不容易拿下保安州,就这么放弃着实可惜,奴婢觉得可以增兵,扩大现有战果,从而肃清宣府境内的贼寇,以安民心。”
“大伴觉得从哪里抽调一支兵马去支援保安州?”天启对他提出的增兵提议多了几分兴趣。
魏忠贤沉吟了片刻,道:“从哪里才能抽调出剿匪的兵马,皇爷恐怕需要问内阁和兵部才行。”
“朕已经让内阁为剿灭刘贼的事情回去准备,内阁这一次但愿不要再让朕失望。”天启语气中多了几分冷意。
几任内阁都没有解决宣大的刘贼,已经让他有些不耐烦了。
魏忠贤犹豫了一下,道:“皇爷有没有想过招安?”
九尾狐 小说
“招安?”天启眉宇一皱,道,“之前不是已经派人去招安过了,此人却不识抬举,几次三番要挟朝廷,朕又岂能留他。”
魏忠贤犹豫的说道:“保安州那支朝廷大军若是再败,对朝廷威严的伤害将会极大,甚至会使一些乱民心生错觉,以为有了可趁之机,若能招安了刘贼,朝中不仅不用在刘贼身上浪费兵力和钱粮,反而还会得到一支可用之兵。”
说完,他看向天启。
朝廷几次在宣大刘贼身上吃亏,连朝廷最精锐的关宁兵马都败了,就算继续增兵保安州,他也不看好接下来的事情。
“你想要让朕答应刘贼提出的条件?”天启眉头皱了起来。
魏忠贤说道:“只是暂时答应此贼,并非真的容忍此贼,待朝廷解决了辽东奴贼之患,在集中兵马一举铲除此贼。”
听完这话的天启,面露沉思,手里慢慢端起了放在桌上的盖碗。
魏忠贤垂首站在一旁,耐心的等着天启的决定。
过了好一会儿,就听天启说道:“先看看内阁会拿出一个什么办法,招安的事情等等再说。”
听到这话的魏忠贤明白,天启还是没有放弃剿灭刘贼的想法。
既然天启已经下了决定,魏忠贤很聪明的不再劝说什么,他知道自己能有今天的地位依赖于谁,自然不愿违背圣意,从而失去圣宠。
“你去传道朕的口谕给涂大伴,让他不要再插手宫外的事情。”天启对身旁伺候的小太监交代了一句。
小太监领命离开去给涂文辅传口谕。
关宁五万大军在延庆州大败的消息,很快席卷了整个京城。
朝会上,不少朝臣为此争论了起来。
解决刘贼的办法没有,反倒为了邢有为退兵,还是朝廷继续增兵的事情上,互相争吵指责。
以户部尚书为主的户部官员,以户部空虚为由,要求朝廷退兵,而以兵部为首的朝臣,却不愿意放弃邢有为在保安州的优势,要求朝廷继续增兵。
两边的官员在朝会上为了退兵还是增兵争论不休。
一连几天过去,朝廷都没有拿出一个应对的办法。
仙道空間
而人在保安州的邢有为,却被挡在了保安城外,归去的退路也被虎字旗的龙骑兵师截断,使得五万朝廷大军进退不得。
“大帅,卫指挥使在外求见。”帐外的亲卫进来通传。
满脸颓废模样的邢有为,一脸不耐的挥手驱赶着说道:“不见不见,让他滚远点,本帅不见他。”
一提到卫诚的名字,他恨得牙根痒痒。
若非当初他听了卫诚的蛊惑,想要拿下保安州城,五万大军也会被堵在了保安城城外进退不得。
这时候旁边的长随开口说道:“老爷,还是见见他吧,万一他有什么办法呢,大军总不能一直呆在这里。”
“他能有什么办法,若真有办法,本帅也不会被困死在这里,让他滚远一些。”邢有为连见一面都懒得见卫诚。
“卫指挥使终究是军中大将,还是小的去和他说吧!”长随见自家老爷如此,便主动揽过来驱赶卫诚离开的差事。
见邢有为没有阻拦,长随这才随进大帐通传的那名亲卫离开大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