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我能看到生命值-第442章 你來做!分享

我能看到生命值
小說推薦我能看到生命值我能看到生命值
医患沟通,很多时候比临床上治疗患者,更为麻烦。
医生需要先让患者了解你,并且相信你,最后才能进行临床治疗。
但是,这样的过程往往很复杂、很漫长,部分患者等不了,很容易就产生医患矛盾。
有人调侃道,临床能力,三分考技术,七分靠沟通,但也有几分道理。
……
回到医生办公室。
“陆晨,患者和家属是什么意见?”范玉晶不知何时来到了陆晨的身边,“同意做手术吗?”
“同意了。”陆晨笑道,“那个阿姨刚开始不太相信,我解释了老半天。”
“嗯,那就好。”范玉晶点点头,“记得和患者签署知情同意书从,患者家属签一份授权委托书。”
虽然电子支气管镜只是微创的介入手术,但是风险也是有的,比如血管破裂、过敏性休克等等。
术前常规需要签署一套知情同意。
“嗯,我马上拿去给患者签。”陆晨道。
签完手术知情同意,这个患者的支气管镜手术,被安排在了后天下午。
这期间,范玉晶会给患者安排一些术前的检查。
比如常规的心电图、血常规、肝肾功能等等。
只要术前的检查没问题,就会如期进行手术检查。
“范老师,您还有其他什么事吗?”陆晨看到范玉晶在一旁欲言又止的样子,便询问道。
“没,没,你忙吧。”范玉晶一怔,随后摇摇头,就走开了。
范魔头对自己的态度好像不一样了啊!
不过,陆晨也没太在意,继续干自己手头上的活儿。
……
临近下班的时候。
陆晨收到了孙果果师姐发来的微信。
“陆晨,上午下班后,你要是不忙的话,回科室一趟。”
陆晨看了眼,便回了个“好”。
从呼吸科一病区下班之后,他就直接赶回了心内八区。
刚走进心内八区医生办公室。
陆晨就看到,办公室里中围了一群人。
其中,李瑶导师和孙果果师姐被拥簇在中间。
她俩的手中各拿着一面锦旗。
锦旗上,写着“妙手回春”四个大字。
孙果果眼尖,饶是办公室中如此的混乱,她还是看到了陆晨。
“师弟,这边来!”孙果果朝陆晨挥了挥手。
陆晨见状,连忙挤了进去。
刚走进,孙果果就将手中的锦旗递给了陆晨。
“师弟,这是送给你的!”
陆晨微微一愣,还没太反应过来。
就在这时,他的身前,一个看着有些脸熟的男子,出现在他的面前。
毫无征兆地,他就这样跪了下来!
鳳逆天下
“啊?这……”
陆晨猛然怔了怔,便回忆起来。
这男人,不就是昨天那个“TDP”患者的家属吗?
想到这里,陆晨也明白了事情的缘由。
“哎,你别跪了,赶紧起来!”陆晨连忙道。
邀 神祭 小說
可是,他的话,眼前的男人怎么会听呢……
俗话说,男人膝下有黄金。
但是这个男人,为了自己的老婆,已经连续两天下跪了。
陆晨能感受到男人的真情实感。
在这个离婚率居高不下的年代,能有这样一个不离不弃的伴侣,算得是两人的幸运。
“陆医生,谢谢你!”男人的眼眶似乎又红了,“谢谢你!”
“我知道了,你快起来吧。”陆晨道,“你不起来的,那我就走了啊!”
说完,陆晨做出一副要离开的姿势。
听到陆晨这么说,男人抹了一把眼睛,立刻站了起来。
“陆医生,孙医生都跟我说了,要不是你,我老婆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啊!”
男人的情绪依旧有些激动。
他身旁的人,应该也是患者的家属,立刻将其搀扶住。
这时候,一旁的孙果果小声道:“昨天那个患者好多了,情况趋于稳定,没有再发作室速、室颤,都能正常的周围人交流。”
“嗯,这就最好了。”陆晨点点头,“我等会再去看看患者。”
“好。”孙果果点点头。
紧接着,眼前的男人,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个白色的蛇皮袋,然后走到了陆晨的身前。
“陆医生,这是我们家的一点儿心意。”男人道,他也知道现在的医生不敢收红包,但是不送点儿什么,他心中不太踏实。
陆晨连忙摆手,道:“这是都是我们医生应该做的。我不收这个,你赶紧拿回去吧。”
醫 品 至尊
这个房间里,也是有监控的啊!
“陆医生,这没什么,都是一些自家农村养的东西。”男人憨厚地笑了笑。
陆晨见状,也不好推辞。
天庭清洁工
他突然瞥见了一旁的李瑶,正在和某个家属聊些什么。
“行吧,那你等会让把这个放在值班室。”
陆晨想着倒不如借花献佛,他来京华二院这么久,好像还真没给李瑶导师送过什么东西。
“好。”
陆晨答应之后,患者的一众家属才缓缓离开。
医生办公室里,再次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一转眼,李瑶不知道去干什么了,陆晨并没有看到她。
“师姐,这个锦旗,就放在科室吧。”陆晨道。
“行。”孙果果笑着点点头,“对了,李瑶老师今早也去看了这个患者,她说患者可能要放ICD。”
“嗯。”陆晨微微颔首,果然不出所料!
这种病人,暂时用药物控制住了,以后肯定会再犯。
这个时候,就需要植入ICD。
ICD的作用就是及时识别出心律失常,并且给予点击除颤治疗,可以明显降低猝死风险。
孙果果又道:“陆晨,咱老师的意思,这个患者的ICD手术,你来做!”
“啊?”听到这话,陆晨有些诧异,“让我做?”
让他一个学生来做?
“嗯,主刀医生是李瑶老师,你是第一助手。”孙果果道,“李瑶老师的意思是,你现在水平已经过关了,差的就是一些临床经验,所以想让你多去手术室,而且这个患者家属很同意由你来做。”
虽然他只是第一助手,但是整个手术,大部分肯定会由他来完成。
知道是李瑶导师的良苦用心,陆晨便不再推辞。
正如李瑶导师所说的,陆晨的技术已经过关,现在唯一比较欠缺的就是手术的经验。
一个成熟的介入科医生,是要亲手经历过大大小小,成百上千台的手术!