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我的細胞監獄》-第一千九百六十五章 最深處的囚犯看書

我的細胞監獄
小說推薦我的細胞監獄我的细胞监狱
【监狱世界】
地下实验室。
韩东、肿胀博士以及来自德瑞镇,序号NO.99的韦斯特博士,还有几位古老者正围坐于一张特殊的实验圆桌前。
桌面上搭建着类黑帐的薄层物质,
围绕「内部逃脱」的提出各种方案,
内部逃脱与外部入侵完全不同,
必须更快、更稳定且动静更小……要知道内部可没有任何原初字母提供资源,一旦产生任何的动静,或者不能在第一时间逃离。
转眼间,包括Mr.老师在内,被评级为【国王】的失控者将全部贴于身后。
讨论期间,
伯爵的声音忽然由外部传来:
“尼古拉斯,你赶紧出来看看,外面到底是什么情况?”
“你被发现了?”韩东紧锁眉头,第一时间做出「借神」的准备。
“不是……你出来看一看就知道了,这颗荆棘星球好像藏着什么秘密。”
韩东虽知道伯爵很怂,但交给他的任务都会认真去办。
眼下突然联系他,肯定有较为重要的事情。
嗡!
韩东意识弹回到肉体表层,与伯爵共同支配肉身,感受并观测着眼前的情况。
霎时间,
韩东似乎窥探一阵阵混着各种植物碎屑的血潮由深处向外涌出,其象征的「煞气」,质与量均高得可怕。
“嗯?居然误打误撞来到曼陀罗斯的高等监狱?
大魔王閣下 小說
相当浓烈的煞气由监狱深处不断涌出,通过感官来估计的话,【中位】应该是有的……还真是一个不错的地方。
这里的监狱侍卫全都被调往主星球提供支援,甚至还释放出大部分囚犯前去帮忙……世界存亡面前,囚犯也是一群不错的战力。
只是出于某种原因,没有将最深处的家伙放出来,有点意思。
行了!这里交给我,伯爵你在体内随时待命。”
韩东取回身体的所有权,
但也保留着伯爵接管肉体时的姿态(尖刺颈圈、黑偏暗红的长发)。
而且,
韩东也慢慢学会使用查尔斯局长赠予的「控制圆环」。
的确能大幅增效对身体的控制,再配合M先生的面具,基本将死灵的同源性全部压制住。
黑帐的突破研究全部交给肿胀博士来负责,
既然偶然来到这一处【死棘监牢】,韩东便试着寻找另一条「生路」。
没有急着前往最深处,
先退步回到洞口处,盯着一根根虽被斩断,却还残留着一定生机的巨大荆棘。
韩东由脑间取出一根注射器,
并非抽取这些荆棘的细胞精华,而是将一种能起死回生的古怪液体注入其中。
很快,
一根根比生前更加坚韧、活性更甚的荆棘彻底复苏将洞口完全遮蔽。
“好了~去下面看看吧,希望能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随着深入意外发现的【死棘监牢】。
韩东很快就被监狱结构所吸引,差点忘记自己正在被失控者搜寻这件事,像是参观博物馆的学者,对这里的结构进行着详细考察。
“这种监牢设计有点东西啊!”
韩东将自己想象成囚犯,前往其中一间正常运作的牢房中。
唰!
壁面瞬间射出的荆棘缠住韩东的手脚,将其固定于墙面……试图将尖刺扎进动脉,进行「每日放血」。
每日放血量为个体总血量的10%,
这些血液将被牢房地下的「荆棘主体」完全吸收,效果有三:
1.能很大程度削弱囚犯,
2.可通过识别血液,加深对囚犯属性的理解,更便于日常管理。
3.荆棘主体可通过囚犯的血液滋养自身,得到强化。
这种管理模式能大幅降低囚犯越狱的可能性。
当然,
韩东的手臂自然不会被刺破,
如果让右臂间的完美血液流进荆棘主体,可能会让对方陷入一种近乎癫狂的状态,不顾一切来吞噬掉韩东。
“让我看看你的整体结构吧。”
韩东轻松挣脱荆棘束缚,同时一拳将地面破开。
映入眼中的是一条条粗壮,如同触须般的蠕动藤条……占据地下长度上万米,简直就是监狱的表层支柱。
“哇!好大的荆棘生命,
所有的牢房都由它所监控吧?其本身已具备下位实力,因某种原因未能衍生出「意识」,而且完全扎根于此,与监狱融为一体,无法移动。
不过……”
韩东通过「真实魔眼」透视荆棘生命的全貌,发现一个问题。
“这东西只负责监牢上层的管理,它在本能上在畏惧着囚禁于最深处,也就是我与伯爵第一时间感知到的煞气源头……没有任何一条荆棘胆敢靠近下端。
果然有趣,没想到这样的‘紧急避险’居然有意外收获。
完全可以将这处监狱,直接搬运到我的世界,建设一处独特的植物监狱区,用来关押特定的囚犯。
不过,搬迁监狱前,还是先到最深处看看情况吧~如果真是一个大家伙,可千万要搞好关系。”
继续深入来到表层监狱的尽头,
乘坐上完全由荆棘驱动的升降梯。
一开始需要识别身份,韩东直接贴上荆棘表面,通过「疯笑」下达强制性命令。
轰隆轰隆!
升降梯开始向着底部下行,
一开始的速度还是挺快的,越到深处速度越慢,荆棘自然是在畏惧着什么。
当来到最深层,升降梯开启时。
眼前居然变成一条狭窄的石砌通道,
石块属于一种具有禁魔、空间密闭的稀有材质,
表面甚至还附着一种极具毒性、能够起到生机屏蔽特性的‘苔藓生命’,
“嗯?这下面完全就是一个全新的监狱……囚禁在这里的,应该都是当前世界赫赫有名的凶徒吧。
煞气的浓度变得更高了,简直就像在尸山血海间穿行。”
行走于狭窄的监牢通道间,
就好像在一群群尸群间艰难前行,尸体时不时还会伸手搭肩。
韩东怀疑恐怕是一位究极杀人魔被囚禁在这里。
“囚禁在这里的囚犯,也都前离开牢房前去支援,只有最深处的家伙还留着……这样也好,直入主题能节约不少时间。”
韩东撑着拐杖,以独腿继续前行。
寻着煞气的流向穿过一个又一个岔路口,下行一段有一段阶梯。
终于来到最后的通道。
漆黑腐朽的通道透散着万年以上的气味。
很怪异的是,
通道间盛开着大量的血色玫瑰,花瓣间相互一张张喜怒哀乐的人脸表情。
韩东完美避开与玫瑰的接触,来到最深处的厚重石门前。
唰!
黑色剑刃直接将门锁斩开。
只见一袭红色长裙,暂时无法分别性别的‘养花人’正在内部打理着自己的花圃,其身体表达着人类与植物的共同特征。
这一刻,
韩东完全不敢动,冷汗贴着脸颊滑落。
“中位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